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0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动的带有浓愁的美艳熟女轻轻的脱掉身上仅有的一件外衣。

    黄蓉慢慢的转过身,露出那刚接纳儿子阳具不久的肛门口处流淌出一丝丝属於郭破虏的腥臭精液:“你以为娘这样会快乐么!这一年来,每天天一黑就是我的地狱,我要一整夜都接受你大哥的折磨,白天我还要提着精神打理襄阳城防务和丐帮事务,还要忍受别人因为你大哥的强壮投向我的那异样的眼神!因为快一年的持续肛交后被撑得大张的肛门洞使我经常在人前失禁!一想起四处流传的你大哥所宣扬的一成人就要把我和别人交换的那种耻辱!这些……这些……娘已经受不了!阳儿!如果不是还有你这个希望!娘早……早就……”

    我一把将母亲拉下坐在我的大腿上,就这样黄蓉被我赤裸裸的抱在怀中。

    我低头看着母亲,只见她神情恍惚,眼带泪珠。

    我将搂在怀中的黄蓉抱得更紧,并且往我怀中的美艳母亲深情的一吻,我那真诚的怜惜脸孔加上极有技巧的接吻,致使黄蓉一阵感动,又吻得她是心神荡漾、春情燃生,她媚眼如丝地享受着与亲生儿子的激情接吻中。

    当郭破虏对黄蓉残暴淫虐完后,我马上温柔的对待黄蓉并倾诉着对她的深情爱意,这使得不得不接受郭破虏淫虐行为的黄蓉更加肯定了对我的希翼。她一个亲生儿子那么残虐的对待她,一个却怀着深深爱意强烈感动她,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已使黄蓉完全的依恋上我。

    当黄蓉横坐在我的大腿上时,我那根已经粗长的大肉棒,自然紧贴着黄蓉的屁股沟与幼嫩的肉相互磨蹭着。

    就这样,我一边叙述着我这一年来的遭遇,一边在她身上上下其手,一会玩弄着她上半身的两颗肉球,一会又用着粗长的肉棒磨蹭着她的蜜穴及上方的阴核,黄蓉却残忍的挑逗着我,坚决不肯让我插入,说是要我保存百分百的精力应付明天的童子试……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第二天天一亮,黄蓉就带着我和李莫愁、小龙女朝家族祠堂赶去,她一边走一边宽慰我:“阳儿,不要紧张,童子试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家人的认可,第二部分是长辈的试炼。今天来的都是我们自家的人!”

    不一会就来到了郭家宗祠,一进大堂,就见正中坐着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中年妇女。那男的浓眉大眼,胸宽腰挺,三十来岁年纪,上唇微留髭须,相必就是我现在的父亲——北侠郭靖了;那中年妇女相貌平平,却有着相当健硕的身躯,旁边偎依着那郭破虏两人有说有笑的窃窃私语。

    黄蓉带着我想这中年妇女请了安,果然是我今天要挑战的boss,也就是我的奶奶——李萍。

    右侧却是三位中年美妇,上首的一位一张芙蓉秀脸,双颊晕红,星眼如波,眼光中又是怜惜,又是羞涩,虽是美妇,却胜似少女。中间的一位身形苗条,大眼睛,长睫毛,皮肤如雪,宛如江南水乡的人物,但眼角早生皱纹,乌发已开始失华,两鬓竟有淡淡白发了,但从容貌看仍是个美女;下手的一位不施脂粉,身上穿的也是粗衣布衫,却是位农妇打扮。

    我心想既然是一家人,姐姐郭芙、郭襄应该也在啊,可这三位无论如何都划不上等号啊!

    仿佛看出我的疑惑,黄蓉也皱了皱眉:“芙儿、襄儿今天怎么没来?阳儿,上首的那位是杨家的包惜弱包奶奶,中间的那位是你父亲的授业恩师韩小莹韩师祖,后面的那位是武三娘,她的儿子武敦儒、武修文是你父亲的弟子,都和我们郭家渊源深远,也勉强算是一家人。”

    这时李萍站了起来:“人都齐了,今天是我们郭家的童子试,外面的人都知道我一直都很喜欢我的大孙子郭破虏。因此这次童子试特地请包妹子、韩师傅、武夫人你们三人也来做个见证!”

    李萍停了停:“我们这就开始吧,首先请你们三位对我两位孙子的阳具做个评判,只有通过两位的认可才能参加下一回合的试炼!”

    我心里恍然大悟,原来她还以为我是当年的小小鸡,所以请了三位有资格的外人来做评判,貌似无私,心里却是想把我在第一轮就淘汰了!

    母亲黄蓉站了起来:“婆婆,这三个评介应该是芙儿、襄儿和我娘才对吧!”

    李萍瞪了一眼:“芙儿、襄儿不能来了,亲家婆又远在桃花岛,今天的童子试总不能不举行吧?再说这三位难道是外人么?”

