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3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忽然韦小宝狂暴地抽送起来,毫不怜悯地拼命戳刺着,强劲的力道几乎要将顾横波全身骨架拆散了,然后他突然一停后猛地拔了出来。

    接着,巨大的龟头一颤一颤地将大量腥臭的精液喷洒在顾横波不住喘息的脸上和高耸起伏的乳房上……

    众女啧啧的低声说道:“这韦大人可比吴公子差的了!”轮到柳如是站了出来:“我也来出个谜语,这谜面是‘太监以前有,入宫后没有,和尚有但却不用的,外国人比中国人的长?’猜的是一个物品!”

    看了两场活春宫的马公子早已按捺不住的跳了出来:“这还用猜么,自然是我们男人的那话儿!”

    柳如是螓首微侧,抿嘴一笑:“错了!这可不是那男人的那话儿,这个东西是‘名字’。马公子你输了!”

    田伯光叫到:“如果谜底是‘名字’,那这个谜语可没带风月。输的是你才对!”

    柳如是不由的一楞。马公子眸中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那这个谜语应该怎么罚?”

    玉真子接口道:“我看这样罚,各位姑娘都是有学识的人,就罚柳姑娘全身皆裸,我们每人指着她的一个部位,她要说出这个部位的各种‘名字’以及出处,每个部位说出三个才能过关,在没说出三个前那部位必须任由指部位的人把玩,要必须有一个部位说出十个才能饶了她,大家说如何?”

    众人拍手叫好。柳如是无奈的褪去全身的衣服,看上去冷艳的她却好像一点都不害羞把自己的裸体袒露在别人的面前!

    那刚刚发育好的一对鸽乳随着双手的高举而坚挺地傲立着,玲珑有致的纤腰盈盈一握,雪白结实的臀部充满着青春的弹性,然而最吸引我们的目光的是她的秘密花园那里散发着白晢的光泽,光滑得犹如初生的婴儿。柳如是的整个身体彷彿就是由纯白一种颜色组成的一样,天然而又美妙的浑成一体!

    “鸽乳!这种乳房支手可握,尤其是里面仿佛还有颗稍硬的乳核,最适合花前月下,细细把玩了!”

    马公子连忙上去把那对娇小的乳房紧紧抓住:“好软哟……柳姑娘,你这乳房还可以叫什么呢?”一边说,一边抓住乳房的手开始缓缓揉搓起来。

    柳如是大吃一惊,连忙脱口说出:“这里是酥乳、美乳、玉乳、香乳、椒乳、巨乳、丰乳……”

    玉真子插口说道:“这可不行,要这样可没什么难处,你得说出出自那里才可以!”

    柳如是不由楞住,连忙沉思了起来,但是乳房上传来的阵阵酥酥麻麻的感觉却是舒服得让她大脑运转不得。想了半天才说:“‘酥胸白似银,玉体浑如雪’酥胸,出自《西游记》……‘滑腻初凝塞上酥’塞上酥,出自安禄山吟杨贵妃诗……还有呢??《天龙八部》里有:‘段誉看到画中裸女椒乳坟起,心中大动,急忙闭眼’椒乳!三个了,快住手……”

    马公子悻悻的收了手。田伯光走了上去,那抚摩着柳如是背上的手沿着那滑不溜手的粉背缓缓地向下移动着,逐步接近那浑圆的臀峰。

    “不要……”柳如是摆动着腰肢逃避着。

    “我就问你这部位的名字!”田伯光的手指突然用力地按在了深深的股沟和纤纤细腰交汇处的那个点上,让柳如是腰肢一麻,几乎站立不住,更不用说反抗了,整个浑圆的臀部就这样落到了田伯光的手中。

    随着田伯光的手指沿着屁股那条光滑的曲线来回滑动着,柳如是那紧俏的屁股彷彿响应似的快活地弹跳着。她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迷糊了,连忙定了定神:“这里是‘尻包儿’,出自马致远《耍孩儿》;还叫‘玉股’出自《牝妖传》:凑香胯,贴玉股;还有个是‘白玉绵团’,出自《子不语·蔡京后身》:崇祯时,某相公常自言为蔡京后身,以仙官堕地狱,每世间诵《仁王经》,耳目为之一亮。又罚作扬州寡妇,守空房四十年。故癖好尤奇。好观美妇之臀,美男之势,以为男子之美在前,女子之美在后,世人易之,非好色者也。常使妇衣袍褶,男饰裙钗,而摸其臀势,以为得味外味。常戏取姬妾优童数十,以被蒙其首,而露其下体,互猜为某郎某姬,以为笑乐。有内阁供事石俊者,微有姿,而私处甚佳,公甘为咂弄。有求书者,非石郎磨墨不可得也。号臀曰:‘白玉绵团’,势曰:‘红霞仙杵’。”

    “这个妙!”众人拍手叫好。

    ‘总算又过了一关了’柳如是暗暗松了口气,却感觉后面一疼,回头一看,佟芳手指顶在了她那含苞待放的菊蕾上,突然用力地按了下去。

    “嗯!”从未收过如此刺激,柳如是压抑不住自己的惊叫,她的‘白玉绵团’惊慌地往前躲避着。

    “柳姑娘,说说这里叫什么?”

