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9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呜噜呜噜”的说着什么。

    猿公的肉棒被她夹得舒服的要死,见她晃的厉害,双手改把住她的腰,同时猛的往前一顶,肉棒全部进入少女的蜜洞,嘴里还叫着:“吱……吱……呜……”

    阿青根本没听到猿公说什幺,她现在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尽快的让我们射出来。”身躯摇晃的更加厉害,头也努力的抬起,发出愉悦的哀号。

    一人一兽开始有默契的一起抽插起来,两根肉棒同时的进入抽出,使劲冲击着少女不断摇晃的身体,阿青感觉到下身被两个肉棒填充的满满的,两具有力的雄性器官,一同撞击在自己的下体上,好象要把自己挤扁一样,粗壮的肉棒像钢铁一样深入体内,然后在某一个地方会师,又洪水般的退出。

    一人一兽很有默契的加大了抽插的速度,少女的身体在两人的撞击下,发出“啪啪”的肉体相撞声,而阿青在我的挑逗下,被开发的身体不再木木的,一脸凄惨与羞愧的轻微的摆动着,配合的接受两人的撞击,身体产生一种被扭转的难受与舒服。

    阿青低头有些迷离的看着我的动作,在身前猿公粗暴动作与阴道剧痛的衬托下,肛门里的肉棒相对温柔体贴的进出着自己的身体,同时也给了她身体上欲望的享受与满足。

    脱离了阿青的压迫的我动作猛的加大了起来,屁股猛烈而清晰的往上挺动,把痛苦与享受混合的阿青顶的一耸一耸的,粗糙的大手也摩挲着她的腹部,嘴里笑着问闭着眼睛享受一人一兽“服务”的阿青说,“怎幺样,是不是比畜生操你舒服?”

    “……”一人一兽在大力抽插下的阿青根本没有回答,一脸的通红与羞愧,身体下却背叛了自己的意志,肛门的括约肌默契的随着我的抽搐缩放着。

    我的顶动使得少女的身体不断的前倾,而猿公的动作迫使少女身体往上耸;两人的动作有默契的错开,我上顶的时候,它的肉棒就往外抽动;而它插动少女的下体的时候,我就下落着离开少女的肛门。

    阿青被一人一兽连续不动的抽插而顶的前后上下不断摇晃着,小腹和乳房也同时享受到男人温柔而粗糙的抚摸,自己的双手抱着猿公的身体,头部胡乱的摇晃着,泪水被甩的四处飞溅,小嘴在忙乱中追寻着猿公的嘴唇,吸吮着对方的唾液,渴求对方的安慰。

    渐渐的,在前后一人一兽的夹击碰撞和娴熟的抚摸挑逗下,阿青的身体快要达到了高潮,她强忍着羞愧,身体妖艳僵直的扭曲着摆动起伏,忙碌但娴熟的配合着两人的动作,阴道和肛门本能的夹紧,阻止无处发泄的快感冲出身体,小嘴有些急喘的微张着,带着哭腔喊道:“啊,要,要……来……了,呜……呜……”

    为了掩饰内心的羞愧与耻辱,也怕路人听见,她的声音压的很低,模模糊糊的好象高潮的呻吟一样,配合着身体的扭动,更加显得娇媚与淫秽。

    我见她如此娇态,肉棒也被少女的肛门夹得紧紧的,会意的看了猿公一眼,同时加快了身体的抽插与顶动,四只手游走于少女的全身,轻柔的抚摸着少女的敏感部位,猿公的嘴巴也吻着她修长白嫩的脖子,舌头不断的舔舐着娇嫩的前胸。

    “不,不……要……啊,啊……”阿青昂着头,哭喊着,阴道和肛门在两人的抽插下,再也抑止不住宣泄而出的快感,一股股的阴精从子宫里喷出,流入阴道,在猿公的抽插下“咕唧咕唧”的响着,全身的肌肤发热通红,嘴张的大大的,眼睛朦胧的瞇着,一脸的满足与享受,年轻的身体挺的死直,双手僵直的往后伸着。

    阿青就这样保持着僵硬的身躯,尽情的宣泄着积攒的快感,任由前后两个男人进出着自己的身体。高潮渐渐的过去,她疲软的倒在我的怀里,嘴微张的喘息着,小巧晶莹的鼻翼可爱的翕动着,嘴角搭拉一丝丝的唾液。

    阿青狭窄的屁眼仍然紧紧夹着我的肉棒,皱皱的肛肉磨擦着敏感的肌肤,使得我再也忍不住了,双手使劲的抓挤着手中的乳肉,大幅度抽插着的肉棒突然停止在最深处,伸在直肠里的龟头射出阵阵滚热的精液,近距离的打在柔软的直肠上,屁股每次射精都随着挺动,以求的发泄身体中的快感与欲火。

