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7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子之间停了下来。

    叮!!!系统提示!!安全到达目标坐标:襄阳西郊坐标:x10y-13

    被我的喊声清醒来,惊慌失措的黄蓉来不及穿上亵裤就跑了出来!见到我,她又羞又喜的喊到:“阳儿,你怎么来了?”

    “娘!快走,他们是讹你的!”我来不及解释,坐在马上向她伸出手,黄蓉正待跃上马,欧阳锋已然追了过来,黄蓉抓起打狗棒横扫了过去,欧阳锋身子蹲下,双掌平推而出,使的正是他生平最得意的“蛤蟆功”。

    掌棍相交,母亲黄蓉先是因为郭芙、郭襄的事伤了心脉,又泻了一海碗的阴精伤了元气,如何是欧阳锋的对手,她身子一幌,嘴角立即溢出一股鲜血,似乎随时都能摔倒,她心知不妙,把那打狗棒朝房子中的海碗甩了过去。

    欧阳锋心知黄蓉已然受伤逃不了他的手掌,心疼那碗绝世稀有的阴精,斜飞了过去接住那打狗棒,黄蓉连忙吸了口真气飞身上马坐在我的身前,我一把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她低声道:“快跑!”

    我连忙点开‘历史记录’,朝那‘访问上次到达的地点’点去,想借助汗血马的安全保护返回家里……

    谁料鼠标一滑……哦!是手一滑!!点到了下面一行‘访问二十年前到达的地点’

    眼前冒出了一条:系统正在读取,请稍侯……

    我靠!关键时候出现微操失误!

    那边欧阳锋一把接住打狗棒,见我们两还呆坐在马上,‘桀桀’一笑扑了过来……

    这时‘历史记录’堪堪读取出来,我见来不及点选后退重新选择,随便朝一个坐标点了下去,无论如何先离开这里……

    欧阳锋扑了过来朝母亲黄蓉抓去,手指刚抓到衣服,汗血马已然按照哪个坐标跑了出去……

    ‘嘶’的一声,母亲仅有的黑色连身长裙被欧阳锋一半抓在手里,一半飞了出去。

    和全身赤裸的母亲黄蓉骑在汗血马上,一路向北奔驰而去,我见她面无血色昏迷在我怀里,嘴角不住的沁出鲜血,着实伤的不轻。

    良久,她才醒了过来,低声问我:“阳儿,我们这是去那里?”我看了看历史记录里的坐标:“是荒漠,坐标是:x7456,y-47。”

    黄蓉‘啊’的叫了一声:“怎么点到那去?这下完了!”

    “怎么了?”我惊讶的问。

    “那是蒙古国的地界!关键是距离襄阳上千里,就算汗血马也要跑上半个月!”黄蓉沮丧的说。

    此时母亲黄蓉正好坐在我的肉茎前,而我正好双臂环抱在她胸前,因为汗血马自动移动中不能动弹,两人随着轻微的起伏颠簸互相磨蹭着,感受着两处的柔软,暖玉温香,正是英雄冢,我真想忘掉一切,永远同她陶醉在这:“那我们就这样慢慢的欣赏风景吧……”

    “只怕你过几天就没这个心情了!”黄蓉幽幽的说。

    “怎么了?娘?”

    “你第一次乘时候没看提示么?系统不提供餐饮服务,而且一旦开始就不能停止和行动,你我吃什么?”

    “吃奶奶啊!”我调皮的说道。

    “你吃的到么?”

    我楞了一下,果然这个姿势不对。

    “骑汗血马长途旅行必须一男一女,我必须向后转骑在你的肉茎上,借助马的颠簸不停的交媾,这样我食你的精,你食我的乳,循环再生才可以。只是刚才……不怪你……刚才太惊险了……”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十数日后,汗血马终于在一处渺无人烟的荒漠处停了下来,我们两人立即从马上摔了下来,又饥又渴的我扑到母亲黄蓉的乳前吮吸了起来,那乳房还是那般的丰满尖挺,可惜却一滴乳汁都没有,只有淡淡咸咸的汗味。

    “不要吸了,娘都半月没吃东西了,早就没奶了!”

    “娘!我饿!”我有气无力的说道:“我们上马去附近找点东西吃吧!”

    “不行,娘现在这样,一点力气都没有,如果遇到蒙古贼子,被他们掳去为奴可连一点抵抗的力气都没!而且什么都没穿,就算运气好遇到些好心的,也……”

    “那我去找点吃的带给你,娘你在这先歇息下!”我回答道。

    “也不行,娘现在这样,吃东西是没用的,只有食精,可你又不能射精!”

    “那我去找人要点……要点精给你?”

