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2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设了这个博彩区。」

    「在这里她们会象武林大会一样搏杀,但是比较的不是那些通俗的武功,而是点了穴道封住她们的内力,让她们只穿着单薄的衣服,看谁先撕扯光对手的衣服并使对手潮喷为胜!这样既可以满足观众的需求,又可以让她们知道,其实她们也可以通过特殊的渠道成为妩林盟主!」

    此时场上的一局已经结束了,失败者长乐帮豹捷堂主展飞妻子展夫人才一下台,就被压她而失利的赌徒按在地上轮暴了起来,以平息他们失去宝贵精元的怒火。

    而裁判举起胜利一方五凤刀掌门二女儿乌氏巡台一周以示意,她可以挑选一个在场的观众满足自己的欲望。

    「接下来这场比赛,穿红衣服的是神拳门过三拳的嫂子崔飞烟,穿蓝衣服的是韦陀门刘鹤真的妻子王仲萍。这两人在江湖中小有名气,不妨看看!」

    台上伫立着两位少妇,两人吸取了前场的教训,大家都已经被封穴道不再是武艺高超的女侠了!因此都气定神闲的注视着对方。

    红衣的崔飞烟面貌姣好,身材玲珑,凹凸有致。她注视蓝衣少妇王仲萍讽刺到:「原来是王女侠啊!你是不是上错擂台了……就你也算是女人,这胸快赶上搓板了,还在这浪什么浪,挺什么挺?是不是刘老爷子满足不了你啊?」

    王仲萍脸一红:「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神拳门的崔女侠!怎么和小叔子过三拳通奸不足,也来这找乐子了?在说我这小虽小,可是真货,不象有些女人,挤一挤,塞一塞!就冒充大奶妈……」

    「啪!」

    被揭破叔嫂通奸隐私的崔飞烟狠狠的闪了王仲萍一记耳光,王仲萍嘶叫着扑过去掐住崔飞烟的脖子。

    原本想闪开的崔飞烟却内力不继,身形一涩,被王仲萍把脖子掐了个正着,咽喉一紧,情急之下双手乱舞,却抓住王仲萍上衣的襟口,顺势一扯,那微微鼓起的椒乳便暴露了出来。

    虽然是抱着淫亵的目的来参加这种擂台,但是第一次在大庭广众面前暴露身体,王仲萍还是显的紧张,连忙伸回一只手掩住胸口,崔飞烟借机甩开她的勒抓,顺势扑来一把抱住王仲萍的腰肢推攮着……

    王仲萍被推的站势不稳,也顾不上掩饰自己的乳房了,伸手抓住弯腰匍匐在自己身前的崔飞烟的衣服下摆,『乌龙探海』一脚扬起却朝崔飞烟下体踹去。

    崔飞烟弯腰向下,王仲萍的动作却是看的一清二楚,当下连忙抽身向后退去,谁想那衣服下摆被王仲萍抓住,这一退,衣服一翻,整个上身全部赤裸的暴露无遗,两只白花花的乳房如吊钟般的悬挂在那里!更糟糕的是,翻起来的上衣把她的双臂连同头颅一囫囵的包在一起。

    王仲萍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她紧紧抓住上衣,崔飞烟动弹不得,全身几呈扭曲,站着的脚也招架无力的状态,全身完全被王仲萍所控制着。

    台下众人看着那赤裸悬挂的钟型乳峰,顶端绽放着粉红色的蓓蕾,和之前特别窄小的前襟勾勒出淫猥的形状一样!这充满人妻魅力的美乳果然是硕大到几乎无法紧握,艳丽的形状与丰满的质感都极为完美,此时暴露出来的是难以形容的淫猥感,沸腾起欲火的众人不住大声喝彩。

    怀着嫉妒的恨,王仲萍不理会蜷曲的上衣里隐约传出的悲切呻吟,迎合着观众的要求,以下流的动作用力握住一团丰满的乳球,食指与拇指箝住那突起,使尽全力地一捏……

    「啊!」

    随着一声哀号!崔飞烟用力一挣,上衣被分成两片,她赤裸的上身脱离了出来,红着眼圈瞪视着王仲萍,接下来的她却出乎意料的褪去裙子……

    王仲萍微微一楞,立即明白,这样的比赛,衣服已经起到遮掩的目的,而且来到这样的擂台,已经是要放弃所谓的羞耻了!要不还会出现刚才那样被衣服所累赘的后果!当下也迅速的褪光自己的衣服……

    于是两条光洁裸露的肉体立即扭绞在一起,相互挫蹭着,全场都静了下来,倾听那两条性感光滑的雪白肉体交互摩擦的那种瑟瑟的声音。

    纠缠在一起的两人四只手交错互揪着头发,互瞪着因被对方揪头发而痛苦的表情,下体也交错纠结在一起翻滚着。

    夹杂互相的怒骂,却发现互相纠结在一起的两人已经如同油条的两半,谁也奈何不了的谁!