    一拨拨的精液冲击着阿青,使得猿公也达到了高潮。它的身体突然僵直,隔着下体我也感觉到它射出了强有力的子弹……

    叮!!!系统提示!!玩家吴双收服百美之一——参水猿阿青;玩家等级提升,现在为63级。魅力永久1;获得银子3两

    叮!!!系统提示!!玩家吴双激活神技『猿の鞘』

    猿の鞘:神技分支之一。和猿公一起淫虐阿青所获专属特性。增加阳具强度100%

    注1:西施姓施名夷光,因住苎萝西村而被称为西施

    注2:这些史诗级美女有:西施《越女》、杨贵妃《射雕》《神雕》、李师师《书剑》、李香君《书剑》、梁红玉《射雕》、张丽华《神雕》、武则天《鹿鼎》

    【史诗级征服任务·西施】浣纱──→西施──→踏青──→响屐──→馆娃

    第29章:亢龙

    回到船上后,韦小宝、田伯光、马公子三人见我偷偷出去一趟又带回了两个美女,其中一个更是四大美女之首的西施,更是羡慕不己……

    那韦小宝更是凑上前来:“吴双哥,我考虑了很久了,我也想加入你们的帮会!”

    叮!!!系统提示!!玩家韦小宝请求加入帮会:神

    我想了想,太好了!有机会收服那七个绝色了。

    叮!!!系统提示!!玩家韦小宝加入帮会:神

    韦小宝加入帮会后,便对我说:“双哥,我这也有个任务,就是在扬州我收服李双亭后,便要我再去金陵收服那秦淮八艳,那里面可是有陈圆圆、董小宛这些角色,你我兄弟一起联手,去收了他们如何?”

    这金陵也正是我们金蛇宝藏的目标,我自然应允,接着我们一行就朝金陵而去……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不日便来到了秦淮河,那河中笛歌处处,桨声轻柔,灯影朦胧,似乎风中水里都有脂粉香气,这般旖旎风光不由的让我们几个淫贼大为兴奋。即使是身着男装的温青青也脸上酡红,听得船上传来阵阵歌声,盈盈笑语,韦小宝笑道:“双哥,咱们快去找那八艳来唱曲陪酒好吗?”

    说着便朝其中一艘最大的画舫奔去,谁知斜刺里突地冲出一个人来,“哎呀”一声,便和温青青撞到了一起。

    只见那人唇红齿白,清而秀,媚而柔,竟是一个佳色稀见的翩翩少年,我们见了这样令女人都要生妒的美貌少年,也不由得惊叹一声:“好俊俏的小哥儿!”

    “哎呀呀,对不住,对不住,小子走得莽撞,各位莫要见怪!”这少年连忙作揖道歉。

    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这少年长相英俊,又是这般打躬作揖的,我们怔了怔,问道:“你这么急,却是去那?”

    那少年却对温青青说道:“在下…在下王二,诸位难道不知么?我们金陵的风月最著名的就是那秦淮八艳,分别是桃花坞的陈圆圆、水绘园的董小宛、红豆馆的柳如是、媚香楼的李香君、隐园的顾横波、胜楚楼的卞玉京、钞库街寇家的寇白门、幽兰馆的马湘兰。前时那陈圆圆被田国舅选入宫内,而近日又听说那董小宛又被洪承畴献给了顺治皇帝,因此剩下的六艳人人自危,今日听说要在秦淮选夫从良呢。听说其中还有几个是尚未梳弄的。我正是赶去那看看!”

    我们一听喜上眉梢,那王二接着说:“只是她们六个的条件太苛刻了,首先要黄金万两,其次是要貌比潘安,然后是才高八斗;最后是技压群雌!”

    “那什么是技压群雌?”我们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首先这黄金万两、貌比潘安、才高八斗就难倒了天下人,到如今听说没人能满足两个以上呢!”王二回答到。

    我微微一笑:“那是因为我没来!”

    “你有黄金万两?貌比潘安?才高八斗?”

    “黄金万两我快有了,貌比潘安嘛,我好歹魅力快100了,至于才高八斗试试就知道了!”

    “那你先拿出黄金万两来给我看看!”王二伸出手来。

    “我是说我快有了,不怕告诉你,我有一个宝……胞兄,就住在南京的魏国公府,只要你带我们去找到他,这黄金万两不成问题!”

    这王二茫然不知,说南京哪里有甚么魏国公府。我想起书中确实这魏国公府十分不好找,于是众人在南京寻访了七八天,没找到丝毫线索。

    这日正和温青青、王二三人寻访,却见眼前一花,一个黄影一晃。我们连忙尾随而去,来到一座大宅之前,走近之后,见那宅第周围一匝黑色围墙,墙高两丈,居然没一道门户。围墙涂得黑漆漆的,甚是阴森可怖,这已十分奇怪,而屋子竟没门户,更是天下少有的怪事。我们好奇心起,纵身跃入,里面地基离墙却有两丈三尺高,如不是身负绝顶武功,半会出于不意,摔跌一交。里面又有一道围墙,全是白色,仍是无门。我们这时一不做二不休,跃上墙头。这堵墙比外面围墙已高了三尺,但因地基低陷三尺,在外面却看不出来。我们跃进白墙,发觉地基又低三尺,前面一重围墙全作蓝色,墙垣更比白墙高了三尺。跃进一重又是一重,第四重是黄墙,第五重是红墙,那时墙高已达三丈三尺,我们轻功再高,也已不能跃上墙头,寻思:“难道出入此屋,都是要用绳索攀援?必定另有密门。”当下却在墙角发现“魏国公赐第”,那王二心中生疑问到:“这不是你‘胞兄’的住处?”几日相处下来也与王二有些投契,却也直接和王二说明了缘故。三人大喜,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连忙取出宝图与房子对看,果然便是图中所指,按着图上藏宝记号寻索到了一处密门。

