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1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然不肯。”

    “其实她要明说肯和我在一起,我就把这《九阴真经》不是武学秘籍而是性学秘籍的事告诉她,然后和她一起深入探讨也是件快事。结果那黄老邪提出和我赌玩弹子,还说我和他每人弹三次弹子,让阿蘅在十步外坐着,谁能将弹子弹进她的蜜洞内,谁便算赢。”

    “我听了大喜,急问赌什么,黄老邪说:‘如果你赢,那爱子阿蘅便陪你十天,任你把玩;如果你输了,那便把书借她一看。’”

    “我心里其实已经愿意了,却讨价还价的说:‘那可不行,别的什麽我都能答应,但《九阴真经》是不能看的。’”

    “黄老邪笑道:‘阿蘅只是个弱不禁风的女子,看看又何妨。好,你既如此小气,那便这样,爱子实在想看这本书,你若输了,便让她看一会儿。’”

    “我问:‘一会儿是久?”

    “黄老邪答:‘让她在床上看,你可以玩她的蜜洞,你什麽时候让她泄了,便算结束。’”

    “我想,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一边被人干一边看书,哪能记住什麽?再说凭自己的床上功夫,不一会就能将她弄得高潮迭起,反正不管输赢,今天都可以玩这小美人,我是不吃亏的,于是便答应下来。”

    “比赛开始了,只见阿蘅走到十步外坐在地上,将裙子撩得高高的,露出丰腴雪白的长腿,她优雅地将两腿分开,那大腿根部居然一根毛都没有,阿蘅用手指把自己的花瓣拨到两边,左右两片花瓣中可爱的粉红色的小洞立刻露了出来。”

    “我看得血脉喷涌,便抢着先来,我一弹,那弹子直奔阿蘅的小屄而去,准准的滚进小屄的深处。我得意的说,‘黄老邪,你比不过我的,干脆将阿蘅给我吧。’”

    “黄老邪笑笑,便也将弹子弹进阿蘅的屄内。我和黄老邪的第二弹也都进入阿蘅的屄内,轮到我第三次弹,只见那弹子又直直地向阿蘅小屄滚去,眼见要进去时,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那弹子滚到小屄旁,只见阿蘅的屄洞一收缩,将弹子阻在洞口不能进入。”

    “我呆住了,半天才喊到:‘黄老邪,你老婆耍赖。’”

    “黄老邪道:‘如何耍赖?’”

    “我说:‘她的洞怎么收缩起来?’”

    “黄老邪说:‘那是她洞内塞满了弹子,你要是女人,你会不会爽的收缩不停?’”

    “我说:‘胡说,你弹时若它不收缩,便是耍赖!’”

    “黄老邪弹出弹子,滚到阿蘅的小屄边时那洞口果然收缩起来,但黄老邪的‘弹指神通’果然厉害,那弹子仍滚进了洞内。我无话可说,只好认输。但一想到要和阿蘅作爱,我又兴奋起来。”

    “阿蘅趴到床上,将雪白的屁股高高抬起,我将《九阴真经》放到她面前,阿蘅便急忙翻看起来,我上前便要脱阿蘅的衣裳,阿蘅抬手挡住,娇媚地说:‘不行,只说让你玩蜜洞,别的地方不能动。’我无奈,只好脱去衣服,露出自己那粗大的屌。”

    “阿蘅看了,惊叫一声:‘好大的神剑啊!’我得意的说:‘比你那老邪的屌如何?’阿蘅笑笑不答。”

    “我伸手抚摩阿蘅的雪白的屁股,将两瓣屁股分开,将舌头伸进阿蘅的阴部。阿蘅这次没有拒绝,趴下身去专心看书,一边看,一边随着我的舔弄发出发出甜美的呻吟声。”

    “我舔弄了一番后,将自己的大屌放到阿蘅的屄中,慢慢地将屌一寸一寸地插入,阿蘅扭动着白屁股迎合着,我却又将屌轻轻拨出。往复几次后,阿蘅只觉得一阵骚痒由屄传遍全身直到心坎里,我有意要好好地玩弄她,屌只在屄口来回摩擦却不深入,直把阿蘅逗个心痒难熬,终於阵阵消魂蚀骨的呻吟声由阿蘅口中传出。”

    “她脸泛红晕,娇喘连连地道:‘求你……拜托……’声音到最后已是细不可闻。”

    “我淫笑道:‘求我什麽?要想求我就大声点。’”

    “阿蘅娇喘着说:‘我……我……我受不了了,我求你快点干我。’”

    “我听了用力往上一顶,只听见阿蘅大叫一声,大屌长驱直入,疯狂的抽搐起来。”

    “阿蘅在我的疯狂抽搐下呻吟不已,但奇怪的是,她却始终在专注地看着九阴真经。”

