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3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离别乐章。

    门外的窥听者屏着呼吸,将耳朵贴在门上,偷听着屋内的一对母子以兄妹的掩饰身份进行交媾的欢娱喘息,心跳加速,带着紧张和悖罪的刺激,心里那莫名的忌妒和羡慕感,望着屋内身影交战,错乱成一波波的高潮。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次日,赵敏整装待发,母亲黄蓉对她轻轻的说道:“郡主,我们要分道而行了?”

    赵敏眉头一动,母亲黄蓉说:“我和那萧峰虽有交情,但是以萧峰的心性,只怕不能为我所动,我一起去燕京只怕也没什么用。那襄阳守备郭靖、黄蓉夫妇却也是我的徒儿,这逃奴又是他们的女儿,我去襄阳还能和你们互为呼应。我的涅鲁古弟弟就要拜托你了!”

    【这下猜出耶律洪淇是谁了吧?之所以赵敏不会从打狗棒法猜成母亲黄蓉的原因是留在襄阳的李莫愁冒充了黄蓉,详细后文叙述。】

    赵敏心中大喜,昨日一谈,她心知我是个没有政治敏感的人。但是母亲黄蓉却能从只言片语中猜出耶律洪基的手段,两人之间不由生起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她挟持我去燕京本意不过是协天子以令诸侯,如今母亲黄蓉的建议正合她心意,她自然无不应允。

    一双玉臂,从我的身后伸了出来,紧紧的抱住我。我只感觉到两团极其柔软的物事紧紧的靠在自己的背上:“涅鲁古弟弟,姐姐要先去襄阳帮你联系大宋,你且放心和郡主前去,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哎!苦苦追求的神级女奴就这么带着另外个史诗级的甩下我一个人走了,也不和我吻别一下!

    我的新手保护期就这么的结束了……

    第50章:只是朱颜改

    和母亲黄蓉分手半日后,我和赵敏并驾同行,那赵敏谈吐甚健,说起各国的

    淫林轶事,竟有许连现代的我也不知道的。她于大宋、蒙古、大金、大理各国

    的国策颇少许可,但提到大辽的时候却推崇备至,对耶律氏的各女奴也极尽称誉,

    出言似乎漫不经意,但一褒一赞,无不是淫中窍要。我听的又是欢喜,又是佩服。

    我盘算着母亲黄蓉应该远离汝阳了,猛地一抽汗血马,汗血马飞驰而去,只

    听我大笑:「郡主殿下,我先走一步,在前方高丘处等你。」

    这是母亲昨夜悄悄告诉我的蒙古风俗,蒙古贵族们进行结盟时常用的先头戏:

    赛马,先在骑术上压过对方,然后再谈各自利益,也就是取得心理优势。

    赵敏自然知道这个规矩,因此争强之心却大发,她也猛地一鞭抽向自己胯下

    战马,向我疾追而去,她的战马也是匹千里挑一的良驹,但和汗血马比起来还是

    略逊一筹,更何况我抢得先机,瞬间被我甩开一截。

    我回头和赵敏对望一眼,见她已经离我渐行渐远,更何况后面的那些神箭八

    雄和其他的蒙古士兵。赵敏也觉察到不对劲了,擒弓在手,猛抽一鞭加速追来。

    我却连忙点了历史记录,汗血马斜斜向西奔去,赵敏已明白上了我的当了,

    八雄和她的九箭先后朝汗血马飞来……却被汗血马的绝对安全保护一一弹开。

    我骑着汗血马渐奔渐远……

    白白了您呗……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我这才看了下所点历史记录,居然是母亲昨日所去的嵩山脚下。

