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8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说完便拉着我和郭襄走进内堂。

    杨过正沉迷于我母亲,听黄蓉这么说,正合心意,当下跟着她走向内堂。

    母亲黄蓉领着我们走进内堂。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来,道:「你师父有七位师父,人称江南七怪,大师父就是柯镇恶公公,二师父叫作妙手书生朱聪,现下我先教你朱二师祖的功夫。」

    说着摊开书本,朗声读道:「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原来那是一部「论语」。我心中奇怪,不敢问,只得跟着她诵读着识字。

    这日,母亲黄蓉只是教我们读书,始终绝口不提武功。

    一直读到傍晚,杨过回到穆念慈的院子去,又好不容易哄走郭襄,我一把从背后环抱着母亲,双手在温热柔软的胸脯间磨蹭着,下半身正好抵住丰满的臀谷沟间,粗大又结实的分身压迫着棉花般柔软的胴体,爆发的生理现象直接喷泄在母亲身上。

    感受到离别并有没有使我对母亲的眷恋减少,反而更极度渴求被宠爱的感觉使母亲黄蓉发热的脸庞变的晕红。

    她转过身来,母子正面零距离的贴紧着:「阳儿,你不怪娘吧!娘对不起你!你受苦了……」

    我把脸埋入她胸前,敏感的部位毫不保留地互相挤压着我:「娘!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就可以了!我想吃娘的奶!」

    「唉,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母亲苦笑抱怨道。

    以优雅的动作松开前襟,母亲黄蓉那温暖的胸膛顿时露出一丝空隙,我嗅着芬芳的体香:「啊!娘,这铃铛你还没取下?」

    「恩,这铃铛要儿子帮母亲取下,才不会留下伤痕,我可不想便宜了郭破虏那小畜生!」

    我低下头,含住了那只红艳的乳头,铃铛在我的齿间游走着,时而与我的牙齿碰撞出清脆的声音,光滑的铃铛上还带着母乳的温暖和芳香,我细细舔吸着,似乎想将这缕温暖和芳香都永久的留在齿间。

    「轻……轻一点……痛啊。」

    母爱的伟大象征被热烈地吸吮,紫色的乳尖在我嘴里膨胀,硬挺的惊人,顺着光滑饱满的圆弧,黏稠的乳汁喷出,母亲的脸上却流露出满足的表情。

    吸了几口,就感觉没有少的乳汁,这可是一天都没动过的秘乳啊!我吃惊的问:「娘,怎么没有了!」

    母亲酡红着脸:「阳而,因为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郭破虏那小畜生又天天缠着我,娘就吃了点秘药暂时减少分泌,没想到你今天就回来,这几天只怕要委屈了你!」

    「娘!我饿!」

    我撒娇的带着鼻音说道。

    「那娘去拉碗面条给你吃!」

    母亲微笑的看着满脸不慢的我:「小色鬼,娘这碗面保证让你满意!」

    说完她便取出了碗面粉和水在桌子上和了起来,看着我一脸郁闷的衰样,她笑了笑,把和了一般的面团放在桌子上,拭了拭干净手。

    解开束起的长发,宛如华丽黑色的瀑布垂了下来,母亲静静的开始褪去文绣上衣,有如细致的奶酪的乳峰暴露了出来,耀眼雪白的上身与引人犯罪的黑色裙子成为强烈的对比,一下刺激的我情绪高昂了起来。

    当黑色裙子脱离白玉般的女体,蔽体的衣物仅剩贴身私密的亵裤的时候,母亲黄蓉的动作逐渐变的缓慢充满妖魅;扭动着不堪一握的纤腰,慢慢拉下缕空的性感亵裤,抬高的美腿是如此笔直优美,偏偏动作却是那么魅惑……

    全裸的母体温柔地摆动着,母亲的气质使这不像是低俗的脱衣舞,反而像是充满艺术感的武之舞,只是,由于我本性的关系,并未去注意母亲舞动的内容,反而是丰满的乳房、妖魅的肉臀与性感的美腿都成为了我所瞩目的焦点。

    「忽!」

    母亲一脚飞起,轻轻点了我的鼻尖!

    「臭小子!」

    母亲黄蓉嗔骂了一下:「这是洪七公他老人家的绝技『逍遥游』,招数飘逸灵动,最适合贴身肉博。刚才这招叫『衣不遮体』,通过宽衣的动作迷惑对手,猛的发起攻击。」

    【注:本章武学《逍遥游》乃《射雕》原著里的丐帮武学,不要和《天龙》的《逍遥游》混淆,招数名词全和乞丐有关】

    「娘为了防止杨过将来和他爹爹狼狈为奸,今后白天都只教你们读书,晚上娘才教你真正的武学!娘知道你的性子,如果正儿八经的教你,只怕你学不了什么!才想了这个法子,而你呢!光看不该看的地方!」

