分卷阅读53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53

    一世囚徒(ABO) 作者:田家兔

    分卷阅读53

    他的模样,细细一截脖子上果然戴了一个项圈,并不是他的幻觉。

    他难以置信地伸手摸了一把,皮具的质感,特别清晰。更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则是镜子上贴着的便条贴,在最初看到项圈的惊讶过去之后,他很快注意到了那张便条,一看就是陈忱的手笔,他当然认得陈忱的字迹。

    【看到这张字条的时候你肯定已经起床了,别管那个项圈了,先去吃早饭,等我中午回来陪你吃午饭。乖~】

    方念看着最后那个波浪线感觉一阵晕眩,总觉得他的陈先生又哪里不对劲。

    话虽如此,他还是乖乖地吃完了早饭才给陈忱打了电话。

    电话瞬间被接通,方念连点心理准备都没有,陈忱的声音就传过来了,笑着问他:“醒了?早饭吃完了吗?”

    “嗯……”方念应了一声,听起来超级乖,然后他意识到自己打电话来是为了质问陈忱的,赶快清了清嗓子,在椅子上坐直了,认真地问:“你为什么给我戴这个?”

    陈忱一听就闷笑了一声,不仅不回答他,还问:“戴着难受吗?定做的应该不会不舒服吧?”

    “这倒没有……”方念惯常容易被陈忱带着跑,一个不注意,又顺着陈忱的话题回答了。

    “不是舒不舒服的问题,我为什么要戴这个?”

    陈忱故意逗他:“嗯……也许是因为你怀着宝宝还企图逃家的行为让你的alpha缺乏安全感,所以决定以极端手段来对待你吧。”

    “什、什么意思?”方念缩了缩脖子,觉得陈忱说的话听起来像开玩笑,但又透着几分认真,有点吓人。

    “我说我有别的想法,想法就是你这个礼拜都要呆在家里,谁都不许见,也不许出门,你被禁足了方念先生。”

    方念大为震惊,他当然知道陈忱本质是个强势的alpha,但习惯了温柔的陈先生之后,他怎么也没想到还会再见到陈忱的这一面。但令他觉得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也不觉得特别愤怒……

    “那、那项圈呢?”他说完这句话懊悔地咬了咬舌头,难道不是应该先抗议禁足吗?

    “嗯……你戴起来很好看,就像很多年前那些依附alpha生存的omega一样,乖乖地带着象征着从属的项圈在家里等待自己的alpha,我觉得这个场景很美妙。”

    陈先生觉得美妙,但方念可吓坏了,他不知道自己是睡傻了还是因为看不到陈忱表情的关系,他一瞬间有点分不清陈忱说的是真是假。

    “……陈忱……”他怯生生地喊陈忱的名字,听起来可怜兮兮的,叫人心疼。

    陈忱果然不再逗他,轻轻笑了一声,安慰他说:“跟你开玩笑的,不会一直关着你。不过这个礼拜你要乖乖的,在家等我把最近这段时间理不顺的事情好好地清理一下。”

    话说到最后呢,语气又有点森然,方念明白他的意思,因此也不再纠缠这些细节,又被陈忱放软着声音哄了两句也就挂电话了。

    虽然挂了电话他才想起来,关于项圈,还是什么都没问出来啊。

    一整个上午无事可做,方念窝在沙发上休息,挑了一部电影在放,但他也没有看进去。摸着项圈,方念在发呆。这个东西是许多年前代表着omega从属于alpha的象征,它能遮挡住腺体,避免omega被自己alpha之外的人标记,是一种保护也是一种禁锢,这些年来逐渐被唾弃和废止。陈忱确实不像是那种会歧视和欺凌omega的人,但越是这样,方念越觉得这个项圈如鲠在喉,不是因为陈忱,是因为他自己。

    他一直在质问陈忱为什么给他戴这个,但他刚才细细检查之后发现这个项圈他自己就可以摘,但他没有。戴着从属于陈忱的项圈让他感觉到安心,仿佛这种禁锢可以比陈忱的温柔更加有力地证明他们的关系,这个想法让方念自己都心惊,他觉得自己好像不太正常……

    午餐依旧也是由家政送来的,中午的时候,陈忱果然回家来陪他一起吃。

    两个人对坐在餐桌前,陈忱不复昨晚的冷漠严肃,温柔地和方念聊天。

    “身体怎么样?会不舒服吗?”

    “没有,我本来就没不舒服啊。”事实上,除了昨天突然的晕倒,方念一直并没有觉得不适。

    陈忱很满意,感慨说:“希望你一直这样,千万别不舒服。我上午去见了秦佩,也见到秦珏,那个祸害眼下是彻底没力气折腾人了。我和秦佩聊了不到1个小时,他吐得没停过,啧啧。”

    方念听他这么说,微皱眉头,询问说:“孩子到底是谁的?秦珏现在怎么办?”

    陈忱笑话他:“你还管他?不是他折腾,我们至于闹这么一场吗?”

    话虽如此,但秦珏终究没有伤天害理,方念不喜欢他、不想再看到他,也不代表会幸灾乐祸。

    “孩子是秦佩的,他认了。有他照顾,秦珏也不会怎么样,至于怀孕吃苦头,那只能说是他自己体质的问题了,谁也救不了。”陈忱看方念真的关系,也就告诉他了。

    “他们……名义上还是兄弟吧?”陈忱这样一说,方念倒顿时理解了秦珏当时死命诬赖陈忱的动机,他想要他的孩子有个正常的出身……

    对于这个问题,陈忱嗤之以鼻:“关我什么事?让秦佩烦恼去吧,请他们彼此伤害,别再来祸害别人了。”

    第60章

    方念没忍住,笑出了声。

    陈忱也笑,笑完了问他:“上午做了什么?会不会无聊?”

    方念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都把我关起来了,还要管我无不无聊吗?”

    陈忱不说话,隔着桌子只对他笑,嘴角微翘,眼眸是迷人的浅色,光靠这点色相就叫方念晕乎乎地再也说不出话来,低下头又吃了一口饭。

    吃完午饭没多久陈忱又急冲冲地出门了,方念知道他近来被家里和自己的事情困扰,公事上略有懈怠,如今也要弥补一二,因此会很忙。其实他倒是挺想帮忙的,不过陈忱不是正对他“禁足”吗?他乐得清闲。

    下午午睡了一会儿,醒了之后方念拿着手机给李曼曼发了一条长长的信息,大意也是检讨一下自己的隐瞒和不坦诚,又认真地感谢多年来李曼曼对他默默的支持和呵护。他说的情深意切,李曼曼却回:看来你男人没有跟你生很大的气嘛,倒还算靠谱。

    方念气得要死,扔了手机觉得他们都是坏人,没一个好东西。

    禁足一个礼拜过得倒快,陈忱忙得很,但不把任何公事和烦心事带回家,再忙中午也要回来陪方念吃午饭,晚上也绝对不加班,因为要陪方念吃晚饭。

    方念原以为被陈忱关着要无聊死了,没想到捡起自己的手工做一做,甚至连手机电脑都不乐意碰,每天

    分卷阅读53

    -

    分卷阅读53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