    柳如是尽力地低着头,让长长的秀发垂下来遮挡住自己那火红的脸颊和正在羞耻地流着唾液的小嘴;下面的屁股已经完全投降,顺服地随着佟芳的动作来回挺动;紧闭的菊蕾,在手指的玩弄下已经不知不觉地慢慢绽开了。

    她惊惧地感到自己的身体慢慢失去了控制,屁股摇摆得越来越放荡,紧闭的小嘴里面也不时飘出一两声低沉的呻吟。

    “这里又叫‘后庭花’,出自《金瓶梅》‘美冤家,一心爱折后庭花’;也叫‘生开鸟道’、‘不毛蛮洞’、‘黄龙府’,都是出自《聊斋·黄九郎》;还有个是‘监内黄’,出自《耳谈》:明南京国子监有王祭酒,尝私一监生。监生梦黄鳝出胯下,以语人。人为谑语曰:“某人一梦最跷蹊,黄鳝钻臀事可疑;想是监中王学士,夜深来访旧相知;还有叫‘谷道’,出自苏东坡的《仇池笔记·般运法》:握固,缩谷道;五个了!!还有那些啊……啊!!!”

    柳如是惊叫一声,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佟芳突然将手指的一节插进了她的菊道里面,受惊的肌肉紧紧地夹紧了侵入的异物,让它动弹不得。

    “好紧!好热!好湿!还有五个才能结束哦!”佟芳享受着手指被菊道里面的嫩肉紧紧包裹住的快感,高声挑逗着。

    “还有‘淫杪’;是《麻衣神相》谷道乱毛,号作淫杪……想不出了!!!快住手啊!”

    ‘卜’的一声,佟芳的手指抽离柳如是的菊道的时候,由於菊道口的肌肉缠绕着手指不肯放,结果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轮到田伯光上前了,他双指轻捏柳如是的乳头,将那乳峰提起,缓缓的抖动,柳如是那非常柔软而极富弹性的乳房在随着他的动作变幻着各种各样美丽的形状。

    柳如是吃痛之下身体不禁弓了起来,双峰更是颤抖着往前凸出:“这里又叫‘鸡头肉’,出自唐时杨贵妃中酒,衣衫褪落,微露玉乳,玄宗扪之曰:‘软温新剥鸡头肉’,以其象形而得名;还有‘岭上双梅’,出自金老的《侠客行》;还有‘白鹁鸽儿’,出自《白鹿原》!!三个了,快住手啊!”

    玉真子上前跪在她双腿之间遥,拨开那柔软的草丛,手按在两片花瓣上,然后向两边慢慢打开,深深隐藏在里面的娇嫩花芽,终於暴露在众人前。

    “嗯……啊……”柳如是全身颤抖着,玉真子遥看着那早已湿淋淋的花朵,先是贴近深深的吸了一口那浓郁的阴香,然后伸指拨弄了起来。

    柳如是盛放的花瓣猛地一收缩,她自知支撑不了久,用痛苦的声调说道:“不要这样用力拨弄我的‘琴弦’,这‘琴弦’出自《洞玄子》凡欲泄精之时,必须候女快,与精一时同泄。男须浅拔游于琴弦……还有叫做‘臭鼠’,出自《素女经》玉茎刺其臭鼠;也叫‘俞鼠’……我向想不起出自那了……”

    玉真子补充道:“一样出自《素女经》男势营扣俞鼠,俞是‘空的小船’的意思,鼠是‘小兽’的意思,意思则是‘放进舟形祭器里的小东西’,你们说那女阴紧闭时候是不是象个小舟?这只能算你答了半个……”

    “那还有‘玉台’、‘雏先’、‘鸡舌’、‘阴豆’!”柳如是一边漫无意识地胡乱诉说着,一边欢快挺动着臀部,配合着玉真子指尖的淫霏动作。

    “算你通过了!吴公子,轮到你了!”

    我只能伸出手指,在那最后的一个部位湿淋淋的花园里面转动了起来,一下把柳如是弄得浑身又忍不住颤抖着,

    柳如是凌乱地呼吸着,胸部高低地起伏着,任由快感的余波在身体里面不断地荡漾着。她知道这是她最后一个摆脱这游戏的机会了,于是软绵绵地任由我摆弄着他自己。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只能静静的沉思脑子里的知识。

    随着我手指的抽搐,柳如是只觉得花宫里面一阵阵地颤动着,大量的蜜汁毫无竭止地喷出。

    “第一个:牝户,《坚瓠续集·妇人幽闭》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第二个:阴沟,《杂事秘辛》阴沟握丹,火齐欲吐;第三个:阴器,《素问·热论》循阴器而络于肝;第四个:私处,《夜谭随录·白萍》一夜伎忽来就,相与共寝。鼾睡间私处;第五个:紧暖香温处,《欢乐缘》;啊……”

