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1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仪的左边乳房,令温仪的娟好样子露出痛苦表情。她的一双娇人的乳房在两个人的无情摧残下不断改变形状,我的手伸向温仪的内裤,温仪的内裤掉到脚下去。

    “不要看呀!”一个中年美妇发出的可怜悲呜令我更加兴奋,一片稀薄的漆黑草堆呈现在紧紧夹着的两腿之间。

    我轻轻地抚摸那一堆草。

    “呀呀……”温仪扭动她纤细的腰部。马公子也受不住官能上的诱惑,用手去触摸温仪的臀部,顺着臂部的曲线滑动。

    “不要摸我呀。啊!怎么后面还有个?你又是谁?南扬!是你么?”温仪赤裸着的丰满身体剧烈地扭动,锁在她手上的铁链发出清脆的声音。

    “不可以呀。”温仪扭动身体有胸前挂着的一双肉球激烈地抖动。双乳有无比弹力,抖动起来时好像不是温仪身体一部份似的。

    我及马公子将自己的衣裤脱掉。那马公子的阳具也有很黑暗的肤色及粗大的静脉。他从后抱着两手被吊高的温仪的身体,那一条又硬又灼热的肉棒压着温仪两腿间的肛门。

    马公子默不作声,只将粗大的阳具摩擦温仪的肛门,我则从正面插入温仪的阴道。由于一前一后,温仪出响亮而凄厉的叫声。尽力夹紧肉沟,两人无法插入。

    我用手指将她的阴唇揭开,粉红色的湿润肉壁呈现在耀眼的灯光之下。我一边撑开那两片阴唇,一边盯着露出在我眼前的一粒阴核。

    “哦……”温仪转动身体,我拉住她的阴唇用指心刺激肉芽。

    “呀,停手呀……青儿就要回来了”温仪半开半合的嘴唇发出喘气的声音。

    我开始用两只手指摩擦温仪的阴核,温仪的蜂腰像抽搐地前后移动。

    温仪的内心浮起一阵阵快感,被男人爱抚时,她的皮肤变成像鸡皮似的样子,受到刺激之后身体在颤抖。

    “呀呀……不行啊……我是你们的姑姑啊……你们……呀呀!”温仪成熟的身体像一条白蛇似地扭动,煽起那我们两个男人的色欲。

    “姑姑,你的下体已经湿透。”马公子嘶哑着声音说道,然后将手指从肉缝之间拔出,那只染满淫水的手指在温仪面前摇动。

    温仪抗拒着地扭动身体,猛力地摇动头部,下体抽紧,下身在颤抖。

    我则试图将自己的阳具再次强行插入温仪的阴道去。

    温仪扭动下身企图摆脱我,但是被我捉住她的腰部。我将温仪双腿分开,然后握着自己的阳具塞进她的肉缝中间。

    “呀呀……不行呀……”她的阴户流出淫水,凌辱者顺利地插入。

    马公子伸头看了过来,温仪下体的浅粉红色嫩肉含着一条不停抽插的大肉肠。

    温仪不自觉地拉动被吊高的双手来配合我的插入动作。她的理性极力压制情欲,她觉得不可以在这情况下有快感,但是肉体上的喜悦在侵蚀她的灵魂。我的冲刺越来越猛烈。

    “呀……噫噫……”温仪终于发出屈服的声言。

    马公子用唾液湿润了手指之后,将手指插入温仪的肛门里。

    “呀……”温仪感到好像有强力的电流通过一丝不挂的身体,电流从背部一直传到上头部。

    温仪全身充满着被突入身体深处的快感,她的意识被官能的浪潮吞没了。阳具在涌出大量淫液的阴道上穿插,发出‘兹兹’的声响。

    “啊……正儿……再用力点……姑姑……要享受……性的高潮了!”

    温仪的腰和舌头不停地活动,她内心隐藏着的欲念随着身体所受的刺激而爆发。温仪也被自己的疯狂性欲吓了一跳,自己真的这样淫乱吗?

    温仪被两个血缘上的亲人侵犯而哭起来,但另一方面,她却感受到那一股莫明奇妙的兴奋……自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呀……呀……噫……噫……不要……不要……停呀……停呀……”温仪的面上泛起了一阵红霞,她已经不顾一切。