    「算了,今天是第一天,你也累了,娘放过你,先做面给你吃!」

    母亲说着一手掩着两团呼之欲出的乳肉,一手覆盖住贲起的溪谷,双颊泛着些许晕红的爬上了桌子。

    母亲沿着乳房的下缘,慢慢托起沉重柔软的肉球:「这招就是『逍遥游』里的『沿门托钵』!」

    然后微微闭上双眼,分开自己的双腿……遮掩的茂盛的密林再也不能躲藏,修剪地十分整齐精致的扇形耻毛下一个鲜红的珍珠发出耀眼的光泽。

    母亲盘膝坐在起先和了一半的面团上:「这招是『奴颜婢膝』!」。

    从背后看上去,那高耸的丰臀丰满中带着优雅的魅力,不完整地露出浑圆的肉裂。

    雪白高耸的屁股跨坐在面团上,上下挺动腰部,「啪!」

    肉体和面团的撞击声极为响亮。

    母亲黄蓉居然用她的臀部开始和起面来!

    为了使面团更加的筋抖,母亲用力地扭动着丰臀,玲珑起伏的娇躯上开始汗水飞散,性欲着火的胴体闪烁着妖艳的桃红,浑圆的屁股压着面团。纤腰迫不急待地下沉、提起!

    看着在桌子上摇晃的成熟蜜桃,我从下方肉与面的结合中心,就会发现顽皮的杂草不时悄悄冒出头来,因为摩搽开始产生雾状的水珠从秘肉中慢慢分泌出来,一小圈湿濡正在面团中心逐渐扩大。

    「这招是『拍马溜嘘』!阳儿!你要认真学哦!」

    「娘!『拍马』我懂,是用面团『拍妈』的屁股的意思,可什么是『溜嘘』呢?」

    「嗯……哼……娘……告诉你……什么是……『嘘』……啊!忍不住了!啊!」

    随着母亲高昂的呻吟,高堤倒塌后一口气涌出,波涛般盛大的『嘘』瞬间淹没了面团。

    透明晶莹的汗珠、蜜汁在微红的臀肉和雪白的面团中央的红白间层上滚动,细致的耻毛被面团牵引的全都都笔竖起来。

    充满艺术感的动作,如白色云彩般黏附在白皙的女体上碎面块,勾勒出绚丽的图案,面的白与肉体的白之间的对比发挥了食物的邪恶魅力,不但凸显出肉体的美感,还更加诱发我的胃与心灵的双重饥饿感。

    微微从第一波高潮回神过来的母亲把面团翻了一下,在上面捏出了一个杵型。

    咬紧牙关,雪白的美臀缓缓对准面杵,坐了下去。

    「嗯……」

    母亲低哼了一声,丰腴的屁股一磨盘的活动规律厮转着:「这……这招是『日转千街』!别楞啊!阳……儿!把面推进来!」

    我楞了一下,走了过去,把母亲丰臀和面接合处淫糜的碎面团朝母亲下体推了进去……

    疲惫迷乱的母亲用手扶住自己的纤腰,用力的摆动着,缀挂着铃铛的乳房一圈圈的晃动了起来,发出简单却又动听的音调。

    舞动着的浑圆美臀带动的铃声伴奏、痉挛的女体和无生命的面团相摩搽所发出淫乱的呻吟、高雅的脸孔上流泄出唾液的嘴角发出的噫语;母亲的姿势依旧优美却有些许异常,双腿夹紧,彷佛努力在忍耐第二波而来的高潮,那种重心不稳、扭捏不安的模样更让人痴迷。

    淫糜的肉与面的接合部位溢出浓白的黏液,因为泵浦般的抽动,溅洒向四处,身陷潮吹地狱中的母亲第二度迎接剧烈的高潮……

    「好神奇呀!」

    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声音,我和母亲立即惊跳了起来!是郭襄!

    「娘!你偏心眼!居然偷偷给臭阳开小灶!」

    郭襄怒目瞪视着惊讶万状的我和母亲。

    「不!不是那样的!」

    母亲支支吾吾的辩解:「襄儿,娘是在教你二哥成人的道理,难道……难道这么年你爹爹没有告诉你么?」

    「哼!你以为我还是小孩子么?我知道,我都知道,就更爹爹每天晚上跟臭郭芙一样!」

    郭襄得意的叉着腰!

