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甚么?”

    岳灵珊“啊”的一声,哭了出来,哭道:“你……冤枉好人,我若有此意,教我……教我天诛地灭。”

    林平之怒道:“你爹说是令狐冲拿了那袈裟,我却也不信,一回华山,我每晚都躲在你爹娘卧室之侧的悬崖上,终于天见可怜,师娘发现你爹偷了那袈裟,互相争吵,将那袈裟扔出窗外,落入我手!”

    岳灵珊哭道:“你……胡说,我爹爹决不是那种人。”

    林平之冷冷道:“那我们这便出去,当着天下群豪之面大家对质!”

    “别……”岳灵珊连忙道:“平之,就算我爹爹拿了你的剑谱,但我是真心和你好,决意嫁你,早就打定了一辈子的主意,哪里还会后悔?我永远陪着你,服侍你,你说怎样就怎么样!直到我俩一起死了。”

    “真的我说怎样就怎么样?”林平之问到。

    “我对天发誓,如果我岳灵珊不是真心实意的爱你,不听你的话,我便天诛地灭。”

    林平之连忙弯身扶起岳灵珊和她并肩坐在床头,温言的说:“珊妹,我何尝不知道你的心意。其实我本来也想和你一起好好的过日子算了,可是……可是……你爹他太过歹毒,那天师娘扔了袈裟,他第二日下山遍处寻找不得额,便怀疑是我,次日便骗我至后山山崖,他自己练了不说,居然……居然……也废了我。。。。珊妹……要不你这般对我温存,我便是铁石心肠也不会没有反应啊!”

    “那也没关系,我们就算没哪个哪个,我们也是夫妻!”岳灵珊抽泣道。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那什么办法?”岳灵珊惊问。

    “我今天听你爹说,恒山派有一种灵药叫‘天香断续胶’,功能起死回阳,专门治疗修炼《葵花宝典》、《辟邪剑法》者。”

    “那我们去求几颗,五岳剑派同气连枝,求几颗药……”

    “不可,当年那魔教教主东方不败修炼了《葵花宝典》后也曾去恒山求讨过,从那以后江湖中人皆知‘天香断续胶’的特殊药效,平常人就算是手脚皆断也不可用那‘天香断续胶’救治,就是唯恐他人误会,我们有没什么伤残,如果去求药,岂不是……”

    “那我们就去……去偷一颗?”岳灵珊思忖了一下。

    “也不行,‘天香断续胶’这特殊药效却需特殊方法,当年东方不败也曾杀上恒山抢了那丹药,可是私自服用后并无任何效果,恒山派为了报复那东方不败,就把记载这方法的秘籍销毁了,只有那掌门世代口传相授!”

    “那如何是好?”岳灵珊搓手道:“不如这样,这次不是你我新婚,我就去求那定闲师太,就是你我练剑我不小心伤了你下身,定闲师太定会可怜一二,帮你治了这伤。”

    林平之摇了摇头说:“不行,定闲师太那武术名家,治伤时候定要看伤口,一看就知道不是误伤了,一旦被看穿……”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怎么办?”岳灵珊无奈的说。

    “唯有一个办法,今天见了那恒山新掌门,你爹说他面泛潮红,和他把臂而入时候偷摸了他的脉,便知道他肾火奇旺,定是个好色之徒,而且定闲、定逸师太等也两颊桃红,而那郑萼、秦绢上次见了还是处子之身,这次却两腿分开,摇臀摆腰,已是残花败柳之相,他们恒山派想必已经是大被同眠,淫秽之地……”

    “呸,你们才是好色之徒,专门看这些啊!”

    “珊妹,我们这不是为了治伤么?”林平之顿了顿:“我思量,你是不是和那吴掌门说下……”

    “怎么说?你们就不怕他传扬开来?”岳灵珊嗔骂。

    “不怕,就今晚去,你就算吃点亏也要拿到那药和服用方法,我看那吴掌门脚步浮虚,只怕连我都打不过,只要你拿到药……”

    我心里一惊,只觉旁边青光一闪,然后背后一麻,屁股被人踢了一脚,立即撞开门跌了进去,连忙爬了起来。只听见林平之和岳灵珊低声惊呼:“吴掌门……你……”

    我连忙站起身,只见那林平之脸上泛起一道杀气,便知道我无论如何也不是修炼了《辟邪剑法》的他的对手,连忙灵机一动:“你们在啊,刚岳掌门和我说,林公子你那受了伤,让我来看看……”

    林平之脸色慢慢缓了下来:“我岳父?我岳父和你说的?他说了什么?”