    温仪很快就感到强烈快感燃烧着她的内心,她的性感美藐上泛起一阵玫瑰红色。她美妙的身段突然痉挛,全身肌肉快速地抽紧。

    叮!!!系统提示!!玩家吴双收服百美之一白蛇温仪,学会技能『蛇缚』;玩家等级提升,现在为59级。魅力永久1蛇缚:用绅绳索绑缚女奴使其失去抵抗力,并增加魅惑20%

    屋外传来声音……

    我连忙把阳具从抽紧中的女性器中拔出来,盛开的两片花唇之间渗出精泉,慢慢滴下来。和马公子躲了起来。

    从屋外走进一个美貌少年,这人十八九岁年纪,穿一件石青色长衫,头顶青巾上镶着块白玉,衣履精雅,皮色白腻,一张脸白里透红,俊秀异常。

    他走了进来,一双沉醉的眼光望着温仪。温仪刚刚经历高潮的脸带着一点紧张和艳红,令她原本就美丽的脸庞更惹人暇思。

    温仪被我干的已呈半昏迷状态而不醒人事,下身全都被她大量的秘液浸湿透,不时的见到水滴落下。

    这少年伸手往温仪的阴蒂一捏,温仪下身一阵颤抖,好似仍未吃饱而一张一合得两片阴唇都震动了起来,潮水般的浑白秘液一股脑流了出来。

    “啊呀呀……好象是男人的味道!”那少年的语气中充满了性感的味道。

    “啊……青儿……是你!不要看啊!”

    “是谁?温正?还是温南扬?”说着温青青却将她纤白修长的手指伸入了温仪的腔中,敏感的肉壁迅快的将她的手指紧紧的吸了住,伴着滑腻的液体蠕动着。温仪身体的本能仍渴求着快感。温青青满意的带上一丝媚笑,用手指时轻时重的挖弄着腔壁,最后甚至将整条藕掌插入里头一小半,整的温仪娇声不断。

    “啊!”温仪惊讶的望着自己的小腹,隆起的身体和其中蠕动的手臂造成视觉与触觉共同的快感,刺激着她的大脑。才一回神过来,身体的反应更是剧烈。

    “是他们俩个……他们俩个……一起来的……娘怎么反抗的了……”

    温青青缓缓的抽出了右手,将满手秘液轻柔的抹上温仪的脸庞。

    “这也好,好歹肥水不留外人田!好湿啊……看的人家心痒痒的……”温青青站了起来,摘去温仪的眼罩,低下头吻上她的红唇。

    “嗯……坏孩子!”温仪在欲情的催促下,热烈的吐出香舌回应着。

    “坏孩子……我让你知道我有坏!”温青青媚道。说着向后一溜,脱出了温仪的回应。接着褪去自己的衣服,取出一件特殊的皮制高腰紧身内裤,在最重要的地方分别向里外突出一根巨大的阳具。

    看着傻眼的温仪,温青青以性感的姿式褪下了粉红色的丝绸内裤。她拿起了那件皮裤缓缓套上玉腿,当向内的肉棒顶到她的密处时,才腾出一手调整,使前端顺利挤入滑溜的蜜洞中。温青青深吸一口气,两手一拉,将整件皮裤穿上下身,阳具棒全根没入她肉壶中的快感令她近忽昏眩,她可以感到自己体中的千层肉摺贪婪的磨擦着胶棒求取快感,这令她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温仪目不转睛的欣赏这幅动人的美态;自己的女儿脸上春潮阵阵、楚楚动人,但紧裹下半身的白色高腰皮裤上却挺立着一根纯白的男性象征。而且接下来似乎要用这个象征征服自己的母亲,这幅画面不论男人或女人见到,都足以勾起无尽的春思了。

    猛然一回神的温仪才发现,自己没吃饱的秘处中,如涌泉般又流出了大量的淫液。而自温青青紧裹下腹的皮裤边缘,也渗出了不少汁液,源源不断流到大腿上浸湿了丝袜。

    “娘……”温青青站起了身,走到温仪面前,然后吻上了她的热唇。两条香舌和着津液在彼此口中交缠着,让欲望攀向了更高点。母女两人开始互相摸搽起来;

    “啊……”温青青的全身登时颤抖了起来,感到自己体内的物体有了轻微却激烈的活动。

    “嗯……青儿……好棒……”温仪发出了欢娱的娇吟,她确切感受到了体内充实的感觉。肉壁和着蜜液紧紧裹着胶棒蠕动着,两人的四片阴唇和两颗肉豆也紧紧的贴在一块,彼此之间没有半点缝隙。

    “娘……”克制不住的兴奋使她一把将温仪压倒桌上。她用一手扶正了自身体伸出的那根物体,缓缓压上了温仪两条纤长粉腿中夹着的桃色密缝。稍稍一用力,那物体毫不费事的滑入温仪潮湿的体中。

    温青青以惊人的速度卖力摇动着纤细的腰枝,让白色的阳具在两人的肉洞间来回抽送,随着动作的冲突,两人的蜜汁也四下飞溅;纱树的高筒丝袜早被淫水浸的溼透,连床上都是一滩滩的水渍。

    热吻、乳房的玩弄,以及激烈的母女同性交媾,两女纷纷不由自主的陷入强烈的高潮漩涡之中。看着被玩弄的昏天转地的温仪,纱树得意的一笑,悄悄分出纤手插到温仪的肛门!

