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5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四娘靠了上去,左手按在詹春赤裸的右乳上不断揉搓着,变化出种种淫媚的形状,而右手在苏习之的帮助下开始宽解自己的衣服。苏习之迅速把卫四娘的纱裙和亵裤一起脱到膝盖处,便取出胀得发痛的分身,完全没有进行爱抚之类的前戏,直接插进了卫四娘的蜜穴。

    「啊!习之,师姐那还干巴巴的!你……你太猴急了!」

    卫四娘叫了起来「哈哈!师姐,这招是师娘刚教我的『万劫不复』,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因为干涩的摩搽,每一段的前行都艰难的很,如同永远都没有尽头的感觉!」

    卫四娘抬起头,露出惊喜的神情:「好师弟,又学了一招!西华子,你这没用的老东西,怎么学来学去就那几招?」

    矮矮胖胖的西华子苦着脸褪下裤子:「你说我这能学的了那招式么?」

    原来这西华子人虽矮胖,可那肉棒却是又细又长,顶端还如锥似,棱细皮厚,一旦进入膣道,确实很难制出摩搽的感觉。

    詹春却打趣:「莫看师兄这般,他那可是擅长使『金针渡劫』,每次探入都能直抵花心深处,真叫人又麻又痒!」

    「呸!就他那『金针』,每次要没我,他能硬的起来?」

    嘴上这么说,卫四娘却扭动着饱满的肉丘迎合着苏习之,一面抓住那『金针』噼里啪啦的扭捏了起来,这卫四娘的绰号是『闪电手』,指的是她手功十分敏捷,能以超人数倍的速度对男根进行手淫式攻击,江湖中男子没几个能在她手下讨教过几招的;但换成西华子这种萎而不举就恰好能发挥她的长处,所以两人也算是各取所长。

    不一会,西华子那原本萎软的『金针』抬了起来,那异物即使抬了起来,却是s状的蜷曲翻转,正常男人的脉动是上下抖动,而他的是前后而伸缩……

    看到这样惊异的场面,杨过、欧阳克都『啊』的一声惊呼了起来,见众人的诧异,矮胖的西华子大为得意的说:「我这可是神器!」

    「神器?」

    杨过、欧阳克两人惊问。

    「恩,那是许年前了,我还只是华山西麓的一个杨农夫,一直都娶不上妻子,晚上只有以母猪为对象……一次忽然听到耳边响起一个声音,说它叫系统,能帮我把这里改成神器,结果就变成这样了。还说是什么《久阳什么什么》而我这个是里面的一招叫『猪之璇』……」

    「这……这神器就这样不中用的?」

    杨过继续诧问。

    「哎!没过几天,那个系统说找到个资质比我更好、更适合接受『猪之璇』。所以就把我只改造成这样,还让我去昆仑山找我师傅拜师,说是给我的补偿!」

    「难怪!我就知道真正的神器怎么会这样不中用!」

    欧阳克解说道:「当年『华山论贱』,那王重阳就是拥有神器『龙之怒』而技压天下,我早知西华兄的这里天生异赋,却没想到……不过这也算半神器了,听说这神器是会成长的,只要勤加磨砺,终有一天能成为大器的!」

    在众人的羡慕中,西华子得意洋洋的将『金针』插入詹春的下头,已经熟悉这异物的詹春没有不适或讶异,只是发出一声娇媚的哼声。

    杨过的脸上浮起两团红晕,眼里闪烁着淫光,死死盯住西华子在詹春身上的动作,卫四娘淫浪的模样、苏习之的毅重、詹春接合处淫糜的状态、西华子下体的异物全都清楚地在杨过面前呈现,杨过已经按耐不住,揉着不安分的下半身。

    「姑姑。你的身体其实非常淫乱,就让我来教导你如何面对自己淫乱的本性。只不过轻舔了几下男人的肉棒,都舒服的好像死了一样吧?只可惜我还没成人,就让我代替你父亲来教导你的后面,等我成人了,在来进行最后的结合仪式吧。」

