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5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移魂大法』纯系心灵之力的感应,倘若对方心神凝定,此法往往无效。但此时无色完全被天真无邪的郭襄迷住了,自然被她给魅惑了,但是两者功力相差太远,只怕维持不了久。

    「那女孩见无色给迷住后,突使一招「曹令割鼻」,挥手在自己脸上用力直削一掌,古时曹文叔之妻名令,夫死后自割其鼻,以示决不再嫁。拳法中这一招本是以手掌在自己脸前削过,格开敌人击来面门的拳掌。但无色此时不知何故,居然也照那女孩的招数一模一样的使了出来,却因为用力过猛,拳掌直往下削,直接砍在他那早已雄纠纠的大肉棒上!」

    「这一掌哪个疼啊!却也立即把无色给惊醒了,此时那女孩的第十招已经直击到他面门,无色当下忍住下体的剧疼,斜身踏步,左手横过那女孩身前,一翻手,已扣住她右肩,右手疾如闪电,伸手到她颈后。这一招叫做『挟山超海』,双手一提,便能将敌人身子提得离地横起。那女孩根本没反应过来,眼睛一瞬,身子便已提起,她双足离地,还能施展甚么功夫,自然是输了。」

    「无色禅师随手将那女孩制住,心中却一怔,他只顾取胜,却没想到辨认她的师承门派。那女孩在十招中使了十门不同的拳法,那是如何说法?那女孩用力挣扎,只叫道放开她!只听得『铮』的一声响,从她身上掉下了一件物事。无色虽然好色,但也是一言九鼎,正要出言服输,一低头,忽见地下黑黝黝的一团物事,乃是一尊铁铸佛像。」

    「那女孩却说道:「大和尚,你输了罢!快放我下来!』无色抬起头来却笑道:「我怎么会输?我知道令尊是大侠郭靖,令堂是女侠黄蓉,桃花岛黄岛主是你外公。郭二小姐的芳名,是一个襄阳的襄字。郭二小姐家学渊源,身手果然不凡。』这一番话只把郭襄听得瞠目结舌。」

    「哈哈!这郭襄是你妹妹吧?」

    老僧见我点了点下头:「果然和你一样古灵精怪,无色禅师见她茫然自失,笑吟吟的拾起那对铁铸佛像,说道:「郭二姑娘,老和尚不能骗你小妹妹,我认出你来,全凭着这欢喜佛。这欢喜佛是当年你满月时候我送给你的礼物!」

    「大家既然都是熟识的,那无色自然礼送你妹妹下山,谁知刚下山,半路上少林却出现了个大事,无色匆忙赶回裸汉堂,只托两位知客僧送那郭襄下山。你妹妹却顽皮的很,刚到山门就说内急,心里却是对少林的事大为好奇,想跑回来一窥究竟。那两位知客僧大窘,少林那有供女子方便的地方。却又不好推托,那两位知客僧便请你那妹妹去林外僻静处方便一下。你那妹妹执意要进寺内,两位知客僧于是刁难她,说遇金、木、水、火、土五行的东西不准方便,见天、地、人三才也不许方便。」

    「你那妹妹却也调皮的很,跑进了间偏房,两位知客僧等了半晌,却见她大摇大摆的从大雄宝殿里出来,大吃一惊,跑进去一看!」

    「原来寺内的僧人都因事去了裸汉堂,你那妹妹从偏房跑了出来!却从大雄宝殿殿后溜了进去,见四下无人,她……她居然跑到……阿弥驼佛……罪过……罪过!她居然跑到大殿的正佛头上的纱幔处方便了起来!」

    「还说什么那纱幔非金、非木、非水、非火、非土,不在五行之中;上不见天,下不着地,四下无人,又不犯了少林的规矩!」

    「如此一来,举寺大哗,无奈之下方丈只有把你妹妹扣下,等你父母前来。因为寺内尽是男僧,所以把她关押在这远离少林的《藏精阁》更因那觉远看上去忠厚老实,因此便让他看管郭二小姐。谁知却因此惹出了更大的祸事……」

    「噢……噢……」

    此时那觉远已经达到了最后的时刻,在射精的那一刹那间,他将自己的肉棒对准那铁桶,然后就拚命的往桶呢射精,第一波、第二波、第三波,总共射了三道浓郁绸黏的精液到里面。

    直到此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是一对二百来斤的大铁桶,在觉远射精的时候,即使是二百来斤的大铁桶,也被他的冲击力激射的微微晃动。

    觉远射完精后不禁坐在地板上喘息着,那老僧叹了口气:「这觉远修炼了这么年《九阳真经》体内的阳气早已郁积到快崩发的地步,加上他是三十年窖藏的童子精,因此力度特别的猛!却因为在少林没有女子勾起,所以才堪堪压住,谁知道方丈却把郭襄交给他看管,这样一来可就……」

