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6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世界,这个世界绝大数的人一样坚持自己的道德和伦理底线。只是他们的伦理和对性的认识和我们的世界不一样。这个世界主要是女权当政的大宋和男权当政的蒙古之间组成,还有其他一些拥有奇风异俗的国家。

    在女权当政的大宋国里,一切是由女人决定的。所有女人会在自己十四岁的时候寻找一个男人生育,一直到生育出一个强壮的儿子,然后把自己剩下的一生是奉献给自己最强壮的儿子,包括为自己儿子做她们能做的一切,你所能想象的一切……

    而男权当政的蒙古国则相反,那里是男人的世界,每个家庭的男主拥有家里所有女奴的所有权利,他们不停进攻大宋,从大宋这里掠夺女人,然后生育出下一代,如果是女儿,那么一生下来就是他的女人;如果是儿子,在他第一次遗精后就驱逐出家庭,这个儿子必须前往大宋掠夺女人组建他新的家庭。

    我可以想象,无论在哪个国度,作为原来的你一定很开心!!但是现在……

    现在你的身份是黄蓉女侠和郭靖第二次所生的三胞胎之一,大儿子是郭破虏,你是二儿子郭阳,后面还有个小妹郭襄,郭是郭靖的郭,阳是襄阳的阳,醒来后可别记错了,只要记住你们兄妹的名字合一起倒过来是‘襄阳破虏’就可以了。

    等你醒来你一定很惊喜吧!而悲剧是你在出生的时候先天不足(真实的原因是你受伤后我才送你进入副本),因此在那家里,十二岁的你饱受郭破虏的欺负,但我相信你一定有能力扭转这个局面的!

    你必须征服这个新的副本世界,才能回到我这个世界,这里有你的仇恨和你的爱!!

    我想了一会,终于理清了头绪,也终于明白我为什么对自己的身体这么的陌生了!现在我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我连忙拉起裤子看下我的装备先!

    啊!不会吧!怎么这么小!就算我才十二岁,也不应该怎么的小啊!我运了运劲!一种陌生而无力的感觉浮了上来!!难道这就是我的先天不足?

    这时,门‘铛’的一声就弹开了。一位漂亮的少妇,穿着白色的纱衣,盈盈的快步走上前来,在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抱住了我,关切的安慰道:“阳儿!我可怜的阳儿,你吃了么?”

    我抬头一看,大吃一惊,这不正是我最后的对手黄蓉么,只是现在的她一样的美貌,但眉宇间已经失去了那聪慧却咄咄逼人的神情,取代而之的是贤惠、成熟的魅力。看着如阳光般成熟美丽的黄蓉,我宛如真的看见了妈妈,一下子涌上幸福、温暖的感觉。

    黄蓉疼爱的轻抚着我的头,当我一头埋进黄蓉的怀中,就立刻感觉到了那巨大的丰满,头就象靠在两堆弹性十足的棉花团里,那样的温暖,舒服。带着体温,而且有弹性。不过好像胸前的部分有点润,脸部还能感觉到衣服里凸起的乳头,难道她没有带胸衣?从黄蓉身体传来的体香,一阵阵的冲击着我的心神,而且我还是从这体香里闻到好像有一股奇异的味道。

    “乖阳儿,娘让你吃一点!”说着黄蓉拉开衣服,,露出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熟练的把一颗紫红的乳头送进了我的嘴中。

    从黄蓉露出乳房开始,我就惊呆了!近在咫尺的看见了一对漂亮而饱满的哺乳乳房,一切来得是那样的突然,幸福彷佛一下子就包围了我。

    黄蓉显然是不在意这个,我嘴里吸着一个,眼睛却仔细的盯着另一个还没有被吸的奶子,看得出神。心里想:“哇!好大哟!真是一个巨乳奶妈,这应该属于木瓜乳吧!大概估算一下,至少也有f罩杯。甚至更大……”

    黄蓉的乳头还是紫红色的,生育过四个子女的她真是保养的好,乳房丰满而略有下坠,乳型是浑圆的。乳头凸起,乳晕比少女要大点,不黑,乳房上没有什么斑点,光滑圆润,令人忍不住想去抚摸,哇!太完美了。真不愧是神级的女奴!

    我的内心的思绪如潮水。半天才品尝出口里的母乳略带一点腥味,微甜,总体说来比较味淡!意识到这是得之不易的机会我拼命的吮吸了起来!

    黄蓉却注意到我的变化,却嗔骂了我一下:“小淘气,别那么急!娘今天让你吸个够!不要急!”

    我嘴上支吾的应了一声,眼睛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那美丽的乳房,目不转睛的看得入迷。

    “啪!”门一下被推开了,一个浓眉大眼壮实的小伙子闯了进来:“娘!你在做什么!”

    我正暗想,糟糕,这么大的人还吃奶,被人看见不意思!

