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分卷阅读16

    了吗?”

    第13章 “……咳……咳唔、唔……呕……咳……”

    股间的细小而密集的电击器还在尽职尽责地工作着,让陆年连跪姿都有些难以维持,更不要说是抬起一条腿。陆年低喘着想要同x讨饶,却被电流刺激到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不……呜……”

    痉挛的大腿难以支撑整个身体的重量,陆年的右腿还没抬起来,偏倚的身体就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揽住了。

    “爽得都跪不稳了,嗯?”

    低沉的声音在身后不远处响起,陆年身体一沉,就被人抱了起来,背靠着坐在了男人怀里。

    “唔……!!”

    陆年疼得闷哼一声,他被人直接咬住了肩膀,心情不怎么好的施行者下口很重,肩膀上瞬间传来的疼痛感甚至压过了身下的电流刺激。

    如果不是最后x松了口,陆年甚至要怀疑对方是想从自己身上咬一块肉下来。

    右肩疼得近乎麻木,偏偏在咬完之后,对方并没有放过他的肩膀,男人一面用腿分开陆年的大腿,一面用唇舌舔吻那块浅浅渗出血丝的位置,湿热的舌尖在齿痕上反复舔舐着,非但没有让陆年生出被安抚的感觉,反而让他更觉得自己像一只即将被拆吞入腹的猎物。

    手掌顺着紧实的腰腹向前,慢慢伸向了那被薄布和电击器包裹着的性器。陆年的欲望已经明显硬了起来,在电流的刺激下不断轻颤着,隔着丁字裤能够直接看到分身的轮廓。

    x的舔吻已经从那个湿漉漉的伤口挪移到了陆年的颈侧,尽管视线看不到,陆年依旧能感受到颈间血管被人用齿尖轻轻扣住的动作,他僵着脊背,不知如何反应,身下的手掌却在此时握住了他分身下的囊袋。

    男人的手指并未用力,察觉到了危险的陆年身体却是更加僵硬,颈间动脉的要害和身下最脆弱的性器都被人掌控着,最细微的动作都可以给他带来放大百倍的影响。

    而x在性事上的威胁从来没有落空过。

    那个陌生的方形遥控器出现在视线中时,陆年已经隐隐察觉到了什么,可此时的反抗与挣扎早已于事无补,男人只消收紧右掌,从脆弱囊袋上传来的疼痛就能让陆年束手就擒。

    然后,他就眼睁睁地看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指,将档位从弱一格、一格地拨到了最强。

    “……呃呜……嗬……嗬唔……”

    直升三档的刺激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也没办法用身体来消化。陆年瞳孔收缩,长大了被自己咬到红肿的双唇,却是连一个完整的字音都发不出来。

    喉咙里溢出的艰难声响已经无法被本人分辨,早有积累的欲望在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下无法抑制地喷射出来。

    陆年竟是直接被电到了高潮。

    薄薄的丁字裤被率先溢出的精液打湿,液体带着传导的微弱电流在龟头的嫩肉出肆虐着。x伸手将那条丁字裤扯掉,就看见了被电流蹂躏到艳红的可怜性器。

    只是这幅场景落在男人眼中并未没有引起几分心软,陆年的性器还在射精的过程中,施行者就抬起了手掌。

    “……呃啊、啊啊!”

    裹挟着凉风的扇掴第一次打下来时,陆年终于惨叫出声。

    射精期间的性器比平时更加敏感,用指腹轻轻揉弄都能让人难受不已,可是现在,最脆弱的地方却被用毫不留情的掌掴责罚着,毫无间歇的连续扇打让还在高潮的分身不得不断断续续地吐出精液,一股一股的白浊随着每一下巴掌喷溅出来,柔嫩的性器看起来更加可怜。

    “啪!”

    “啪!”

    含混的巴掌着肉声与刚才的电流声相比同样令人惧怕,陆年呜咽着想要躲开这太过强烈的刺激,疼痛和快感一同混杂成汹涌的潮水,将他整个人淹没在了里面。可是男人的禁锢牢不可破,陆年再躲也只能是往人怀里缩,他却是动作,就越是被x抱得更紧。

    直到瑟缩的性器已经完全射不出丁点白浊,时轻时重的巴掌依旧没有停止。龟头顶端的铃口断断续续地滴下透明的粘液,正处于高潮不应期的陆年难受得想要蜷缩起来,却被硬生生地钳制住,只能双腿大张地接受着手掌的责罚。

    陆年已经不记得这场惩罚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了,等他再有记忆的时候,已经被人按在浴池里从背后操了进来。被苛责许久的性器并没有明显的伤口,但是被电流和掌掴反复蹂躏过的分身入水时依旧引发了令人战栗的疼痛。

    x把陆年按在池壁上操了足有一个小时,等被灌满了一肚子的水和精液,陆年已经连自己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被迫在男人面前敞开大腿吐出了体内的白浊,等清理干净之后,又被抱回卧室重新开始了新一轮的粗暴性爱。

    欲火与怒火混杂在一起,x的欲望强烈得堪称可怕,射过一次之后,他的耐心变得更加充足。陆年被男人用各种姿势翻来覆去地侵入着,最后连时间概念都消失了。

    他不知道被操了多久,只记得最后一次被扇着红肿的臀肉肏进去时,内壁已经磨出了火辣辣的痛感。许是看出了他的难以承受,男人难得没有继续折腾陆年,但等性器撤出之后,陆年却又被掐着下巴抬起头来,被迫将那沾着自己体内精液的凶器勉强吞入了一半。

    陆年依旧没办法把那过于粗长的分身多吞一点下去,他的肉穴也早因为这过分的蹂躏而生出了火辣辣的撕裂感。陆年勉强舔吮着口中的肉棍,听见了头顶的男人冰冷的声音。

    “这次也是因为谢昊,是吗?”

    陆年无法发出声音,布满咬痕和指印的光裸背脊却明显僵硬了起来。

    “year,”

    这是x第一次叫出陆年的名字,他的语气里没有一点转圜的余地。

    “我不是你随用随取的按摩棒,再有一次无故消失,我们的匹配就永远终止。”

    陆年垂下眼睛,止不住的透明涎液顺着发酸的唇角滑落下来。

    他没有说话。

    却是努力地,把口中已经顶到喉咙的性器又往深处吞了一点。

    强忍着干呕与下巴的酸痛,陆年艰难地把勃起的性器吞下了一半。

    男人也同样没有开口,他覆在陆年后脑上的手掌,却是毫不留情地压了下去。

    “……咳……咳唔、唔……呕……咳……”

    被激出的眼泪从眼角滑落,陆年却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动作。

    这场漫长而激烈的匹配体验,一直持续了一整天,陆年也不止一次地晕了过去。

    等终于醒来的时候,陆年头昏脑涨地推开体验仓的仓盖,他扶着体验仓勉强站立起来,一双长腿还是软着的,没有力气。

    尽管没有开启痛觉连感,下身的疼痛和精液从体内流出的感觉依旧挥之不去,陆年疲倦地揉了揉额角

    分卷阅读16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