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2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怀疑本郡主的诚意啊!这妇人之初乳为罕有之珍品,即使我父王也舍不得享用,却被楚王殿下这般暴殄天物,不知殿下要如何才相信本郡主并无恶意呢?”

    “正因为这是珍品,为天地至纯至爱之物,岂能为酒盅所污,来,麻烦韩姬娘娘再挤一次放我这肉盅儿内。”说把我便把头放在韩姬乳下张嘴作酒盅状接去。

    抬头看这那黑白相间的木瓜状丰满豪乳,上头那的粉红色鸡头肉已经性感的膨胀了起来,一股股的乳汁不由自主的往外冒,在嫩肉的下端聚集成一滴滴甘露落人我的肉盅儿内。

    韩姬扭动着那刚生育后却保养得曼妙无比的身段,一把把我揽入怀里,直接把乳房往我嘴上凑:“楚王殿下还要哀家亲自动手么?”

    黄浊的人初乳一入口,就觉得丹田下一股热气氤氲在那,口感上觉得微微的带股腥味,却不是牛马羊的那种畜生的膻腥,而是股女子体汗之腥,入口别有一翻滋味。

    我斜眼看韩姬,只见她眼波流转,粉颊晕红,却是七分娇羞,三分喜悦。那娇嫩的刚刚能够哺乳的乳蒂被我口中热气一蒸,更是娇艳万状。

    韩姬敏感的乳蒂被吸的‘咯咯’直笑,忽然一只手在她的裙饰的掩饰下伸向我的下体,她的手上下轻柔地按揉,指头抓住我的龟头,用力捏着朝她的蜜处拉去,伏在我耳边笑道:“伊先!伊先【蒙古语:来这里】!”

    可惜我没放入寒玉珠,要不还真激动的想把她就地正法了!如今众目睽睽之下可不好装备上。

    韩姬搓弄了一阵,见我还是没有硬起来,见我也吸的差不,悻悻地起身走到赵敏身边低语了几句,我隐约听到:“……伊合【蒙古语:巨大】……胶楞【蒙古语:柔软】……

    “有酒无乐,何以助兴?新娘娘,你且来段舞以助酒兴!”赵敏笑语。

    那韩姬诺了一声,便只着一件粉红裤腿儿的舞裙舞了起来,上身尽裸的她那姣好曼妙的身段毕露无疑,她在那大厅上翩翩起舞,稍顷又轻盈地折腰翻折,丰乳、皓腕、纤腰、曲臀、美肤、秀发、五官,各具其美,更有那沁出的初乳随着那舞步旋转飞溅而出,大厅内顿时乳香四溢。

    我深吸了一口,却觉得这乳香和我起先所口服的大不径同,似乎更清远……

    眼角一瞥,只见厅角不知何时被人摆上了一盆种着七八株水仙一般的花卉,似水仙而大,花作白色,香气幽雅。众人临清芬,阅春宫,观美乳,和风送香,甚是畅快。

    见我一脸痴迷的盯着那韩姬,赵敏又说道:“来,新娘娘再来段剑舞!”说着抛了把宝剑给那韩姬接住,低声的和我说:“这新娘娘的剑舞更是别有一番风情,殿下不可不看哦!”

    我见那韩姬正待拔剑,脑子猛的一闪,喝道:“慢着!”回头却对赵敏说到:“郡主殿下,这汝阳王府不仅将猛奴美,这奇珍异宝更是层出不穷,象这‘醉仙灵芙’已属稀有,现在还要献上那‘奇鲮香木’么?”

    好歹我也是资深金迷,居然想拿这些来对付我!!哼!

    见被我识破,赵敏那皓如美玉般的双颊上已罩上了一片绯红,她挥了挥让众人退下:“楚王殿下,果然是博学对才!既然如此,你我就开门见山吧!当年大辽圣宗欲立你父重元皇太叔为帝,却被耶律洪基谋篡。可叹皇族血裔,而今却向篡贼伏首称臣。楚王殿下,我们大蒙古帝国最注重血统,怎么能坐视不管。今日得见殿下,我可以代表我们大蒙古帝国对殿下您表示绝对的支持。”

    “殿下身为南院大王,你父更是身为大辽兵马大元帅,北院大王萧峰又与公主殿下为莫逆之交,大辽兵马十之八九都在殿下的掌握之中。眼下又有一个绝好的机会,只要殿下你振臂一呼,我大蒙古帝国也愿意助你……复位为帝!”赵敏说完便直勾勾的注视着我等待我的回复。

    “好!本王也正有此意!”反正我又不是真的耶律涅鲁古,先拖住再说。

    “不知道郡主殿下说的是什么绝好的机会?”母亲黄蓉追问着。

    “我今日得到可靠的线报,耶律洪基正带领近卫前去黑山狩猎,如今国内空虚,所以他也才派楚王殿下出来抓什么逃奴,也正是支开楚王的意思。所以只要明天我带领数万精兵护送楚王殿下回燕京,到时候楚王殿下就可直接即皇帝位,兴义兵讨篡贼,公主却去说服那萧峰保持中立,如此这大事可定!”赵敏静静的望着我。

    我大笑:“好!太好了!事成之后,我们辽蒙就是兄弟之国!”

