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液,我用手指挖了挖涂在宁中则的肛门上。宁中则快要被我姦淫她的处女屁股,为了守护自己的女儿,她哭着在肛门里迎接掉入地狱的惩罚!

    肉棒插入后,宁中则的屁股变成一只咬住就绝不松口的乌龟,把肉棒夹的紧紧的。

    我开始慢慢的,但每一次都很用力的抽插。可是当宁中则的雪白屁股配合我的节奏前后活动时,发出喘气声,加快抽插的速度。这时候宁中则的屁股也跟着改变节奏,加快前后起伏的活动。而且不停的发出甜美啜泣声,淫荡的扭动屁股。

    “插吧!用力插吧,请快点洩了吧。”宁中则发出哀求的吼声!

    看到从宁中则的屁股沟露出还没有经过男人玩过的后门的菊花在我的肉棒的冲击下一吞一吐,我的血液沸腾了。

    “啊……痛啊,饶了我吧!”被我的巨大肉棒插入肛门的从未有过的痛苦和羞辱使宁中则不由得惨叫。

    “娘!我也要!”

    宁中则听到女儿的哀求,一面陶醉在被肛奸的快感裡,一面哭著一面用颤抖的手剥开岳灵珊肿起的阴唇,把手指伸入肉洞里。

    岳灵珊的阴户立即流出欢乐的淫液,嘴里发出的悲惨啜泣声:“平之……之……”

    呆在屋外的林平之赤裸的冲了进来。映入自己眼帘的是被恶魔化身的我凌辱的美丽岳母与妻子的的情景,成熟的岳母和清涩的妻子下身跪坐着,上身互相紧紧拥抱,把丰满的乳房紧紧贴在一起,贪婪的吸吮对方的嘴唇。而影响中端庄贤淑的岳母此时已经化身为一只淫兽,一边不停的扭动那丰靡的臀部迎合我,一边却把手指伸如自己女儿的下体。

    我见到新收的爱奴进来,想起外面还有个邪恶的boss,于是说道:“瓶芝,你也来,让我看看你恢复的怎么样?”

    说完我便感觉胯下的肉体一颤。宁中则心里默念着:‘不,我不能再让灵珊受到伤害!’她立即分开与岳灵珊的紧拥,竖起身子雪白耀眼的裸体对着自己的女婿,左手涂上粉缸色蔻丹的雪白美丽手指抚摸著凸起像花蕊一样的乳头,右手指更用力蠕动,挖弄张开口的阴洞,捏住充血后硬得像豆粒般的肉芽用力搓弄,把成熟的美丽屁股猛烈向前后左右扭动着对林平之说:“平之,喜欢师娘么?师娘晚上也是你的……”。

    林平之纤白细茎的端口流出透明的淫水滴在地上,同时深深吸一口气,他看到的正是妄想中描画的,完美无缺的女神应有的痴态。嘴里呢喃到:“我可以么?”,见我点了点头立即就扑了上来!

    宁中则洁白的手指握住林平之还在脉动的肉棒,猛然地引进阴洞里。

    虽然林平之的阴茎还十分纤细,但前后门的双插还是使宁中则的嘴里喊出更激烈的叫声,全身都开始痉挛,猛然翘起上身。发出上气不接下气的浪声,成熟的蜜洞和刚被开发的括约肌夹紧两根阴茎到几乎快要咬断的程度,同时冒出大量淫液,允满性感的裸体产生了痉孪。

    “平之,你今后千万不要折磨灵珊!你要对她好,那么今后你对师娘做的任何残忍的事,师娘都会忍耐……”一面受到我凌辱肛门,一面受到女婿凌辱阴门,这种痛苦终于使宁中则达到崩溃的边缘。

    而这时岳不群终于按捺不住,悄悄的进来趴在林平之的后方陶醉的看著自己妻子在两根肉茎抽插的痛苦和快感中扭动的屁股和大腿,以及像呼吸一样的不停蠕动的暗红色阴唇和花蕾,同时下意识地用力抓紧自己那软绵绵的肉棒。

    见到岳不群的宁中则的眼里立刻的喷射出炽热的仇恨,如果这也能杀人的话,大boss岳不群定如我的希望那样‘嘣’的倒下,然后暴出一堆装备!

    完全沉迷淫欲里的岳灵珊,用火热的眼光看著丈夫和情夫年轻巨大的阴茎挖弄自己母亲的前后两个肉洞。

    “爹,我就是从那里面出来的么?”

    “是啊!是不是很迷人?”

    “嗯!那么爹爹,我们的小珊珊是不是也是从我的这里出来!”

    “不!岳不群你这禽兽!不许碰她,要玩就来玩我吧……”宁中则用尽最后力气哀号着!

