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9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后接客的钱我们拿两成!”

    “爹!你看!这个可有眼光了!他一眼就知道这个能赚钱!”都史抓着桑昆说道。

    桑昆摸了摸下巴:“一成!你还要先付银子!”

    “好,成交!”我要的是你们带路,又不是银子。“不过……这三万五千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刚才只是听都史老爷说的是很漂亮,但是我们两个却没有看见这货怎么样?不如这样,都史老爷你告诉我哈刺兀那怎么去,我们去看下货色再回来给银子?如何?”

    “你别做梦了!那慰安营只对我们大蒙古帝国这样尊贵的种族开放!你一个商人,别说想进去看货,连门都靠近不了!”都史冷笑道。

    我暗暗吃了一惊。

    “不过如果你先把三万五千两银子给我,我可以带你进去,我爷爷王罕是铁木真大汗的义父,由我带你进去是没问题的!”

    我拿出母亲黄蓉昨天带回的一包金银扔到了桌子上:“三万五千两银子太了,这里是最少有四、五百两,我全给你们做押金,你带我们去试试货色,如果真的好,我们立马取三万五千两银子奉上,如果不满意,这些银子也全归你们,你们没什么吃亏的!”

    看着桌子上耀眼的金银,桑昆一把按住:“成交!”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一路无语,我和母亲黄蓉随着都史向东,不日来到了哈刺兀那,只见旌旗招展,居然是个重兵把守的要地,一路盘查严密,但是因为和都史一起,居然畅通无阻,而且都史几乎和一路上遇到的军官、士兵都有说有笑,看来他的人缘着实不错,行至一处军营的时候,里面不时传来纵酒高喝的叫声,门口赤裸的跪着一排女子,她们尽力的将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并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做出各种诱人的动作,只希望路过的蒙古士兵能停下脚步端详自己一下,并把自己拉进那营寨中去。同时又有不少鬓发凌乱的女子从里面出来,立即在一旁整理自己的身体,以期望获得下一个机会……

    都史解释道:“这里是奴营,里面都是些平庸的货色供士兵们解闷。那边是尉安营,专门供军官使用,哝,前面就是章台,里面都是高级货色,不是贵族可进不去,等下进去了你就说你是埃塞俄比亚的王子,来蒙古出使的!”

    进入章台后,里面的毡帐就高档了,也显的幽静典雅的了!那里的小吏一见都史就亲热的围了上来:“都大人,你又回来了!小的可想死你了!”

    “摩纥没,少废话!老地方,今天还有位置么?”

    “呦!真不巧!今天耶律将军要来查营,这不现在都送了客人就等他来!”那摩纥没诌笑着。

    “我不管,我两天没见她了,我先来一次!”说完都史就待闯入旁边一个毡帐,那摩纥没一把拦住:“都大人!都大爷!你这不是让小的为难么?”

    “啪!”都史打了那摩纥没一记耳光:“摩纥没,你以为你还是花刺子模国王么?你现在就是条狗!有什么话让耶律齐来和我说!”

    我们也准备跟了过去,那摩纥没一把我们拦住:“两位可不能再去了,你看耶律将军都来了!你让都大人快点,我陪耶律将军去其他地方先查点下!”说完便向耶律齐迎去。

    我和母亲黄蓉立即走到那毡帐边,刚刚钻了进去,便听见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妩媚声音……

    “我,郭芙。雌性;胸围两尺四寸,腰围一尺七寸,臀围两尺八寸,肛深一尺一寸;交媾体验人数:二万八千六百零七人。从前是大宋女侠黄蓉的大千金,现在是企求肛交的尻便器。我最喜欢被粗大的肉棒插进发春的肛门,请尊贵的客人尽情玩弄我淫贱的肛门,并把您神圣的精液赐于我!”看着自己的女儿郭芙全身赤裸成狗爬式的跪在地毯上,在念着羞辱的奴隶宣言,原本聪敏亮丽的眼神已经失去了生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妖魅的艳丽,糜烂的肛穴不停倒流出浓浊的污精。母亲黄蓉只觉的一阵气血上涌,苦苦压抑住的内伤一下复发,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我连忙一把扶住她坐在了门口……

    “奉伟大的成吉思汗圣谕:如果您能累计在我的肛穴里射出一千发精液,那么从此之后,我,郭芙一辈子将成为你的牝犬,无论任何情况,绝不违抗您的命令……并向你献出我尚存的宝贵处女!”姐姐郭芙继续吟唱着她那熟练无比的奴隶宣言。

    “乖美人儿了,不要念那些了,我都听了两百七十七次了,来!念点好听的!”我的眼睛慢慢的适应了帐内黑暗,只见那都史把裤子褪到了脚跟,腆着个大肚子,站到了郭芙的背后。

    都史见郭芙的屁股沒翘到他那粗黑的肉茎的面前,用力一拍肉臀上,郭芙身子立即的弓起來,用手把自己撐了起來,丰臀高翘,玉乳悬空,一手伸入胯下抓住都史那丑陋的肉茎,把它轻松的送入自己洞开的肛穴里。

    “啊!”看着那肉茎十分轻松的进入后,郭芙却高亢一叫:“尊敬的主人!你的肉茎能给芙奴快乐的感觉,常使芙奴陶醉于甜蜜的眩晕中,偶尔的痛苦却让芙奴读懂了肛穴的深刻……啊!”

