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第21章:轻扬

    随着门猛的被撞开,一个娇小的身影摔了进来,昏暗的灯光下,那漂亮的脸蛋有些苍白和痛苦,迷人的大眼睛里眼神也有些散乱。嘴里呢喃道:安大娘……

    安大娘连忙扯起衣服披在身上,过去扶起那少女,只见那少女双腿叉开,背靠着安大娘,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几乎全部裸露了出来,衣服的下摆也撩到了大腿根部,里面绣花蕾丝边的粉红亵裤清晰可见。而上衣胸口也是几乎全部敞开的,里面近乎真空,雪白饱满的双峰,绝大部分也裸露出来,只有一点点肚兜边缘搭在两点蓓蕾之上。

    整个人在柔和的灯光下出梦幻般的光泽。这个模样,简直比一丝不挂还要诱人。

    安大娘连忙急声问:“青羊,你怎么了?来久了?是谁伤了你?……这是华山计宗鲜于掌门的朋友胡女侠……”后一句话却是对我说的。

    ‘胡青羊?’刚刚激情过的我一时想不起那本书的角色,但既然是美女我就没有放过的道理。

    我快步上前,一手故做把脉般的握起胡青羊那娇柔的柔荑,一手便朝她那胸口摸去,安大娘瞥了我一眼,娇嗔的哼了声却也不说破我。

    当我的手触及那饱满异常的双峰后,只觉那胡青羊的呼吸急促,丰盈的胸脯起伏着,皮肤与皮肤摩擦的温热气息特别强烈。刹那间我只觉得口干舌燥。

    略定了定神,胡青羊也清醒了过来,一见这般便情不自禁地伸手推开了我的手,拖住了衣襟掩住自己裸露的胸部,脸颊之上泛起了酡红之色,正待发怒,安大娘见机连忙搭茬:“青羊,你怎么了?”

    胡青羊脸色一黯:“是鲜于通……”说着身子便轻轻地抖了起来,求助似地望向安大娘,雪白的俏脸变得更加苍白:“姐姐,我只怕不行了,他对我下的是金蚕蛊毒……”

    “青羊,你不是最擅长解毒么?怎么你也没有办法?”

    胡青羊摇了摇头:“没有用的,金蚕蛊毒是天下奇毒,而且他的金蚕蛊毒是我特别帮他研制的,别说我逃的匆忙,什么都没带,就算带出药箱也难解的很!”

    安大娘诧异地说:“是你研制的毒啊!那你怎么不知道解法?缺什么药么?我帮你去采去!”

    胡青羊叹了叹:“其实我早就应该知道的,当年在苗疆,他就是始乱终弃才被人下了这金蚕蛊毒,我却鬼迷心窍的喜欢上了他,还用从他体内的提取出的蛊毒重新调制成新的蛊,现在却报应在我身上……”

    “青羊,不要难过,我带你上山找岳掌门和穆前辈,他们一定有办法的,主人,你有什么办法么?你可是恒山掌门啊……”

    胡青羊的眸子亮了一下,一把抓住我的手,她的小手手指漂亮纤秀,骨肉匀称,十分性感。她抓住我的手,有些兴奋地说:“恒山掌门?……你可带有白云熊胆丸?

    我一呆,说:“白云熊胆丸?这药可是治内伤的,你要白云熊胆丸干什么?”

    胡青羊焦急地说:“这熊胆味苦,性寒,除了治内伤外还有解毒的疗效……”说着她美丽的脸蛋上泛着病态的嫣红,哀求地说:“我要的不,只要一颗就可以。”

    安大娘也着急地顿了顿脚,娇声对我说:“主人,你就给一颗吧,求您了。”说着眼睛里已溢出晶莹的泪水,急不可耐地眼巴巴望着我。

    胡青羊娇美的身子开始打起颤来,她在我面前没头苍蝇似的转了几个圈,忽然一下子跪在我的面前,把我吓了一跳,连忙坐了起来。

    胡青羊颤抖着嘴唇,哀求我:“我……求您了。”她揪紧自已的衣裳,凌乱的纱裙被拉紧,映出乳房丰盈娇美的形状。

    她的清脆的嗓音开始有些沙哑,不住地向我哀求:“求您了,帮帮我,您要什么我都答应,真的。”

    我看着她漂亮性感的脸蛋儿,玲珑有致的身子,一丝邪念涌上了心头,我缓缓地问:“真的……什么要求都肯答应?”

    她一看我要答应她,兴奋地点着头,说:“是是是,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我立即说:“我就要你,行不行?”