    黄蓉也不好意思的用左手捂住丰满的乳房,右手去拉外衣披了起来:“破虏,你怎么回来了!今天不是出去了么?我以为你不回来吃饭了!因此喂了你弟弟几口……”

    “破虏?吃饭?”我心里仿佛抓住了什么!

    “你是我的!我才是你最强壮的儿子!”郭破虏怒吼了起来:“这个废物他没有资格吃你的奶,那奶是我的!”

    说着冷冷的对我说:“废物,按《大宋律》,母亲的一切只属于他最强壮的儿子。你偷吃了我的饭!你说怎么办?”

    “谁偷吃你的饭,她是你的母亲,也是我的母亲,我吸几口奶又怎么了!”我生气的应声道。

    “嘿!你小子还会装混了!《大宋律》可是明确规定了,母亲必须精心的用她的母乳一直哺育她最强壮的儿子!从小到大这奶都是我的饭!你吃过么?现在学混了,学了偷吃了!”郭破虏怒视着我!

    “破虏,阳儿也是你弟弟啊!他就吸了一口。娘这还有呢,你刚回来,还没吃吧!”黄蓉有点急了,马上解释道。说着便松开上衣,捧起那双高耸的巨峰送到郭破虏的面前……”

    我心里不由的泛起一阵凄凉,同样是黄蓉的儿子,一个从小到大品尝着这人间琼浆,一个却连偷偷的吃上一口都不行……

    郭破虏扫了一眼送到他面前的的那令我神往的美乳,却打了一个饱膈:“我吃过了!你说这偷吃的小废物是不是要送官法办!”

    “不!不要这样!破虏,不关他的事,是娘主动勾引他的,你要罚就罚娘好了!娘任你处罚!”黄蓉惶恐的马上紧紧抓住我的手,彷佛就要失去她的所有的希望似的紧张。

    郭破虏冷冷的一笑:“我也没罚这废物的兴趣,这可是你说的,任我处罚!”说着便笑嘻嘻得看着待宰的羔羊。

    “破虏,不行的!娘是为你好!《大宋律》里说了,母亲只能在你十四岁成人礼时候才能第一次和你交媾,这也是为你好,怕你太小伤了元气!不如妈今天继续用嘴帮你?”黄蓉讨好的笑着说。

    ‘靠!连嘴巴都被这小子给开苞了!’我心里暗骂!

    “不行!我已经试了好几次,不过今天我有新的样式!”说完,郭破虏的手指一弹在黄蓉丰盛肉感的双臀之上,缓缓的展开爱抚。

    黄蓉好像感到自己的绝望一样,自然的颤抖了起来:“这里!这里怎么行的!是谁告诉你这里也可以的!”

    “杨伯伯的!我刚就是从他那里来的!他就是这么玩的,他还请我吃了顿包奶奶亲自做的饭!有点咸,和你的味道不大一样!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说着郭破虏舔了下舌头,仿佛意犹未尽!

    “杨康?他还和你说了什么?”黄蓉惊问道!

    “问那么做什么?是你认罚还是那废物认罚!”郭破虏喝问。

    “你就罚娘吧,走,去娘的房间!”黄蓉带着催促的语气说道。

    “不!就这里!既然是这废物引起的,就必须当着他的面让他吸取下教训!”

    郭破虏喊的同时,然后从后方抚摸着黄蓉的双臀,手指迅速的插入进肛门之中。

    “呀,呀呀……怎、不行、不可以呀……呀呀,总之不可以向着你弟弟的,别向着……”

    肛穴被侵袭,黄蓉悲呜淫叫,腰肢欲逃无从。

    享受臀部的柔软弹性,郭破虏摸了一阵后,突然一下子就撕破黄蓉的衣服,破裂的衣物掉在地上。

    “哈哈哈,废物你要好好地欣赏呀,不要错失了娘的闷骚姿态。如果你也能抬下头表示下你的兴趣的话,我不介意让你也来试下!”郭破虏轻蔑的在我面前玩弄起来!

    “不、不行、不可以……这不行的。”

    郭破虏的手指,缓缓的深埋进排泄器官之中。

    而黄蓉的肉体也再忍耐不着了。肛门抽插所送给她的官能刺激,让一切的矜持和忍耐全都崩溃了。

    自身体内的直肠、扩约肌紧咬着郭破虏的手指。当着自己小儿子的面,被自己另外个儿子羞辱,那种无法形容的屈辱,招来了无法形容的的快乐……

    “呀,呀呀,不……阳儿、阳儿,别看娘、别看……”

    黄蓉像吐血似的哀叫,陷入官能的旋涡之中,软弱得要崩溃。

    郭破虏一只手继食指之后,连中指也进入了肛门之中,在肛内里玩弄黄蓉。另一只手向前握着乳房加以揉搓,香沁的乳汁立刻从乳孔里喷射出来!随着丰富的乳汁喷射出来,乳房的胀痛得到了舒缓。黄蓉也感觉到爽快的哼了起来。

    “呀,唔唔……不呀,好呀……”

