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9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碗面,我和姥姥面前都是空空的。

    难道是对于上午的晨练时我和姥姥没有完成的惩罚么,我困惑的和姥姥坐了下去,瞥了眼姥姥,只见她神色自然,只是静静的看着姥爷吃面……

    姥爷黄药师很快对面动起了筷子。爽口兼弹牙的面在豉汤里面一蘸,迅速吸进口里,还没咀嚼几下那滑滑的面条就‘滋’的一声溜进了肚子,只剩下淡淡的清香在鼻间之间流转。

    练了一上午我早已饥肠漉漉,见姥爷吃完了面,正想怎么办,那姥姥冯蘅就迅速的褪去衣服,双脚一分的躺在桌子上叫了起来:“练了一上午,饿死我了!阳儿,你也快来吃!”

    “还练啊!姥姥,我饿的快不行了!你让我吃点再开始吧!”我哀求着!

    “傻小子,练什么啊,是吃饭!”说着黄药师便把腰一往前挺,灼热的肉棒立刻毫无空隙地塞满冯蘅的小嘴,肉棒强劲地干了起来。

    冯蘅卖力地用嘴来服侍粗大的阳具,随着阳具在她口中进进出出,不一会,大量的男人的牛奶如排泄般从阳具喷溅而出,白浊微黄的牛奶顿时将面前冯蘅的嘴填满,……整个厨房都粘上带有淡淡的腥味。

    冯蘅一边把嘴里有腥味的大量牛奶吞了下去。一边解释着:“这就是姥姥的午餐!”仿佛看出我的疑惑:“别看他数量少,可营养了。常言道:‘一滴精,十滴血;一滴血,十碗饭!’姥姥刚一顿可吃了近千碗的饭量呢。等你完成成人礼,每天你就要喂你娘精,你娘喂你奶,这样才是我们大宋国的母子双修!来,乖孙,现在你来吃姥姥给你准备的午饭。”

    我这才注意到冯蘅被玩弄一上午的乳房依旧高耸着,乳头翘得好高,性感无比,似乎到只要轻轻一挤,就能分泌我最喜欢的母乳,我心中狂喜着,原来姥爷吃的是面,姥姥吃的是精,而我吃的是美味的奶!接着开始大力的吸起奶来!

    这已经是是第四次吸食姥姥的母乳,这次吸食母乳,感觉大不一样,似乎带着更加浓浓的奶味,那爽滑的感觉,带着温热被自己吸了出来,充满的是一股温馨。

    未时:午休

    “今天是你第一次修炼,姥姥帮你按摩下,好让你恢复下精力迎接下午的修炼!”

    说着冯蘅把我拖到旁边的一张安乐椅上,然后开始做起肩部按摩。我平躺在椅子上,姥姥高耸的乳房刚好就在自己眼睛的上方,最要命的是,她的上衣似乎被汗水浸湿了一些,显得有点透明,而且两颗乳头随着手部的活动就在衣服里摇晃着,而且能够从衣襟之间的空隙中,看到一些春光,更加让我感到心跳不已,这简直就是极度诱惑。

    对我的内心世界已经了解的冯蘅把这些微小的举动都看在了眼里,她的本意就是激活我的男性特征。因此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令我还自以为得计。

    一会,冯蘅的上衣基本被汗水打湿了,湿的衣服贴在胸部,凸现出乳房丰满的轮廓,特别是那最美丽的两樱桃,我是不时一会偷看几眼,又闭上眼睛,过不了久又忍不住再瞧上几瞧,然后再闭眼。一切显得非常滑稽,好象害羞的女孩看成人片那样。如同成语中的‘犹抱琵琶半遮面’。

    在冯蘅的纤纤玉手的灵巧操作下,我慢慢的放松,闭上眼睛假眛了起来。

    胸前被打湿了的衬衣贴在身上,不太舒服,冯蘅索性就解开了上面的衣襟,不过还是感觉有点碍事,她毅然把上衣给脱了大半,在腰上简单的打了一个结,半躬着身子伸手给我的下体继续的按摩起来。

    露出的一对饱满、雪白的乳房,因为是身体的弯曲,乳房略为下垂,更显得硕大。还一边摇晃出最美丽的乳波。可惜的我无法看到这样的美景。

    一不小心,冯蘅的摇晃着的乳头碰到了我夫的鼻尖上,她感觉到了我的身体微微的一颤,自己的乳头处也传来一丝快意,同时袭击着冯蘅。闭着眼睛的我的鼻尖被乳头这样扫了一下,立刻感觉到是碰到了一个非常有弹性,非常柔软,而又有温度的东西,一时也没有判断出是什么来,完全被这美好的感觉给充满了心田。而冯蘅也因为这一不经意的接触,身体有点发热。

    看见我被乳头袭击了一下,一脸茫然,但是又装着假眛的样子,还是紧闭着眼睛,冯蘅就感觉想笑,而且这样半弯着,她的手伸的很直才能够的着我的下体,令她十分的吃力!于是她突然躬下身子,把乳房轻轻的压在了我的脸上,同时开始用乳房给我做起按摩起来。

    我先是感觉到姥姥的手伸向我的下身,接着我立刻感觉到一团温软的东西压在了脸上,有弹性,有体温,令我从脸上爽到了全身。这团东西就在我脸上挤压着,令我有窒息的感觉……而且还有两个凸起的点在磨来蹭去的。这个是什么东西?!

