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分卷阅读23

    话打完,那边还没接通,身后已经传来了铃声。

    门外是领口露出一点白纱颜色的商祺。

    “你……”

    陆年忙给他让开位置。

    “没事吧?”

    商祺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只是脸上不见了平时的笑意。

    “肌肉拉伤,涂了药。”

    他不笑的时候,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二十一岁的男孩。

    陆年心神不定,没能细想。他和商祺一起走进客厅,还主动去帮商祺倒了杯水。

    等陆年端着水杯回来时,商祺还站在沙发旁边。

    “怎么不坐下?”

    陆年问了一句。

    他绕到对面的沙发前:“谢昊的事,我替他向你道歉,是他太冲动了……”

    陆年走到商祺对面,对方恰好在此时抬眼,目光中的某些浓郁到几乎化为实质的东西让陆年一愣。

    商祺没有接话,却是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他就是那天你买醉的原因吗?”

    陆年手指蜷了一下,脸色唰就变了。

    商祺知道他听懂了。

    “他是直的。”商祺的声音并不大,却拥有无从辩驳的力度。

    陆年的喉结艰难地滚动了一下。

    “这和你没关系……”

    “而且他马上要结婚了。”商祺并未停下,他淡淡道:“宁肯如此,也不愿意看看别人吗?”

    陆年被结婚两个字扎得血肉模糊。

    他根本没有听清后半句话,就炸了满身的毛。他刻意放大了声音重复着:“这和你没关系!”

    商祺湛蓝色的眸光暗了下来。

    第19章 “你知道和你做爱的是谁吗?”

    那天之后,两人的相处愈发僵硬。

    原本还能坐在一起吃饭,到现在,即使共处一室一整天,两人之间的交流也不会超过五句话。

    冷战的发起者是陆年,他在有意封闭自己,他无法坦然面对一个知道他太多秘密的人。

    时间照常而过,一周之后,启明的合作任务圆满完成,繁重的工作项目换回了丰厚的薪酬,开心奖金的同时,七层东区的氛围也有些淡淡的忧伤。

    商祺要离开了。

    对于这个长相过分俊美,能力没话说,脾气又好到让人意外的青年,众人对他自有评价。临行前,团队几十人一个不落地到场给他送行,还有一个女孩子,在众人的起哄下,红着脸向商祺表了白。

    商祺的回应很绅士,却也很让人出乎意料

    他说:“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

    这话听起来有些不太真实,毕竟一个月相处,大家都知道商祺单身,也知道这一个月的加班他一回都没翘过,工作之外的时间少得可怜。

    可是看商祺的语气和表情,却又让人完全无法生疑。

    面面相觑中,有人问了一句:“小商之前不是说单身吗?”

    商祺苦笑了一下,纯蓝色的眼睛显得有些暗淡。

    “现在也是单身。”

    话里话外的意思,谁都能听得懂。

    众人七嘴八舌地安慰他,只有不远处人群外的陆年皱了皱眉。

    他看向商祺,商祺也正抬起眼来看他。

    陆年想起了谢昊说过的话。

    他把视线挪开了。

    商祺离开公司后,晚上却还是要回家住,陆年本以为他会和自己说些什么,商祺却什么都没有做。

    但就算商祺不说,有些事也要摆明了。

    第二天清早,陆年叫住了要出门的商祺。

    “我有朋友的闲置房在天桥区,就在启明附近,精修房,拎包入住。我已经和他说好了,租金也交了一个季度,你这两天找个时间搬过去吧。”

    商祺站在门口,表情看起来有些茫然,又有些不可置信。

    陆年顿了顿,还是继续道:“租金你不用给我了。”

    他所幸直白道:“只要你不在外面提我的事。”

    这笔租金,是一笔封口费。

    说完这些,他就转身回了卧室。

    客厅里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才传来了一声很轻很轻的关门声。

    第二天,商祺就搬走了。

    生活偏离了一点小弧度之后,又重新回到了孤零零的正轨。陆年恢复了一个人的生活,回家自己开灯,三餐没人提醒,出门时也再没有了也没有天气的预报声。

    陆年本以为自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商祺影响不了他太多。

    但怎么想都无所谓了。

    只是恢复的过程会吃力一点而已。

    陆年还要帮谢昊准备只剩一个星期的婚礼,他已经不在乎自己身上的重量会不会更重。只可惜连日的疲倦并未带来换来同等质量的睡眠,陆年甚至开始整夜整夜的失眠,睁眼直到天亮。

    黑夜是一块幕布,接连不歇地播放着嘈杂的影像。繁杂的工作,婚庆的请帖,新娘的婚纱,大学时和谢昊喝过的那罐啤酒,毕业时的双人旅行,x给他喂水时骨节分明的手指,商祺系着围裙端上来的那碗饭。

    它们都太吵了。

    吵得陆年睡不着。

    和x的约定成了陆年最后的支撑,只有进入ds平台后,借助激烈的性事,他才能勉强休息一会。

    所以最近几次,陆年每一回都去得很早。

    “呜、呜嗯……嗯……呜、呜啊!”

    握着红肿臀肉的手掌并未留情,陆年甚至能通过那力度想象出自己后臀那凄惨的模样。可他此时已经毫无反抗之力,只能被人按着后颈跪伏在床上,承受着一下狠过一下的大力贯穿。

    “噗”、“啪”的肉体相撞声混杂着断续的呻吟,为早已春情翻涌的室内加了一把更热的温度。股间传来的疼痛和快感让人颤栗不已,连绷紧了的双腿都在不住痉挛着,抖得厉害。

    “太……太深、呜……不……别……呜——!”

    又是一下阴囊直接撞在红肿臀肉上的狠肏,身后的男人甚至抵在穴壁深处,然后扬手掴起了满是红痕的臀瓣。“啪”、“啪”的甩肉声淫乱不堪,吃痛的收缩又让深埋在体内的性器愈发兴奋……

    最近几次匹配体验,x的话越来越少,性事却是越来越粗暴。就像这次,才只是第一回 ,陆年就差点没被太过狠厉的抽送操到晕过去。

    等到脱力的身体无法支撑跪姿,湿黏硬烫、尚未喷发的性器才被从嫣红柔软的肉穴中撤出来。虚软无力的陆年被一只手翻过来,拦腰抱进了怀里

    低哑慌乱的喘息声中,青筋虬结的肉棍重新肏开了柔软湿嫩的后穴,陆年断断续续地呜咽着,喉咙里泄出的声音都被动作冲散得七零八落。

    抱在怀里操的动作让性器顶得愈发深入,陆年本能地想把自己的脸埋起来,不想让自己的痴态暴露于人前。

    x却不如他所愿,捏着陆年的下巴让他仰起头来。

    两人面对

    分卷阅读23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