    胡青羊听了一呆,脸蛋儿红了,小嘴呆呆地微张着,灯光下,可以看到她用了极高级的润唇膏,嘴唇润泽性感,泛着鲜嫩的肉红色,一排洁白的牙齿微露,极具诱惑。我几乎忍不住要吻上她的小嘴。见她没有应声,转过头去没有理她。

    胡青羊的身子渐渐克制不住地蠕动起来,似乎蛊毒发作了,她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我的大腿,说:“我…我答应你,我都答应,求……你,快点。”

    安大娘着急地一把抱住她说:“青羊,你怎么能这样,他是我的”。

    胡青羊转身眼泪汪汪的对安大娘说:“姐姐……我也是没办法,这药是我研制的,我最清楚它的药性了,这蛊毒不是一般的毒,它是只接下在人的心灵深处的。当初那鲜于通是因为无情被下的蛊毒,因此必须用情爱才能解去,所以我把我的身子给了他才救了他,而我中的是用他的毒种研制的蛊毒,因此也要用情爱才能解去。姐姐,刚才那些我全看见,我也知道你们两情相悦,我不该这样的,可你也知道这荒山野岭的,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已经被我收伏的安大娘如何能抗拒的了,无奈的说:“那你们快点……我去看看小慧睡了么?”

    我兴奋地跳起来,看着这么容易到手的新女奴,胡青羊却说:“姐姐,慢着,这蛊毒是我提炼而成的,毒性要强的。”说着瞥了我一眼:“帮我解毒的要承受住蛊毒的反噬,因此不知我一个能不能承受的住,姐姐……你看……”

    我连忙接口:“没问题的,救人关键,她一定帮你。”我见胡青羊的样子真的快受不了了,立刻转身去衣服那取药。

    我刚一取药转过身来一看,不由得惊呆了。那位清纯俏丽的美少女不见了,现在的胡青羊就像一头困兽,头发散乱,在地上痛苦地打着滚,喉间强抑着呼叫声,眼中娇憨的神色不见了,代之以痴迷疯狂的目光,俏美的小嘴难以抑制地张开,口水都流了出来。

    见到我取出了药,她像一条小母狗似的一下子扑到我面前,抱住我的双腿,跪在我面前,眼巴巴地仰视着我的鸡巴,兴奋地叫:“给我,快给我。”

    一口服下我给她的白云熊胆丸,她立刻像战士听到了冲锋的号令,忙不迭地脱起衣服来。不一会就脱光了衣服,赤裸裸的像具小白羊儿的娇美玲珑的胴体,胸前一对丰盈的乳房呈现姣好的半球形,大腿不长,但腿形优美滑润,屁股圆圆翘翘的,一身鲜皮嫩肉吹弹得破。纤柔的柳腰,平坦的小腹下美妙的阴部一团不算茂密的阴毛软软地趴在大腿根上。

    她饥渴的目光一直盯在我的下身,刚一脱光,她的身子颤抖着,没有丝毫犹豫,立刻爬过来,一双因为毒发而变得酸软发抖的小手急迫地握着我的阴茎就往美妙的小嘴里送。

    胡青羊的口腔里热辣辣的,嘴唇已经有些发干了,她的头就像不知疲倦的机器,疯狂地套弄我的阴茎,死命地含吮我的龟头,把她难言的痛苦发泄在嘴的表现上,那种疯狂,就是做了几十年的妓女也做不出这么次次深喉、套弄迅速的技巧来。

    她赤裸着丰盈优美的身子,跪在我身边的地上,两只手握住了我臀部结实的肌肉,鲜嫩的小嘴不住地吸吮,做着活塞动作。这么年轻、漂亮少女,在这散发着潮湿发霉的厨房里卖力地为我口交,看着那张娇憨可爱的清纯脸庞在我的胯间移动着,从上向下望去,白嫩微耸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晃动着,诱人的乳沟是那么性感迷人。

    我的兴奋使阴茎直挺挺地插在她的小嘴里,她的动作由于身体的难以克制,渐渐粗鲁起来,火爆的动作不时使她的牙齿滑过我的阴茎,产生疼痛的感觉,小嘴的吸吮力大到了我难以置信的地步,深深插进她喉间的阴茎,好像她再咽口唾沫,就可以一口吞下去似的。

    我有点害怕起来,生怕这娇美身材的小美人疯狂中真的把我的阴茎一口咬下来吞下去,我推了推她的头,说:“够了,够了。”胡青羊说:“这毒太烈了,再给我一颗!”我随手递给她一颗白云熊胆丸,胡青羊像抢骨头的小狗,一把抢过去,趴在地上,立刻吞服下去。

    我迫不及待地甩掉已褪到脚跟的裤子,跪在她的身后。胡青羊的臀部浑圆丰隆,肤色亮泽,肌肤紧绷绷的很有弹性,抚摸起来滑腻柔嫩。我顾不得细细品味,把坚挺的阴茎从后面臀缝间插进她的小穴,开始挺耸起来。

    胡青羊的小穴还没有少水,想必插进的一瞬间她娇嫩的小穴一定很痛,可是看上去胡青羊已经感觉不到了,她正趴在地上,亮亮的眸子闪着兴奋的光,慢慢的等着药物缓解毒性,对我的操弄毫无所觉。

    而呆在一旁的安大娘初始神情还有点尴尬,不一会就禁受不住了,只见她叉开双腿站在一边,双手按在自己的阴阜上,利用两边食指,夹住自己的两片阴唇,然后手指前后移动,使两片肉厚厚的阴唇相互摩擦!她一脸如痴似醉的神情,两眼紧闭着;还不时伸出艳红色的舌头,往自己的嘴唇上舔了又舔!可惜,由于安大娘生过一个孩子而且已经步入中年,小腹部位难免有些发胖;只见她手上动作和面上神情变得越来越淫荡,身体上每寸肌肉都慢慢收紧,接着小腹和一双乳房同时开始抖动起来!我清楚看见安大娘两颗特别肥大的乳头,和她那两瓣大屁股,都随着身体的痉挛加速而颤慄起来!

