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8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可是,与话语相反,潮湿的淫蜜不停从火热的秘裂中溢出来。

    “龙儿,我们这么些年都在一起,今后我们也一起和师弟永远这样不分开好么?”李莫愁媚惑着……

    “不!你做梦!”小龙女咬着牙狠狠的诅咒着!

    李莫愁冷哼了一声!用力分开小龙女的双腿,呈现v字形,完美的性器在我面前一览无遗。

    她轻轻抚摸着小龙女光滑大腿侧,手指逐渐向蜜穴探去,灼热带着诱人色泽的花瓣在我面前尽情绽放,充血红肿的肉核撑开覆盖的肉膜闪闪发亮。

    然后把手指正对着小龙女自行开阖的壶口,猛然突进,纤指立刻与娇嫩的蜜穴结合。娇嫩的花瓣立即像被撑坏一般,粉红色的嫩肉残忍的翻了出来,小龙女不断地发出尖叫,久经人事的肉壶根本经不起如此强烈的摧残!!!

    “阳儿不要看,不要看龙儿丢脸的样子。”小龙女歇斯底里地哭喊,脸颊上满是晶莹的泪痕。

    “还不同意么?”李莫愁的声音已经隐藏不了焦虑!她突然用力掐住小龙女那张细嫩的脸蛋,然后用力向上抬。

    “唔……”突如其来的疼痛使小龙女痛苦难耐,一张脸顿时扭曲变形。

    “你别想……”小龙女的脸涨得通红,使尽了全力,才勉强吐出这几个字。

    我见李莫愁的神色越来越狰狞,连忙喊道:“住手!我答应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两个条件……”

    李莫愁慢慢平缓了下来:“只要你能帮我留住青春,我什么可以答应你!”

    “第一是你今后永远都不能伤害龙儿!”

    “难道今后只准师妹杀我么?”李莫愁的柳眉微微竖起。

    “那好,今后不许你先出手伤害龙儿!”我见李莫愁点了点头后继续说:“第二就是我还没成年,根据《大宋律》我和女子阴户的第一次交媾必须给我母亲,因此你必须等我参加了成人仪式后才能和你一起!”现在这样的情形我只能先来个缓兵之计拖延下时间。要不现在就夺走李莫愁的处子,将来如何恢复小龙女的呢?

    李莫愁想了想也点头同意了:“你们可别想用什么缓兵之计找王重阳来对付我哦……”

    没想到被李莫愁识破了,小龙女却冷冷的说:“我们决不会找那姓王的畜生来对付你!”

    李莫愁笑了笑,她深知心高气傲的小龙女绝对不会求助于王重阳了,她问我道:“师弟,我还不知道你什么名字呢,你什么时候成人啊?”

    当下我便把身世和经历拣能说的部分和李莫愁说了……

    如今的李莫愁已经完全的把整个心思都放在我这唯一的希望上了,她一边听一边痛骂那郭破虏。

    我说着说着想起要和王重阳说清楚缘故,要不他晚上悄悄来传我功夫忽然看见李莫愁就出意外了,于是和李莫愁说:“我要下山和师傅王重阳说下你我的约定!”李莫愁想了想便点头应允。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我出了古墓,一进重阳宫门,便遇见那日追我的赵志敬,那赵志敬见我大为惊诧:“八……八师叔!你……怎么从外面进来了?”

    “什么!”我惊诧的反问。

    “师公不是说你闭关修炼,不让我们去打搅你,你怎么忽然从外面进来了!”赵志敬连忙恭敬的回答。

    我心想定是王重阳不想让人知道我是在古墓修炼才宣称我是闭关的!只是……只是:“志敬,你是什么意思,师傅姓王,你不叫我小师叔叫我八师叔,那我不成了王八师叔了么?”

    赵志敬大惊,连忙摆手:“不……不!师叔,弟子没那意思!这不是因为师祖几月前又收了个关门弟子,所以就不能称呼你为小师叔了!”

    “小师叔!”我惊诧的问,难道又发现了个有神器认证的人了么?

    我见赵志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有去后面问那王重阳。

    我进入静室,王重阳见我忽然下山寻他,连忙问我何事。我便把李莫愁忽然进入古墓的事说了一遍,王重阳听了后:“阳儿,你做的对,这样可以避免李莫愁寻仇,又可以避免她失身。等救了龙儿后我们再收拾她!你下山的正好,我这里有药师兄让人送来的一封信,我晚上本来也正准备送去给你。”说完拿了一封信给我。

    我见了信后不由黯然泪下,王重阳连忙问我何故。

    原来信是母亲黄蓉写给我的,这半年来那郭破虏和那杨康更是狼狈为奸,想尽了各种法子折磨她。她已经被逼的无法忍受,只是心中还挂念着我。只是从姥爷黄药师处得知我前往全真学习‘重阳秘术’,心中大是欣慰,因为有我这唯一的期盼才忍辱偷生。信后还说,下个月就是我的童子试炼,要我一定要尽快赶回去。

    我仔细一算日子,我从家里出来去桃花岛学艺加上全真、古墓学艺的日子也不满一年,不是还两年的任务时间么?怎么这么快就过了!