    岳不群一面看着不停摇头用瞪大的眼睛拼命哀求老妻哀艷的表情,一面走近。

    宁中则充满绝望和羞耻以及悲叹的神色,盯住了岳不群走进的下体,忍受著屈辱,把这个奸淫了自己数十年却从未口交过的肉棒,用舌头舔了起来……

    听到母亲陶醉在被虐待感的快感裡发出甜美的叫声,岳灵珊爬了过来,伸出手指完全把母亲阴蒂的包皮剥开的剎那,宁中则瞪大眼睛发出尖锐的叫声,就像临死的野兽颤抖地将上身向后挺起,屁股向后弯,用肛门和阴唇,把两根阴茎夹紧的同时,我们同时洩了!哦,我们不包括岳不群。

    叮!!!系统提示!!玩家吴双收服百美之一——华山虎宁中则;等级提升,现在为52级,魅力永久1

    叮!!!系统提示!!玩家吴双的华南虎宁中则因羞耻度降为0驯服,宁中则开始朝刚奴进化……

    叮!!!系统提示!!恭喜玩家吴双刚奴宁中则进化成功,领悟技能『无双无对·凝湿一溅』,进化获得『特有体态·白虎』,获得物品:锁阳圈1,获得银两10两。

    特有体态·白虎:女奴淫道名器之一,下体无一丝杂毛,显的格外娇嫩,性感50

    叮!!!系统提示!!玩家吴双珊奴岳灵珊母女同夫,进化成——终极宠物猫女,学会技能『猫眼』。玩家吴双等级提升,现在为53级。获得物品:黑色紧身衣1

    进化后体态:猫步:女奴丰臀名器之一,行进时双脚交叠前行,体现出胯部的婀娜姿如水一样的柔软。魅惑10

    春啼:女奴樱口名器之一,在交媾能发出阵阵叫春声使人欲火上升。魅惑10

    猫眼:可将膣道产生集中反射,出现一条像猫眼“瞳眸”一样的缝隙,在阳具的抽搐下会一开一合,酷似猫儿的眼睛

    黑色紧身衣:岳灵珊专属防具。【实战】回避100%【性战】一套半裸紧身皮衣裤,皮衣裤上有着一道道抓痕。性感30

    叮!!!系统提示!!玩家吴双完成隐藏任务〖棍伏母女花〗,开启终极剧情〖华山论贱〗

    我看着宁中则被我征服而达至高潮的模样不禁得意了起来,一股征服几乎是不可能得到手的女人的成就感油然而生,想起昨日,要对美艳的华山掌门夫人做这样淫虐猥亵的行为简直就是不可能,而现在我不但能一尝宁中则那足以令众男人销魂欲死的骚的美妙滋味,更能毫无顾忌地用尽我想得到的荒唐点子来淫虐这贞烈的女子。

    第24章:飞天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流连在华山母、女、婿三花上,直至岳不群按捺不住的找上门来:“吴兄,我终于帮你物色了一个人选!”

    “是那家的闺女?”我都差点忘记了这个boss的存在了!

    “也是华山派的,就是那华山剑宗归辛树归二侠的女弟子!江湖人称‘飞天磨女’孙仲君……”

    “是她啊!”宁中则不屑的说,虽然被我收服,但宁中则却始终对岳不群深深的恨意,几日下来无论岳不群说什么她都不停的抬杠:“主人,别听这老恶棍的瞎说,那孙仲君的姿色也一般,而且当年曾经被一伙盗贼抢上山去,鬼知道她还是不是处子呢……”

    “吴兄,别听她瞎说,你可知那孙仲君为什么被称为‘飞天磨女’么?”

    “难道不是因为她心狠手辣么?”我诧异的问。

    “非也非也!那不是‘魔’鬼的魔,而是‘磨’盘的磨。那孙仲君虽然姿色一般,可她胜在有一瓣丰臀,丰满浑圆宛如一个磨盘,当年确实有伙山东盗贼也看上了这个,把她劫上山去,还曾一个一个轮流的上了她,谁知那孙仲君的臀部消魂的很,那伙盗贼居然一个也没插进去,那阳具逋一接近孙仲君的下身,被那孙仲君挣扎的屁股磨动了几下,你猜怎么了?居然全泻了!等归辛树等人杀上山去,那伙盗贼个个精疲力尽,就这样轻松被解救了出来,自那以后孙仲君就了个外号‘飞天磨女’,江湖上明地里心惮那归辛树的神拳叫‘飞天魔女’,暗地里却是指那丰臀能‘磨’的你飞天……”。

    “真的这么神?你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再说如果你不满意,出不了天香,或者出了不合适的天香,最后受苦的还不是我?这些其实都是那归辛树告诉我的,虽然说我们华山剑气两宗不大相和,但我和那归辛树却是十分投缘,而且我知道那归辛树当年练功时候伤了肾脉,好不容易生个儿子还是个白痴……”

