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2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具。

    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猛的向下一坐,崩紧的括约肌紧紧地夹紧了侵入的异物,让它动弹不得。

    我享受着阳具被菊道里面的嫩肉紧紧包裹住的快感,

    彷彿被电流击中,一股酥酥麻麻的奇妙感觉在她菊道内壁里传送着,慢慢的,金蚕情蛊毒性得到消退,竟然变成了一丝丝的快感。

    何铁手坐在我和温青青一真一假的阳具上,高高低低地起伏着。整个白晢的身躯淌着晶莹的汗珠,仿如波浪般律动着。

    她的屁股上下跳动着,坚挺的乳房在空气里划出一道道美妙的弧线,乌黑的秀发随着螓首的摆动而四处飞舞。

    由於菊道跟花径只是一墙之隔,在菊道内的搔弄,前面的花径竟然也清楚的感受到,颤抖着流出了一大滩的花蜜。

    后面菊道的激烈颤动,带动着前面的花径在收收缩缩着,通过联系着三人的阳具,把那种美妙的震动也带到了温青青的身上去。

    当前后两处肉穴都开始被抽插,产生的快感已经不能简单的相加了。一波一波的高潮袭击着何铁手,让她哀声求饶。

    无视何铁手的娇呼,我和温青青尽力一顶,两支阳具在相交的尽头隔着那薄薄的肉膜重重地碰在一起,然后紧紧抵住不放,左右研磨起来。

    欲仙欲死的感觉!何铁手的理智完全丧失,沉浸在无尽的欲海当中。她狂叫乱喊,紧紧抱住温青青,身体拚命地上下耸动,带动着阳具在我和温青青各自的体内疯狂。

    “好棒!我……要去了!”

    “我……也是……”

    何铁手和温青青的情欲也攀升到了极点,两人的动作已经失去了规律,根本是在乱蹭一通,盲目地追求着高潮的喜悦。

    叮!!!系统提示!!玩家吴双收服何铁手,何铁手蛊毒攻心,同时触发隐藏剧情〖五凤朝阳〗前奏,进化为变异宠物黄蜂,学会技能『蜂振』;玩家吴双等级提升,现在为45级,魅力永久1

    蜂振:何铁手变异特属性技。女子骑乘坐在男子身上,通过摇动腰部扭动使男子获得快感,要求女子腰部柔韧性极高

    第31章:秦淮梦

    收服了何铁手,得到了宝藏,会合了众人,正朝秦淮河行去,忽地瞟见人群中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我与他打个照面,正一怔,觉得有些面熟。定睛再一看,不正是失踪已久的佟芳么?

    那佟芳却是一身男装打扮,他抱拳问道:“吴双兄,我们又见面了。”

    我连忙和众人寒暄互相介绍了后,佟芳却说:“小弟佟方,各位却是去那?”得知我们要去那十里秦淮,便执意也要一起前去。

    我们上得秦淮河中最大的一座画舫,却见好一堆莺莺燕燕,足足数十号年轻娇艳的女子,人人俱着彩衣,衣带飘飘、香风阵阵,云寰雾鬓,群雌粥粥!乳波臀浪一片,纤腰袅袅如流,最中间六个娉娉婷婷、环佩叮当的绝色丽人正是那秦淮八艳其中的六人红豆馆的柳如是、媚香楼的李香君、隐园的顾横波、胜楚楼的卞玉京、钞库街寇家的寇白门、幽兰馆的马湘兰。

    嫣然百媚中,迎面的是个身材高挑的袅娜女子,颀颈如鹅颈,偶一回头,却是满脸幽怨。却是那马湘兰;左边一个少女尤其出色,风情气质绝不像欢场中人,藕丝衫子柳花裙,俱是月白颜色,玉人白裳,犹如一朵梨花,正是那李香君。

    再左边的是一个穿着绮罗秀衫的丽人却是顾横波,一身窄袖春衫,把那隆胸细腰的美妙曲线衬托得凹凸有致,见我们进来之后,和李香君低语了一句,春情荡漾地瞟了我们一眼,便吃吃地笑起来,笑得胸前蔚为壮观的波涛起伏不已。旁边的柳如是一袭狐裘,长身玉立,头上一顶白狐胡帽,衬着那眉目如画,江南女子的婉媚中带着些许北国女子特有的英气。

    而一边的卞玉京,可不知是因为衣裳剪裁得体,还是天生丽质难遮掩,系着一条细细梅花结带子的腰肢偏就显得袅袅娜娜,那一头乌鸦鸦的青丝上插着一支普通的木簪,布衣钗裙,全无半点儿雕饰,可是娉娉婷婷地往那儿一站,让你看到了便觉有一股水灵灵的鲜气儿要沁进心里去。最后的一位就是那寇白门了,只见她用那含情的眸子向我一瞥,欲语还休,风韵撩人,真是做足了功夫。这寇白门出身于钞库街寇家这个娼妓世家,从小都专注于学习穿着打扮、坐卧行走,著力把女性自身的魅力发挥的淋漓尽致。所以一鼙一笑,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展示出一种特别的风情。

    这六艳一见我们五人,那寇白门便抿嘴一笑:“这下可好了,正想就一个人来,这下正好来了五个,可以开始比试了!”