    天那!我浑身一震,是姥姥的奶,对!那是老老的巨乳。我一猜到这里,立刻感觉到下体里有一团火在燃烧,姥姥用她的奶给我按摩??!我的脑子是全是‘!’和‘?’,自己只是从现实世界里知道,泰国寓的色情按摩里有类似的服务。可这是金庸武侠世界啊!难道也有这样的服务了?

    我的脑子里装满了疑问,但是我自然不会现在开口问,当然,现在我也开不了口,姥姥温软如玉的双乳不时的划过我的嘴边,我爽得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有舒服的鼻吸。我也感觉到姥姥的乳头都硬起来了,在我的脸上不断摩擦,令我感觉很痒,这样痒痒的滋味很妙。

    而冯蘅也因为用乳房去摩擦我,摩擦起来同样感觉到快意,这种快感一波波的从乳房传递到冯蘅的全身,爽得她也开始小声的呻吟起来……

    申时:午炼

    正陶醉在极乐中,忽然姥姥冯蘅的呻吟声变大,随即乳房也抬高离开了我的脸,我睁眼一看,原来是姥爷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姥姥的身后。

    他的手轻轻一推,姥姥便站了起来,赤裸的下体直接的呈现在我面前:“下午我教你‘兰花拂穴手’,上次你姥姥已经给你解说了要决,这次我示范给你看,拇指攻击的是阴蒂,对女人来说,它的唯一功能就是激发女性的性欲和快感。因此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把它视为你攻击的首要目标!”

    说完拇指用力地按在了那个点上,让冯蘅腰肢一麻,几乎站立不住,整个浑圆的臀部险些就坐到了我的脸上。

    接着他把中指插入那蜜洞口:“这里就是女子最神圣的部位‘阴户’,事实上它是可收缩的,缩时候你看我现在一根中指它也可以咬住,伸的时候即使是你姥爷那巨根它也可以尽兴吞入,事实上,它的最敏感的部位都在前面一截,因此阳儿你不要自卑,即使是你那般短小,只要使的妙,一样可以让女子尽兴!”

    “而往内伸入,后半截是个腔隙,名为‘穹窿’,这里主要是贮放男子阳精处,此处开始并不敏感,只有在最后的关头,受到大力的挤压才能带给女子更强的快感!因此古笈里说:‘九浅一深’就是指的这个特点,开始时候要浅蘸低吟,轻轻的触碰前端,只有在最后的关头,才大力斩伐!”

    接着他用食指、中指、无名指夹起那两片阴唇说道:“这里就是‘花瓣’,它同样是女子最敏感的地方,单它被抚摩到兴奋时,能分泌出蜜汁使你的分身更容易进入!”

    “再下面就是菊蕾,这里是不论男女都很敏感的地带,如果触摸它能大幅度增加性器之刺激的功效,使男女更快的泄出元精。正常情形下不需要直接用指头插进去。只要用指尖轻轻地触摸那菊花瓣就足够了。行了,下午就学习这个,现在你来慢慢练习!”同样他放了一个碗在下面:“你能摸出少蜜汁,那你晚上就能吃少饭!”

    我谨慎的靠近姥姥,伸出的手指,轻轻地拨动着冯蘅静的花瓣,那温柔的动作带给她丝丝的快感,拭擦乾净的花园又开始湿润了。

    酉时:晚餐

    “坏孩子!”

    姥姥冯蘅用手指从碗里挽起一丝晶莹通透的蜜汁,放进嘴里面,‘滋滋’地吸允着,那媚到极点的样子,看得我和姥爷猛嚥口水。

    被我亵玩了一下午的姥姥冯蘅一直持续被花宫深处扩散出来的快感如怒涛般冲击着思绪,次令她的提防完全崩溃了……

    “这孩子在‘兰花拂穴手’太有天赋了,将来一定会成为新一代的‘金手指’!”下午的表现令冯蘅对我大为赞赏。

    “恩!那我就奖赏他一颗‘九花玉露丸’!”黄药师取出了一颗呈朱红色的丹药。

    冯蘅连忙暗示我接了过来:“还不谢谢你姥爷,这‘九花玉露丸’采用的九个佳人那蜜唇分泌的玉露调制而成,你想在我们大宋国,有谁能让九位佳人心甘情愿的奉献出自己的玉露,如果是用暴力或其他手段,女子分泌的玉露为受刺激而强行分泌的,带有股腥味,只有你情我愿制成的才会这般清香袭人。也只有你姥爷这般风流人物才能收集全这药材!”