    “只见她摇动着肥美的屁股和修长丰腴的大腿,嘴里娇喘连连,淫水不断地从阴部流出,在我的屌下‘噗嗤、噗嗤’的响着,形成一道美艳的景色。”

    “而我则早已泄了两次,见阿蘅仍不泄,而真经却已即将看完,不由得心中着急,再次挺枪杀入,使出浑身解数,猛力的冲刺。同时我想起《九阴真经》上记载的一个秘籍,只要攻击男女那肛门,就可以让他们更快的泄了出来。我乘她不注意,伸指往阿蘅的肛门一插!阿蘅终於再也坚持不住,在一阵哀叫声中,只见她全身挺直,大腿上的肉绷绷乱颤,淫水喷涌而出,整个人瘫软在床上,再也起不来。而此时,《九阴真经》正好翻到最后一页。”

    “我见阿蘅已泄,而自己也已无力再战,便收起《九阴真经》,对黄老邪说:‘黄老邪,你老婆真厉害,我干了快两个时辰才把她干倒。不过她可真够味,下次咱们还拿你老婆打赌玩,好不好?’”

    “黄老邪哪里顾得上回答,急忙进屋抱起阿蘅,见阿蘅已经昏过去,忙在她嘴里塞了一粒九花玉露丸,一会儿阿蘅醒来,黄老邪流泪说道:‘阿蘅,你受苦了。’”

    “阿蘅却伤心的说:‘夫君,那《九阴真经》是假的,你上当了!’”

    “我一听急忙喊:‘放屁放屁,怎麽是假的?’”

    “阿蘅说:‘这本书可不是武学秘籍,分明是房中术!还就是你自己写的,你刚对我用的招数,书上都记载了’”

    “我无言以对,在赌之前我还想将错就错占个便宜,现在赌输无论说什么他们都不会相信了!”

    “黄老邪说:‘好你个周伯通,竟敢骗我,让我白白将老婆给你玩。’”

    “我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黄老邪长啸一声。把我打了个半死,然后就被他关在这关了这么年。”

    “你说这黄老邪可恶不可恶,我明明给阿蘅看的是真正的《九阴真经》,他却不分青红皂白把我打成那样,还关了这么年!”

    “咦!我刚说的那么精彩,你这孩子也不小了,怎么听的一点反应都没有,你还是个男人么?”周伯通盯着我的下身说道。

    我苦着脸把我先天不足的原因一五一十的告诉给周伯通。

    周伯通一拍大腿:“我就知道黄老邪怎么会收你为徒,他就是知道你不能人道。你知道什么是师徒关系么?”

    我摇了摇头。

    “在我们大宋国原来只允许母子关系的,但后来,大家经常不能满足那单调的生活,于是出现了师徒关系,两人结为师徒后,徒弟可以享受师傅拥有的女人,师傅也可以享受徒弟拥有的女人,这样大家所能交媾的对象就大大增加了!黄老邪知道你不能人道,所以收你为徒弟,你占不到他便宜,而他却可以占你的便宜!不过你不要灰心,太师叔祖有办法,你知道你太师公叫什么么?”

    “重阳真人?”我一听有办法拯救我的小弟弟,连忙恭敬的答道。

    “对!就是重阳真人,你知道为什么叫重阳真人么?我悄悄的告诉你,重阳重阳,重是‘重复’的意思,阳是‘阳具’的意思。就是因为他有两根阳具,所以才以此为号。所以你不要灰心,我带你去见你太师公,让他教你重阳秘术!”

    “啊!”我惊叹一声,没想到世间居然有两根阳具的奇人。

    “只是现在那《九阴真经》下卷被黄老邪抢去了,我不好回去见我师兄,过儿,如果你能去黄老邪那把《九阴真经》下卷偷回来,太师叔祖就带你回全真教,而且一定让你太师公传你重阳秘术!”……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又到了休憩时间,冯蘅坐在我的怀里喝着茶,脸上露出恍惚的表情,听着我叙述和周伯通的遭遇。但她的蜜洞还是火热,我的阴茎已经可以每天晚上都放在她的蜜洞里滋养。

    “姥姥,是姥爷厉害还是那周伯通厉害?”我的声音含着笑意,充满挑逗的样子。

    “你这孩子怎么尽问这个!太难为情了,还是先让我喝茶吧。”

    “说,快说!”

    “是,他们都很厉害了。但他们的快感只是一时的!能让我陶醉在温柔乡的,只有阳儿你……”

    冯蘅陶醉的看着我!

    “是不是想去学那重阳秘术?”冯蘅仿佛猜透我的心思。

    “姥姥,这重阳秘术是真的还是假的?真的有人能拥有两根阴茎么?”