    “都说了,什么都说了,不就是哪个什么《p……》什么的,我知道,我能治,你放心好了。”我连忙抬高自己的利用价值。

    林平之躬身道:“那就有劳吴掌门了!”我连忙扶起他说道:“那个就别耽误功夫了,早治早愈,先让我看看伤口”

    “现在?这里?”林平之犹豫到。

    “那自然,病不讳医,林公子你就别犹豫了。”我心想‘难得可以看看传说中的人妖,太刺激了’

    林平之想了想,便对着我褪下裤子,只见那柔软的腰身白腻如脂,浑圆光滑,细不盈尺,玉腰两侧向下外展,延伸为曲线浑圆之外胯,胯洁如雪,嫩滑光莹,臀如新剥鸡卵,两个臀峰浑圆凸耸,光洁白腻,嫩滑如脂,雪白的肚腹平坦光洁,已经和一个美女没什么两样了;惟有那下体白腻光嫩,男根轻垂,玉茎微黑,粉囊垂悬,宛如一朵白莲点缀胯下。实在是美不胜收。

    我仔细的端详了几下说道:“我怎么看不见伤口?”

    林平之咬了咬牙说到:“我是被岳掌门给捏碎了春子……”

    “啊!”岳灵珊不由的惊呼了一声!

    我伸手摸了摸,果然那粉囊软绵的很,里面已经没有那两颗丸子了,我一边惊叹岳不群的辣手,一边思忖:刚趴外面的那青衣人想必就是他;踢我进来的也是他;而我进院里时候宁中则的那一瞥;还有林平之那些话语,毫无疑问我掉进坑里了,还是那种管杀不管埋的坑,我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不行,我肯定跑不过。呼天喊地?就算群豪进来,我也说不清楚我怎么会在人家新房内。那我就来个将计就计!!!

    大计已定,于是我故作深奥的说:“这可有些棘手了,这‘天香断续胶’不仅本身药效奇特,而且使用方法也十分奇特,因此就是那熟悉各种奇技淫巧的魔教也参透不了。首先药引就难弄的很,首先需要的是新鲜的‘天香’!”

    “天香?”林、岳两人诧异的问?

    “对,就是‘天香’,这个‘天香’就是女人高潮时候喷的那阴精,不过普通的女人喷的阴精有腥臭,算不上‘天香’,只有那处女的第一次交媾且喷出的阴精才可以,你想那处女的第一次是不解风情,且奇疼无比,如何能顺利的喷出阴精呢?”我忽悠的林、岳两人连连点头。

    “接下来才是‘断续’。这‘断续’就是技法,是我们恒山派回阳的独门心法……”说着我看了看林平之那光洁无毛堪比处女的下体,咽了咽口水,忽生一计:“这独门心法只有我们恒山门人用阳气在伤者的伤口附近输入,才能发挥药效。这两者可是缺一不可。”说完我和林平之齐眼看着岳灵珊。

    岳灵珊哽咽道:“平之,是我对不起,我答应你,你以后不能嫌弃我啊……”

    林平之连忙道:“我怎么会?珊妹,你对我的心我还不了解么?”

    岳灵珊听罢便象根木头一样躺了下去,我摇可摇头:“岳姑娘,我也是为了救人啊,不过你这么不配合怎么能行?我刚说了,这‘天香’的来处,你这样不合作,象根木头一样你出‘天香’么?”

    说着我便拉起岳灵珊,自己径直的躺在床上,报复性的说:“我等下还要帮你丈夫治伤呢,因此要留好体力,你来弄我!”

    岳灵珊战战兢兢站起来,转身背对着我脱去外衣,然后慢慢拉下肚兜的肩带。当她脱肚兜时,只要稍须犹豫,我便升出赤脚在她象牙色的光滑后背上抚蹭催促。

    向超过羞耻的负罪感屈服的岳灵珊变成一丝不掛的裸体转了过来,

    我看着她那为羞耻朦胧的瞳孔,慢慢的向下欣赏,不足二十岁的均衡裸体,显出练武女人的健康魅力,乳房很神气的向上隆起,细细的腰更强调臀部的丰满。在乳白色大腿根上的耻毛,正如她的身份一般淡泊而典雅,但没有发生掩饰中心浅红色肉缝的作用。

    “为了等下好收集‘天香’,你得把毛都给剃了,林公子,你也别楞着,搭个手!”我仿佛个皇帝般的命令。

    林平之取出令狐冲所送的碧水剑,丈夫用情夫所送的剑清除自己的耻毛好让奸夫亵玩,岳灵珊认命的闭上眼睛,分开修长的双腿。当她把红润的脸低下时,看到林平之把猪胰子涂在嫩草般的阴毛上,急忙把脸转开。

    眼睛虽然看不见,但还是能感觉出男人在阴毛涂上乳膏揉搓的动作。紧闭双眼咬紧牙关忍耐时,随着冰凉的感觉听到剃毛的声音。她的阴毛狠快消失。

    “完成了、虽然剃得还不过癮,不过看上去年轻了。”我伸脚抚摸像幼女般光滑的小山丘,用快乐的口吻说。

    被我一撩弄,岳灵珊立刻将一双诱人的大腿紧合拢,她的雪白肌肤在灯光下差不完全透明。身体充满弹力向且富有光泽,她双脚有迷人的线条美。她的大腿夹紧之后,膝盖以下的肌肉抽紧,更加显出女性腿部柔软曲线美感。

    我解裤子,掏出软软的阴茎,原本在裤里膨胀的发疼的阴茎随着被岳不群的那一踢早已吓的疲软下来。我命令到:“把它弄起来!”