    “不!不是兄弟之国!是夫妻之国!”赵敏的眼里微微闪过了一丝失望,却随即明亮了起来:“我赵敏虽然谈不上天下绝色,却也薄有微姿,更是皇族血统,也不算辱没楚王殿下。等殿下即位后,需立我为后!”

    “夫……妻之国!”我大吃一惊。难道我的魅力值已经这么的强大,居然让赵敏这样的一个女主角在第一次见面后就囔囔的要嫁给我……

    赵敏笑道:“我的祖先是成吉斯汗大帝,族内更尽是拖雷、拔都、旭烈兀、忽必烈这些英雄。我只恨自己是女子,要是男人啊,我定要轰轰烈烈的干一番大事业!!只可惜在蒙古,男为主,女为奴!虽然我父亲汝阳王宠我爱我,但我就算想真的做些什么也是不可能的。可是你们大辽却不同,耶律氏为帝族,萧氏为后族,帝崩,萧氏后以太后身份摄政,从太祖耶律阿保机和皇后述律平以降都是如此。所以涅鲁古你只要立我为后,我自会尽心辅佐于你成就一番大业,如果我侥幸比你活几年,我也会以太后的身份尽心辅佐我们孩儿的……”

    原来这赵敏看上的是我冒牌身份,我心中不由的大大失落。

    母亲黄蓉却蹇眉在一边低语:“耶律洪基……成吉思汗……黑山……”

    “郡主殿下!你确定耶律洪基是前去黑山狩猎么?”母亲黄蓉问道

    “那自然!”赵敏盈盈妙目凝视母亲黄蓉脸上:“公主殿下也是个聪明人,只可惜你也身为女子,要不……”

    “既然两位殿下已是盟友,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我蒙古大汗成吉思汗已经大行了,家父正是被召集去哈林商议由谁继承帝位!”

    “啊!”我和母亲黄蓉、姐姐郭芙听到这个消息不由的都惊呼了一声。

    赵敏嘴角微翘的看着我,似乎要从我脸上看出什么似的说:“三天前,大汗手下的一个女奴逃跑了,看守女奴的摩纥末原是花刺子模国王,当年降我蒙古后为了以示优待降臣,大汗不仅没杀他,还让他当了看管女奴的美差。这次出了这样的纰漏,大汗大为震怒,将看管那女奴的摩纥末处死,并将他的女人全部没为奴。摩纥末的王妃名为古尔伯勒津郭斡哈屯,大汗早就垂涎她的美色,这次更是借这个机会把她没为女奴。花刺子模和西夏原本为近支,两国都是以女为主,以男为奴,古尔伯勒津郭斡哈屯在花刺子模原是权倾一国,投降后本人忍气求生。如今被没为女奴,心高气傲的她如何能忍受的了……”

    “更何况大汗是把她绑在营前,用自己的爱马和爱犬凌辱这个自己曾经得不到的女人,……结果这个古尔伯勒津郭斡哈屯不堪凌辱,居然乘机……咬掉了大汗的哪个东西……”

    【注:历史上成吉思汗之死的一种传说确实为这古尔伯勒津郭斡哈屯咬断命根而死,金庸小说里是选择病死一说。】

    听到这里我们全部不由的‘啊’了一声。

    “大汗已经是六十七岁高龄了,如何能禁受的住这样的伤势,拖了两天,结果于昨日驾崩了,所以我父王才连夜赶去哈林。”

    说完赵敏深深的看着我:“这尉安营是你们耶律家所建议的,而这逃奴是你们耶律齐所献的,而大汗之死又是因为这个逃奴引起的,现在两位殿下又连近卫都没带和这逃奴在一起,耶律洪基又带着他的近卫前去黑山。这一切一切的背后都是你们耶律氏的影子!”

    “郡主,此事我们并不知情,我们……我们只是奉命来接……这逃奴回去!”母亲黄蓉连忙无力的辩解着,手上却暗暗握紧了拳头……

    “这我相信,接应逃奴只需派个小将,何必两位殿下亲来,而且连近卫都没带一个。我想这也是耶律洪基他借刀杀人之计吧!”

    “那殿下为何选择和我结盟,……还要和我结为‘夫妻之国’?”我可不管什么辽蒙之争,我最关心还是这个‘夫妻’!