    只见一个身着团花绵绣道袍的男子晃晃悠悠地从房中闪了出来,衣袍半解,一头长发如汉晋狂士一般披散在肩头,他脚上未着布袜,只光着大脚丫子,穿一双唐人式的高齿木屐,风流不羁,放浪形骸。

    寇白门丰润娇媚的唇珠微开一隙,眼波流转:“玉真子道长,这下可有五位豪杰一起来挑战了。”

    于是六位娇俏可爱的莺莺燕燕也都站了起来坐在我们身旁,我一把把在金庸小说中出现的李香君拉在身边,只见她五官精致,身材娇小,圆润纤俏,如同一枚香扇坠儿似的可爱。

    那玉真子却出手晚了一步,唏嘘道:“这位公子真是挑女人的行家,我敢说,这房中诸美人儿,最会侍候枕席的,便是这位香君姑娘。嘿嘿,你们莫看她娇小直如女童,相貌清纯稚嫩,但她胸膛饱满,腰肢柔腴,而且必定是个内媚的女子,枕席上的风月,那是颠狂的很呐。哈哈,本仙师一双法眼,还会看错了去,吴公子,你今夜试过了就知道了。”

    房中几位姑娘听了都轻嗔薄怨地向他撒娇,玉真子左搂右抱,眉开眼笑。那李香君听了玉真子的夸奖登时晕生双颊,她以雪腻的手背掩着口轻笑,一双美眉似嗔还喜地瞪了玉真子一眼,那动作明明烂漫稚纯,却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妩媚味道,令人心痒难搔。

    可她翘臀一偏,直接坐到我的膝上,那软绵绵、香喷喷的娇躯往我身上一靠,很大方地拉过我的手往她纤细柔软的小蛮腰上一搭,也着杏眼瞟我一眼,笑得又媚又甜,那模样分明就是望着自己最可意的情郎了。

    我明知这是欢场女子的手段,还是有些招架不住,尤其被那她那体香一熏,玉体一靠,便有些心猿意马起来。心中不由暗叫厉害:难怪人说温柔乡是英雄冢,这女人的魅惑手段还真是了得。

    这时寇白门站起来对我们说道:“既然各位也是来挑战的,我们就设个题目,既是风月之事,题目自然也是风月之题。大家各自出题,不限类别,但需都是关于风月的,赢的一方可以要求输的一方为他做那题面所言之事哦!”

    她向我抛个媚眼儿,羞羞答答、柔柔腻腻地道:“我先来个抛砖引玉,我出的是个对联,上联是:‘之乎者也‘”还请吴公子来对下!”

    我应口接道:“平上去入”

    “哦?”寇白门略一思忖,眼波向我盈盈一荡,笑道:“吴公子。我这上联四个字都是语气助语,你下联用声韵里的四声来对,工整自然很工整,可我们比的是要有风月之意,这下吴公子你可要认罚哦!”

    我解释道:“我这下联‘平上去入’的意思是我要把你‘平’放在桌子‘上去入’!”我把‘入’字咬的重重的,接着就一把上前把寇白门压在了桌子上!

    寇白门自知输了一回,就微微地闭上眼睛,摆出了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我的手粗鲁的将寇白门身上衣衫一把拉下。两个丰满的乳房就大剌剌的坦露在大家的眼前了。

    “不错啊!还是个木瓜乳”玉真子卖弄的解释道:“这木瓜乳丰满硕大,当它垂下时候如同木瓜一般丰满,尤其是手感绝好!”

    我端详了下,果然然和玉真子所说的特征相符,正准备伸手朝那丰乳伸去把玩一番,马湘兰叫了起来:“按题目,吴公子你可只能‘上去入’哦!其他的可都不能做!”

    我叹了口气,低下头看着寇白门的阴户,在丰满的大腿根居然连一根阴毛都没有的白虎,光洁的阴阜下有一条红色的肉缝,好像等待什麽东西似地淫靡蠕动着。我把勃起的粗大的肉棒,轻轻顶在肉洞口上。

    寇白门知道要结合了,深深吸一口气等待,可是坚硬的阴茎并没有立刻插入,只是在肉缝上温柔地来回活动。黏膜好像要尽快包围那个东西,像生物的触手一样地蠕动,可是龟头不加理会,很执着地在肉缝上游动。

    “噢……噢……”

    听着寇白门苦闷的哼声,看着在我的身体下像白蛇一样扭动着身体、完全投入在快乐里的她……

    “我要来‘入’了!”我发出兴奋到极点的声音,屁股拼命地向下一压。

    寇白门用双手抱紧我的脖子,双腿包夹在腰上用力拉紧。坚硬的阴茎在她膣的深处自动地开始强有力的脉动,经过训练的女人贪婪的淫肉也产生舒畅的反应,一面抽,一面夹紧我的阴茎。