    「阳儿,你先出去,娘有事和你妹妹说!」

    母亲黄蓉支应着我。

    待我走了出去,却绕窗户从缝隙望了进去……

    母亲黄蓉用双手捧住女儿娇美的脸,温柔的在额头上亲一下,凝视她的脸:「襄儿,侍奉男人的技巧是一个女人应有的能力、必备的品德,就像学习吃饭、走路一般。你爹爹难道都没教你这些么?」

    「我不爱听他唠叨呢!」

    郭襄好奇的看着母亲黄蓉那赤裸成熟的乳房,她微微的扭动着身体,成熟的乳房和自己那少女未成热的青涩果子般的乳房相互在一起摩擦,感受到自己的乳头也不知何时已经充血的变硬突起。

    「襄儿,对娘不要怕难为情,等一下妈妈也有话要教你,脱了衣裤吧。」

    母亲黄蓉轻拥着郭襄:「娘来告诉你做女人的秘密!」

    郭襄稍许抗拒。但立刻顺从母亲,脱下衣裤,可爱声音带著热切的期盼:「娘,是不是告诉我怎么和你一样漂亮?娘,你真美,还有很香的味道。我也希望很快能变成这样,娘,我喜欢。」

    看着郭襄少女的裸身,黄蓉也不由得为那娇嫩的肌肤羡慕起来。

    继承母亲的优良血统,比起黄蓉完熟的美丽,未成年的郭襄拥有毫不逊色的美貌与胴体。

    的确,还只是少女的郭襄,并不具备成熟女人的曲线。但是胸前的弧线依旧美丽坚挺。乳晕表面平滑,而且色泽淡皙,几乎难以分辨。尖端两粒粉色的嫩首微微下陷,散发出处女才有的光芒。

    据说纯洁的处女在没有破身以前,乳头都是这样的。只有被异性亵玩或者自己把玩过的乳头才回尖挺起来。尤其等到性经验丰富以后,乳晕就会由粉桃色渐渐转成深红了。

    腰间没有一丝赘肉,乳房底下的肋骨清晰可见。

    因为身体尚未成熟,所以秘部只有些儿卷曲的耻毛疏懒横躺在耻丘上。

    雪白的股沟间,朝下的肥厚脂肉略呈两个u形并拢。两片肉瓣上面,亦受到几根耻毛的衍生。脱衣弯下腰时,菊门底下一道龟裂的淫缝微张,小阴唇隐约可见。不过,终究因为是处女的关系,所以缝隙非常的紧密。

    如此诱人的身体,就连同样是女子的母亲黄蓉见了,也难免心动。

    母亲黄蓉用手指摸索女儿郭襄不成熟的肉缝,虽然还是个纯净思想的少女,但是身体却是已经知道淫欲欲望,温柔的抚摸使郭襄的身体发生颤抖,但没有抗拒,嘴里发出可爱的哼声和喘气声,用火热的淫液弄湿母亲的手指。

    「娘的好棒……原来大人的乳房是这样大的……希望我的也快一点能有这样的魅力!娘,让我看仔细……」

    「……全部给你看……女人是神制造的美肉……她就是为了丈夫和儿子的爱而活着……襄儿,你要有準备呀!」

    赤裸的母亲黄蓉坐在桌子上,把双手在放颈后交叉,美丽性感的双腿稍许分开用亢奋的沙哑甜美的声音问女儿郭襄:「襄儿,娘的身体怎么样?」

    「太美了,娘,不论乳房和肚子,长毛的地方,都比奶奶和臭郭芙可爱了!而且娘身上的味道真香,真叫人陶醉。奶奶和臭郭芙那有一点像乳酪的味道。让我闻时我真难受的很!」

    母亲黄蓉大大的分开双腿,双手用力剥开肉唇,半包皮的豆状束西充血红红隆起。轻轻的爱抚阴核,敏感的肉芽充血变硬,下意识的发出哼声:「唔……啊……啊……襄儿,这里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你平时要玩弄,要不……将来一被男人攻击就很容易泄身……」

    手指继续向下把阴唇左右分开。看到裡面几乎是鲜红色的嫩肉,而且整个阴唇都湿润了。

    「娘,你这里都湿了!」

    「这是女人兴奋的表现。男人是阴茎勃起,女人是这裡湿润,但不要误会,并不是任何男人都会让娘湿润的。只有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比如你爹爹、哥哥,还有你在一起,娘这里才会湿润起来!」

    「这里就是女人的牝户,襄儿,你要记住,这里只有你的丈夫和儿子可以触碰,其他任何男子都不能让他接触到!这个可一定要记住!」

    母亲黄蓉叹了一声:「当年我们大宋民风朴素,路无痴汉,夜不闭户!谁料现在世风日下……你尤其要严防那杨康父子……」

    「而且你要苦练武功,象你这次出去,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以你的身手你说你能应付的了什么敌人?所以今后娘开始教你《九阴真经》」

    「《九阴真经》是那天下绝学么?」

    郭襄惊讶的叫了起来!

    「恩!这《九阴真经》包含无数神奇招术,诡秘莫测,义理艰深难学。娘今天就先教你总决!你可要记好了!」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男肏女,不足包有余。其意淫,其性福,其趣深,天地之妙体,阴阳之交融,男女之交配,死生之潮喷……」

    【注:《九阴真经》原文: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其意博,其理奥,其趣深,天地之象分,阴阳之候列,变化之由表,死生之兆彰……】

    「这『有余』指的男阳高耸如体之余;『不足』指的是女阴深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