    “本来我也只是想利用下楚王殿下杀向燕京,只要燕京大乱一起,耶律洪基的根本就被动摇,那么哈林的局面立刻可以得到缓解。不过刚才和楚王殿下您一番‘交手’。我却很看好楚王殿下您。”赵敏微微一笑:“刚才的酒菜两位殿下滴水未沾,这看的出两位的‘谨慎’;新娘娘献乳,楚王殿下不肯用酒盅,这是‘细心’;借礼节把酒盅的乳洒了,这是‘机智’;直接吸吮新娘娘的乳,这是‘大胆’;新娘娘如此色诱,楚王殿下却不为心动,这是‘坚毅’;知道‘醉仙灵芙’、‘奇鲮香木,这是‘博学’;一口就答应和我结盟,这是‘果断’;一个大丈夫拥有谨慎、细心、机智、大胆、坚毅、博学、果断这些品质,又是皇族这般尊贵的血统,只要在遇到上几分机遇,还怕不能成就一番大事业么?所以我现在是诚心的辅佐楚王您成就雄图霸业的!”

    我心里暗暗开心,所谓的谨慎、细心,那是因为我怕了你赵敏;所谓的坚毅,那是我没装备上寒玉珠硬不起来;所谓的博学,那是因为我把金庸小说看了十遍了;所谓的果断,那是因为我根本不是耶律涅鲁古,我答应了你又能怎么样!这么品质,除了色胆包天外我一个都沾不到边!

    母亲黄蓉也暗自舒了口气:“郡主殿下,你所提议的我们会慎重考虑,明天我们再给你答复如何?”

    “夜深了,两位殿下不妨先休息,明日我们再商议。”说着赵敏把我们三人引至一间偏房后说:“三位且在此休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待赵敏走后,三人昏昏躺下,心知那赵敏定是把周围团团围住,大家都默不做声。

    忽然间,一对硕大的双乳压在我胸前,我那单薄的胸肌顶着那兴奋的乳尖,乳房的主人扭动着身子,让乳肉夹着一对铃铛在我的胸前挤压,乳房那柔软的变形,铃铛那冰凉的凉感,相邻的心跳合鸣,是母亲黄蓉?还是姐姐郭芙?

    乳房主人的手、舌头尽情地在我身体、脸上爱抚着……

    那舌头先是把我的嘴唇、双颊缓缓扫荡一番,然后亲吻着我那敏感的耳垂。

    “阳儿,不要出声,听娘说!”一个低沉的声音悄悄的在我耳边响起,原来是母亲黄蓉:“阳儿,你听娘说,那赵敏一定还怀疑我们,所以我们演场戏才能打消她的疑虑,在辽国的耶律氏是家族共妻,所以那耶律洪淇和耶律涅鲁古一定也有一腿的。等下你要忍不住,千万不能喊娘,一定要记得喊我姐姐。”

    母亲黄蓉的大腿张得大大的跨坐在我的身上,两只手按在我那分身上来回抚摸着并低声的说:“阳儿,我辈练功学武,所为何事?行侠仗义、济人困厄固然乃是本份,但这只是侠之小者。江湖上为什么尊称你爹娘一声‘郭大侠’‘黄女侠’,实因敬你爹娘为国为民、奋不顾身的助守襄阳。如今铁木真毙命,天下即将大乱,娘却为了自己的子女安危奔波,却无视那些千千万万的大宋母子的安危……娘做不出!娘真的做不出!”

    “啊啊啊……亲爱的涅鲁古弟弟……嗯……好深……啊……”母亲黄蓉骑了上去,用体重将我的肉茎顶进她的菊花最深处,同时扭转腰部,划着圆,将身子伏在我的身上,搂着脖子,随着自己旋转的频率,亲吻着我的耳鬓低声说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国家若亡,我们郭家也不得安全!阳儿你要原谅娘!”

    我一下就僵硬了,原谅娘?母亲黄蓉要对我做什么?

    同样也意识到我的不满的母亲黄蓉也停止了动作……

    一丝丝地在空气里若有似无的呻吟穿越门缝,本来是不会被人发觉的微小音量,但在忽然寂静的夜里,却是那么清晰。

    “芙奴,来几句给主子助兴!”母亲黄蓉对郭芙喝了一声。

    “啊!……”

    “阳儿,如今那赵敏把我们三个看的紧紧的,娘又受了伤,想三个全脱身那是不可能的,所幸的是赵敏只想控制假冒耶律涅鲁古的你,所以明天娘和你姐姐会找个借口先回襄阳应对蒙古之变。娘……娘真的对不起你……只能把你一个留在这里。不过你也别害怕,娘会安排好你全身而退的计谋的。”

    母亲黄蓉将双腿紧紧夹着,深怕这快感和我远离她。

    “那汗血马虽然神骏,却有个致命的弱点,如果使用历史记录奔走的时候,虽然在马上绝对安全。但是如果是精通骑射之术的就很容易看出奔走的方向,然后提前在前设下重兵埋伏把马团团围住。马一被围住就停止行走【系统提示!!自动寻路读取失败……】,这样就可以把你围困至死,或者让你慢慢随包围移动,到了目的地后一举把你擒获。”

    “所以明天你只能用汗血马脱身一次,如果一直用它就很容易被赵敏的大军擒获……娘教你个法子……”

    为了掩饰母子即将离别的痛苦,母亲黄蓉刻意缓慢的将臀部提起,和刻意用力的撞击下来,让姐姐郭芙伴奏般的吟唱,奏起一声声以肉击声为主旋律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