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分卷阅读11

    性器对准了陆年艳丽诱人的脸,在人惊讶茫然的目光中,掐住了陆年的下颌。

    “唔?唔、呜!呜……呜咕……咕咳……”

    陆年猝不及防,带着浓烈雄性气息的淫具就肏进他的嘴里。带着苦涩味道的精液大股大股地灌进来,过量的精液迫使他不断吞咽着,直接把男人的精液喝了下去。

    即使如此,也有吞不下的精液顺着陆年的嘴角溢出来,流到他被撑得变形的脸颊上,让因为欲望而愈显艳色的美丽面孔更加淫乱不堪。

    他不知道自己被灌了多久,直到胃袋被灌满,精液几乎要溢出喉咙的时候,x才终于松开了钳制,把最后一股精液射在了陆年的脸上。

    “咳、咳……咳呜……呕、咳……”

    无暇顾及被射了一脸的狼狈,陆年被过量的精液灌得难受不已,偏在此时,他又听见了x的声音。

    “敢吐出来的话,我今天就深喉肏你。”

    陆年只能努力把喉咙里的精液咽下去,他的下身也在流淌着精液,整个人都被男人的精液灌满,沾满了对方的气息。

    等陆年终于平复了些许,疲惫不堪地软在床上,连脸上的精液都无力抬手去擦时,男人却又把一只手指肏进了他的红肿的屁眼里。

    “呜……?”

    陆年闷哼一声,面色染上了一分慌乱。

    “你进了八个直播间,还提了谢昊两次。”男人用毫不心软的语气道,“以为惩罚一次就够了吗。”

    “呜、呜啊……”

    那天最后,陆年又一次被肏晕了过去。

    x不仅性器傲人,耐力也持久得可怕,之后一个多月里,陆年每周会来ds系统两三次,施行者都是x一个人。每次x射的时候,陆年基本都已经射了两次以上,只能双腿大开地被射进最深处。

    x很喜欢内射,尤其喜欢看陆年被他射到小腹鼓起的模样,然后再恶劣地按压着那平坦紧实的腹部,看着红肿的小口一点一点把精液吐出来的样子。他的精液从来没有射到过别的地方,除了内射,就是射进陆年嘴里,强迫他把精液都咽下去,身体内部装满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时间一长,就算陆年关闭了真实触感链接,每次他从体验仓出来,也总觉得自己屁股或者胃里还含着男人的精液。

    有处可宣泄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两个月以后。

    那个周六,谢昊订婚了。

    身为谢昊最好的朋友,陆年自然要以男方好友的身份全程出席。谢昊对这次订婚很是在意,他也显得有些紧张,提前两周的时间,就在操心各种事。

    每天工作之外的时间,陆年就会陪着谢昊去选花,选礼物,选订婚戒指。他越来越沉默寡言,连ds系统也半个月没有再上过,却一点异样都没有在谢昊面前表现出来。

    因为已经加了x的好友,陆年下线时也能收到系统传来的提示。他之前每周都会和x约两到三次的时间,可从半个月前开始,却再也没有上线。

    他太累了,要撑不住了。

    晴空万里的周六,金碧辉煌的酒店,陆年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量身定制的衣服把修长的身形衬得更加优美。

    他帮着谢昊去拿酒,却在转身时不小心碰到了身后的人,差点没把手里的酒瓶滑下去。

    勉强稳住身形的陆年刚一抬头,就撞上了一双湛蓝色的眼睛。

    第10章 “陆先生,可以把你下面那个东西挪开吗?它快要把我的肚子打湿了。”

    陆年刚刚被撞得晃了一下,还是对方伸手扶住才帮他站稳。蓝色眼睛的男人单手圈过他的后腰,见人无碍之后,就极为绅士地收回了手。

    “小心。”

    看见那双眼睛,陆年才认出对方。

    “你是……”

    上次在万山广场的扶梯上遇见的那个混血。

    对面的男人也顿了一下,极为英俊的面容随即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真巧,我们又见面了。”

    他主动伸出手来,对陆年道:“你好,我是商祺。”

    陆年下意识接了一句:“顺祝商祺?”

    男人点了点头,眼底带着笑意:“对。”

    陆年没想到他会有一个这么东方化的名字。他伸手同对方浅浅地握了握手,道:“我是陆年。”

    “你也……来参加订婚典礼么?”陆年有些疑惑,上次偶遇时,他们明明还都不认识这个男人。

    商祺道:“对,李是我的同事。”

    他显然也猜到了陆年在疑惑什么,轻笑了一下,道:“我刚调过来不久。”

    所以上次遇见时,李嫣才会不认识他。

    两人简单地聊了一会,陆年就去把酒瓶交给了谢昊。谢昊的家庭条件很不错,女方的条件也差不到哪里去,相应的,就宴请不少数量的宾客,各种流程也是毫不吝啬,极近圆满。

    场内熙熙攘攘,宾主尽欢,所有人都是喜气洋洋的模样。陆年站在宽敞华美的仪式大厅内,却觉得自己连呼吸都越来越困难。

    他疲惫地揉了揉额角,却还是在谢昊招手时,第一时间走了过去。

    在他背后,一双深沉的眼眸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的背影,如同一只蓄力已久,顷刻便能扑咬住猎物的猛兽的竖瞳。

    订婚宴结束时已经是晚上,人群散去后,陆年并没有和其他朋友一起走,反倒是一个人去了相隔不远处的一条街。

    这里是有名的酒吧一条街,四处灯红酒绿,夜晚比白天更加热闹。陆年上一次来还是大学时和谢昊一起,转眼几年过去,这里已经比当初寥寥几家清酒吧热闹了百倍,各处都能看到玩到嗨的年轻人。

    陆年没什么心思挑选,随便找了一家酒吧就走了进去。

    前台送来点好的酒水,陆年一个人坐在圆桌旁,开始一瓶一瓶地灌起了酒。

    陆年酒量不好,他很讨厌酒精刺鼻的味道,也不喜欢思绪混乱的感觉。可他现在急需被麻痹,也只能用这种事来做逃避。

    他对这种酒吧并不熟悉,要的就都是罐装的各种啤酒。来酒吧喝啤酒的人本就不多,再加上陆年喝得太凶,酒吧其他人的视线很快就被吸引了过来。那些原本好奇和轻蔑的目光在看清陆年的脸之后就变成了惊艳,没过多久,就有人试图上前来搭讪。

    只是陆年并没有理会他们的意思,一连三个凑过来的人都是悻悻而归。陆年只喝完了一瓶啤酒,第二瓶就有些灌不下去,这种东西太难喝了,努力灌酒的陆年并没有注意,接连凑过来的人,居然都是男的。

    这是一家同性酒吧。

    喝到最后,陆年也没能把第二瓶啤酒喝完,他有些反胃,脑子也嗡嗡作响,记忆里反复播放着谢昊站在台上给人交换订婚戒指的模样,甚至连之后有多少人再来上前骚扰都没有注意。

    他自然也不

    分卷阅读11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