    “啊!”原来这是姐姐郭芙的叫床声!“每个人给予芙奴性福的体验和追求都是不尽相同的。但是最大的性福似乎现在就在离芙奴最远的地方,也许只有经过这千抽万插的交媾才能给予芙奴波澜壮阔的高潮……”

    “日!南蛮子就是她娘的有文化,连她娘的叫床声都这么让老子兴奋!不象上次哪个扶桑来的犬奴,就只会‘亚美蝶……亚美蝶……’的叫丧!”都史囔囔的骂着,一手抓住那尖挺的鸽乳,一手抓住郭芙的头发,下身却一动不动的,通过扯动头发指挥着郭芙一前一后的摆动自己的臀部,形成一波接着一波的臀浪冲击着自己的肉茎。

    快速抽搐产生的冲击波,由郭芙的扭腰动作引发,透过一波一波的臀浪,传到都史的身上,最后终结于都史那大肚腩;然后籍着都史那大肚腩的震动,反弹回郭芙的臀部,再通过纤腰的扭摆,反馈回郭芙的那下垂的鸽乳上,就这样来来回回的在郭芙的躯体上震荡着,伴随着郭芙的那高亢的吟唱、微微摇动着的毡帐、隐隐约约传来的铃声、若有若无地弥漫着的精味,营造出只有蒙古国才有的堕落炼狱般地气氛。

    “代勒【蒙古语:冲锋】……代勒……”不一会,都史便咆哮着在郭芙的肛门射出了他的第两百七十七次精液,果然连半柱香的工夫都没有。

    “都史!又是你这臭小子!”一个锦袍官员掀门而进,正是那耶律齐。见到门口居然站了我们两位:“这两个是……?”

    都史满足的拔出那阴茎,一边穿着裤子一边说:“耶律将军,又来查营了!这两位是埃塞俄比亚来的王子,是来给大汗进贡的!我奉命好好的招待招待他们,这不,就带来你这地方!

    我连忙挽着伤势复发的母亲黄蓉给耶律齐鞠了一躬:“埃塞俄比亚王子乔治·沃克·布什,那是我的表叔奥萨马·本·拉登。拜见耶律将军!”

    “外面那马是你的?”我想了想原来指的是汗血马,连忙说:“那是进贡给伟大的成吉思汗的礼物!”

    “哦!是这样啊!确实是匹神马!”耶律齐忽然指母亲黄蓉胸口刚刚吐出的血污:“这是什么?血?”

    我心里一紧:“耶律将军,让您见笑了!你这……这地方实在是太刺激了!我表叔看的受不了,岁数大,火一上升,鼻血就冒了出来!”

    “哈哈哈!”耶律齐得意的大笑:“王子既然喜欢这里,那就玩几天,晚上这个女奴就不招待别人了,我让她好好清洗清洗,专门陪下你这远方来的贵客!来人啊!让她好好清洗清洗!”

    旁边的摩纥没连忙取来一个金盂,放在了郭芙的身下。

    只见姐姐郭芙立即蹲坐在那金盂上,双腿呈m字张开,把饱受摧残而洞开的肛门彻底的暴露出来,刚刚还被人抽搐过的屁眼儿,仍然可怜地一缩一缩的,不断蠕动。

    姐姐郭芙用力收缩小腹,菊周的扩约肌像饱含水分的丝绵一样柔软地鼓了起来。她上唇咬着下唇,脸色变得苍白,粘汗开始渗出额头,并发出便秘般苦闷的声音。

    ‘卟’的一声,随着扩约肌的崩溃,一股黄浊色的混合精液喷射而出,如刚刚拧到极限的龙头般,尽数准确的泻入金盂口。带着强烈腥味的浓郁香脒混合着汗味,纠结成一股浓郁的淫秽味道,充塞满这个小小的毡帐。

    忍耐已久的精液一团一团得到解放,一开始还是粘糊状,慢慢的则是凝结成果冻般的球团,‘卟嗵’‘卟嗵’的一团团的落入金盂。

    排泄出积攒了一天的精液让姐姐郭芙发出舒服的呻吟,微微的闭上双眸,陷入了短暂的失神,那迷惘的神情,却和高潮时的表情极为相似。绯红的俏脸上娇媚与畅快并存,说不出的妖艳动人。

    那摩纥没却取出了一只象牙箸子一五一十的拨弄起金盂内的精块清点了起来:“……四十六、四十七!今天是四十七发,将军。”

    “怎么这么少,平常不都有上百发么?”耶律齐蹇着眉头。

    “今日大汗去黑山狩猎,大家都跟去了,所以来的人比较少,等明日回来后肯定会的人来的!”