    雪白如藕的手臂互相交错着,十指被对方的发丝交缠着已经是无法抽回,下体互相插入两腿间,不少从亵裤缝隙钻出的耻毛带着分泌的蜜液相互交榨、虬结、缠绕着……

    终于两人有找出自己身体上还暗藏的武器——乳锤!很明显,要论起这对武器,一直弱势的崔飞烟完全占据了上风,虽然四只丰乳互相紧压着都变了形,但是谁都看的出来谁是包围者,谁是被包围者!

    得意的崔飞烟挺动着自己的乳峰,如同一个茶壶,而娇小的王仲萍的乳房就象个倒放的壶盖,虽然大小不一,却仍然顽强的和崔飞烟厮磨着!

    在厮杀中,偶尔王仲萍的乳头突围了出来,血红硬琅的乳头看上去着实是浴血拼搏了一番!而崔飞烟庞大的肉军团立即追击了上去,重新把它包围了起来!

    惊心动魄的感觉使得观众都屏息细看。

    战斗很快就消耗了两者的体力,不一会,两人已经浑身是汗,遍体粉红,头部都枕在对方胳膊上喘着粗气!

    裁判见场面无趣了下来,上前和双方细语了一下,便分开了二者并示意两人去角落休憩一下。

    「啊!」

    刚占了点上风却又被放弃的崔飞烟心有不甘,乘王仲萍转身戒备稍松,一招『恶虎扑食』把她压在了地上,同样精疲力尽的她虽然把王仲萍压在身下,却也耗尽了自己最后一丝气力,只有利用丰满的身躯,以69的姿势死死的压着王仲萍。

    王仲萍翻滚挣扎着,崔飞烟连忙抓住唯一可抓的亵裤,这一拉,四角的亵裤立即被她抓成丁字裤的形状,被揪成条的裤裆部立即陷入王仲萍成熟阴缝的缝隙中,立即将将大部分玫瑰色的阴唇挤压成两个u形……

    崔飞烟抓住深深陷在阴缝里的裤裆,毫不留情地用力拉扯着以造成强烈的刺激……

    强烈的刺激王仲萍使尖叫了起来,痛不可歇的她盲目地伸手朝压在自己脸上丰臀摸去,终于摸到崔飞烟的蜜洞口,她并拢三指就朝里用力插去……

    虽然那亵裤看上去透明单薄,可是精疲力尽的王仲萍却无法痛快淋漓的全掌而入,执拗的她反反覆覆的冲刺着,然而强韧的亵裤,一次一次的把手掌给弹开。

    但是这样的动作,这样的摩擦,使得崔飞烟的花径更热,也更加湿滑。

    崔飞烟的臀部扭摆了起来,这种隔靴搔痒的刺激使她已经忍受不住!

    王仲萍浑身香汗淋淋,紧咬牙关,忍受着下身的剧疼,拚命地大出大入。

    坚韧的亵裤,在顽强的意志面前终於投降了。突破障碍的三根手指,鼓起余勇一插到底,重重击在崔飞烟的花芯上面。

    仿如再次的被开苞,然而不再有那种撕裂的痛苦感觉,有的只是与渴望已久的入侵物亲密接触再紧贴摩擦的无尽快乐。随着手指在花芯上的尽力一击,崔飞烟只觉得花宫里面一阵阵地颤动着,大量的蜜汁毫无竭止地喷出,同时瘫软在王仲萍的身上。

    王仲萍得意地笑着,激烈地喘息着,缓了口气后摆动腰肢翻身站了起来,从台下寻找合适她的奖品……

    接下来的一场是关东四大派之一飞刀高三娘子和平通镖局镖头之妻子双刀郑三娘的对决,可看到这里,杨康却拉着我朝后院走去……

    一到后院,他就迫不及待的推开一座门,进去便开始松起裤腰带……

    借着走廊的昏暗的灯光,好一会儿,我才适应了屋里的景物。

    「啊!」

    我不由的发出一声惊呼!

    在杨康的胯前却是一具光溜溜的女体!她不是常见的赤裸不着衣物的光溜溜,而是真正意义的光溜溜!

    那女体的四肢都已经消失了,只留下四个粉红光滑的伤口,一具胴体如同立柱般的伫立在那里!如果不是她主动张着嘴含住杨康掏出的阳具,我定然以为那是座被打碎的雕塑!