    母亲黄蓉还想说些什么,我心想今天可不适宜和总裁判长较劲,连忙把她拉了坐下。

    “破虏,郭阳,快脱了裤子让三位长辈评判下!”李萍催促着。

    郭破虏走到中间拉下裤子,露出那小儿手臂出的阳具,那紫红的棍身上爬满了蚯蚓般的青筋,草菇状的龟头如箭头一样指向前方,因为纵欲而大大分开的马眼冷眼觊觎。看着这样的凶器,大堂内的众人不由吸了口冷气。

    见到这传说中的‘夜夜十一郎’的‘小郭壮元’的凶器,三位的评介的眼里不由的露出羡慕、嫉妒的眼光。

    武三娘更是压抑不住的对李萍说:“李大娘,光这么看可不好评介,你能让我们用手试试手感么?”

    得到李萍的默许后,她立即用手巧妙而有技巧地玩弄着郭破虏的大肉棒,并说道:“好大!好热啊!”

    我也故作娇羞的慢慢的褪下裤子,却悄悄的把寒玉珠往肛门一塞,然后站了起来,大厅内发出了几声惊声。

    我的真身因为吸食了母亲黄蓉、姥姥冯蘅、师娘林朝英、师姐小龙女四位绝色的母乳,又吞噬了程瑶迦的元阴、服用了黄药师的九花玉露丸,足足长了六个尺寸;七寸长的阳具,虽然和郭破虏的比起还小了一截,但是落在一直停留在去年我那小小鸡的印象中的众人的眼里,带来的震撼就更加强烈了。

    包惜弱痴痴的站了起来,嘴里呢喃着:“通体雪艳,微痕半暇;瘦不露骨,丰不垂腴;棱张如伞,色若芙蓉;我读《控鹤监秘记》,原以为不过是小说家所云,没想到今日居然见到此神物!”

    “包妹妹,你叨唠什么呢?什么通体雪艳?什么微痕半暇?”李萍讶问。

    “我说的是阳儿那神物,我当年读唐宫秘事《控鹤监秘记》,里面描写了唐朝武后和张昌宗之事,那张昌宗独宠后宫,靠的就是他拥有神物‘红霞仙杵’。书中记载那‘红霞仙杵’通体雪艳,微痕半暇;瘦不露骨,丰不垂腴;棱张如伞,色若芙蓉;我以为不过是小说胡说的,今日一见,方信世间果有此神物!!”包惜弱解释道。

    “那什么通体?什么微痕是什么意思?”李萍又问。

    “这些指的是‘红霞仙杵’的特征。‘通体雪艳’指的是它的肉身是白色的,世俗评介男子阳具大是‘一白二青三绿四黄五朱六红七乌八黑九紫’,以紫为胜,就如破虏那具就属于‘九紫’的上品,而这‘红霞仙杵’则是逆天神物,以白为胜;‘微痕半暇’指的是它通体不会青筋暴起,世俗女子好健壮,不选温柔,此不过村妇淫耳。象那种筋胜于肉,当时虽惬,过后女子身体定觉不和。‘瘦不露骨,丰不垂腴’指的是它不肥不瘦,男子那事物其实适用就好,太细不解意,太粗难禁受;‘棱张如伞,色若芙蓉’是指那龟头顶尖棱厚,抽动起来使人之意也消也。色泽更是红若芙蓉,所以称为‘红霞’!”

    郭破虏嫉妒的说道:“什么狗屁‘红霞仙杵’,一年前还小的跟颗蚕豆一样!”

    “这你就不知了,书中还记载:幼而蕊含,长而茄脱,棱肥脑满,则如鲜菌灵芝。说的就是这‘红霞仙杵’一开始小如花蕊,后来会长大的!”包惜弱解释道。

    哈哈!没想到我的主角光环还是这么强大,被人暴光了装备只剩下了完全磨损的新手武器,却居然把这新手武器激活成可成长的神器!

    李萍见精心的安排完全被破坏了,连忙出来打断:“好了,包妹子、韩师傅、武夫人你们三人来说下谁能通过你们的认证?”

    武三娘恋恋不舍的松开握着郭破虏的手说道:“我还是喜欢破虏的,强壮,有力!我握着的时候还不住的跳动,要是插进去不知道该是么的舒服!!”

    包惜弱则幽幽的说:“奴家自然喜欢二郎的仙物!”

    一比一!关键的一票终于落到了韩小莹的身上。

    韩小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浮云睚眦,有猿公,期我在。没想到在我的有生之年终于让我等到了,蓉儿,原以为你有破虏这样的儿子就足够让人羡慕了。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象阳儿这样的儿子,真是天妒啊!我认可的是——郭阳!”

    “啊!”众人惊呼了一声,没想到峰回路转,韩小莹居然认可的是我!

    李萍吃吃的问:“韩女侠,你是不是也认可下破虏?”

    “一个母亲只能选择一个儿子,我又怎么能认可两个呢?”韩小莹淡淡的回答。

    哦嘢!没想到郭破虏第一回合就被我给ko掉了!完胜!

    李萍‘唆’的站了起来:“那我认可破虏一票!二比二,第一轮平手!”