    “啊……”强力的双头刺激,温仪的情欲一瞬之间极度攀升自然是理所当然,她双手紧拉铁链,下半身忽然整个挺起,温青青就这么抱着温仪跌坐到了湿漉漉的床上。

    受了这个动作影响,温青青股间的物体整个朝上挺着,而温仪也很自然的跨坐到温青青腿上,让阳具棒彻彻底底的被温仪的密壶吞没。

    温仪突然之间再度攀升到了另一个极点,她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那股震动与扭摆似乎已经与自己的身体融为一体,那阳具天生就像长在她洞中一般,把她和温青青重新连接在一切,回到那刚刚孕育她的感觉,而那些令她无限快乐的动作,则是发自身体下侧。

    受到温仪压迫,温青青这端的阳具棒也是深陷体中不可遏止,扭曲如蛇不段强烈动作的阳具棒让她的蜜液失去节制的拼命涌出,体内绵密的肉摺子拼命的摩擦着那根带来快感的物体,也拼命的接受无限制的震动与摆动。

    两人抽插的动作越来越不规律,到最后根本已经是胡蹭一通。如果不是两人不断的拥吻对方,美妙的呻吟声可能连有隔音设备的教室都无法挡住,在越来越狂乱的情形下,两人终于达到了高潮。

    “啊、啊……娘,我要去了、去了…………!!!!”

    “呜……嗯……青儿,我也受不了了,让我们一起去吧!!!”

    “呀…………!!”两股娇声混成一片达到了最高点,然后重归平静。

    刚才的狂乱好像是一场梦,教室中只剩下粗野的喘息声和沉闷的马达声,两人都因太过强烈的高潮馀韵而呈现着半昏迷状态,静静的享受着喜悦的极致。

    终于一切归于沉寂,就好似被放逐到时间的深渊般……

    我和马公子慢慢的走了出来,忽然进来一个十五六岁的丫鬟,手抱朱漆水盘走了进来,却猛的看见屋内了两个男人,正待惊叫,马公子却扑了上去一把捂住她的嘴说道:“吴大侠,快点制住床上的,她的功夫可了得了!”

    我慢吞吞的说:“这个丫鬟就交给你了,让我来视视她的功夫……床上的功夫!”

    我取出《金蛇秘笈》,往上涂抹了温仪和温青青母女的淫液,只见青光一闪,我便觉的金蛇剑和我分身融位一体,我感觉我的阳具慢慢变长,原本蘑菇状的龟头变的如同三角形的蛇头,而我马眼两边的肉角也变成了蛇吻朝温青青的下体伸去。

    “啊……啊……什……什么……好奇怪……好……好恐怖!!”被一股危机感惊醒的温青青看着我的下体叫了起来,我连忙下了个指令让温仪制住他,温仪蜷曲的身体紧紧的抱住温青青……

    温青青自幼行走江湖,也经历过各种危机,却从来没有赤裸的被同样赤裸的母亲给压制过,虽然这个母亲手无缚鸡之力,可母亲雪白的肉体扭动着不断的碰着自己淫乱的肉体,这样的刺激几乎快要让她崩溃,奇怪的感觉在体内蔓延了开来,使她挣扎不得。

    被藏在阴唇里头的稚嫩花心,被我龟头的尖端蛇吻给翻了出来,并在豆粒一般的象征处女被终结的小小肉芽上头移动……

    “怎……怎么……好……好奇怪……不……不要……啊啊啊!”从稚嫩花心的尖端、下腹部,甚至直达脑门,都被像是会让温青青的身体和心灵溶化一样的甘美刺激贯穿!

    这种耸惊的快感所带来的刺激更是被成百上千倍的放大了,让温青青不禁感到了一种异样的恐惧感……

    她仿佛溺水的人抓住稻草一样歪头叫到:“小菊,快!快把这个东西拿开!”

    而马公子早已老实不客气的抱住丫鬟小菊,将她压在门上,小菊只发出一声尖叫,但还是乖乖的任由他玩弄。

    除了下半身的爱抚之外,我的手也伸到了温青青还没发育成熟的敏感双乳上,不断刺激着她的感官。

    而我龟头的蛇吻轻而易举的推开了已经湿濡一片的花瓣。随着淫靡的累积在花径里的那些粘糊爱液而滑动,就这么顺着阴唇,一边拉出淫猥的丝线,滑动到尿道口。

    温青青只觉得自己的尿道口上传来一种酥痒的快感,开始向身体扩散开来。

    在酥痒快感的刺激下,她的身体不自觉的开始扭动了起来。

    我的蛇吻很快就发现了哪个刚好适合它的洞口。并立刻以那里为目标,舔转和蹂躏了起来,就像是要征服那个顶点一样。

    “呜啊……啊啊……不行啊!这……这里……不能弄啊!那个快……快出来啊……”

    此时的温青青除了不断的哭喊,以及本能的发出淫声之外,什么也做不到。想起身处母亲的禁锢什么也反抗不了,又不禁哭了起来。

    “噫!?……那……那里……”因为尿道口传来的异样感觉,让温青青发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