    “这里是蒙古,你不熟悉这的风俗,蒙古男子视精如命,连自己的女人都不肯轻易施舍,何况给你。”黄蓉的脸上出现苦笑。

    “那可怎么办啊!!!”我大叫了一声:“难道我们母子就要饿死在这里!”

    “是娘害了你,娘没看穿他们的奸计,还把你给拖了进来!娘……对不起你!”

    “娘,不关你的事,和你死一起我很开心!哦!对了,那娘你以前吃的是什么?”我问道。

    “没出嫁前吃的是你姥爷的精,后来吃你爹爹的精,等你大哥十岁后就吃你大哥的了!今后娘只吃你一个人的……”

    “那蒙古女人吃什么?他们的男人又不肯给精!”我惊讶的问。

    黄蓉眼圈一红:“所以说在蒙古女人是最苦命的,是以牛马羊猪这些畜生的精为食,遇到贫穷的人家经常连这些都吃不饱!芙儿……芙儿这一年来也不知吃的是什么?也不知吃的饱么?”

    我眼睛一亮:“娘!有精了!有精了!那汗血马有精!”

    “啊!你!!!你胡说些什么!怎么能让娘吃哪个!”黄蓉嗔目的瞪着我!

    “娘,再不吃我们就要饿死在这了,如果我们饿死在这,芙姐、襄儿怎么办啊!”我劝说着。

    “不行,娘做不出!不要逼娘!”黄蓉的声音像哭泣。

    我想了想,应该换种方式:“娘,阳澄湖的大闸蟹你吃过没?”

    “有!”

    “那大闸蟹,体大膘肥、青背白肚、金爪黄毛、膏红肉鲜,尤其是那红膏,一沾上醋,吃起来哪个香啊!你一定也吃过吧!”我说的口水直冒。

    “不要再说了,你一说娘的肚子就更饿了!”黄蓉的肚子也响了起来!

    “那你知道不?那膏就是公螃蟹的精液!”

    “啊!好恶心啊!不要再说了!”黄蓉叫了起来!

    “娘,你可以为了口食之欲吃螃蟹的精液,却不肯为了救你的子女吃马的精液么?”我大声的说道!

    荒漠一下又沉寂了下来,两人默默的躺在那,只有粗粗的喘气声……

    良久,母亲黄蓉脸色通红的说:“阳儿你要听清楚,绝不可以看我,也绝对不能告诉别人。如果不听话,娘就会咬舌自尽!!!”

    我连忙不住的点头,

    母亲黄蓉默默的挣扎着爬向汗血马,痛苦、羞耻、悲哀等感情混在一起,她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她握起汗血马那胳膊粗的兽茎,双手无力的搓弄着那两侧稍扁的圆柱形,半天那汗血马也没任何冲动的反应,无奈的她抓起那前端端详了起来,汗血马的龟头和人的大不相同,龟头钝而圆,就象是一个被压扁的大烧饼,之间是那有凹形下陷的龟头窝,里面是一个如鱼嘴般突起的尿道突,黄蓉瞪着它,她的任务就是尽快是它射出救命的食物来。

    毕竟是畜生,雄性腺体发出的恼人的恶臭直冲鼻孔,黄蓉皱着眉头朝那尿道突舔了舔,忽然受到刺激的汗血马的兽茎一下勃起了两倍,重重的朝黄蓉的俏脸冲刺过去,饥饿和伤痛使黄蓉无力闪避,那兽茎狠狠的击打在她脸上,畜生龟头上的耻垢粘在了她的唇颊间,她连忙拍打搓弄着自己的脸庞。

    看着眼前的龟头,黄蓉心里暗暗的对自己说:“快点!快点让它射出来,结束这样的耻辱!”可以心口不一,双唇无奈且笨拙的舔着那兽茎,发出轻轻的啜泣。

    我悄悄的挪动头部,双眼瞇成一条线,把视线悄悄的投向那美丽高雅的母亲,她赤裸跪在地上为一只丑恶的畜生口交。

    樱红的小嘴张开到极限才包覆下的龟头,满满的填充了母亲黄蓉的口腔,数十年的口交经验在这里完全的使用不上了!

    舌舔、牙咬、喉吸、颊压以往这些无往不利的技巧在这样庞大的龟头前一点都用不上了!聪敏的黄蓉立即想到了唯一的办法,她前后摆动自己的头颅来使汗血马获得快感。

    感受到交媾快感的汗血马低声嘶啼,开始有点躁动不安了……

    汗血马的叫声越来越深沉,母亲黄蓉也发出像吸啜时的声音。

    “吁……”汗血马的一声高啼,开始了它那漫长的动物射精过程,不仅长,精液的量也非常,浓白的黏液从班驳的兽茎和樱唇的接合处溢了出来。

    母亲黄蓉用手在下巴接住,不肯浪费一滴这得之不易的食物……

    我也爬了过去,吸食起母亲的乳汁来,由马精转化的乳汁却带有一股淡淡的腥味。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我打着饱嗝躺在母亲丰满的大腿上,看着母亲那还是无比苍白的脸色:“娘,你的伤好了点么?”