    「第一晚还是相安无事。第二天,少林寺内钟声大作,有一僧人前来寻那觉远,原来昨天少林另外发生的一件大事就是昆仑三圣前来挑战。这昆仑三圣何足道乃是昆仑山的一名隐士,号称情圣、射圣、剑圣,今日前来却是受人所托要求见觉远。以那郭襄的心性得知这事,如何能坐的住,于是就怂恿那觉远带上他的弟子精宝和她前去看热闹。」

    「等到了大殿前,比试已经到尾声,那何足道正展示他射圣之绝技,他肉茎颤处,前后左右,瞬息之间射出了四四一十六发。但听得当当当当一十六下响过,何足道这一十六手「迅雷溅」竟尽数射在大钟上。大钟被射的不住的颤动乱响,劲力之猛,射术之快,为少林众僧所不及。方丈无奈正要认输!」

    「而那觉远正好一路赶来,他跟在心急的郭襄后面,只见前面的一个小女孩的美丽的身影在自己面前急步而行。他回来跟我形容说:那及膝的裾裙下,是一双白晢圆润的小腿,在脚上套着的纯白色长袜的衬托下,更显魅力;黄色的裾裙,随风轻轻舞动着,在移动中往往不经意地在上面勾画出紧翘的臀部轮廓。透过行走中的那一挤一压的动作,似乎那神秘的地带一直在挤压着什么……」

    「一路的诱惑早已使觉远气血澎湃,苦苦压抑了数十年的九阳真气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见那何足道的射术技压少林,当下他拔出肉茎朝那大钟射去……」

    「那大钟『咚』的一响,数百斤重的大铜钟,居然被觉远那浑厚无比的三十年窖藏的九阳童子精一发内射得飞下山去……」

    「众人都为觉远这《九阳神功》的浑厚内射给震惊了,全寺一时无语。过了好一会,那何足道第一个回过神来,他向方丈一揖到地,说道:「少林寺武功扬名千载,果然非同小可,今日令狂生大开眼界,方知盛名之下,实无虚士。佩服,佩服!』说着转过身来,足尖一点,已飘身在数丈之外。他停了脚步,回头对觉远道:「觉远大师,那人叫我转告一句话,说道:经书是在油中。』」「少林立寺千百年来,虽然不乏高手,但能把内射练的象觉远这般惊人的却绝无一人,众和尚又惊喜又嫉妒……」

    「而那心禅堂七老更是惊愤,出语盘问觉远的师承。觉远讷讷的说不清楚,但这样一来就引起你妹妹郭襄的不平,她跳了出来指责起众僧来。本来她不出去,觉远最受顿责罚,可她一出去,就引起公愤来,先是郭襄在大雄宝殿亵渎佛像,然后觉远贸然出手伤害了全寺僧人那男人的自尊……现在还出口不逊,新仇旧恨交织一起,尤其看到这样美貌动人的萝莉塔站在觉远一边,昨天晚上居然还把她交给那觉远看护了一晚!哪个嫉妒啊!哪个懊悔啊!于是全寺布下大阵要捉拿觉远、郭襄、精宝三人。」

    「觉远虽然老实,却不是个傻子,见这样的情况连忙抱起郭襄、精宝两人夺命逃下山去。众僧连忙追了上去……」

    「而那天正好是你师傅重阳真人前来找我询问你师娘十一年前交托我的一个孩子的下落,我们二人年未见,自然下山痛饮了一番。更……更从你师傅那得知你师娘的死讯,我们两人痛哭一场,更是喝的烂醉,因此到了第二天才得知少林出了这样的大事。当得知那精宝就是你师娘交托给我的孩子,你师傅焦急万分,我们两人循迹追了上去。」

    「等我们追了上去,少林弟子早没见踪影,只有那无色在一旁,你师傅自知他们闯了大祸。当下要他们三人去终南山躲避一下。觉远心里还是念着少林,于是把两孩子交给你师傅,他自愿回少林来接受责罚。我和无色商量了下,于是带着觉远回来,对寺内只说遇到个什么高手救走那孩子,幸亏觉远救护,才保下无色,而且他自愿回少林受罚。在无色的求情下于是觉远被罚在《藏精阁》不停的修炼,一直修炼到射满那两大桶的阳精为止!」

    「这《藏精阁》不仅收藏了少林历代典籍,更是少林历代高僧藏精之处。少林寺七十二绝技,每一项功夫都能伤女要害、取女阴精,凌厉狠辣,大干天和,是以每一项绝技,均须有相应的佛念为之化解。须知佛念在求渡人,武功在于取精,两者背道而驰,相互制约。只有佛念越高,武功绝技才能练得越强,佛念上到了什么境界的高僧,才能练成什么样的法门。少林历代僧人白日习武,晚上泄精,天长日久变积攒了这么,因此在山阴僻远处修建了这《藏精阁》存放。」