    黄蓉的牝户大大的分开,另一边的乳房也随着揉搓的节奏自然的抖震,然后连腰肢也开始摇摆。

    我也不由的兴奋的伸手进睡裤中抓住那‘小’弟弟,开始看着黄蓉套弄起来。套弄了半天,却只能被迫看着身为母亲的黄蓉狂乱的姿态,分身已经连反击的气力都没有了。

    “娘!你除了奶子大,这屁股也是特别美,丰满地有弹性……”郭破虏用双手分别抱住左右肉丘,双手在享受肉感的同时,双手的姆指用力,使指头陷入肉里时,刚被抚弄过的菊花立刻向左右分开。

    郭破虏掏出那硕大的阳具在我面前晃一下,然后慢慢接触目标。

    “啊……”阳具慢慢插进来的感觉,使得黄蓉从喉咙发出激烈的哭声。屁股的肉一下紧缩起来,同时身体向后挺。

    郭破虏的肉棒终于插入肛门里,那像吸盘的独特感觉产生无比的美感……

    黄蓉一面呻吟一面很微妙的扭动屁股。火一样发热的肛门大概感官已经麻痺,只剩下刺痛的感觉。

    而每当黄蓉扭动一下丰臀,粉红色的菊花就随着痉挛,那是妖媚的肉体舞蹈,使得郭破虏深深为之痴迷……

    “破虏,你说是娘的爽还是包奶奶的爽?”从黄蓉嘴里叫出来的声音,即使是我也不由泛起妖媚的感觉……

    “自然是娘你的爽!包奶奶的我又没试过!”郭破虏用很满足的声音说。

    “那你杨伯伯怎么教你这些的?”黄蓉红着脸转头好像很耀眼的看着郭破虏。

    “他就在我面前象这样的操包奶奶,又不让我试一下,就让我在前面吸包奶奶的奶!”郭破虏像梦呓一样地说:“不过我答应他,等我成人礼结束了,你完全属于我之后,我就和他换换口味……换换口味!!”

    我隐约的看见黄蓉的眼里闪现出了一丝冷芒,就象在另外个世界里我和她交媾时候最后的那次眼神一样!!!

    “破虏,你今天吃了包奶奶的了,娘的饭就没人吃了,娘又被你这么一弄,涨的好难受啊,不如就便宜了那废物,让他尝尝滋味!”黄蓉的口吻很甜美,美丽的眼睛带着笑容:“娘答应你,今后继续用这里让你这么爽的!一直到你成人!”

    “好啊!”郭破虏痛快的呻吟,咬紧牙关猛烈抽送。

    黄蓉也配合凶猛的节奏扭动屁股,一面贪婪的享受肉棒的味道,一面扑到我身上,我二话不说,顺势一口含着了母亲的乳头,接着开始大力的吸起奶来。

    黄蓉感觉到我的嘴上传来一阵阵强烈的吸力,乳汁开始向乳头处汇集。

    我终于吃到了久违的母乳,我简直被这最甘甜的玉液琼浆给陶醉了,甘甜、顺滑、温热还有点厚重,带着阵阵乳香,全面的冲击着我的口腔。

    在高潮下分泌出的母乳似乎比刚才的更热、更浓、更香!我在品尝到新滋味后更加兴奋不已,不断的使劲吸着乳汁,黄蓉都能感觉到我的色急,不,应该说是奶急。

    “乖阳儿,慢慢吃!别咽着!”黄蓉低声的在我耳边叮咛:“娘对不起你,从小就没怎么疼你,没想到你大哥居然变成这样,娘只能指望你了!答应娘,好好的长大!娘是属于你的!”

    我吸了一会,看见黄蓉低头出神的看着自己短软的分身,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刚刚吸入的母乳迅速的化做一股热气奔下我的耻骨,可惜我那分身还是没变大少!

    黄蓉凝视着,不由得伸手去握住那仅尾指大的分身。然后低下身张开嘴伸出舌头,开始在龟头上舔。她用唾液润湿了肉棒,然后轻轻的送进嘴里。先用牙齿夹住轻轻咬,放松后用舌头缠住,用力吸吮。然后是反覆的用舌头爱抚。

    “啊……娘……”我呻吟着。

    黄蓉的头发摇摆,纤小的肉棒不时从她嘴里脱出,我抚摸着她散乱的头发,雪白的脖子。

    郭破虏开始了最后猛烈抽插,龟头在里面磨擦肉壁,肛门静脉丛红红的翻起开始蠕动。

    “我要他尝尝到我屁股夹紧时的美味……就是这样的了”我听到黄蓉的喃喃低语。

    黄蓉拼命夹紧,郭破虏龟头受到强烈的刺激。

    咻咻咻……郭破虏终于把快感射在他母亲火热的屁股里。

    但黄蓉下面的屁股还夹着郭破虏的肉棒像蛇一样扭动,努力的榨取他最后的精液。而上面的舌头停止活动,只是静静的含在嘴里滋润着。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