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分卷阅读8

    等他见到熟悉的x时,却只是被对方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就直接勾起了欲望。

    陆年被从沙发后面压在沙发椅背上,上身趴伏在沙发上,腰部卡在松软的椅背上,后臀高高抬起,正好把浑圆的屁股送到人手边。

    男人并未客气,他一把扯下了陆年的裤子,连内裤都没给人留,直接让雪白饱满的臀肉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看来上次打你打得还不够,这次要被扇几下,嗯?”他说着,手掌已经威胁地捏上了细腻饱满,曾经被打得高高肿起的右臀。

    男人压低了声线,低沉的声音震得人耳膜微麻,下腹直接蹿起了欲火。

    “把你的软屁股直接打烂好不好?”

    第07章 “睁眼看清楚,你吃的东西是谁的。”

    在遇到x之前,陆年从未留意过自己的臀部。他不知道自己的屁股落在别人眼中是多么的柔软和诱人,也没料到自己会比想象中更加嗜疼。

    打屁股这么羞耻的事,却成了能轻易挑起他欲望的方式。

    陆年这次进来仍然带着面具,却没有被蒙上眼睛。他的眼前是沙发的布料,身后是男人动作优雅却毫不留情的施刑,第一掌扇下来,就让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不过男人这次并未像第一次那样连续扇掴,而且掴了人一下之后,就把手握了上去,手法色情地揉起了刚被打过的软肉。

    他揉了好一会,直到陆年已经忘记了第一下的疼痛,才抬手扇了第二下。

    “啪!”

    “唔!”

    被揉了好久屁股的陆年毫无防备地承受了第二下,随后,那只让人畏惧又期待的大掌重新覆了上来。

    男人虽然说着要打烂陆年的屁股,下手的动作却不疾不徐,他这么掴一下就揉一阵,只把疼痛揉进了臀肉深处,也让陆年的欲望更加难以抑制地烧了起来。

    这次男人并未刻意只打在右臀上,他的动作毫无规律,有时连续打在一侧,有时又会轮流换边,让陆年没办法猜测,几次都被打得险些叫出声来。

    施行者的掌掴虽然不比上次连续扇打时激烈,手劲却一点都没有收敛。没过一会,陆年的后臀又火辣辣地烧了起来,臀肉也呈现出一种诱人的艳红,像是完全成熟了一样。

    然而就在陆年逐渐放松了警惕的时候,身后的男人却是忽然重重捏住他的臀瓣,松手后看着艳丽臀肉轻晃的模样,然后施行者抬起手臂,使足了力气,重重朝两瓣饱满的桃肉挥去!

    “啪!!”

    “啊、啊啊——!”

    这次陆年没能忍住自己的痛叫声,他的身体甚至都因这一下重重地击打而僵硬起来,突如其来的疼痛把之前的十几下掌掴衬成了温柔的抚摸。

    可是惩罚并未就此中止,施行者的手掌接连挥下,男人一改之前手腕用力的方式,每一下都在用整个手臂发力,连续的掌掴没给陆年留下一点喘息的机会,一下比一下更重的扇掴让艳丽的臀肉几乎要滴下血来!

    他说是要把人屁股打烂,就真的一点都没有留情。

    陆年连叫都没能叫出声来,他的呼吸都被噎住了,身下疼痛剧烈到让人喘不过气。温热的手掌变成了比皮鞭更恐怖的刑具,直打得饱满细腻的臀肉直接变了形。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等施行者停手时,陆年臀部还在反射性地收缩着,根本没有意识到惩罚的停止,他的两瓣臀肉都热得发烫,像是要把周围的空气都烘热了。

    陆年像个被弄坏了的布偶,脱力地瘫软沙发上,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偏偏在此时,男人却又上前一步,把自己的胯部对准了那艳丽诱人红肿臀肉。

    “呃、呃啊……”

    陆年沙哑地低叫了一声,麻木的臀部传来粗糙的摩擦感。x穿了一条牛仔裤,粗糙的布料和坚硬的拉链一起覆在经不起一点刺激的红肿臀肉上,还故意在高高抬起的屁股上大力磨蹭了起来。

    “啊、啊啊不……不要蹭……不、不要呜!!”

    陆年这次是真的觉得自己的臀部要被磨烂了,连续几十下的扇掴已经让臀肉不堪重负,更罔论如此恶劣的蹭磨,可他毫无反抗的余地,男人甚至还伸过手,将他从沙发上捞起来,让陆年身前抬头的性器毫无防备地暴露了出来。

    “就算屁股被打烂,也能爽到射出来,你未免也太淫荡了吧?”

    陆年的后臀还被压在人胯下,只能呜咽着默认了对方的指责。

    “看来这对你并不是惩罚,而且奖赏,是吗?”

    “不、唔……”

    陆年含泪摇头,没有眼罩,他的眼泪已经顺着面具滑落到了下巴上。

    “那你记住这次教训了吗?”男人冷冷道。

    陆年想都没想,就点了头。

    “自己说,下次该怎么做。”对方却并没有放过他。

    陆年其实也不太清楚,只能根据刚进来时对方的话来揣测:“下次……不会,隔这么久……”

    男人胯下微微一顶,惹得陆年又低泣一声。

    “还敢去那么多直播间里招摇过市吗?”

    陆年被疼痛和快感冲昏的神智短暂地停滞了一下。

    “直播……?”

    “是啊,”男人声带嘲讽,“某个出手大方的实名用户,试播都没看,一连进了七八个直播间的贵宾通道,直接给每个房间送了五水晶的收益。”

    陆年愣了一下,他当时根本不清楚直播平台有免费通道,看见vip的标志就点了进去,哪知高v和直播平台每个房间的vip并不相通,他只是进入贵宾通道就花费了五水晶,而且花完钱也没提出要求,落在别人眼里,就是直接打赏了五千块。

    x的声音略显低沉:“你这是觉得,我一个人没办法喂饱你,还要找一群施行者来上你?”

    陆年慌乱摇头,却又被男人按住好好折腾了一回,直到身前性器濒临高潮又不被允许伸手去碰,难耐呜咽又胡乱下了许多保证的陆年,才让男人终于心情好了一点。

    陆年被抱回了卧室,x的动作和上回一样毫不费力,听见拉链的声音时,陆年滚烫的臀肉还反射性地收缩了一下,让他不由吃痛。可男人并没有直接上他,却是伸手抓住他脑后微长的发丝,把陆年那只露出一半、却依旧不减风采的脸压在了自己胯下。

    “还有一个问题。”

    陆年的脸狼狈地贴在人胯下,他这才第一次见到了x的性器。男人已经勃起了,想来是在刚刚的施刑中挑起了欲望,然而陆年注意的却并不是这个,他满心只有一个想法——这人的下面……怎么这么大?

    陆年虽然没有其他的经验,可他大学时也进过公共浴室,连谢昊的性器都见过。x的长度却已经明显超出了普通人的范畴,这甚至一点都不像亚洲人的形

    分卷阅读8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