    我见柳如是回答的如此迅速,立即毫不犹豫地将手指送进了春潮澎湃的花宫;花宫深处扩散出来的快感如怒涛般冲击着柳如是的思绪,她理智的提防完全崩溃了……

    柳如是的雪臀猛地往前一抛,几乎将我的手指甩飞。在那最高点停留了几秒钟后,她彷彿断了弦的弓,一下子摔回到地上,瘫在那里动弹不得,只是不停竭地全身痉搐着。

    嘴里却含含糊糊地说着:“第六个:玉户,《玄女经》玉户开翕;第七个:玉门,《卫生鸿宝》玉门燥热;第八个……玉门关、花心、花瓣、蜜桃、莲花、密处、密洞、枪套、炮筒、笔帽、鸟巢、鸡窝、鲍鱼、泉眼、锁……够十个了吧……”

    马公子悻悻的说:“还有那三寸金莲、香唇、腋下没玩呢……可惜了!”

    卞玉京笑骂道:“你们欺负的我们柳妹妹还不够啊!该我出个谜语了。这谜面是‘后羿’,猜一个二字名词!”

    “玉京道人,还是本仙师来答,后羿精通射术,这谜底是‘射精’。来来来!你我也好来个合体双修!”玉真子上前用力把卞玉京搂在怀里,把嘴压上去。

    “唔……”卞玉京发出轻微的哼声,闭上眼睛,身体也变软了。玉真子兴奋的把舌头插入卞玉京的嘴里,贪婪的享受美感。卞玉京也战战竞竞的回应。她的舌头柔软得恨不得把它咬断。

    两个人的嘴终于离开。卞玉京好像怕被看到似的低下头。玉真子迅速脱去上衣,然後把她推倒。褪去她的上衣。

    “果然是玉笋乳!”玉真子的脸上又惊又喜:“你们看!真的是乳中珍品玉笋乳,这种乳只有处子才有,乳房、乳晕、乳尖三段曲线分明,就象刚刚出土的笋尖一样……”

    玉真子受到强大的吸力似的,脸贴在乳房上,把乳头含在嘴里。吸吮左右乳头,沿着神圣处女的肌肤,玉真子慢慢向卞玉京的下半身移动。

    当衣物全部褪光后,玉真子的脸靠近中心,仔细观察时,呼吸都会喷到花芯上。

    在神圣的山丘上有一片黑色的耻毛,溪谷里的肉缝微微开启,里面是淡淡的粉红色。花瓣有一层露水,上面还看到花芯露出头。

    “啊……不要那样看了……”

    卞玉京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同时不停的扭动下身。玉真子用两根手指分开花瓣。看到里面有处女的肉洞在蠕动。

    作为名扬秦淮的艳妓,居然还没有失去处女,玉真子不由感谢欢喜佛居然让卞玉京把处子留到现在。心里暗喜:‘本仙师眼力果然不错,一眼就看出这卞玉京还是个清倌人’。被花园的花蜜吸引,玉真子的嘴紧贴在花瓣上。

    卞玉京的屁股跳动,双腿夹紧玉真子的头。鼻尖压在耻丘,真子贪婪的把舌头伸入肉缝里转动。每一根阴毛都充满甜酸的体臭。花瓣的内侧也越来越湿润。舌尖碰到敏感的花芯时,卞玉京的全身颤抖。玉真子小幅度的振动舌头,向小突出物做集中攻击,又抬起双腿,在屁股沟上舔。舔到可爱的菊花蕾时,怕痒似的缩紧。

    “嘿嘿,来!本仙师让你变成女人吧。”玉真子露出冷酷的笑容,把卞玉京的裸体压紧,龟头对正花瓣的开口部,享受著卞玉京扭动时的摩擦感,跟着使劲挺腰一送,粗大的肉棒便顶开狭窄的肉缝,直朝里头尽根而入,毫不留情地撕裂了卞玉京的处女膜。

    “噢……”

    卞玉京发出短促的哼声,上身仰成拱形。玉真子不顾一切的插入,终於进入到根部。强烈勒紧的快感,使玉真子拼命的忍耐才得以避免立刻爆炸。自认为要以技巧取胜,如果立刻射精,岂不太没面子了。经过调整呼吸後,开始慢慢抽插。

    “啊……不行了……痛……求求你……不要动……”破瓜的剧痛,使得卞玉京皱起眉头哀求。

    卞玉京感到一阵猛烈的撕裂感从下身传来,她睁开眼睛看去,只见玉真子胯下的那根粗大可怕的肉棒竟然全部插进了自己的双腿之间的那个紧密娇嫩的小肉洞里!

    玉真子无视少女的痛苦,开始大力抽插。

    “不要……好痛……啊……”

    卞玉京夹杂着痛苦的淫叫声在空气中传了开来,在交合处的下方,洒满了零零落落的红色斑点。

    “啊。。。。噢!”卞玉京的红唇痛苦的张开,从喉咙发出呜咽声,因为她终于被男人的肉棒贯穿。玉真子这时稍微休息,低头看身体连接的部份。被迫接纳巨大肉棒的阴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