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分卷阅读9

    状。

    陆年无法想象,自己上次是怎么被这种又长又粗的凶器操了好几次的——怪不得他后面一连疼了三天,连股沟都肿得异常明显。

    而且对方的肤色也明显偏白,所以这个x……是个外国人?

    可他的声音却没有一点口音,陆年想着,便突然想起了之前在万杉广场遇见的那个混血。

    他忍不住抬头向上看去,便正好对上了x的眼睛。

    男人同样带着面具,他脸部被遮挡的范围比陆年还大,只能看见一张薄唇,和一个线条俊朗的下巴。

    可在那双被露出来的眼睛里,陆年却清楚地看见,x是黑色瞳孔,他并不是蓝眼睛。

    陆年刚确认完,就被那个长度近乎可怖的凶器抵住了唇瓣。

    x问他:“谢昊是谁?”

    陆年的身体忽然一僵。

    他没想到自己会听见这个名字。

    就叫他今天进入ds系统,也是谢昊的缘故。

    男人的声音还在继续:“你上次和我做时,叫了这个名字。”

    他明显感觉到了陆年的僵硬,动作也变得愈发粗暴起来。

    陆年被他拽着头发,捏住下颌,被迫张开双唇,含住了那硕大而硬烫的龟头。

    “张嘴,睁眼看着我。好好看清楚,你吃的鸡巴到底是谁的。”

    第08章 “在我的怀里想别的男人,你未免也有些太大胆了吧,软屁股先生。”

    刚刚被压在胯下的时候,陆年就已经察觉了对方性器的傲人形状,现在被强迫张嘴含住,他就更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x的性器太粗,龟头几乎有婴儿拳头大小,陆年必须把嘴巴完全张开才能含进去。可也只能是含住了,再往里一点都挤不进去,龟头把口腔上壁撑得发疼,而男人的分身却连五分之一都还没有塞进来。

    陆年吃不下,只能用湿润的眼睛看向头顶的男人,对方却并未心软,反而用手按住他的后脑,动作强硬地把肉棍朝陆年狭窄的喉咙顶去。

    “这就吃不下了,以后深喉怎么办?我会肏开你的喉咙,顶进你喉管里去,在你的脖子上撑出轮廓……”

    男人语气轻缓地描述着可怕的酷刑,陆年却无法控制地被激起了欲望,他的喉咙深处已经泛起了热意,仿佛那细窄脆弱的喉管也成了任人肏干的性器官。

    “呼、唔……唔嗯……嗯、嗯嗯!呜——!呜咳、咳咳!”

    陆年一时分神,却是被龟头直接顶在了喉口小舌上,反射性的干呕激出了泪花,脆弱的喉咙急剧收缩着,可是在嘴中性器不肯撤出的情况下,却连呛咳和干呕都成了包裹龟头震动的服侍动作。

    直到陆年被噎得不自觉掉下眼泪,男人才终于撤出了令人生惧的性器。

    “咳、咳咳!咳唔……呼……”

    陆年好一会才平复下来,等脑后又传来压力时,他才匆忙道:“太、太大了……含不住……”

    男人闻声,抓着对方的头发向下用力,迫使陆年抬起头来,他把泛着水光的肉棒放在了人脸上,两个硕大的囊袋压在人唇瓣和鼻端,让陆年连呼吸都有些不顺。

    这种动作的侮辱性太强,再加上刚刚的呛咳,陆年的脸已经迅速烧了起来。他艰难地呼吸着,却又因为对方过分优秀的身体条件,生不出一点厌恶之情。

    x的肤色很白,他的性器也不像陆年之前在直播和视频里见到的那些施行者一样紫黑发皱,而且泛着一种健康干净的嫩红色,柱身也光滑紧实,像一件售价高昂的完美情趣用具。

    陆年不仅没有因为被性器压住脸而觉得不适,反而隐隐生出了一阵渴求之意。

    男人的动作并未停止,粗长的肉根和陆年清冷美丽的脸庞形成鲜明的对比,这种任人蹂躏的表情更能激起男人心底的肆虐之心,他一边用柱身羞辱地拍打着陆年的鼻梁和侧脸,一边道:“不大怎么喂饱你?”

    陆年的口交技术到底太烂,满足不了男人深喉的要求。最后他被迫用唇舌将那根粗长到可怕的凶器整个舔了一遍,连两个大到含不住的囊袋都没有一点遗漏。

    他舔的时候,身后股沟处已经被挤上了冰凉的润滑液,男人还强迫陆年自己伸手把润滑液带进肠道深处,以至于陆年只能一手扶着对方的性器,一手去给自己扩张,两边忙碌下,他的舔吮动作稍有怠慢,红肿发烫的臀肉上就会被毫不留情地狠扇一掌,打得陆年痛苦呜咽,只能更卖力地给人口交。

    等男人终于满意的时候,陆年已经累到脱力,他的下巴酸疼不已,两颊也累得发酸。可对方却并没有放他休息的意思,直接把仰躺的陆年双腿高抬,让人用对折的方式,高高抬起了隐秘的下体。

    陆年的臀肉和腿根都已经红透了,看起来无比诱人,男人让他自己抱住小腿,随即便把被舔到湿润的性器抵在了唯一白皙的股沟上。

    等屁眼也被肏肿的时候,陆年的屁股就真的是整个红透了。

    正面被操,陆年直接能看到对方性器的模样,那根过分粗大的肉棒如同刑棍一般,虎视眈眈地抵在他的身下,让人看着便心生惧意。

    “看清楚,你这个欠扇的肉屁股吃的又是谁的下面。”

    “唔……唔、呜!!”

    紧致的括约肌被毫不留情地撑开,胀痛感和被剖开的错觉一同传来,陆年忍不住闷哼一声,这样看这人顶进自己身体里的性事,比背后位更让人羞耻。

    狰狞的肉棍一点点挤开紧窄的穴眼,柔嫩肠壁被迫臣服于强硬的侵略者,陆年疼得连叫都叫不住来,只能小口的呼吸着,一点动作都能牵扯到下身的疼痛。

    男人却毫不体谅陆年的艰难,他一面把更多的润滑剂挤在陆年股间,让陆年的下身更加狼狈不堪,一面故意问人:“谢昊操过你的屁股吗?他知不知道,你的屁眼不仅会自己收缩,还会主动吸人的鸡巴,嗯?”

    陆年艰难地呼吸着,被对方的话羞辱到无比难堪。

    男人的插入依旧漫长到更人绝望,陆年觉得自己已经吃不下的时候,那根可怕的凶器却还有将近一半没有进来,男人掐着他红肿的臀肉,逼问道:“说啊,他操过你没有?”

    陆年咬着唇没有说话,然而下一秒,他就在突然强硬地操入中叫出声来。

    “啊、啊啊!!不、不呜……”

    男人竟然硬生生把性器挤进了一个指节的长度。

    “没有……没……呜……”

    陆年只能哽咽着摇头,得到答案的男人却并没有停止逼问。等硬烫的分身全根没入时,陆年已经被逼着回答了四五个问题,每个问题都在提醒他谢昊的事。

    整个人被串在性器上,陆年已经来抱着小腿的力气都没有,软着身子被人大开大合地肏干了起来。

    “啪”、“噗”的水声从下身

    分卷阅读9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