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尼姑和小烟都已经是我的了,你用我的女人赌我的女人,你说我有那么傻么?”

    “这……那我也有两个刚得手的绝色和你赌,这两个可是百美哦……”

    一听是百美我就动心了:“这还差不,不过‘精子’动‘屌’不动武,你可别说和你比刀法、轻功!”

    “那自然,赌的是女人,那我们就比的是偷香窃玉的本事。这普通的女子便是偷了也不算本事,你看这群玉院旁今天热闹的很,正是那衡山派的刘正风金盆洗手的日子,三山五岳的豪侠都聚集在那,那刘正风有一女名叫刘菁,你我就拿他下手,看谁先得手如何?”

    我心中一喜:“好,就她了,你我一言为定,什么马都难追。”

    田伯光一走,我便回首抱住曲非烟说到:“小烟……”

    “哎……冤家……都是我该欠你的……”刚刚服从度上升到100的曲非烟幽怨的低语……

    *************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

    刘府。

    前厅。喧闹非常,各路豪侠络绎不绝的前来

    后院。绣楼里,一个少女【南波杏】神情气质落落大方,那双纤月似的弯弯蛾眉下,眼波却象那狐一般媚丽,双手轻抚着弦琴,那唇瓣却不时微微向上一挑,露出一个灿烂如花的笑脸,很灵秀、也很讨喜的一个女孩儿。这正是刘正风的独女刘菁

    院前。草皮突然翻来,一个人影攸地闪了出来,一闪、再一闪,便捷如灵猿一般地跃出了院墙,快逾离弦之箭,悄悄潜向楼里。随着他的出手,那少女应身倒下……刘菁只觉一阵昏麻遍布全身,便被人从后抱住动弹动弹不得,然后被褪去了衣裳后被抱到床边,那人一掀床帷,刘菁便头重脚轻地一头扎了进去。

    厅内。恒山三定正和刘正风寒暄,便在此时,门外传进来一个娇嫩的声音,叫道:“师父,不好了!”定逸脸色斗变,喝道:“是仪文?出家人清净为本,慌什么慌!”仪文自厅外跑了进来:“师父,不好了,刚我和师妹们从南门过来,路过刘府后院,只见一个人影墙头一闪就进了后院,我看那身手高明的很,自知不是对手,连忙来报知师父您……”刘正风一听如何还坐的住,和群豪急忙朝后院赶去……

    床前。田伯光望着床上那鸳颈秀项、粉弯玉股,诱人的肉香沁入鼻端;这是只听见前院一阵喧哗,一群人正朝这里赶来,自知事泄,连忙拨身跳出窗外……

    楼内。刘正风等人扑了进来,地上却有一堆自家女儿的贴身衣物,双眼不由一阵赤红,拨开床帷,也只见空无一人。定闲师太指着窗外说到:“那厮朝那跑了……”群豪纷纷跳窗追了上去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床下。我抱着已然全身赤裸的刘菁。心里暗笑那田伯光:“绕你奸似油,也中了我的过河拆桥之计。”

    原来众宠物都服从度100后我发现了居然能和它们心意相通,于是设下了这个计谋,先有和曲洋次来到刘正风家中的曲非烟带我潜如刘菁居处潜下,然后指使恒山派众尼揭破田伯光的举动,我则乘田伯光离去和刘正风等前来的这须臾空挡抱起刘菁潜如床下,然后由定闲忽悠众人去追那田伯光……

    我心里为自己的妙计得逞暗暗得意,身上压着那柔软娇嫩的女体,手自然地滑向她丰盈而极具质感的翘臀。只觉的腹中也渐渐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就像一团烈火,不停地燃烧着。

    叮!!!系统提示!!恭喜玩家吴双触发剧情,〖无邪女神的赐福·石化〗自动启动

    郁闷,怎么又激活了这个状态,难道我堂堂的男儿今后就要变为一个‘受’不成了!

    就这样,石化后的我和被点穴的刘菁静静的躺在床底……

    忽然,身下一动,隐隐有一道粗粗的呼吸,带着压抑的急促,然后一只战战捷兢的小手忽然抚上了他的要害。我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刘菁的穴道解了。

    那只小手柔软细嫩,挑逗的动作十分生涩,一开始甚至不敢紧紧握着他。我又惊又骇,只想质问她想怎么样。那两片柔荑就贴到我的唇上

    那双柔荑小手把玩良久,渐渐臻于熟练,我心中惊惧反感。身体却本能地生了反应,被那双酥嫩的小手已是撩拨得一柱擎天

    忽然,那双手离开了,我刚刚松了口气,那刘菁抱着我翻滚了一下,就滚出了床底,然后觉一个光滑的身子爬上了我,跨坐到了我的身上。

    虽然因为石化我不能动弹,但借着灯光我注视着她迷人的身体。刘菁的胸部不大,看上去感觉很柔软,也非常挺,我的视线在她乳头上滑动时,只见她的乳头慢慢变硬突起,曲线优美的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嗯”俯在我身上的刘菁终于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双手撑在我的胸膛上,弓着脊背,袅娜的腰肢款款摆动,如蜻蜓点水一般,浅尝辄止地尝试着,一寸一寸地加深。直到我那行将爆炸的尘柄缓缓没入一处紧窒、湿热、幽深、的所在……