    沿着密门入内后,只听得一阵金铁相撞的铮铮之声,其音清越,如奏乐器,跟着风送异香,我们悄悄的掩了过去……

    只见房内走出一个身穿粉红黄色色纱衣的女郎【樱心美】。只见她凤眼含春,长眉入鬓,嘴角含着笑意,约莫二十二三岁年纪,甚是美貌。她赤着双足,每个足踝与手臂上各套着两枚黄金圆环,行动时金环互击,铮铮有声。肤色白腻异常,远远望去,脂光如玉,头上长发垂肩,也以金环束住。

    那女子“取五圣来!”五名童女入内,捧了五只铁盒出来。另外五名童女捧了一只圆桌面大小的沙盘,放在殿中。十名童女围着沙盘站定,红衣童女捧红盒,黄衣童女捧黄盒,五名锦衣童女各捧与衣同色的铁盒。

    接着五名童子打开盒子。温青青险些不禁失声惊呼,只见每只盒中,各跳出一样毒物。哪五样?青蛇、黄蜂、蜈蚣、蜘蛛、蟾蜍。

    五名锦衣童女从衣袋中取出药物,咬嚼一阵,喷入沙盘。再看盘中,青蛇长近尺许,未见有何特异,其余四种毒物,却均比平常所见的要长大得。五种毒物在盘中游走一阵之后,各自屈身蓄势,张牙舞爪,便欲互斗。毒蜘蛛不住吐丝,在沙盘一角结起网来。黄蜂沉不住气,向网上一冲,弄断了许蛛丝,随即退开。蜘蛛瞪眼向黄蜂望了几眼,又吐丝结网,网未布妥,黄蜂又是一冲。这般结网冲网,几次之后,黄蜂身上已粘满蛛丝,行动大为迟缓,两只脚被蛛丝粘缠在一起,无法挣脱。蜘蛛乘机反攻,大吐柔丝,在黄蜂身旁厚厚的结了几层网,悄悄走到蝎子身前,伸足撩拨。黄蜂子突然翻过毒尾,啪的一声击打。蜘蛛快如闪电,早已退开。这般挑逗数次,黄蜂怒火大炽,一击不中,向前猛追过去,不提防正堕入蜘蛛布置的陷阱之中。黄蜂在网上拚命挣扎,眼见在蜘蛛网中弄破一个大洞。蜘蛛忙又吐丝纠缠,黄蜂渐渐无力挣扎。蜘蛛扑上,张口一咬,黄蜂痛得吱吱乱叫。蜘蛛正在享受美味,突然一阵蟾沙喷到,毒蟾蜍破阵直入,长舌一翻,把黄蜂从蜘蛛网中卷了出来,一口吞入了肚里。蜘蛛大怒,向蟾蜍冲去。蟾蜍长舌翻出,要卷蜘蛛,蜘蛛张口向蟾蜍舌头上咬去。蟾蜍长舌倏的缩回。蜘蛛慢慢爬到蟾蜍左边,吐出一条粗丝,粘在盘上,忽地跃起,牵着那根丝,从空中了过去,掠过蟾蜍时在它背上狠狠咬了一口。蟾蜍急忙转身,蜘蛛早已飞过。片刻之间,蟾蜍身上蛛毒发作,仰面朝天,露出了一个大白肚子,死在盘中。

    毒蜘蛛扑上身去,张口咬嚼。这边那青蛇正被蜈蚣赶得绕盘急逃,游过蟾蜍身边时,忽地昂首,张口把毒蜘蛛吞入肚内,跟着咬住了蟾蜍。蜈蚣从侧抢上,口中一对毒钳牢牢钳住蟾蜍,双方再力拉扯。拉了一阵,青蛇翻身一卷,却把蜈蚣紧紧缠住。不一刻,蜈蚣被青蛇缠死,青蛇在尸身上吸毒,然后游行一周,昂然自得。那女子道:“这青蛇吸了四毒的毒质,已成大圣,把它献上来。”

    那女子的身上穿了件淡黄色如蝉翼般的胸衣。紧束的内衣托出深邃的乳沟,艳丽而滋润,散发出成熟诱人的女人味了。

    她分开双腿,我们的视线立即被白皙的大腿吸引住。透过蝉翼般的薄纱亵裤,那下部粉红般的鲜嫩私处若隐若现。

    她轻轻的取下亵裤,只见那儿早已湿润,像一朵盛开的花。一只手抚摸着硕大的奶子,另外只手却伸下背后,然后握着一只铁钩将它从臀沟处伸出刺激着自己的菊花。而一个童女抓住那青蛇朝她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