    “你就会瞎掰!”宁中则又抬起了杠:“那归辛树伤了肾脉不假,他伤了肾脉因此变的无能起来,后来得了那神医平一指的指引,说他因此需要在心理上给予强烈的冲击才能重振雄风。就例如在阻塞的自来水管用强大的压力通水,清除里面的阻塞物一样。因此每次他都必须象个疯子一般蹂躏二娘……我说的是他的妻子归二娘,那孩子就是二娘怀上了后还被他给糟蹋了才伤了脑子得了那病。”我暗叹:‘即使是端庄贤淑如宁中则这般也拥有那八卦之魂’

    “管他怎么得的!”岳不群悻悻的说:“吴兄,其实这女人有的是看脸,还有的却是看身材,尤其是有些女人,吹了灯后,那摸起来哪个消魂啊!只要吴兄你愿意,我们可以借帮那归辛树治了那隐疾,再提出要他个弟子而已,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定能让你抱得美人归……”

    “好,你我立即兵发剑宗!”

    次日,我们一群人便上了华山绝顶,只见峰顶是块大平地,四周古松耸立,穿过松林,眼前出现五六间旧屋。只见那屋内缓步走出两人。一个五十左右年纪,穿一身庄稼人装束,另一个是四十岁的农妇,手里抱着个孩子,便知道是神拳无敌归辛树夫妇迎了出来。只见那归辛树形貌质朴,归二娘却是英气逼人,旁边随从的弟子里却有一个二十二三岁的高瘦女子,相貌甚美,秀眉微蹙,杏眼含威。却身着一件宽大的长袍看不出那‘磨盘’的威力!

    进入客厅坐下后便寒暄了一会,待支开众弟子后岳不群开门见山的说:“归二哥,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恒山掌门吴双吴少侠,这位便是蝶谷药仙胡青羊胡女侠,这两位可是妙手回春,我这次专门请了他们来帮你的公子疗伤的!”

    归辛树眼睛一亮:“不知吴掌门和胡仙子对小儿的病有何看法?”

    “还是让我等看看病情再说不迟。”于是我故作高深的帮归辛树和归钟看了看病情后说:“就让胡女侠给尊夫人看看病情!”

    说罢便由胡青羊和归二娘一起进房间检测身体,我故作思考病情样,悄悄运起〖天眼通·極·灵控〗进入胡青羊的身体……

    一进入胡青羊的身体,我便看见那归二娘赤裸着下身分开双腿的躺在床上!

    我操控着胡青羊的手,同时将中指插入肛门,虽然我说这是医学上所谓的双合诊,可是归二娘却感到了屈辱与痛苦,因此身体不由自己的僵硬了起来,可是我的手指,还是几乎毫不受阻的在两个洞中顺利的向深处滑进。

    潜进肛门与阴道的两根手指,在深处不停的骚动。

    “唔!”归二娘发出了呻吟

    可是并不是因為快感,也不因為痛苦,而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让她喘不过气来。

    “阴道、肛门的裡面都没有特别的异常……”我拔出了手指:“你是不是常失禁?就是经常失控小解?”

    “平常是不会再失禁了,可是别的时候还是会啊……”

    “别的时候?”

    归二娘顿时脸红了起来:“就是在自慰……自慰的时候……”归二娘便将自己丈夫因为伤了肾气不能人道,必须仰赖自慰来解除自己的慾求不满一事一五一十的告诉胡青羊(其实就是我)。

    “自慰的时候?妳是怎麼自慰的?是不是连里面的内侧都刺激到了?”

    在我咄咄逼问之下,归二娘更加面红耳赤:“是……是的……”

    “那么就是在高潮时候流出的吧!”

    “嗯!当时并没有发觉,可是事后我的亵裤和被垫湿了一大片,让我吓了一大跳。”

    我用手托着下巴,微瞇着眼睛,似乎若有所思:“有没有残留渍蹟,或者尿骚味?”

    “没有……一点异味也没有。”

    “那……应该是天香。二娘恭喜妳,妳居然也有天香这种体质啊。”

    归二娘一点也听不懂我在讲些什么:“什么是天香?”

    “妳不知道啊?所谓的天香,就是女性密处中最敏感的性感带,叫做鼠蹊,类似男人的哪个头头,只要刺激到这一点,就会感到强烈的快感,有的人甚至会从尿道口射出透明的液体,也就是俗称的潮吹泉现象,根据我的了解,会因為鼠蹊刺激而射精的女性,大概一万人中只有一人……现在就让我来为妳稍做确定吧,你现在自慰次给我看下……”

    归二娘瞪大了眼睛,紧盯着我,不停的怀疑对方说的究竟是真是假。

    “我不是在说笑,我是说真的!”我察觉了归二娘的迷惑,於是笑着再说一次。

    “那岂不是要自淫给妳看?妳不要乱说好吗?”

    归二娘开有了些微的怒意,即使是女医生,也不可能让她看到自己自淫的样子。

    “是否潮吹对你儿子的病可是很关键哦,如果你不肯的话那我也无能为力了!”

    “这……真的……一定给做给你看吗?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