    “那好,让她好好清洗干净,晚上好好伺候这两位王子!两位王子,天色已黑,且一边稍待,明日等大汗回来我引你们觐见!都史,你随我来,上次……”说着拉着都史离去。

    不一会,那摩纥没便来和我们说:“两位王子,不知道那位先享受?”

    我站了起来:“我们俩一起去!”

    摩纥没诌笑道:“俩位!那么请入帐,我提醒两位,这女奴尚是处子,在未得大汗许可前是禁止夺取的!”

    我和母亲黄蓉一进入帐内。便看见姐姐郭芙象只牝犬般背对着我们,丰满的双臀间有一根貂尾弯弯垂下,随着郭芙扭动的臀部左右摆动。

    “我,郭芙。雌性;胸围两尺四寸,腰围一尺七寸,臀围两尺八寸,肛深一尺一寸;交媾体验人数:二万八千六百零八人。从前是……”姐姐郭芙伸手拔出了那插在菊花深处的貂尾,同时背诵起自己的奴隶宣言。

    “芙儿!!”母亲黄蓉一把撕去脸上的胡子,发出那哀切凄绝的呼喊。

    “……从前是大宋女侠黄蓉的大千金,现在是企求肛交的尻……”姐姐郭芙的身子慢慢的颤抖了起来,她慢慢的竖起身子回过头来,仿佛不相信眼前的一起的盯着母亲……

    “娘……”她立即捂着自己的嘴巴,扑到了母亲黄蓉的脚下:“娘!你怎么才来救芙儿?……”

    母亲黄蓉跪下一把抱住她:“芙儿,我苦命的儿啊!娘对不起你!娘对不起你!!”

    扑在母亲黄蓉怀里的郭芙却面带着微笑说:“娘,你能来救我,我好开心啊!我终于知道你没忘记了我!”

    黄蓉捧起郭芙尚在微笑的脸惊讶的说道:“芙儿,你!!你……怎么……”

    “娘是在问我为什么还在笑吗?因为我已经哭不出来了,这一年的日子已经让我无论接受什么样的折磨都会面带微笑,一开始,我越是挣扎,越是反抗,越能激起那些畜生的兽性,就会受到越痛苦的折磨。后来我想通了,既然无力反抗,那我为什么不尽心享受呢?于是遇到懒惰的,我就扭动着自己的屁股去迎合他;遇到自大的,我就在他干我的时候赞美他;遇到附庸风雅的,我就念那些淫词;遇到粗鲁的,我就念那些下流的粗话。结果这样一来,虽然每天干我的畜生增了,可是我却轻松了很。因为我能赚的银子,我每天不用不停的被干,我可以休息上几个时辰好好保养以便能被使用的更久;甚至我能偷偷的吃上几口新鲜的精液,不至于饿肚子或者吃那些乏味的牛羊精液。”虽然郭芙面带微笑的述说着,可母亲黄蓉还是被她语句里的凄绝给惊呆了……

    良久,母亲黄蓉才回过神来:“芙儿,别伤心了,走,娘带你离开这里!”

    “不,娘,不能便宜了这些畜生,你帮我把他们全都宰了!”郭芙面带微笑却牙帮咯吱咯吱响地说道。

    “芙儿,娘受了伤了,这次怕不行,我们先走,娘一定会找这些畜生算帐的!”黄蓉捧起一把拉起。

    “那好,他们干了我二万八千六百零八次,将来我要吃回二万八千六百零八条蒙古人鞭!”郭芙坚毅的说。

    “芙儿,起先我听那摩纥没说今天铁木真去狩猎,晚上大营真是空虚,我们一定要抓住机会!阳儿,你去把马牵来。”黄蓉说到。

    郭芙这才注意到了我:“这是阳弟么?我都快认不出来了,不过娘,我出不了这毡帐,你看!”郭芙挺起了她的胸脯,那两个象白桃一样的乳房微微的起伏着,那鲜红娇翘的乳尖上居然洞穿挂着两个铃铛:“娘,这就是他们耶律家独有的‘伤心欲绝’铃。挂了这铃铛后我一离开这毡帐就铃声大作,无论如何也逃不远的,”

    “伤心欲绝铃?”我上前作势要将它取下。

    “别动!”姐姐郭芙连忙拦住:“这‘伤心欲绝’铃左边的一个安装时候是和我心脉相连,一旦贸然取下就会心脉俱断而死,所以叫‘伤心’;右边一个和我的肾脏相连,我必须不断进行交媾产生欲望刺激肾脏,如果一停止一样铃声大作,所以叫做‘欲绝’。你们来的时候也看见了这章台附近并无警卫,因为一旦有女奴逃走,就会铃声大作,只需循声而去就可以轻松捕回,当初我刚被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