    “没呢!以口食精只能解决食欲,没有大疗伤的功效!”

    “那怎么才能疗伤?我去帮你找个大夫?”我问道。

    “娘先是伤心伤了心脉,又因为泻了那么阴精伤了元气,然后被欧阳锋震伤了内腑。这样的伤势要想治好,只有以阴户吸收精液才可以,比如你奶奶被你弄伤的那次,就是你爹和那小畜生帮她疗的伤!如果射精和女子高潮同时发生,更能有绝好的疗效!”

    “那怎么办?娘!孩儿没用,没有精可以帮你疗伤,我们快点回襄阳吧!”我着急的说道。

    “这汗血马的精虽然极品,量也,可是我要把其中绝大部分转去压制伤势,因此服一次最能顶半天的饥渴。如果遇到蒙古贼子,我们现在毫无抵抗之力,只有利用汗血马的历史记录安全移动,所以现在我们现在只能寻找半天距离以内的坐标点,一个点一个点的慢慢回去襄阳!你把历史记录拿来娘安排下路线!”

    黄蓉接过历史记录,手指不住在地上比画着,良久说到:“不好!”

    我连忙问:“娘,怎么了?”

    “这上面的坐标点主要是分为两个部分,北部的是在二十年前的记录里,这时这汉血马还未被你爹爹收服,因此都在着漠北的荒野成长,这周围的半天内的点不少,可都是无人烟的地点。如果要南下,中间无论如何必须要经过这个点。”黄蓉指着其中的一个坐标:“这个点是斡难河傍,是你爹爹收服汗血马的地方,收服了后你爹爹和马才一起南下大宋,因为我们现在直接要去大宋,如果只允许半天移动一次,是无论如何都要经过这个点的!”

    “那我们就从那经过好了!”

    黄蓉苦笑了一下:“斡难河傍是蒙古国主铁木真的龙兴之地,重兵把守,你我这个样子如何能过的去!也罢,先上马我们看看还有其他方向可以绕过去么?”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时值八月,漠北的气候异常闷热,人仿佛就生活在蒸笼一样,骑在马上还有风吹,可一停下来坐下来后片刻便大汗淋漓。

    我们连续跑了几天,却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斡难河傍的那个点!汗血马的精也是一天比一天稀,一天比一天少了,却一天比一天对母亲亲热了起来,现在一看见母亲就欢快的绕着她兜圈、嘶啼、磨蹭着……

    这日,母亲黄蓉披着我的外套静静的伫在那,望着远处的斡难河。我过去从后面轻轻的环抱住她:“娘,汗血马的精一天比一天少,在过几天就没有了!我想……我想……是不是你就和它疗下伤……”

    “啪!”母亲黄蓉转身狠狠的打了我记耳光:“你说什么?”

    我捂着脸叫道:“娘,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我是你娘!它是畜生!你知道不?你怎么也和郭破虏那小畜生一样下作!”母亲黄蓉怒目瞪着我。

    我毫不示弱的也瞪着她:“郭破虏也是畜生,你不也是因为他是你儿子,就和他做了一年那事!汗血马也是畜生!你就不能为了我和芙姐、襄妹做一回那事?”

    母亲黄蓉一下软了下去,嘴里呢喃道:“那不一样,郭破虏要的只是污秽的后庭,它要的却是那神圣的阴户!阳儿!娘苦苦守护了十三年的阴户那是只为你而留的,怎么能给了它!不可以的!不可以的!”

    我上前用力的将抽泣的母亲搂在怀里:“娘,武三娘用的是黄瓜!那么这十三年来你用的是什么?”

    “忽然问这个做什么!娘又不是武三娘那样的女人!娘说不出口!”黄蓉低语道。

    “娘!我是你的儿子!如果这次我们死了!我们以后生生世世都在一起!我想知道你的一切!!”

    ……“是手!娘只有再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才会那样!不过偶尔也会用用打狗棒!”黄蓉语气越来越低。

    “那你就把汗血马当成你的手、你的打狗棒不就行了!”我怂恿着。

    “啊!我就知道你没什么好心眼!还想着让娘做这么羞耻的事!”黄蓉低捶了下我的胸口:“那怎么一样?打狗棒是死物,马是活的!”

    我见母亲黄蓉从耳光到轻捶,心里明白她心底那道道德和伦理的防线慢慢的在崩溃:“那还不一样,打狗棒原来也是有生命的,它原来就是颗小笋芽,慢慢的长成一株竹子,然后被人做成一个打狗棒,也就是说它不过是株竹子的尸体,这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