    圆周运动变成抽插,有时混用两种运动,阴茎这样贯穿寇白门的肉洞,肉洞口充血得像肿起来一样。

    肉棒摩擦女人的一切黏膜和性感带,像火花飞散般的火热性感直接刺激到骚痒的子宫上。一直咬紧牙关忍耐的寇白门终于达到了最后的时刻,她的肉洞迅速地增加夹紧的力量。

    我一面发出哼声一面加快速度,就在这时感受到寇白门的膣肌突然猛然收缩……

    “啊……要泄啦……泄啦……”寇白门的屁股妖艳地扭动。

    我的龟头在她的膣内感受到强烈的喷射,“泄了……我泄了……”寇白门叫了一声抱紧我。

    她和我的身体完全贴紧,一点缝隙也没有,就这样像触电一样不停地微微痉挛。

    顾横波叹道:“吴公子好强哦!连寇姐姐都挨不了一柱香哦……”

    我意尤未尽的从寇白门下体掏出那赤黑耸立的那话儿。粘糊湿漉的前头还不住流淌着寇白门的阴精……

    顾横波见他们输了一个回合,便站了出来:“我来出谜语。”说着指着檐头挂的一个绘有仕女的宫灯说:“我以此物为谜面,曹娥格;打一个二字名词!”

    我低声的问佟芳:“什么是曹娥格?”佟芳白了白我一眼,低声的解释道:“曹娥格是谜格的一种,别名:碑阴格。它的构成方法是用化形衍义得出,谜底中的每个字都要左右分读(或上下分读),以扣合其谜面。”

    我正思忖中,那韦小宝却笑道:“我知道了,那绘有仕女是‘乃女’两字,宫灯是‘包火’两字,合一起就是:奶炮,我说的对不对?”

    顾横波恨恨地瞪着一双大眼睛,半晌忽地‘噗嗤’一笑,向韦小宝道:“韦大人真是人小鬼大,这也能猜的出,奴家认输了!”

    她春情如潮,媚态娇艳微微一笑:“韦大人,让奴家来伺候你!”说着解开腰带,然后让纱裙慢慢轻轻滑落在脚下。大厅内的六个男人像盯入肉里的眼光,使她两颊泛起了腮红。

    在这样的男人们的面前,慢慢露出肌肤,年的职业生涯已经使顾横波习惯了。她感觉着男人的眼光钉在她扭动身体。这美丽裸体的模样,不论看过少次,还是会感到很新鲜的性感。

    顾横波身上只剩下浅粉红色的肚兜和亵裤,掩饰美丽美丽成熟的肉体,她用双手抱头摆出简单的姿势,慢慢转一圈身体。

    旁边的玉真子感慨道:“八字乳啊!”我连忙问:“什么是八字乳?”

    玉真子捻了捻些许微须:“八字乳是女子的乳型的一种,一般是圆硕丰满,但因为过大或者被揉弄过度变软,就会向外扩展,正面看形成了外八字形,这种俗称外八字乳。你现在看她的背部,两侧还能看到三分一的乳房,这就是因为过大形成的!这种乳房大而软,手感特别好,最适合揉弄和奶炮了……”

    这时顾横波已经转了一圈再次面对我们,她取下肚兜。那胸口顶着没有任何东西掩盖的一对饱满诱人的硕大乳球,因为它的巨大而呈八字分开。

    柳如是低声的和马湘兰说:“顾姐姐的胸好大啊,难怪叫‘横波’!”

    “那自然了,你没见起先的寇姐姐是个白虎,所以叫‘白门’,柳姐姐,你为什么叫‘如是’呢?”

    “……等下你就知道了!”

    顾横波双臂举高,双乳正面挺立在韦小宝面前。韦小宝刚把脸埋入她的双乳之间轻咬乳尖,顾横波吃痛说到:“韦大人,只是‘奶炮’哦!”说着跪坐在韦小宝胯下将巨根夹在她乳沟中握住双乳搓弄起来。

    韦小宝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把玩那对傲人的丰胸、好似胸口吊着两颗哈蜜瓜般的柔乳,却不安分的下身向前一挺,被包裹在两个大奶子里的粗长肉棒就一下子顶住了顾横波的娇唇小口。他只觉肉棒被一团温热的软肉包围,肉棒与乳肉的摩擦,龟头挤开柔软又有弹性的乳房,同时刮搔着柔软的肉壁,阴茎胀大的同时,不断的挤开乳肉,但却又被那丰美无比的巨乳更加紧密的缠绕着!

    顾横波开始上下摆弄乳房,肥美柔嫩的乳肉一上一下的、毫无间隙的摩擦套弄他的阴茎。

    顾横波的小嘴紧紧含住巨根,双手的不断晃动,那两团包裹的肉球也来回颤抖,异常的快感差点就让韦小宝射了出去,顾横波额头的汗水、口颊内的香津不住地流淌下来,渐渐打湿了高耸的胸部,变相地为乳交提供着润滑液,她双手舞动的越来越快,带给阴茎的刺激也越来越大。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