    配伍下丹药后,立即觉得下体缓缓的发热,“你好好的消化下药力,晚餐就不吃了,空腹才能让药力发挥到极至!姥姥去洗个澡再来陪你……”

    等姥姥一走开,我立刻拉下裤子,发现下面的分身开始发胀了……脑子里不住浮现出今天一天所接触了姥姥冯蘅的全部。丰满的乳房,甘甜的乳汁,漂亮的容貌,温柔的性格……想到马上就要享受的姥姥那巨大的双乳里盛满着人间最美妙的乳汁,我的分身慢慢挺了起来……

    隔壁传来阵阵水声。

    “哦!姥姥在洗澡!……洗澡!!!”想到这里,我神经上一颤,好象内心深处有一种超强烈的力量,使我不由自主的移动着,缓步来到那房间的门口,我心跳得很快,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每一次心跳,我屏住呼吸,把眼睛伸向了缝隙。

    在升腾的水雾气的笼罩下,我看见姥姥正在梳洗着自己的身体。而从门的缝隙看见的刚好就是她的侧面。

    水流流过姥姥的身体,她的身材的确是非常的和谐和完美,丰满胸脯,高耸起两座巨峰,乳房浑圆如球,因为简直就是爆乳,的确太大了,所以有一些下坠,但是不是那种布袋。看起来依然是丰满动人。乳头尖挺着,如同两颗美丽的葡萄。腰身虽然不能和青春少女媲美,但是也收紧的很不错,使得和巨乳的反差很大,形成波峰和波谷,再往下,丰满的臀部再次在身体上形成二次人体波澜;下部茂密的森林更是露出几撮诱人的黑毛。

    冯蘅也注意到门外的偷窥之徒,这令她的心里也同样泛起翻腾的波澜。她一边搽洗着身体,一边就在想着今天很事情。

    ‘今天,阳儿住进了岛上,整个岛的气氛一下子就不同了,不知道为什么?!阳儿,仅一天就取代了丈夫黄药师,很快成为我心目中的主体。这么年了,我终于也有一个象自己儿子一样的男孩。难怪大宋国都是提倡母子同乐,这种感觉真的和丈夫不一样!只可惜,这个孩子还不能勃起,如果他也能拥有药师那样强大的分身,同时又拥有这样温柔的甜蜜!那该好啊!’

    虽然我今天已经完全掌握了姥姥身体的每一部位,但这样的偷窥,更加刺激着我的神经。但姥姥很快的就要洗好了,我立即轻手轻脚的退了回去。

    冯蘅披着浴巾走了出来。哇!真是受不了,近乎透明的浴巾在高耸的胸部在打了一个结,乳房被因此束得紧紧的,显出深而诱人的乳沟,浴巾不算很长,下面刚遮住最神秘的地方。而雪白丰满的大腿基本上全露在外面。

    她绕到我的背后,立刻,背后贴上来一个温香软玉的身躯,我的背后被两个温暖巨大肉球顶着,轻轻的摩擦,快感从背部一波一波的袭来,令我血脉贲张,分身也更加挺立而出……

    “真不错啊,居然冒头出来!”冯蘅带着玩笑的语气,温柔的调笑着,伸出左手,一把抓住了我的分身,“啊!”我兴奋得小声哼了出来。冯蘅不等我反应过来,从身后握着我的分身,不断的上下套弄,我立刻感觉到上下都爽到了极点,天那!要飞了……

    亥时:憩

    夜深了,经历了一天修炼的我自然是久久难入睡,我拥抱着姥姥,两人相互慰籍一番后,姥姥和我一正一反的相拥着,她把我那还仅两根手指大的分身含入嘴中:“阳儿,姥姥帮你滋阴,我记得曾经在《子不语》看过这么一篇《暹罗妻驴》:‘暹罗风俗最淫。男子年十四五时,其父母为娶一牝驴,使与交接。夜睡缚驴,以其势置驴阴中养之,则壮盛异常。如此三年,始娶正妻,迎此驴养之终身,当作侧室。不娶驴者,亦无女子肯嫁之也。’姥姥愿意当你的‘驴’,只是你现在这里还小,姥姥先用嘴帮你滋养,你要快快的长大哦!”

    叮!!!系统提示!!玩家郭阳(吴双)获得:蘅之心

    我不由的一阵感动和惊喜,虽然不明白这些‘■之心’有什么左右,但无疑是个好东西,带着对未来憧憬,我最后在姥姥的温柔乡里沉沉地睡去了……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时光荏冉,一晃三个月过去了,在姥姥悉心的呵护和日复一日的修炼下,我的分身也长到如同一个正常男子没勃起时候的大小。

    而母亲黄蓉也不是让人捎信来,从她的信中得知那郭破虏不仅没在她无尽的索取下虚弱下去,而且似乎越来越强悍了,从开始的一夜七次到最近的十一次,母亲似乎也吃不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