    林平之立即抓住岳灵珊的头发,把拚命想转开的脸靠在我的肉棒上。岳灵珊的眉头出现厌恶的表情,可是我同时耸起下身用肉棒在花一般的嘴唇上摩擦。

    “饶了我吧……我听你们的。我舔……”没有久岳灵珊就说出屈服的话。

    岳灵珊认命的闭上眼睛,把嘴唇压在发出腥味的肉棒上摩擦,但这是第一次,动作显得生疏。

    “你要吻到什麼时候!伸出舌头从根舔到头!”我好像暴躁的开始指导舌技,但内心已经高兴到极点。

    “好,舔到这裡為止,现在放进嘴裡,用舌头和嘴唇含住上下活动,但不可以碰到牙齿。”用兴奋的口吻命令的我,用龟头顶开可爱的嘴唇强迫塞进去,林平之则配合的抓住头发前后摇动,岳灵珊的脸露出厌恶的表情。

    “唔……”喉咙深处被龟头顶住时,岳灵珊发出痛苦的哼声,屈辱的眼泪润湿长长的睫毛,从美丽的脸上流下去。

    当然不能希望她能有巧妙的技巧,可是膨胀到极点的肉棒受到柔软嘴唇和舌头的摩擦,我的性感还是逐渐高昇。

    见我的阴茎已然愤怒起来,岳灵珊慢慢的站了起来,露出那对美丽而又坚挺的椒乳,美丽的乳尖上小小的乳头已经高高翘起,发涨的乳房看起来就像是在等着人来抚摸似的。

    我伸手抓住岳灵珊的乳房,用力揉捏着,更用指尖将娇嫩的乳头夹弄着。本来就已经骚痒的乳头立刻挺起,岳灵珊的后背颤抖着,乳头的骚痒感使她的下体产生了麻痹感。

    “啊……啊……”岳灵珊忍不住呻吟出来。感到就要崩溃了,就是她拚命的想忍耐,可阴户里还是感到火烧般的热,岳灵珊身不由己的扭动起屁股来。

    岳灵珊慢慢蹲坐下来,双手抄住自己的腿弯,将双腿向两边分开。在丰满的大腿间,可以看到雪白色的小腹,已剃光阴毛下的小山丘高耸,还有一道美丽的肉缝。肉缝上那两片微微隆起的花瓣,稍向左右分开,表面因汗湿而有粘粘的感觉,发出鲜明的粉红色泽。从缝隙里可以看到红嫩的粘膜,湿湿的好像在蠕动。

    我淫笑着双手分开岳灵珊的双腿,把阳具往上一顶,岳灵珊从喉咙发出惨叫:“不……平之……原谅我……”

    这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感觉,那粗热的肉棒进入自己的肉洞的恐惧感和疼痛感,使岳灵珊全身的血液都要逆流了,几乎是要从汗毛孔喷出来。但连岳灵珊自己都能感觉出,湿润火热的肉洞里,那骚痒无比的肉壁疯狂地缠住阳具。

    “唔……唔……”岳灵珊把牙齿咬得“吱吱”响,屁股发生痉挛。

    绝大的快感席捲了她的全身,她的手不禁用力抓着自己的乳房,雪白的手指夹住已经充血变成紫红色的敏感乳头,揉搓起来。阳具的顶端碰到子宫口,淫邪的颤动与扭转使岳灵珊感到窒息,这是岳灵珊从来没有经验过的强烈感觉。女人的官能受到震撼,身体里好像有火在燃烧。

    随着阳具的抽搐,大腿根的嫩肉随之跳动,从阴道分泌出来的大量蜜汁顺着阳具流下,将我的睾丸都弄湿了。岳灵珊狠快就被错乱的波涛翻转,呼吸更感困难。

    “啊……唔……噫……饶了我……”岳灵珊不禁哭泣起来,她又是闷哼又是惨叫。强烈的刺激使得她将后背变成拱型,口中不住地大叫。

    龟头与子宫口不停的摩擦着,持续增长的快感让岳灵珊更加用力的转动着乳头,淫荡的摆动性感的屁股,丰满的大腿不停地痉挛着。看在我的眼中,让我的欲望更加的高涨,也更加坚定了要收服这个女宠的信心。

    最后在淫荡的哭泣声中,岳灵珊爬上了快感的高峰,雪白的身体猛然伸直,全身都开始颤抖,同时疯狂地摇着头,阴道口强烈的收缩起来。在炽热的官能火焰中,她的眼前变成一片空白,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就在让她快要昏过去的时候,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如电流般的快感,从肉洞里扩散开来。在极其痛苦中会产生这样甘美的快感,这让岳灵珊不禁对自己的肉体产生厌恶感。

    那种带来麻痹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