    王重阳解释道:“阳儿,这是因为你们是双生子,双生子谁能获得成人礼的权利主要由家里最尊贵的女性长辈决定的!时间是成人礼前一年的时间,正好是十三岁时候,算起来日子也快到了,你最近修炼的怎么样了?”

    我连忙把新近发现的寒玉床能让我勃起却不能射精的原因和王朝阳说了一遍……

    王朝阳沉思了一会:“你自幼先天不足,虽然身为男子,却是至阴之体,而那寒玉更是至寒之物。所谓阴生于阳,阳生于阴。至阴遇上至寒,所以使你阳物复阳。但不是天生元阳,所以你能雄挺而不能射精。这种情形对于修行没什么益处,因为修真讲的是阴阳交融。你这是旡阳之象,用来肉博因为不能射精自然无往不利,可却不是长久之势。这样吧,你也要回去解救你母亲,为师今日先把《九阳真经》第一重传授给你,先帮你激活一件神器!你想激活蛇还是猿呢?”

    我心中大喜,终于可以自己体验那‘重阳秘术’了,思量了一下,那蛇灵动异常,而猿的只有外壳坚固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妙处,还是先激活蛇好了!

    王重阳伸指朝我的龟头一点……

    叮!!!系统提示!!玩家郭阳(吴双)激活神技『蛇の吻』、激活《九阳神功·贰·重阳之始》。‘系统’判定生成第二阳『蛇吻』……”

    我只见我原有的分身上段的阴阜处长出了一条筷子粗细的小蛇来,浑然不象当初收服温青青时候由分身衍变的『蛇の吻』那般粗细。就象是个微缩版。但是顶端仍然呈三角型,修长的身躯却显得更是锋芒毕露!

    “就这么的简单?”我大感惊奇。

    “这《九阳神功》分为几部份分藏于各处,如果是男子收藏,只要他肯传功给你,就这么简单,但如果是女子收藏,你必须得到她的处子才可以获得《九阳神功》!阳儿,想不想试下效果?”王重阳解说道。

    我连忙点了点头:“是和孙师姊么?”

    王重阳笑了笑:“你孙师姊现在练功呢,我让他的弟子陪你!”说完扬声叫到:“去唤瑶迦来一下!”

    “这瑶迦是你孙师姊新收的弟子,原是宝应程家的大小姐,年纪和你差不,这是你的神器的初炼,怎么能便宜了你孙师姊,师傅自然要给你找个合适的!”王重阳话音刚落,却是一个温文娇媚的少女推门进来:“师公,你唤徒孙有什么事?”

    “瑶迦,你来全真门下也有三月了吧?”王重阳温柔的对那程瑶迦说道。

    程瑶迦轻轻叫道:“是!”

    “师公一直觉得你很有慧根,今天刚好是你师叔修炼成‘重阳秘术’的日子,师公就让你和他进行初炼如何?”王重阳问道。

    “‘重阳秘术’!”程瑶迦惊呼一声:“初炼?”

    “对!瑶迦,不要怕,在你没有成人之前,没有人能夺走你的处子的。你只要用你的‘天罡’和你师叔一起就可以!”

    “可弟子才入门三个月,入门工夫都不精通,还没修炼到‘天罡北斗七星阵’的修为”入门三个月的程瑶迦显然已经明白全真教的‘天罡’是怎么一回事了,可她却窘得一张俏脸如玫瑰花瓣儿一般。

    “不妨事,就由你师叔亲自指点你!快把衣服脱去!”王重阳的态度非常轻松悠闲,但是话语中令人不可违抗的命令意味却十分明显。

    程瑶迦无奈地脱去了外袍。宝蓝色的短襦合身地贴着她的上半身,少女的美好曲线都充分展现了出来。饱满的乳房自然地隆起,丰满的程度与她的年龄相违抗似的,奇妙的悖逆充满着诱人的风情,半露的藕臂则是纤细修长,雪白无暇。

    我和王重阳发出一声赞叹,两人的双眼发直,火热的视线上下巡视根本离不开。

    “师叔,弟子程瑶迦,清净散人门下,请指教!”程瑶迦说的虽是江湖上的场面话,但神情腼腆,说一句话,便停顿片刻,一番话说来极是生疏羞涩。

    近距离嗅着少女传来的幽香,我慢慢揉着难以掌握的丰乳,奇妙的弹性与柔软度从手掌心爆开,比起手上的舒适感,程瑶迦哀羞的耻态更让我血脉喷张。

    我轻轻的走了上去,将那丰盈的乳球用左右手轻轻握住,隔着衣服与裹胸,抚摸的触感不是那么强烈,但是,令人无法忍受的羞耻却丝毫没有被隔绝,程瑶迦白晰的脸孔逐渐火红,脸低到几乎碰到胸口了。