    「吃惊吧!」

    发觉到我的异样的杨康发出愉悦的低哼声:「这是蒙古来的肉便器,她就是叶三姐,当年曾经是我们大金攻下汴梁时候的战利品,后来又被蒙古掠夺去,在蒙古没几年,就被处理成这种专门用来处理溲溺的器皿。作为我大金国最辉煌时刻的纪念品,我又高价把她从蒙古赎了回来!刚看了那么戏,我可憋不住了……」

    【注:发表前某位童鞋居然问这个叶三姐是不是《天龙》里的叶二娘!这位童鞋还说,四大恶人里的南海鳄神岳老二不是一直管叶二娘叫三姐么!我对这位号称和我一样是金迷的童鞋表示极度的鄙视!请这位童鞋打开《射雕》的开头部分仔细阅读!叶三姐是个龙套!这里就不点名批评了!】

    随着杨康低沉的呻吟和嘘嘘的轻声,叶三姐前后用力摆头吸吮坚硬的肉棒,努力的哽咽下杨康排泄出的尿液。

    娇小的乳房,虽然不是很丰满,但随著急促的哽咽动作而颤动,乳头也勃起挺立。

    抽出排泄后疲软的肉茎,杨康用力的在叶三姐脸上甩了几下,残余的几滴尿液划出彩虹般的弧形溅在叶三姐脸上,绯红的脸颊洒满耻辱的黄色污迹。

    杨康笑着把肉冠上最后几滴尿液,在叶三姐的红唇上搽拭干净。

    「怎么样?你要不要也来解决下,刚看了那么,你难道不想么?」

    见我摇了摇头,他继续怂恿:「要嫌嘴巴脏了,用下面也可以,每次用过我都会让人处理干净啊!」

    见我默不做声,杨康叹了口气:「阿阳,其实以我们两家世代的交情,我们没必要搞的这么僵的……你可以不理会我,可你不能和破虏有那么大的仇恨,当年他是欺负过你,可那是孩提的事情了,现在他的下场也变成这样了,你们就不能和解下?所谓『打架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你们可毕竟是亲兄弟……」

    「少爷,客人到了!」

    外面传来一个声音。

    杨康拍了拍我肩膀,掏了十个精元给我:「我这有重要的客人到,今天你好好的玩一下,改天我再跟你说!」

    我拿着别人视若珍宝的十个精元楞了楞,杨康会这么的好心么?呆在房里想了想……

    看了那么刺激的春宫,我可没杨康那么快前列腺尿频,却也焦渴的很,于是拿起桌子上的茶壶倒了茶细细思考着……

    我呸!什么时候的茶?都馊的味道怪怪的!

    怪怪的!

    从今天的杨过偷窥开始就有点怪怪的!杨过怎么知道这个院子?杨过怎么知道今天是《慈济天下会》的开张?杨康怎么认出带面具的我?……

    不!一定有鬼!想到这里,我便悄悄的跟着杨康后面尾随而去……

    第56章:双子

    ***********************************

    隐约看见杨康的身影绕了几个弯闪进了后花园的一间房里,我悄悄蹑了上去……

    「下臣完颜康参见和硕建宁长公主殿下!」

    里面传来杨康的声音。

    建宁!我连忙顺著窗隙看去,里面却是一个十五六岁年纪的少女,一张瓜子脸儿,薄薄的嘴唇,眉目灵动,颇有英气。身著一件红色连身的旗袍。那胸口却是一个缕空的心型,心型中央是一道极深的乳沟,由两个半圆球所造出的效果,够辣!够火暴!

    她的怀里却是抱著一个婴儿,虽然我没抱过孩子,却也知道她抱的姿势不对,大概是『十五的小娘,倒绷孩儿』的那种感觉!著急的她却连拍带哄著那婴儿:「双双乖!不要哭了!是不是又要吃奶奶了?……你这很热闹啊!有什么好玩的么?」

    后半句却是对杨康所说。

    「公主殿下身份尊贵,隻怕不适合去前面那些庸俗的……」

    「尊贵你娘个屁!我大老远的从大清国来你这送信!你就这么的把我关在这里……」

    建宁张口就骂:「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里是什么地方么?不就是鸡窝么?告诉你,我婆婆可是丽春院的头牌!」

    没想到这位金枝宝叶的天潢贵裔突然说出如此粗俗的话来,杨康连忙伏首掩饰住自己的惊讶:「下臣不敢!下臣隻是当心公主的安全,毕竟现在大宋和大金交战!下臣这就去安排,一定让公主你满意!」

    「快点滚!给我整点好玩的!」

    随著建宁的怒喝,杨康退了出去……

    杨康一退出,那建宁就解开旗袍在颈脖的襟扣,一对哺乳期妇女的大大乳房就跳了出来,被不适的姿势倒挂半天的婴儿大概也饥渴了,伸出小手抱住一个,相较那硕大的乳房,婴儿的小手可以说实在是太小了。

    「小鬼!别咬娘啊!跟你爹爹真是一个德性!」

    建宁享受著女儿的吮吸和舔弄带来的快感却娇嗔道。大概是对於刚才姿势的报复,婴儿吮吸乳头不由的用那几颗刚冒头的乳牙撕咬著……

    「里面那位是公主殿下,你等下好好的陪公主,一定要听话!还有要少说话,卖命的干!记住了!」

    杨康带著隻穿一件袱裤的郭破虏走了进来。

    「啊!又要我陪那些女人!我不去!」

    「混帐!这次是金枝玉叶的公主,我还想去呢!」

    杨康怒打了下郭破虏的后脑勺,拉著他一起走了进去。

    「来,破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