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无处着陆(BDSM)(H) 作者:明火执仗

    分卷阅读28

    下了一个又一个指印。

    沾满了润滑剂的左手手指还在细嫩的肉穴中缓缓抽送,骨节分明的右手则是时不时地在圆润的臀瓣上落下清脆的巴掌。现实中被打屁股的羞窘比全息平台中更甚,陆年最后都直接把脸埋在了商祺的颈窝里。

    感觉到颈间滚烫的温度,商祺笑了笑,侧头亲了亲怀里人红透的耳尖。

    尽管安抚的动作温情满满,商祺的计划实施起来却没有打一点折扣。

    手指从重新软化的后穴撤出后,陆年就被面朝下按在了床铺上。

    腹部被垫了两个叠在一起的枕头,陆年的下身高高抬起,双腿也被大大分开,微红的臀肉和被扩张过的艳丽肉穴一览无遗,连微微抬头的性器都被暴露在别人面前。

    “你很喜欢被打屁股的感觉吧?”

    一只温热的手掌覆在了陆年的臀肉上,明明没什么动作,却让陆年忍不住缩紧了臀肉。另一个被碰触的地方是性器顶端无比娇嫩的小口,那里连陆年自己都没怎么碰过。

    “已经硬了。”

    淡然语气所陈诉的事实让陆年更加羞窘,偏偏那最敏感的顶端还被人故意用坚硬的指甲挤开划了一下。陆年的腰忍不住抖了一下,屁股上却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

    “忍不住摇屁股了?这么期待吗。”

    伪装的外表褪去之后,陆年终于从商祺的声音中切切实实地听出了x的影子。

    商祺并没让他等多久,确认陆年的腿已经分开到最大之后,那只比全息系统中更加有力的手掌就高高地抬了起来。

    有所预感的陆年咬唇把脸埋在了枕头里,这是他在现实里第一次被人扇屁股,他还做不到像在系统里那样直接叫出来。

    可等巴掌裹着凉风落下来的时候,陆年却根本没能忍住自己的痛呼声。

    “啪!!”

    “啊——!”

    埋在枕头里的痛叫声只会让听见的人感觉更兴奋,没有消化的时间,双手轮流扇掴的巴掌已经一下接一下地落在了陆年那高高抬起的饱满臀肉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毫无规律可言的扇掴让人难以提前做出防备,陆年咬紧了枕头,却依然无法阻止痛叫声从喉咙中泻出来。圆润的臀瓣被重重的外力扇到变形,明显的掌痕一个又一个地叠加在上面,白皙细腻的臀肉很快从浅粉色变成了艳丽的红色,颜色一层一层地晕染到深处,让痛感也一点一点地渗透了进去。

    疼痛激发的快感让陆年腿间的性器开始不断地分泌出粘液,偶尔商祺把臀肉扇向外侧时,还能看见股沟里那个细嫩小口一开一合的饥渴模样。

    商祺一直扇到陆年的性器忍不住轻弹,马上就要射出来的时候,才突然停了手。

    埋在枕头里的陆年已经连侧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却还是被突然打断的欲望惹得忍不住呜咽了一声。

    商祺俯身亲了亲他的后颈,然后就用双手握住了那滚烫红肿的臀肉,用力向两侧分开。

    陆年疼得一个哆嗦,下一秒,却又被身后传来的温度惊得动都不敢动。

    比已经习惯了的尺寸更加粗大的龟头抵在瑟缩的穴口上,力度强硬地向内肏了进去。大量的润滑液并未起到应有的作用,陆年仍然清楚地体会到了自己体内的嫩肉被一点一点碾磨撑开的感觉。

    “太、太大……不……呜……不行……”

    陆年后悔了,即将被从内部撕裂的错觉让他不管不顾地想要逃开,他从一开始就不该心软,他本应趁商祺买安全套的时候逃走,而不是因为一时冲昏了头脑把人挽留下来。

    被这么紧的肉穴含咬着前端,商祺的喘息也有些沉重。

    他握紧了红肿的臀肉,手指深深陷入艳丽的臀瓣之中,既是让陆年吃痛,也按住了他的挣扎。

    “乖,别怕,能吃下去的。”

    商祺一面安抚着,一面却更加强硬地挤开了深处紧紧闭合在一起的嫩肉。

    “不……停下,停……商、商祺……”

    陆年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

    “出去,你出去……不……呜,我不要了……呜!!”

    第23章 “商……商祺……不要……不要了……呜……你出去……不、不啊啊……”

    陆年的拒绝已经迟了,他连挣扎的力气都没剩多少。清瘦白皙的身体被修长有力的青年牢牢禁锢在身下,刑棍一样的硬烫性器从身后最隐秘的地方挤进来,一点一点地劈开了柔软的内里。

    商祺的中文很好,日常行事也与周围其他人没有多少差别。除了那双蓝色的眼睛和深邃立体的五官,平时的商祺很难让人注意到他混血的身份。

    但是这次,陆年却是用身体真真正正地体会到了种族之间的显著差异。

    他连完整的声音都发不出来,喉咙里泄出的全是破碎的哽咽,混血青年结实有力的胸膛贴在陆年的后背,两人的体温差别让缩紧发颤的后背都像是在被炙烤着一样。

    “商……商祺……不要……不要了……呜……你出去……不、不啊啊……”

    陆年被抱了起来,上身靠在人胸口,轻柔而细密的亲吻落在他的耳廓和侧脸,那安抚的动作有多温柔,身下的动作就有多强硬。

    炽热的肉棍强行挤开细嫩的软肉,表皮的每一分起伏都被肉穴细细感受着。眼泪顺着陆年清瘦的下颌滑落,身下的疼痛与快感比全息系统中更加强烈。

    等商祺把性器肏进去大半的时候,陆年已经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他难以抑制地打着颤,紧绷的大腿内侧引发了一阵痉挛,商祺安抚的亲吻已经没有了任何作用,直到对方在陆年耳边说了些什么,被过长的性器肏得失神的陆年才有了一点反应。

    商祺问他:“你是不是吃不下去了?”

    微启的红肿唇瓣发不出声音,陆年被下身刺激到无法言语,他只能努力点了点头。

    “可你前面都兴奋得湿了。”商祺温柔地亲了亲他,握着艳红臀瓣的一只手向前移去,轻而易举地将那直挺挺的欲望握在了手心里。

    陆年想摇头,那只灵活的手掌已经拢住他的性器开始上下挪动。忽轻忽重的动作让人难以防备,陆年难受地哆嗦着,小腹传来电击般的痛爽感。

    “前面也想被弄疼吗?”商祺很耐心地问他。

    陆年说不出话,所以他失去了唯一一个拒绝的机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只手掌慢慢收紧。

    沙哑而凄惨的痛叫声响起时,已经被撑成薄薄一层的穴口又艰难地把侵入者吞到了更深的地方。

    等陆年被捏到射出来,喷涌的白浊打湿了床铺,那可怕的刑棍依然有一个指节的长度露在穴口外。

    商祺没有勉强,这才是第一次,他等不及要用最激烈的动作肏开心爱之人的肉穴,又有最

    分卷阅读28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