    母亲黄蓉激动的站了起来:“婆婆,评介只有三人才对!你怎么能这样!”

    李萍红着脸对黄蓉说道:“蓉儿,娘这是为你好。郭阳也是我的孙子,他的‘红霞仙杵’只是个猜测,如果不是的话你将来怎么办?娘先帮你试试,要知道童子试一旦确定是谁你将来的终身性福就必须依靠谁!”

    我也连忙把母亲黄蓉拉了坐下,并悄悄的对她说:“娘,你要相信阳儿,阳儿会让她们输的心服口服!”

    奶奶李萍走到了大堂中间,开始褪去衣物,只见她身型健硕,身材有些微胖,奶子非常的巨大,呈八字形向两边分开,两个黑褐色的乳头耷拉在那。微隆的小腹,浑圆的臀部,和父亲郭靖的那频繁充足的美满性生活使她犹如年龄三十岁的性感艳妇,和母亲黄蓉的不同是她带给人一种完熟的风情。

    “破虏,你先来,今天你除了不能直接用阳具攻击奶奶阴户,其他任何地方都可以任你们玩弄,看谁在奶奶身上坚持越久才射的,并让奶奶泄的次数越的就算谁赢了!”李萍公开了第二轮的胜利条件。

    郭破虏立即上前以两手玩弄奶奶李萍圆滚滚的屁股,李萍陶陶然的朝背后看去,然后似笑非笑地将身体往后靠,郭破虏立即拦腰抱紧奶奶,硬挺的阳具顶在她丰腴的肥臀摩擦,并将手握住她巨大的熟透甜美的奶子揉捏了起来。

    奶奶李萍一边呻吟,一边扭动着身子,两条大腿缓缓张开,那令人懊恼的淫液早已黏腻地濡湿了腿根。

    郭破虏一只手继续捧住了她那沈甸甸的美乳,手掌用力揉弄感受着她傲人的巨大,另外一只手被李萍引导着伸向下方。

    这时母亲黄蓉轻声的对我说:“童子试不仅仅是个试炼,更重要的是通过长辈的教诲,让你们学习和体验两性世界的美妙。阳儿,你好好观摩学习!”

    李萍以自己的身体为教材,指点着郭破虏的手,进入了艳丽的成人世界。陶醉在美肉之间的郭破虏,凭借着李萍的呻吟声,籍由指间的触感,告知他抚过了哪些美好的地方。

    郭破虏搂着充满脂汗的奶奶的裸身,顺着她的指引将手指探入她的蜜洞里,李萍的身躯因为他的爱抚而颤抖,官能的喜悦迅速地使李萍的花蜜大量地喷了出来。

    “一次了!”李萍计算了次数,她迅速的转过身双手掌握着郭破虏粗大的肉茎,李萍技巧性的抑止他过度的兴奋,和郭破虏肉棒差不大小的玉手环握,感受着他的血脉贲张,那顽皮的拇指尖点在龟头处,涂抹着黏液扩散,将郭破虏带给她的电流回敬给他,在郭破虏的臀肉紧绷,射出精液之前,把玩肉囊的手立刻又让精液徘徊回去。

    “慢慢的……慢慢的来喔……破虏……啊啊……啊……”李萍伏到郭破虏的身上,一个成年健硕熟妇骑在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身上,这样的姿势,带给李萍一种征服感,她一手扶着郭破虏脉动着的肉棒,插入肛门,仿佛是完全契合一样,在深入肛门之中完全没有任何一丝阻碍,那温暖湿热的肛门,紧密包夹自己孙子的肉棒,一下就让郭破虏本能的抖了抖腰,似乎就要将自己的精华全部灌注其中。

    李萍连忙停止动作,用力的环握住郭破虏肉棒的下摆,试图阻止他射出来。

    我们只见郭破虏抖了两下发出了宛若少女般的呻吟,就停止了颤抖,

    “射了!”母亲黄蓉高兴的叫了起来!

    “没呢!”奶奶李萍矢口否认,我们见她努力的吸了口气,似乎在提肛不让什么流淌出来……

    “你大哥厉害着呢,一晚上射十一次,还是那么的硬!”母亲黄蓉悻悻的说。

    仿佛为了证明什么,奶奶李萍扭动着肉臀,鼓励郭破虏继续下去。

    不需奶奶李萍再暗示什么,郭破虏已经知道配合着她的扭动﹔刚刚射后的那种远比射前还要舒服数十倍的快感,如波涛般的袭来,肉臀前后轻移,蜜肉绞紧扭转,少年郭破虏迅速恢复惊人的活力与脉动,在李萍敏感的肛肉里抽搐!

    充满了倒流精液的直肠里承载不下的白浊精液,沿着紫黑坚硬的肉棒,和不停泌出的肛油一起,黏泞在交合处。

    缓慢燃烧的檀香,凝结记忆着这交媾的时间,在郭家宗祠的大堂里,奶奶与孙子,熟妇与少年,美味的肛肉在郭破虏连续十一次的激情之中,李萍达到了身心俱欢的连续七次高潮。

    *****俺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