    杨过手臂粗的肉棒硬生生插入那龙儿的女体,狠很地在菊穴里开始搅动。

    我『啊』的低呼了一声,龙儿那还未完全被开发的菊穴应该根本不堪如此猛烈的负荷,可是她却是哀号一声,却没有任何的鲜血涌出,而杨过却依旧凶狠地开垦着。

    难道?分开的这段时间龙儿已经练成了《玉女心经》还是她被人练成过?」

    看着那龙儿因为春药而油然而生的快感已经无法压抑,初始不适的异感早已被变态般的舒畅所取代,后庭燃烧的搔痒感比单纯的空虚强烈百倍,挺着下流圆臀的像是疯了似追逐着杨过的肉棒。

    「杨公子,怎么不来和哀家切磋一番?」

    卫四娘以双手大拇指按在詹春的乳头上,剩下的四指则扣住詹春丰满的胸脯,配合著在自己下体内肆虐的肉棒,摆动着腰肢向杨过发出性的邀请。

    「我?」

    杨过虽然是诧异的语气,可表情却是兴奋的!他抱起那龙儿的上身走了过去,直接把她压在卫四娘的裸背上,浑圆的乳房顶着卫四娘的裸背,接受背后杨过兽交式的奸淫,女体上的汗水交溶,借着女体间的碰撞,杨过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另外两人抽插的频率,苏习之的突刺与西华子细腻的活塞运动规律地交替,腻人的哼声此起彼落。

    一旁的欧阳克叫到:「你们可是讨了老婆,忘了媒人!」

    「我们可不敢过河拆桥,欧阳公子要愿意,就一起来吧!」

    卫四娘抛了个媚眼。

    「哈哈!那我可不客气了,不过四男三女可怎么办?」

    「来玩个『珠恋屄合』咯!」

    卫四娘拿出三颗玉珠:「欧阳公子你把这珠子放在我们没被插的那个洞口含住,谁要先支持不住掉下来,就让她被欧阳公子来耍耍!」

    欧阳克大喜,立即把玉珠塞了上曲,卫、詹两人早已熟悉了这样的游戏,可杨过胯下的那龙儿却根本没有这份定力,不一会就大叫了一声,以彩虹般的弧形喷射出的淫汁夹杂着玉珠泄在地上……

    杨过失落的拔出肉棒,欧阳克哈哈一笑,站到了他的位置,却没有提枪就上,只是轻轻的拍打屁股,在雪白的臀肉变成美丽的粉红色时,才掏出自己的肉棍顺着屁股沟顶在已经柔软的肛洞。那里果然已经湿淋淋到不需要前戏的程度。

    窄小的洞迫不急待的夹紧肉棍,微妙的蠕动好像不肯放过欧阳克的肉棍。但是仅仅几下抽搐,那玉珠又掉了出来……

    在杨过、欧阳克两人交替的几轮后,卫四娘微微一笑,乘杨过落空的时候,用力一收缩小肤,把玉珠弹了出来。

    杨过大喜,上前一把抓住卫四娘丰满的臀部,与肛门并列的蜜穴里浓稠的蜜汁泛滥,大腿内都是一片湿漉漉的。

    杨过扶着卫四娘丰满的屁股,轻轻地搓揉着,手指陷入熟女柔软的肉丘里,强烈的反弹力几乎要震开手指,带来的是和少女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雕头分泌着透明的黏液,柱身爬满青筋。可怖的凶器缓缓逼近肥美的菊蕾,轻轻摩擦着。超过西华子、苏习之的男根热度的滚烫,让卫四娘不由自主地颤抖。

    果然跟想像中的滋味完全不同,杨过的肉棒挤开狭窄的花径,那雕头却摩擦着肉壁上的嫩肉,产生一股强烈酸麻的刺激感。

    而雕头向外退出的时候,又轻轻钩住紧缩的扩约肌,这样可以使杨过拔的更出,更快,而不用考虑肉棒脱离出去的的后果,每一下,都能因为速度、力度的不受限制获得数倍的快感!