    “来!师叔帮你脱光吧。”少女扭捏的媚态让我无法忍耐了,想起当初孙不二所说的‘肉挠头’,我的心里便想直接露出狰狞兽性的一面。

    程瑶迦只感觉脑中一阵晕眩,我轻松地剥开她的短襦,浅蓝色的裹胸围着几乎要弹出的乳房,在程瑶迦挣扎的动作之下,左右夸张地摇晃。

    “不要,不要!”以少女的嗓音发出的尖叫声,让在场的我和王重阳都兴奋起来了。

    程瑶迦粉色的樱桃半露,我用食指指甲轻轻挑动着,接着含住颤抖的乳头。香甜柔润在口中扩散,滋味完全无法想象。

    “不!师叔!痒!!”程瑶迦的呼救声中带着恼人的鼻息,我的侵犯虽是如此令她难受,但是成熟肉体上的诚实快感却不断增强。在师长面前遭受玩弄的羞耻让她几乎要窒息,但是奇妙地,在哀羞的催化之下,肉体的敏感度远超过平时的自我修炼。

    我熟练地解开裹胸,突然间,耀眼的洁白跳了出来,丝毫没有下垂的浑圆美乳完全展现在灯下。

    无暇的白腻在灯光反射下,有青色的静脉横过,透明中隐着淡淡的粉红。

    我放肆地揉捏,指头深深陷入柔软的乳肉中;吸饱情欲的乳房顶端开始膨胀,原本比软糖还要柔嫩的乳蒂变得坚硬挺立。沾满口水的乳头像是沐浴在晨露之下盛开的粉色蔷薇,迎风摇曳。

    我接着把手伸向下体,翻开裙子,用力扯开淡青色丝裙。缕空亵裤之下已经可以隐约欣赏到一片漆黑,白晰的三角地带与浓密的黑色形成明显的对比,底端带着些许湿濡的水气。

    我撕破程瑶迦最后的衿持,慢慢拉下水蓝色的亵裤,用力分开程瑶迦的大腿,在女性的悲鸣声中,美丽的蜜穴无私地绽放,饱满的花唇、粉色的绉折点缀着黑色的杂草,膣内的嫩肉像是生物一般巧妙地蠕动。

    “不要啊!那里不能碰的!我还没有成人呢!”程瑶迦用力扭着纤腰,想要夹紧大腿。

    我想了想王重阳和小龙女的教训,于是我的舌头越过那个充满诱惑的部位,直接抵达最敏感的肛门。

    可爱的菊蕾清楚地暴露在灯光下,正随着我的舔弄而舒张收缩。我的指头插入菊蕾里挖弄,火热的肛门充满着弹性,几乎夹断指头的粉色肛肉彷佛绽放的玫瑰。

    双腿被压制成m字型,上下的秘孔同时并列,淫糜的姿势就像是自行展示一般,充满着屈辱感。慢慢地,程瑶迦结实的双腿逐渐失去了力量……

    肛门初次所受到的淫虐超过程瑶迦的理解范围,像是要响应侵入的异物,剧烈收缩的肛门造成更强烈的刺激,火热的感觉不但共振着湿濡蜜穴,还不断往肚子里钻……

    混合着男人的唾液攻击着自己的肛门,受刺激的女体弓了起来,虽然尽量忍耐,淫荡的呻吟依旧不停从程瑶迦口中传出来。

    程瑶迦的闪躲与反抗,更加沸腾我血液中的魔性,我立刻解开衣裤,露出男性的象征。雪白的肉棒虽然已经拥有令人敬畏的尺寸,却如稚童般软软下垂着。

    我取出寒玉珠往自己的肛门处一塞,原来可笑地低垂着的软绵绵的肉棒立刻昂起头来,微微发红色的棍身上伞状硕大的龟头对视着程瑶迦,小脸烧红的程瑶迦呆望着眼前奇特的情况,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瑶迦,晚辈向长辈讨教时候应该说些什么都忘记了么?”一旁的王重阳提醒道。

    “弟子程瑶迦,清净散人门下,请师叔帮我初贯通天罡!!”程瑶迦的脸上充满惊喜羞涩之情,泪水从白玉般的脸颊上不住流下。

    听到青涩的少女对我发出淫荡的企求,我的肉棒毫不留情地插入狭窄的肛门,初次暴肛剧痛彷佛要撕裂女体一般。规律地抽动着,迸出的猩红鲜血减少了的摩擦阻力,在肛门里活动的肉具变的越来越放肆,在直肠里转动,排泄般的异感断断续续,彷佛腹泻般,龟头较细的尖端不停朝深处硬塞,充实的麻痹感逐渐延伸,程瑶迦连括约肌都开始痉挛;肉棒突起搔弄着平常碰触不到的敏感直肠,麻痒的感觉让程瑶迦几乎要哭出来了。

    我默念了下口诀,分身上段的第二阳『蛇吻』冒了出来,正如同初生儿蹒跚学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