    待汗血马停下了,我跳下了马,点了目标襄阳让它只奔而去,以期它引开追

    兵,自己却一人朝山上跑去。

    行至半山腰便见一队蒙古大军追来,在我下马处查探了一下,却没全军追着

    汗血马而去,而是分了一队上山寻来,我心里大为恐慌,没想到这蒙古精通骑射,

    居然能从马蹄看出破绽,拨腿向山上奔去,行至半山腰便觉自己的锦衣太过显眼,

    便从旁边的一座木屋寻了件破僧袍换上,将锦衣匆匆一埋继续疾奔。

    我在荒山中东一转,西一拐,到了林间一处平旷之地,眼前却是一座高楼,

    前面的匾额写着《藏精阁》三个大字。

    阁前并无他人,只有一个身穿青袍的枯瘦僧人拿着一把扫帚,正在弓身扫地。

    这僧人年纪不少,稀稀疏疏的几根长须已然全白,行动迟缓,有气没力,不似身

    有武功的模样。

    我只听身后的追声越来越近,连忙朝角落一蹲,嘴里默念:「看不见我…

    …看不见我……」。

    果然眼前一黑……

    却是那青袍老僧用长袍把我遮掩的严严实实,我只觉的一只手在我头上摩挲

    着。

    那蒙古士兵已然追了进来:「兀那老和尚,你可见一个少年从这里经过?」

    那老僧慢慢抬起头来,说道:「大人问我看见了……什么了?刚什么……都

    没来啊!」那蒙古士兵凝视着他,只见他眼光茫然,全无精神,但他的长袍之下

    却似有一物悉悉索索。「你身下是什么?」蒙古士兵叱问。

    老僧掀开长袍,我只觉的头上凉梭梭的暴露了出来。老僧说道:「这是我少

    林弟子止涩!」

    那蒙古士兵朝我打量了几眼,便喊道:「把门打开!」

    忽听得旁边脚步声响,有六位中年僧人走了过来。当首的一位说道:「阿弥

    陀佛,此乃我少林藏精圣地,各位可有大汗手令,否则不得擅闯。」

    蒙古贵族有信仰佛教,那士兵也知不得擅闯少林,只得讷讷说:「走,下

    山围住,看他往那跑!」后退了出去,那六位僧人也正待离去,那老僧却喊住:

    「止清,你留下!」

    只见末首一位高大魁梧的僧人留了下来。那老僧说淡淡的说道:「止清,这

    是你的小师弟止涩,带他下去好好的梳洗打扮下!」

    「我?」那止清微微的一楞:「梳洗打扮?」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那老僧却念了句

    偈语。

    止清连忙合手作什:「弟子明白了!」说完便拉着我走到一间僧房内,打了

    盆水要我洗脸。

    看着那盆污兮兮的洗脸水发出的异味,我不禁一阵做呕,那止清却从背后猛

    地把我的头按到水里,毫无心理准备的我顿时只听到自己呼噜噜呼噜噜的吐气声

    ……难道我就这么的gameover了么?

    就在我觉得我已经要去一个新的世界的时候……

    脑后的手把我抓了起来转个回去,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久违的空气,同时双

    手推出,朝止清胸口击去。

    那止清冷哼了一声,左手一架,右手却『啪啪』几声点了我几处穴道。我顿

    时动弹不的,那止清面无表情的拿起一把钝刀比画了起来,我只觉得脸上凉梭梭

    的……

    过了一会,止清才住了手,他也不说话,径直拿了面铜镜放在我面前,只见

    那镜子里不在是我那熟悉的面孔,而是一个皮肤黝黑、细眉胖脸的小和尚,别说

    是那些只远远见我一面的蒙古士兵,就算是赵敏、母亲黄蓉此时站我面前也认不

    出我来。

    我这才明白刚才那老僧在我头上摩挲是剃去我的头发,止清的洗脸水是替我

    染色,钝刀是为我整形!这些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易容术?

    止清为我解了穴道,面无表情冷冷的对我说:「跟着我,要想跑,死!」

    不一会晚钟响起,几个僧人依次回到了僧房,止清为我介绍了一番便躺下休

    憩。跑了一天,疲惫的我正四肢平躺而卧,睡在我左侧的止湛说到:「止涩师弟,

    你新来少林吧,在少林,僧人睡觉必须全部是向右侧卧,这是《百丈清规》里要

    求的『带刀卧』,你看看其他师兄们!」

    我一看,果然从最右侧的止清开始,我左侧止湛、止渊等都如此而卧,我嘀

    咕了一下也依此睡下……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半夜,我迷迷糊糊间觉得身后的一根软条轻轻地碰触着我的屁股,睡梦间,

    我险些尖叫出声,但想起自己是假冒的和尚,外面还有大批的蒙古士兵围住山脚,

    便失去了大声求叫的勇气。

    在我屁股上抚摸、纠缠不断的软条,更进一步的沿着股沟上下挺动着,一种

    酥酥麻麻的感觉开始在我的身上扩散开去,让我的背脊忍不住冒出冷汗了来。

    我扭动着身体向右躲避着,这样我的软条却撞上睡在我右侧的止清臀部。

    随着躲避我臀部软条而左右摇摆的扭动,我的软条也沿着止清屁股那条光滑

    的曲线来回滑动着,止清那紧俏的屁股彷彿响应似的快活地弹跳着。

    在我前面的止清也惊醒了过来,他回手一把抓住我的软条,慢慢向上摩挲到

    龟头处,然后……然后……然后在马眼的位置突然用力地按了下去。

    「嗯!」

    从未收过如此刺激,我的臀部惊慌地往后一缩,却忘记了自己的后面是已经

    变为硬棍的软条,臀部的中心不偏不倚地刚好撞在硬棍上面,那硬棍险些插入了

    我的菊花。

    从手上抓住的软条感受到我的颤抖的止清『扑哧』的轻笑了一声。

    前有虎,后有狼!难道我的菊花就要在这少林寺里沦陷失守了么?