    而我却感受到胯下的小穴很是紧密,我扶着胡青羊窈窕的腰身,撞击着她两瓣儿雪白丰腴的臀肉,在柔软火热的小穴里抽送着。胡青羊被我干得前仰后合,却仍沉醉在药性中,使我的自尊心大为受挫,我生气地拔出阴茎,对准她小小的缩成一涡菊花的小屁眼,使劲一顶,屁眼太紧了,加上她臀部昂得太高,上身完全爬伏在地上,龟头顶得臀眼动了一下,就滑到她的屁股沟里。

    胡青羊根本想不到我要操干她娇嫩的小屁眼,药已经慢慢减退,她嘴角微张,兴奋地直流口水。我使劲拉了一下她的纤腰,让她的上身抬高了一点,再次把粗长的阴茎滑进她白嫩嫩、圆溜溜的屁股沟里,顶在浅褐色的菊涡上,向里一用力,粗大的阴茎“噗”地捅进去一半,圆圆紧密的孔道挤压着我的阴茎,那种压迫是柔软的、绵密的。我捧着她粉嘟嘟的嫩臀,继续一使劲,整根鸡巴齐根没进了她的肛门,肛门口的括约肌像紧紧的皮套似的套在我的肥大鸡巴根部,勒紧了输卵管,简直是欲仙欲死。

    胡青羊痛叫了一声,直起了腰,双手撑在地上,脱力的娇躯软若无骨,乖巧地任由我在她那紧窄的谷道内快速地抽插着,她细细的腰肢、圆圆的屁股,被我顶耸得摇摇晃晃,两条粉嫩的大腿还强力支撑的蹲坐起来,仿佛一直高鸣的青蛙。

    慢慢的胡青羊被我操弄着,细小的屁股孔道渐渐适应了我的抽插,一种受虐的兴奋感使她不由得呻吟出声,我抱着她娇小的身子,忘情地抽送,干得她的屁股啪啪作响,身材娇小玲珑的她受不了了,她一边呻吟着,一边眯着美目,秀气的眉毛拧结着。

    一边向后逢迎着屁股,一边低低地嗯着,小声辩解说:“我不………行……了……,这药性太强了……,哦……哦……,轻些……姐姐……”

    我一边挺耸,一边叫:“骚货!你这个小骚货,喔………叫娘也没用……”随着我的喊声,胡青羊身子一阵哆嗦,随着我的阴茎迅猛地撑开她娇嫩的小屁眼,深深地顶到了尽头,一股阴精喷射开来,溅的我的睾丸湿漉漉的。

    我见胡青羊软趴在地上,只有出气没有进气,连忙拔出阴茎套弄起来:“你可毒解了,人爽了,我呢?”

    胡青羊呢喃道:“让……我……歇一会,姐姐你先来……”

    一连盘肠了两场,我的下体还是怒火中烧,但体力有点透支,我就势躺了下去,安大娘立即双腿跨骑在我的身上,用纤纤玉手把小穴对准那一柱擎天似的大鸡巴,‘卜滋’,随着嫂嫂美臀向下一套,整个鸡巴全部套入到她的穴中。

    安大娘肥臀一下一上套了起来,只听有节奏的‘滋’、‘滋’的性器交媾声。

    只见安大娘款摆柳腰、乱抖酥乳。她不但已是香汗淋漓,更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声:“喔……喔……主人……爽……啊啊……爽呀……”

    看着安大娘上下扭摆,扭得胴体带动她一对肥大丰满的乳房上下晃荡着,晃得我神魂颠倒,伸出双手握住她的丰乳,尽情地揉搓抚捏,她原本丰满的大乳房更显得坚挺,而且大奶头被揉捏得硬胀如枣。

    安大娘愈套愈快,不自禁的收缩小穴肉,将大龟头频频含挟一番。香汗淋淋的安大娘拚命地上下快速套动身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乌亮的秀发随着她晃动身躯而四散飞扬,她快乐的浪叫声和鸡巴抽出插入的‘卜滋’、‘卜滋’淫水声交响着使人陶醉其中。

    我也只觉大龟头被舐、被吸、被挟、被吮舒服得全身颤抖。不觉的用力往上挺迎合安大娘的狂插,当她向下套时将大鸡巴往上顶,这怎不叫安大娘死去活来呢?就这样我们二人配合得天衣无缝,舒爽无比,大龟头寸寸深入直顶她的花心。

    足足这样套弄了几百下,安大娘娇声婉转淫声浪叫着:“唉唷……我……我要洩了……哎哟……不行了……又要洩……洩了……”颤抖了几下娇躯伏在我的身上,一动不动,娇喘如牛。

    连续干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