    “她,她,她竟是这样一个放浪无耻、沉溺肉欲的女人么?不对”我心中灵光一闪,突然明白了。“田伯光那厮定是给她下了春药,只不过最后便宜了我……”

    “喔……喔……啊……哼……嗯……”刘菁瞇住含春的媚眼,激动的將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从小嘴发出甜美誘人的淫语……一双雪白藕臂紧紧夹在我腰间的那双大腿幼滑细嫩,结实有力,在我身上轻轻起伏的臀部圆润丰盈、弹性绵软。

    刘菁的身体起先在我的大腿上微起微坐,到后来整个人的压力不在我大腿上后她才坐下来,不过由于对角度把握的准确,在她起身后,我的鸡巴虽然有时会完全脱离她的嫩屄的包裹,但是她坐下来之后,我的鸡巴都能准确无误地进去她的嫩屄,顶在她的花心。刘菁不时还把屁股左右扭摆一下,让我的龟头在她的嫩屄里左顶右撞。

    “恩……哦……,好好哦。恩……好舒服”刘菁不停的加快套弄的速度,双手抚摩着自己上下跳动的双乳,不停地低吟起来……浑然不理会刘正风等回来的可能

    慢慢的我感觉到她的双腿也失去了力气,她的叫声渐渐压抑不住了,为了强忍快感她象蛇一样扭动着身体,只见那洞口的爱液象绝堤一样地涌出来……

    刘菁像骑马一样迎凑着,将我一步步引领向极乐的巅峰,渐渐粗重的喘息和她低回婉转的呻吟,就如火上浇油一般,让我的不断向顶峰攀登

    当身上的女体已是香汗津津的时候,我再也克制不住,喉间出一声低吼,炽热的岩浆凶猛地喷射出去。

    身上的人儿静静地伏在他的胸口,轻轻地喘息着,就像一只轻盈的猫儿,柔软的头轻轻拂着他我胸膛,传来一阵阵战栗的余韵。叮!!!系统提示!!刘菁自动献身,进化为变异宠物幽怨倩女……玩家吴双等级提升,现在为43级,魅力永久+1

    正当我回味在被强暴后的余韵中,忽然窗户处响起:“好小子……”

    第18章:不死

    只见田伯光从窗户跳了进来,目光还不住在刘菁那余韵尤存的胴体上打量……

    我暗想这田伯光果然不愧是万里独行,居然甩开群豪还兜了个圈子回来,谁料隐隐约约传来喧嚣声,却是群豪追来。

    田伯光抓起衣服扔了给我:“快走。”一把抓住我说到:“来不及了,快跟我来!”

    我被田伯光挟在空中,只觉得腾云驾霎,好不迅速。一条风般向东北方奔跑,道路渐渐崎岖,走上了一条山道。一会只见那山坡上一间瓦屋,田伯光挟着我越墙而入。我被田伯光挟了这么一会,石化已经解开,我自想小说里这田伯光这人虽淫荡,说过了的话倒不抵赖。便问道:“咱们先前怎么说来?”田伯光走进屋内把我往床上一放大声叫道:“老子愿赌服输,不过输的不大服气,没有老子,就你着三脚猫的功夫那里是那刘菁的对手?你我却再来赌一赌!”

    叮!!!系统提示!!玩家吴双触发〖风林火山〗隐藏任务,请决定是否接受?(该任务难度)

    居然是隐藏任务,为了奖励我拼了!我坐了起来:“好,我和你赌,让你心服口服屌服!”

    “好!爽快!两个都出来吧!”田伯光叫到。从旁厢出来一个散发着迷人的贵妇气质的熟妇【浅仓彩音】,身材丰满,但却不显肥腻,迷人的胸部乳和那硕大好看的臀部更是惹人难耐,但岂止是这魔鬼身材?她的皮肤又滑又嫩,样貌端正斯文,更有一种智慧知性的韵味。如果有这样一个老婆,如果有这样一个人妻,如果有这样一个妈妈,谁又能不动心呢?

    “两个?另外个呢?”我诧异的问到,田伯光回头一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接着弯腰从我坐的榻下拿出了一个黑色袋子……

    只见那黑乎乎袋子口居然冒出一个面色苍白的小姑娘来【叶月澪】,那双灵动的眸子在那焦急的张望,娇小的身躯居然被一个袋子紧紧的裹住,看那袋子却也不大,更显的袋子内的身躯玲珑俏致。难道是sm的剧情?

