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分卷阅读5

    整个身体。陆年沉浸在欲望之中,下意识挺腰追逐着施行者的手掌,渴求着极致舒爽的高潮。

    然而在铃口被指甲狠狠刮了一下之后,男人的手却毫不留恋地离开了。

    “不……不要停、唔嗯……”

    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陆年早已失却了之前的清冷。他露在面具外的下半张脸面色潮红,被咬到嫣红的双唇微张,柔软的舌尖若隐若现,苍白清瘦的身体也染上了一层红晕,明显是情动的模样。

    “给、给我……”

    陆年难耐地抬腰向前,只差一步就能达到的高潮将理智燃烧殆尽,他渴望那只施予疼痛的手掌,他想被粗暴地揉到射出来……

    或许是听到了他的愿望,那只手终于再度覆了上来。

    陆年下意识屏住了呼吸,高潮的快感近在咫尺。他几乎能够想象到痛快射出的愉悦感,然而真正传来的,却是那和之前一样残忍的大力掐握!

    “啊、啊啊——!!”

    高高挺起的柱身被施加的力度再次掐软,陆年疼得忍不住蜷起了身子,大腿根部都在控制不住地痉挛着。从天堂到地狱的落差太过迅疾,他几乎觉得自己要直接死在这次未遂的高潮里。

    瘦削的身体不断颤抖,背脊弯成了一道脆弱而诱人的弧线,危险的凶器依旧虎视眈眈地顶在收缩不止的穴口上,却像是在戏弄猎物一般,只把人按在爪下,尽兴地品尝着对方的恐惧。

    陆年还没能喘过气来,身体就被人强硬地掰开了,掐软了性器的手掌再次开始了撩拨欲望的揉弄,连一点平复的时间都没有留下来。

    “不、唔……”

    陆年已经受不住这反复的折磨,他挣扎着想要从男人的钳制下逃离出来,对方却只是把性器朝他的股间威胁地一定,就轻而易举地制止了他的动作。

    瑟缩的性器在残忍地对待下已经变成了紫红色,然而在手指的揉弄下,强行被打断的欲望却又一次被勾了起来。

    陆年这次连呻吟都没敢发出声来,努力想压抑自己不再勃起。可他那年轻的身体却远比思想更诚实,不消片刻,饱受蹂躏的性器就又到了喷发的边缘。

    惊恐的低喘和沙哑的抗拒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掌控一切的手掌依旧毫不留情地掐上了饱满柔嫩的囊袋,把陆年逼得溃不成军。

    等再次被强行撸硬时,濒临崩溃的青年终是忍不住,用带着哭腔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发出了乞求。

    “呜、呜啊……求你,不、不要再……”

    男人终于舍得开了口。

    他的声音低哑深沉:“求我什么?”

    “求你……不要掐……呜……”

    握在性器上的右手威胁式地收拢,男人厉声道:“最后一次机会,求我什么?”

    陆年低泣着,面具已经完全被眼泪打湿。

    他颤抖着,终是无法承受地呜咽道:“求、求你……操我……让我射、呜……”

    含了龟头许久的穴口终于被无情地撑开,陆年脱力地趴伏在床上,下身被迫高高抬起,迎接着从身后强硬挺进来的侵入者。

    粗硬而高热的巨物毫不留情地挤进了湿润紧致的肉穴,狰狞的筋络狠狠刮过细嫩的肠壁,陆年硬着头皮忍受着后穴的侵犯,他的腰侧被人用手牢牢握住,强迫地拉着他向后吞入着粗长到可怖的性器。每当陆年觉得自己已经撑坏的时候,身后的男人却还能更加强硬地顶入进来,漫长到看不见尽头的插入,让他觉得自己的肚子几乎都要被直接捅穿。

    “太深了、呜……不,呜啊——!”

    等硕大的囊袋抵在柔嫩的臀肉上时,陆年的意识都已经涣散。

    然而这才只是刚刚开始。

    身体从内部被填满,极深的大力贯穿让跪姿的陆年上身都趴在了床上,挣扎与抗拒再无力继续,仅剩的就只有大张着双腿,被人一次又一次地贯穿进最深处。

    被按住后腰退出又全根没入地肏了十几下,陆年就颤抖着射了出来。他的欲望已经忍耐了许久,却因为身后不断贯穿的动作,连精液都射得断断续续的,好不可怜。红肿的性器哆嗦着吐出精液,没等陆年高潮结束,正处在射后最敏感时期的他就被拦腰抱了起来,硬生生地被人按在了粗长硬挺的肉棍上。

    “呃、呃啊……”

    跨坐在人身上被操的姿势让狰狞的凶器更加深入,陆年生生被肏得昏了过去。然而他的退出权利也被交由施行者掌管,以致于直到被再次肏醒,他还依旧被困在这场游戏里。

    等男人终于肯射出来时,陆年已经没了知觉,大量的精液灌进被肏肿的后穴里,惹得他难受地闷哼了几声,却依然是予取予求。

    更让陆年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居然并未满足于一次做爱。

    等腰酸背疼,浑身酸软的陆年被热水包裹着清醒过来,他又被按在圆形的浴池里,哭着被肏了一次。

    被抽插带入的池水和两次射入的精液让陆年的小腹都微微鼓了起来。他还被迫在男人面前分开双腿,被人一下一下按压着小腹,羞耻不堪地把混杂着精液的热水一点一点地吐出来。

    之后发生了什么,陆年已经完全记不清了,他只觉得自己无论是昏迷还是清醒,都在被欲望折磨着,红透了的右臀被当成了让他自动夹紧屁股的极佳工具,干涩的铃口连一滴粘液都无法再吐出来。禁欲已久的身体被翻来覆去地折磨着,快感如同野兽将人撕扯,最后一次勉强射出稀薄的精液时,颤抖的陆年甚至直接叫出了谢昊的名字。

    他从来没想过……欲望竟然能如此凶猛。

    等陆年终于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干净柔软的床铺上。

    艰难地从床上坐起来,陆年才发现,自己竟然还在全息系统里。

    面具被取下,男人已经不见了,陆年匆匆扫了一眼时间,才猛地察觉,他居然在平台里待了两天。

    从周五晚上进来,现在已经是周日上午了。

    陆年急忙调出了面板,施行者离开后,他的权利被交回,此时也有了离开的机会。然而等陆年从体验仓里出来,才发现了一件极为糟糕的事实。

    ——他进入ds平台之前,忘记设置取消实体痛觉连通了。

    所以现在,陆年在ds平台上经受的那些,完完全全地保留在了他真实的身体上。

    红肿的右臀,被肏肿的后穴,疲软的性器,布满身体各个角落的指印和吻痕……陆年甚至开始庆幸自己没有直接被传送出来,全息系统里的恢复速度比现实时间更快,如果那个施行者做完就把自己扔了出来,他恐怕就得在体验仓里疼到醒过来。

    可现在的情况也并没有好上多少。陆年艰难地走了几步,就听见了一阵铃声。

    他一愣,才突然想起,今天是周日。

    天……

    陆年

    分卷阅读5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