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分卷阅读17

    ,抬头看向了屋内的时钟。

    居然已经是周六晚上了。

    饥肠辘辘的身体发出抗议,陆年强撑着站起来,走向了卧室的房门。

    他得去吃点什么,不然胃受不了。

    门刚推开,陆年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饭香味。

    扑鼻的香气迅速吸引了一天没有吃东西的陆年的注意,他抬头向客厅右侧开放式厨房的方向望去,一个宽肩窄腰、身材比例完美的青年正背对他站立着。

    是商祺。

    听到门的动静,商祺也转过头来,他吃惊地看着面色苍白的陆年:“陆哥……你在家?我还以为你出去了……”

    察觉陆年的视线,他又看向了自己手中的煎锅。

    “那个,不好意思,”商祺带着些歉意道,“我想做点东西自己吃,吵到你了吗?”

    他的中文偶尔会显得有些含糊。

    那个“吵到你”的“吵”字,听起来就很像“馋”。

    陆年皱了皱眉。

    他的确是被馋到了。

    但让他皱眉的不只是被勾起的难耐饥饿,还有另外一件堪称诡异的事。

    尽管音色并不相同,可商祺的语调和某些发音……

    听起来居然和x有几分相似。

    第14章 “看来还没被艹服,是吗?”

    即使对别人的事并不感兴趣,既然要把房子组给对方,陆年也对商祺的情况进行了一定的了解。

    商祺小时在国内居住过一段时间,因此中文发音很是标准。但他在国外待了十几年,最近才刚刚回国,商祺的中文发音应对短时间的正经场合已经够了,不过随着相处时间渐长,他在日常说话时难免会有偶尔含糊的发音。

    不过陆年之所以会产生商祺和x的念头,却并不是因为这些偶尔含糊的字音。x的声音比商祺冷得多,语气尤为锋利果决,两人的音色也有很大差别,听起来似乎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可是每个人说话的语调、断句方式和发音部位都不相同,陆年好歹也是自己一步一步走上总监位置的人,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听见商祺的询问,他不自觉的就想起了x说话时的模样。

    “……陆哥?”

    疑惑的声音唤回了陆年的意识,他抬眼望过去,就看见了商祺年轻英俊的茫然面孔,还有那双澄澈的湛蓝色眼睛。

    可是他们两个的声音不对,瞳孔的颜色也对不上,陆年暗忖。而且,最关键的是……

    他们的性格差别太大了。

    “你在做什么?”

    按下心底的想法,陆年缓步走了过去。他还有些头重脚轻,走路时的速度也不算很快。

    “培根面。”商祺正在做酱汁,见陆年走过来,很坦然地把平底锅露了出来。

    “陆哥要吃吗?”

    平底锅里在煎的是番茄酱汁,尽管有静音油烟机的大力吸排,走近两步,也能闻到那扑鼻而来的浓郁香气,番茄的酸甜味道本就开胃,商祺的手艺看起来也很是娴熟,再加上饿了一整天,陆年没怎么犹豫,直接道:“分量够吗?”

    “够的,”商祺应道,蓝色的眼睛里带着轻松的笑意,“我再做点别的,陆哥先稍等一下吧。”

    “你白天去哪了?”冷不丁的,陆年突然问了一句。

    “白天?我们公司在加班,下午五点多才回来。”商祺答完才道,“怎么了?”

    陆年看着商祺的表情,慢慢地摇了摇头。

    “没事。”

    谢昊和他提过。李嫣的公司最近很忙,已经连续三周都是单休,周六都要回去加班。

    商祺的神色没有异常,他的话也能和李嫣对上。

    既然白天不在,那就不可能是x了,陆年转开了话题:“我去冲个澡。”

    “好。”商祺自然地应道。

    简单冲过澡,等略显僵硬的身体放松下来,陆年才换了一套新的家居服走出来。

    他刚吹过头发,半干的发丝垂下来挡在额前,看起来比平时稚气了不少。因为没戴眼镜,陆年的视线微微有些涣散,看东西也不太清楚,他隐约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被人盯着一样。

    可等陆年找到放好的眼镜戴上,再去看屋内唯一一个旁人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正背对着自己摆碗筷。

    他朝四周门窗看了一眼,就听见了商祺的声音。

    “可以开动了。”

    大概是错觉吧,陆年皱了皱眉,走过去拉开了餐椅。

    除了两盘培根面,桌上还摆了一份肉汁土豆泥,一盘煎豆腐蛋饼和一份牛肉沙拉。单从卖相上来看,商祺的手艺也比厨房的主人高了不只一个档次。

    陆年多看了一眼才确定,这些雪白的各类餐盘都是自己买来的,只是从没派上过用场而已。

    番茄酱汁浓香扑鼻,酸甜开胃,意面煮的恰到好处,弹性十足。陆年用银匙舀了一小块土豆泥,入口即化的浓密软糯感和汤汁的鲜味甚至能称得上是对唇舌的犒劳。煎好的蛋饼裹着豆腐,口感和味道都把握得很好,就算陆年这种常年靠工作餐度日的人,也不由多吃了一点。

    他是真的没想到,商祺还这么会做饭。

    宽容一点来说,都可以和谢昊相比了。

    陆年这么想着,对面的商祺开口道:“我还煮了西兰花浓汤,等下应该就……”

    “我不吃西兰花。”陆年直接开口打断了他。

    商祺愣了一下,随即歉意地笑了笑:“抱歉,我忘记问陆哥的忌口了。”

    他看了一眼没被动过的牛肉沙拉:“沙拉里也有不想吃的东西吗?”

    陆年头也没抬:“不吃胡萝卜。”

    商祺眼底略过一丝暗光,声音却是一如往常。

    “好,我记住了。”

    陆年吃完一块培根,等东西全部咽下去后,才淡淡道:“不用。”

    “我不常在家里吃饭。”

    刚开始吃的时候,他不是没想过和商祺一起开火吃饭的事。

    他可以买食材,钱也不在乎,但陆年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不打算和旁人再有过多的接触和交流了。

    “……哦,”商祺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我听谢先生说,他以前经常自己下厨请陆哥吃饭,还以为陆哥会比较喜欢家常菜。”

    谢先生……谢昊?

    陆年皱了皱眉:“你和他有联系?”

    商祺点了点头:“谢先生去接嫣姐的时候我们遇到过,偶尔聊过几句。”

    陆年突然觉得自己吃饱了。

    眼见对面的人还在等着自己的回答,陆年划了一下面前的餐盘,眉心并未松开。

    “那是朋友的聚餐,和吃什么没关系。”

    草草扒了两口餐盘里剩下的意面,陆年直接起身,他拿起盘子和餐具,放进了洗碗机里。

    放完回来,他看着餐桌旁的商祺,又扫了一眼桌上剩下的东

    分卷阅读17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