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分卷阅读22

    方的奖杯却倾倒了。上面挂的一个奖章摔下来,掉在地上,尖锐的边角还沾了血。

    陆年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从额前传来的疼痛。

    他顾不得擦自己的额头,抬手想把摔倒的奖杯扶正。只是奖杯的重量太重,陆年又有些头重脚轻,他一手扒着书柜边缘去扶奖杯,却没察觉到柜子倾倒的趋势。

    等陆年听见身后的开门声时,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吱嘎”一声粗粝的声响,装满了书册的书柜正面朝陆年的方向砸过来,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身体自发做出了对疼痛的准备。

    可是想象中的重击并没有出现。

    “哐当”一声巨响,柜子上方的奖杯摔落在了茶几后面。夹杂其中的,还有一声极轻的闷哼。

    陆年睁开眼睛,就看见了皱紧了眉心的商祺。

    他用肩膀和手臂挡在了书柜的玻璃门上,护住了书柜下方的陆年。

    “商……”

    商祺没说话,他眉心皱得很紧,动作缓慢地把半倾的书柜推回了原来的位置。

    陆年被困在男人和书柜之间,连对方绷紧的下颌都能看见。也是这样,他才察觉到了对方的异样。

    “商祺?”

    书柜已经险险地推了回去,商祺却并没有把手收回来。他仍然保持着伸手撑住书柜的姿势,有冷汗顺着颊侧留下来。

    “我没事,先别动。”

    两人距离极近,商祺的声音又低又哑,近乎于气音。陆年看向了对方僵硬的肩膀,这哪里是没事的样子?

    “你的额头怎么了?”

    商祺甚至还反问了一句。

    “划了一下,我先把你……”

    陆年的话没说完,商祺闯进来时没来得及关好的门又被人推开了。

    “陆年?”

    拿着车钥匙的谢昊出现在门口,一眼就看见了被人压在墙边,面露惊色的好友。

    在陆年的额头上,还有殷红的血迹,与苍白的面色相比,愈发触目惊心。

    第18章 “你干什么?!放开他!”

    陆年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情况看起来有多糟糕,所以他也没能料到,谢昊会直接冲上来,一把推开了自己面前的商祺。

    “你干什么?!放开他!”

    陆年再想去拉谢昊已经来不及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被甩出去的商祺撞在沙发背上,僵硬的胳膊保持着垂软的姿势,连最本能的伸手缓解冲力的反应都没有。

    “谢昊!”

    陆年匆忙地伸手拽住谢昊的小臂,以免他再朝商祺冲过去。

    谢昊的怒火鲜明而炽热,直到回头看向陆年,才勉强压抑了一点自己的怒意。

    他扶住陆年的肩膀,紧张地打量着对方:“你的伤怎么弄的?晕不晕?还有没有其他的伤口?”

    陆年摇头,他刚想开口解释,门口却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陆哥?这是怎么回事?”

    三四个团队里的同事一起从门口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面带慌乱的前台侍者。七层的人本来就没走光,陆年办公室门没关,这么大的动静,他们想听不见都难。

    屋内三人分站两边,商祺斜靠在不远处的沙发背上,陆年则和谢昊站在一起。同事们认识商祺,却不认识陌生的谢昊,对他的警惕和防备也格外明显。

    谢昊是那个前台侍者带上来找自己的,就算现在是下班时间,他也属于外来人士。

    “是我自己不小心划了一下。”陆年上前一步,站在了谢昊面前。对方毕竟是因为自己才过来的。

    谢昊原本想说话,却被陆年拦住了,听见陆年这么说,他也愣了一下。

    可他并未就此打消对商祺的警惕,看向商祺的目光也带着戒备。

    商祺却并没有看他。

    年轻英俊的混血青年站在不远处,他的目光死死盯着挡在谢昊身前的陆年,深蓝色的瞳孔波涛翻涌,晦暗不明。

    谢昊皱了皱眉,等再定睛细看时,商祺已经把视线收回去了,他垂眼站着,面无表情。

    陆年并未察觉这些,他简单给几人解释了一下,就道:“商祺刚才受伤了,我送他去医院。”

    几个同事看了看一旁的谢昊,其中一人主动道:“陆哥,你不是还和朋友有约吗,我们送小商去吧。”

    通过这些天的相处,他们对商祺的观感都不错,自然就对推了人一把、连道歉都硬邦邦的谢昊有些偏见。

    要是陆年去送,这个谢昊肯定也会跟着,到时候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

    陆年还想说什么,违规带人进来的前台侍者直接在门口说了一声“那我先去按电梯!”,就跑走了。

    其他几人也没耽搁,有人上前去扶商祺。陆年正把自己的医疗卡递给剩下的人,拒绝了搀扶的商祺已经率先朝门口走了出去。

    陆年看见擦肩而过的商祺的背影,张了张嘴想说话,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陆年,来我帮你擦下血。”

    谢昊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陆年转过身,拿着纸巾的谢昊已经站在了他面前,皱眉帮他清理起了额头的血迹。

    他也因此就错过了,商祺临走前的最后一次回头。

    =-=-=

    陆年受得伤不重,却还是被谢昊拉去路边诊所包扎了一下,和医院不一样,诊所人不多,不用排队,两分钟左右,就把伤口处理好了。

    但即使是这样,陆年仍然觉得有些不安。他本来今天要去陪谢昊看酒店,出了这档子差错,谢昊却说什么都不让他去了。

    “你先回去休息,明天我再来找你。”

    谢昊一路把陆年送回了家,等到了楼底下,他才提起了另一件事。

    “陆年,我觉得……”谢昊皱了皱眉,“你最好注意一下那个商祺,他不太对劲。”

    陆年额头上粘了一块小小的纱布,闻言有些疑惑:“嗯?”

    谢昊问:“他是不是还和你住在一起?”

    陆年点了点头。

    谢昊低啧了一声:“我之前去接小嫣,遇见过他几次,他话里话外在和打听你,看你的眼神也不太对。”

    要不然他也不会一看见商祺压着脸上带血的陆年就那么冲动。

    陆年愣了一下。

    “而且,我听他们提起过,商祺还去过同性恋酒吧。”

    谢昊放低了声音,却是每个字都让陆年头皮发麻。

    同性恋……

    他也……

    谢昊顿了一下,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没有把具体的态度表明出来,只说了一句:“观念不一样,外国人什么都玩,你自己千万注意小心。”

    迟了好久,陆年才低低地应了一声。

    他下车关门,目送朝他按了下喇叭的谢昊掉头离开,然后头重脚轻地进了楼。

    回到家,陆年怔怔地在门口站了许久,才想起来给商祺打电话。

    电

    分卷阅读22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