    我猛的坐了起来,身后的止湛迷迷糊糊的说:「止涩师弟,怎么了?不练金

    刚禅了?」

    『我靠!居然还是什么进肛禅!』我连忙编了个借口说到:「师叔祖让我晚

    上去他那抄经,我差点忘记了!」说着就连忙起身朝外跑去。

    「等,我也要去!」止清如影附髓的跟了上来抓住我疾跑到山角一间柴房里。

    止清一把把我推到在柴堆上,面无表情的向我一步步的逼来,我预感到可怕

    的事即将发生。

    「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何解?」

    止清冷冷的逼问。

    「什么?」我楞楞的问,那止清却抓起一束荆条朝我的软条抽了过来……我

    躲闪不及,虽然隔着那僧袍,可是一股刺骨的疼痛还是传到了我的中枢神经…

    …痛苦之间又有着……莫名其妙的快感……

    看我的神情不似做伪,那止清说道:「这几天你呆这不要走动,这里人迹罕

    至,别人是不会找到你的,你若敢喊起来……嘿嘿……」说着他把荆条朝我一戳,

    我那火热的软条又一次受到了快感的侵袭。

    奔跑了半夜,止清四处找到了一壶冷茶,咕噜的喝了一口,我叫道:「我也

    要喝!」

    接过茶壶后我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看到我狼吞虎咽的样子,止清冷冷的说:

    「你要敢把唾沫溅进去,我就骟了你!」

    我心头一动,连忙装做拭嘴喘气的样子把从鹿杖客那得到的『十香软筋散』

    倒了点进去,果然刚倒下药粉,那止清便一把扯过茶壶:「够了,就剩一点了!」

    说完就全部饮下。

    止清喝下后,坐到了柴堆上,半晌没有任何动静,难道是药量太少了?

    「你下山去吧?乘现在蒙古士兵都睡着了!」止清还是那冰冷的语气。

    我连忙站起身来,可那被抽的火热的软条一阵剧疼,我不禁的弯下腰揉搓了

    起来。一弯腰只见那端坐的止清的僧袍下摆在微微的颤抖,难道是是药效真的发

    作了?他在唬我?

    我迟疑的揉着下体向前移动,忽然装做吃疼不住的样子朝止清摔了过去,

    『啵嗵』,果然我抱着止清一起摔在柴堆上!

    那止清大惊,连忙朝我推攮了起来,我只觉得的他的力气不过比一般孩童大

    了一点,哈哈!我现在可是少林寺第一高手……哦!山角柴房内……第一高手!

    我哈哈一笑的骑在他的身上,伸手朝他胯下抓去!我让你抽我!!

    咦!!怎么没有东西?我掀起他的僧袍一看。

    随着我扯开她的亵裤,三角地带丰沃的溪谷没有任何遮掩,鲜红的裂口微张,

    饱满的肉丘清楚地展示,原本茂盛的黑色草丛被修剪成整齐的长方形,深处隐藏

    的鲜嫩蜜肉也像活物般偷偷蠕动。

    哈哈!居然是个女的!

    午夜。

    人迹罕见的荒凉山角,在无人打扰的情况下,我终于可以尽情品尝野外强奸

    带来的畅快,我看着那一直面无表情止清的脸庞与她低声的哀泣,抓起她被撕破

    的亵裤一把掩住她的脸……

    半裸的美妇在我胯下惊慌的挣扎着,被扯破的衣裙露出成熟女体诱人的部位,

    突然被自己完全控制的小屁孩给逆袭了,到现在全身力气似乎全用光了,已经无

    法摆脱这淫邪的命运,那种宛如恶猫玩弄弱鼠的惊悚感,想到可能面临的恐怖命

    运,她不禁又扭动起身躯……双手无力的伸出推攮这我……

    我用力的抓住她的双手,将她的身子覆转了过去,用撕成条的僧袍将她双手

    反铐在背后,现在的止清完全动弹不得,想要稍微挪移扭动之际,手腕立刻传来

    折断般的剧痛。

    「嘿嘿嘿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