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分卷阅读10

    传来,溢出的润滑液胡乱沾染在股沟上,柔嫩的肉穴已经明显肿起了一圈,想起一个细嫩无比的肉套一般,紧紧箍在男人的性器上。

    陆年没有过和别人的经验,男人的性器粗长到了让他出现被顶穿喉咙的错觉,可还没等操几下,他双腿间的性器却已经颤颤巍巍地立了起来,随着两人的动作不断轻晃着,拍打在紧实平坦的小腹上,顶端滴落的粘液在拉出一道淫靡的银丝。

    男人见状,嗤笑一声,就用手把那粘液刮下来,然后直接把修长有力的手指伸进了陆年的嘴里。

    “呜、呜嗯……呜、呜……”

    下身被重重肏干着,外层臀肉和内里穴肉一起被蹂躏,嘴里还被手指肆意玩弄,微腥的味道从唇齿间蔓延开。

    直到陆年被操得射了自己一身,男人仍然没有停下动作,他趁着人射精的时候继续狠肏,直顶得陆年的精液断断续续一股一股地喷出来,连高潮不应期都没过,就又被痛苦地按着操硬了。

    直到陆年第三次几乎要射不出来的时候,男人才掐着他的柔软的臀肉,把大量的精液射进了早已被肏肿的肠道里。

    有进步的是,陆年这次并没有晕过去。他清晰的感受到精液灌进体内的感觉,最后都要觉得比被操前灌肠的时候还胀。

    高高肿起的穴眼被小巧的肛塞塞住,陆年被男人抱在怀里,清瘦的身体泛着情欲的红晕。男人的手按在他灌满了精液的小腹上,或轻或重地揉弄着,惹得陆年不时发出几声闷哼。

    眼睛疼得厉害,陆年闭上眼睛,眼泪悄悄从卷长的睫毛下滑落。

    “怎么了?”男人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平静。或许是肌肤相贴的动作让人卸下了防备,又或许是难得遇见的同好之人,陆年沉默了片刻,哑声道:“他订婚了。”

    男人直接问:“那个谢昊?”

    半晌,陆年点了点头。

    男人轻顺着他的后背,还动作温柔地给人喂了一杯水。直到陆年止住眼泪,呼吸也渐渐平稳下来之后,他才道:“虽然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

    “但是,在我的怀里想别的男人,你未免也有些太大胆了吧,软屁股先生。”

    陆年的呼吸一滞。

    “看来你的屁股还真的是记性不好。”男人手掌下划,不甚留情地握住了陆年红肿的臀肉。

    “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嗯?”

    第09章 “那我就把你艹到尿出来好了。”

    尽管从当初谢昊相亲时起,陆年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当笑得满脸开心的好友真的兴冲冲地跑来和他说“小嫣答应我的求婚了”时,陆年依旧无法毫无芥蒂地与对方分享这种喜悦。

    他只能用僵硬的表情,说出干巴巴的祝福。

    恭喜你们。

    百年好合。

    陆年回到空荡荡的家里,到处都是冷冰冰的,没有温度。他孤注一掷地躺进了体验仓里,想要索取一点温度。

    x给了他想要的。

    陆年不逃反进,他抬起手臂,略显生疏地抱住了男人的脖子。

    “请惩罚我,怎样都,可以……”

    看着罕见主动的陆年,男人深沉的眼底闪过一丝玩味。

    他加重了手上的力度,怀里被疼痛刺激的清瘦躯体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男人道:“你确定你的身体承受得住吗?”

    陆年低喘着,声音被疼痛刺激得有些断断续续。

    “我可以……”

    男人低低一笑,托着人的屁股就把陆年抱了起来。

    “那我就把你操到尿出来好了。”

    “唔……呜、呜啊!!”

    肛塞被粗鲁地拔掉,不知何时硬起的性器对着溢出白浊的红肿肉穴直接肏了进去,就着精液的润滑“噗滋”一声没入了大半,陆年被这一下顶得失了力气,偏偏男人还在这时候站了起来,手臂绕过人膝窝,把毫无支撑的陆年直接按在了自己胯下的凶器上。

    x的臂力极好,没有其他着力点的姿势让陆年只能双腿大敞地被那粗长的肉棍一次比一次更狠的贯穿,臀肉与小腹撞出“啪”、“啪”的着肉声,本就被扇肿的屁股愈发可怜,被迫撑开的穴眼也可怜地外翻着,嘟起的嫩肉上沾满了被肏出的白沫,犹在无法控制地收缩着,把那硬烫的刑具咬得更紧。

    只是这一个姿势,陆年就又被操射了一次。

    他之前已经射过三次,此时已是弹尽粮绝,可x却连第二次都没射出来,还故意用手指刮揉着他干涩的龟头和囊袋,逼着他露出最羞耻的一面。

    “呜……我、不……呜……我不行……啊、啊啊不……不行了……”

    陆年哆嗦着,连自己在喊什么都不清楚了,这才只是他的第二场性事,却又一次刷新了他的极限。

    “射不出来了吗?”男人坐在床边,把虚软的陆年按在自己腿上,他今天用的一直是面对面的姿势,让陆年清楚地知道是谁在操他。

    “那就尿出来吧。”

    “不……呜、不要……”

    陆年下意识地想要拒绝,打屁股和口交还好,在人面前被操到失禁,却是他想也不敢想的事。

    太羞耻了……

    “由不得你不要。”

    x的声音冷酷到近乎无情,他从一开始就不是在征求陆年的意见,而且在命令。

    陆年被迫承受着过分激烈的快感,颓软的性器软趴趴地垂在胯下,随着操弄的动作无力地甩动着,好不可怜。施行者甚至还掐着他的腰把陆年整个人抱起来,然后再狠狠地用力按在湿腻的狰狞性器上,体重和男人的力度一起让陆年被肏得更狠。

    他受不了这种残忍的对待,只被抱起来又按下去了三次,就崩溃地哭了出来。可施行者却依旧不肯饶过他,直到被狠操了八九下后,陆年才哆嗦着绷紧了屁股,领口喷出了一股热流。

    “啊、啊啊……不……啊……”

    犹在抗拒的陆年已经无法挽回局面,他被人操得喷了尿,连最基本的羞耻都没有守住了……

    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后,陆年的脸烧得更加厉害,眼泪也不断从眼眶里打转,委屈的像个孩子。

    体内的肉棍却因为他的反应愈发涨大,男人把陆年按倒在床铺上,一面挺胯大力猛肏软嫩的屁眼,一面用手扇起了陆年刚刚被自己吸肿前胸,白皙的胸膛经不住这扇掴,几下就让陆年真的哭了出来,偏偏他下身还在被不断肏干,连哭声都是断续的,夹杂着痛呼和低喘。

    等陆年瑟缩的性器连一点尿液都吐不出来,胸口也布满了指痕和红印的时候,男人才猛地深深一顶,囊袋狠狠抵在滚烫的臀肉上,肏得陆年尖叫一声,呜咽着等待被再灌一次精液。

    可男人却突然将性器从被操得外翻的肉穴中撤了出来,只剩还没反应过来的穴眼茫然地收缩着,他把胯下

    分卷阅读10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