    “这就是我的赌注!”田伯光指了指说:“吴兄你也够爽快,本来愿赌服输,只不过老子输的不服,我们就再较量一场,就拿这两个女奴我们比一比,一人一个,谁先撑不住或者先让对方泻了阴精,谁就算赢了,如何?”

    “这不大对吧,田兄你已经输了,这两个就算我的女奴了,你现在玩我的女奴,还用来和我赌个输赢?不知你若再输了时候还有女奴给我?”

    田伯光挠了挠头,一咬牙的说:“我若输了,今后吴兄你但有差遣,我老田一定唯命是从,而且我……我再告诉你个秘密。要是我老田侥幸赢了,也不要你的烟姑娘,只要你把那刘菁让我爽一爽……”

    ‘一听到秘密两个字,我就知道肯定是剧情了!’我心里暗暗想:“好!就这么说定了,我就选她吧!”我手指向那还在袋中的小萝莉

    只觉的田伯光的嘴角微微的向上翘了翘:“就这么说定了,三娘,我来了……”说着就扑想那熟妇……

    “萝莉有三好,柔体清音易推倒……”我哼着走过去解开那袋子,那少女站了起来!

    天啊!

    啊!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红粉骷髅了。那修长的四肢枯瘦乾硬得就像冬天的树枝,突出在皮肤表面的一根根肋骨之间凹陷下去的地方差不可以埋进一个手指。而那狭窄乾瘪的胸前却掛着的是一对难以想像的乳房,她们结实、饱满、又圆又重的样子,简直像是两个稍小些的西瓜,上面绽露着丝丝缕缕的青色血管,就连足有酒杯口大的浅色的乳晕都微微浮起一颗褐色的乳头。

    田伯光却在一边发出嗤嗤的奸笑:“小吴,这可是你自己挑的,须怨不得我,你可别小瞧了着小骚妇,她是那‘黄河老祖’里老头子独女老不死,自打生下来那平神医就说她至阴之体,需不停和男子交媾吸取阳精才能活的下来,因此她打小就和三山五岳的豪杰死混,却没一个能让她泻出阴精,平神医可说了,能得她的阴精的男子可平添不少功力,你到不妨试试,不过瞧你那小样,我老田做不到的你那能行……且看我的厉害……”

    说着就把那三娘按在身下。双手把她的双腿尽可能再分开些,露出那雪白的美臀。那三娘臀肌被拉得紧紧的,中间的沟壑被基本拉平了,露出一个浅褐色的菊花洞口,还有两片厚实的肉唇夹得紧紧的,象一隻熟透的蜜桃。

    “啧……啧……这熟屄……”田伯光啧着嘴仿佛刺激着我一边说,一边双手分开那蜜桃,现出缝隙中浅棕色的小阴唇,还有红红的阴蒂。

    那三娘的阴毛全部集中在阴阜上,那蜜桃上一根也没有,除了顏色黑周围的皮肤比起来深深,她的阴唇实在也算得上鲜嫩一族。

    田伯光先用手掌轻轻地抚摸着三娘美玉般洁白的臀肉,又捂住她的私处轻轻按压,浓黑的阴毛象垫子一样柔软顺滑,而那女性的阴部软软的,却十分富於弹性。他用一只手的手指轻轻分开她的阴唇,另一手用食指轻轻触摸她的阴蒂。那三娘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幽深的洞穴中那红红的嫩肉却湿润了,一股清亮的液体慢慢流了出来,顺着会阴流过肛门,即将掉在地上。

    田伯光连忙用手指接了住放嘴里舔了舔:“好滋味……”说完就褪下下裤子,掏出一根小孩儿胳膊粗,足有七、八寸长的大傢伙来。

    “好家伙!”我不由的赞了声:“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中看不中用?”

    “中不中吃?试了就知道,老子打她一千炮不射你信不信?”

    “不信。”

    “告诉你。老子学过房中术,会三十六种招法,懂得快慢深浅之术,一般都是一枪打六个,就一个娘儿们还不够我塞牙缝儿的呢?没看我这有了两个了还出去采”

    “别吹,来一个让我瞧瞧。”

    “日!不信是不是,给我数着。不够一千响就算我老田输给你。”

    田伯光说着蹲下身,只用手托住那三娘的膝弯,让她蜷曲着双腿,然后把那大鸡巴在手中一握,跪前一步让自己的大腿紧贴住三娘那丰美的大腿,然后将小蘑菇伞一样的龟头对準了三娘那湿润的洞穴,用力顶了进去。

    三娘动了动,嗓子里发出一声低哼。

    我微侧了侧身,从那三娘的屁股下面看去,只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