    “这我可以告诉你,这是真的!全真掌门王重阳,原名中孚,字允卿,又名世雄,字德威。年青时候任气好侠,不治家业。忽然有一天,他自称遇到神仙,得修炼真诀,悟道出家。入道后改名喆,字知明,道号重阳子,故称王重阳。”冯蘅虽然不会武艺,但作为女人的她对‘奇门八卦’的造诣远远高于黄药师。

    “你看他遇仙后改名‘喆’,这‘喆’是由两个‘吉’组成,而这‘吉’拆开,上面是一个倒的‘干’,下面是一个洞洞,你说是什么意思?两个‘吉’组成的‘喆’就说明他有两根阳具能同时的‘干洞洞’;字‘知明’,世俗的人都以为因为他喜欢陶渊明便改字。其实你再想下,陶渊明最喜欢的是什么?菊花!这又说明他是前后通吃。至于‘重阳’的意思你也知道了!尤其是当年华山论剑,为什么他能技压五绝,就是因为他有两根阳具,还有谁能比他更淫更贱?所以他的称号是‘中神通’,中是以为他居住在终南山,而两根阳具这才是真的‘神通’!!!”

    “太厉害了吧!我要能学了后一定能击败郭破虏!可姥爷肯定不肯把《九阴真经》下卷给我!”我懊恼的说。

    “不担心,姥姥我过目不忘,那真经的内容我还记的清清楚楚,我再默写一份给你就可以了!”冯蘅苦恼的说:“只是你要去学那重阳秘术,姥姥舍不得你离开!”

    “姥姥!我一定很快的学了回来,等我学了重阳秘术,我一根孝敬娘,一根孝敬你!”我连忙许诺。

    “只是你要去学艺,就要和王重阳建立师徒关系,你知道什么是师徒关系么?”

    我点了点头,把周伯通所说的叙述了一遍。

    冯蘅摇了摇头:“那周伯通只说了一半,建立了师徒关系,确实是徒弟可以享受师傅拥有的女人,师傅也可以享受徒弟拥有的女人,但是师道为尊,师傅可以随意的享受徒弟拥有的女人,而徒弟想享受师傅拥有的女人却必须通过师傅的认证。你要是和王重阳建立师徒关系后,你娘、甚至还有姥姥我可怎么办?”

    “不能反悔么?”我问道。

    “不能,建立关系是要经过一个叫‘系统’的主神认证的,如果你反悔了,就会按建立关系时候所发的誓言作出相应的处罚。”

    “按‘建立关系时候所发的誓言’?那么如果我用的是假名字,处罚的是我还是我冒用名字那人?”我灵机一动,想起了真假韦小宝来。

    “按名字处罚,这个以前也有人这么浑水摸鱼的。所以现在建立关系时候,双方都要详细调查背景,还要有自己非常亲密的人做保才可以!”

    “那好办,现在周伯通以为我是那‘杨过’,我们就让他做保,加上姥姥你的《九阴真经》下卷就没问题了!”

    “呜……一想起阳儿你就要离开我,姥姥就受不了了,来吧,让姥姥享受下最后的晚餐!”

    说完像狗一样趴在我的胯间,用嘴贪婪的吃我的阴茎,她的头不停的上下移动。

    “真期待!真期待你能快点射出来,快点!!”冯蘅一面说一面开始呜咽……

    第38章:全真

    第二天,姥姥冯蘅带着抄好的《九阴真经》和我悄悄的去见周伯通,为的就是让周伯通确定我的名字叫‘杨过’。

    当再次见到自己梦遗的对象阿蘅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周伯通一阵迷糊,仿佛以为自己仍然在梦里……

    “伯通,当年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才是真的《九阴真经》,让你受了委屈!”冯蘅魅惑的说道。

    “不……委屈……,能和你干上一次,我死都值了!”

    “那我拜托你一件事,你一定要答应我哦!”

    “我答应,无论什么我都答应!”周伯通忙迭声答应……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离开了桃花岛后,这一天到了樊川,已是终南山的所在,汉初开国大将樊哙曾食邑于此,因而得名。沿途冈峦回绕,松柏森映,水田蔬圃连绵其间,宛然有江南景色。

    上得山后,十余幢道观屋宇疏疏落落的散处山间,周伯通却让我在重阳宫大殿门口等候,自己便直奔而入。

    我从门口望去,大殿上明晃晃的点着十余枝巨烛,殿上排列着几个蒲团,一个道人盘膝而坐,两边站立着几个道士。想必中间的那个就是王重阳,但见他黑发苍然,却看不清面目。

    周伯通一进入边跪下向他磕头,哽咽说道:“师兄!我回来了……“

    王重阳微微一笑,说道:“是伯通啊,你回来了!”

    “师兄……我……”周伯通正待解说他这些年的遭遇。

    王重阳面带微笑的说:“不要说了,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当年我不让你看《九阴真经》却是为你好,那书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