    此时那觉远又恢复了他那无穷的精力,他睁眼一看摆着淫靡姿势的阿朱,便张手作势要扑了过来:「香……喷喷……襄……喷喷……」

    「这觉远被锁在《藏精阁》内苦修,心中却念念不忘你那妹子的身影,内心魔障越来越深,最近开始慢慢的神智不清。」

    「我觉得是因为这觉远常在一个叫sis的地方看h文,可他经常看贴不回贴,还不给作者点红心,我劝他次却置之脑后。这怎么能谈的上是值得倡导的佛念呢?因此这次受此灾难正是佛家所说的因果报应啊!」

    【注:看完此章导致(点击率减红心)数量的读者出现任何因果概属巧合。】「嘣」的一声,那觉远绷断锁他的铁链,扑到了阿朱的身上,阿朱咬紧下唇,眼泪忍不住又落了下来。此时她仍然保持着哪个姿势,只是变的由光滑的粉肩着地。从玉背直到如蜜桃般的屁股,仍然弯曲成那优美的曲线,然后延伸的是压在身上的一对美腿,腿下则是则是那丰美的乳房。

    满脸泪水的阿朱屁股扭动着,躲避着觉远的肉棒,「不!」

    硕大的龟头顶在蜜穴口,九阳神功引发的奇妙高热几乎要融化阿朱的身体,残存的一点羞耻也随之蒸发。

    觉远狠很地向前一挺。

    以肉棒为核心,彷佛日本海啸一般暴烈的快感席卷整个身体,尤其随着逐渐加速的抽插,海啸强度还在不停增加。粗暴的龟头不断前进到未知的深处,破体般的触感导致的快感就象福岛核电站的爆炸一样,作为中国人的那邪恶的欢愉却是与日本鬼子的痛苦成正比。

    「襄……真香……」

    觉远呓语着。

    胯下的巨棍以更加凶猛地进出阿朱的菊蕾,少妇原本活泼的脸孔逐渐迷乱,看的我也不禁兴奋起来了,看这觉远那肉棒捣着糜烂酥化的菊心,彷佛要贯穿肛肠一般。

    那老僧推了推我,我凑向阿朱的小嘴,她主动吞下我的肉茎,在少林圣地《藏精阁》内承受着男人前后夹击。在觉远猛力地挺动之下,阿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摆动,把我的肉茎吞的更深,顶着咽喉的最深处。

    二男一女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淫糜的交合也到了最后的阶段……

    通过阿朱的肉体感到觉远的下半身开始一阵熟悉的颤抖,他面无表情发出一声喘息。似乎比老僧口述的情形更为刺激,觉远的射精极为猛烈,不仅那浓白的黏液从糜烂的肛门接合处溢了出来……

    更只见一团的圆球从阿朱的身体鼓起,似乎是那觉远发射的精液在浑厚无比的三十年窖藏的九阳神攻推动下,穿过阿朱的肛肠、大肠、小肠、胃囊、食道直至口腔,一下击在我的龟头上!

    幸亏经过这么长距离的消力,才对我没造成任何实质的伤害……

    叮!系统提示!玩家郭阳(吴双)激活《九阳神功·肆·觉远之深》叮!系统提示!玩家郭阳(吴双)同时拥有神技『猿の鞘』、『马の壮』,请问生成那根为第三阳?

    我思考着『猿の鞘』和『马の壮』到底那个更适合些,却只见胯下的阿朱在滚烫的浇灌下,立刻丧失了之前短暂的理性,我见她的眼里闪出无限的恨意!

    脑海里浮现出四个大字:「成吉思汗』!我连忙做出了一个无比正确的选择……

    叮!系统提示!玩家郭阳(吴双)激活神技『猿の鞘』、激活《九阳神功·肆·觉远之深》『系统』判定生成第三阳『坚猿』……

    「啊!」

    果然在吃疼之下,咬了我的『坚猿』的阿朱吐出了我的肉茎,她抓住地上残破的僧衣遮掩住自己曼妙的身躯,捂着快崩了牙的嘴部含糊不清的瞪着我说:「你等着……」

    说完掩脸夺步奔下山去……

    叮!系统提示!玩家郭阳(吴双)拥有的朱之元阴变异进化为:朱之恨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和那老僧在少林探讨武学,不知不觉过去了半个月,山下的蒙古兵之围也已解去,心知母亲黄蓉在襄阳的牵挂,我便告辞了那老僧下山离去。

    刚刚下的山来,背后却传来一声惊喜熟悉的叫唤:「阳儿!」

    我回过身来……

    一个女子在一排杏树下悄立已久,晚风拂动她杏黄色道袍的下摆,神态娇媚,明眸皓齿,脸现浅笑,正是那许久不见的李莫愁。

    「阳儿!真的是你么?我终于找到你了!」

    她走上前来抚摩着我的脸,我只觉她手掌心柔腻温软,经历了这么的风险,给她这么一摸,脸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