    『那么,如果被这样的雕头插入前面,那会是什么样的快感?』卫四娘脑子里浮出这个念头,却更配合肉棒,努力扭动屁股,让肉棒插得更深。菊穴中蠕动的嫩肉紧紧缠绕住肉棒,迎面而来如潮水般的快感淹没一切。

    脑海里,西华子丑恶的脸逐渐模糊,脑中一片空白,燃烧的快感几乎要让卫四娘像是梦呓般喊道:「啊……啊……啊,好棒,……深一点,再深一点……」

    此时被西华子替代的那龙儿身上布满晶莹的汗珠,雪白的身体染成性感的樱色,长发像是黑色瀑布般飞散,整个人无力地依靠卫四娘身上,不停淫叫。

    欧阳克则挺在詹春前一边继续前后扯动下体,一边调笑:「你看这三女交叉,象不象车辐,我们四个就是不停滚动的轮箍,这才叫轮奸!」

    「这才是三女四男,欧阳公子、杨公子要是到了我们昆仑见识下我师傅的绝技,他有五房妾侍,每晚上都是以他的那话儿为轮毂,那才叫轮奸呢!」

    一直默默无声承受的詹春也慢慢脸上泛起了绯红。

    被制成人肉车轮的那龙儿被头发遮掩的眼神也没有开始时候的羞耻,开始露出强烈的失落与迷乱,开始了歇斯底里的哭喊……

    在官能驱使之下,丰腴的腰部扭摆如同白蛇,黏附在脸庞的发丝甩离了出去……

    啊!

    这少女虽然容色清秀,但不是龙儿!

    我的一颗心放了回去!

    觉察到我的异样的郭破虏问道:「阿阳!你怎么了?」

    「没什么,那女的是谁?杨过怎么叫她姑姑!」

    「哦!你说那完颜萍,她也是大金皇室的后裔,父亲是和完颜洪烈同一辈分,大金亡后,她和她父亲的旧部也隐伏在大宋。今年也刚好十四岁的她就是来参加『及笄』大典的。杨康最近想恢复他赵王世子的完颜康身份,就和她联系上了,还准备让杨过娶了她,还得到她父亲留下的遗产!」

    我豁然明白,在原著小说里,这完颜萍就是因为脸型、身材、眼睛酷似小龙女,让杨过痴迷了一阵!

    不过既然不是龙儿,那么我还是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俺是绝对超级无敌必然定然以及超然猥亵的分割线

    和郭破虏逃回了家里,我把他的遭遇略微的向父母叙说了以下,看这同样是亲子的郭破虏长跪不起,母亲黄蓉也自然原谅了他。

    接下来的日子里郭破虏安分的待在自己屋子里苦练武学,全家都为他浪子回头而感到欣慰……

    第58章:盛典

    时光荏苒,这日,母亲黄蓉把我叫到屋里:「阳儿,明天就是今年的成人大典的开始了!娘跟你仔细介绍下这大典,这是你一生最重要的日子!可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大典前,先是由各府县的母亲儿子在校场解开衣裳检查身体,只有合格的才允许他们参加成人大典,这叫『取解试』;母亲当众秀出她的女性魅力才算通过,所以叫『秀女』;儿子最起码能阳具高举才算通过,所以叫『举人』;各府县第一的就叫『解元』」

    我脸一白,还要让母亲当众裸体让人品评啊!我可没有那么高的思想素质:「那……那娘,难道我们也……要……」

    母亲黄蓉笑了笑:「象我们这样的家族自然不可能那样了,你可以直接以『名门荫生』参加。象娘当年参加『及笈』大典时候是获得第一的『花魁』,所以娘生的孩子都是『名门阴生』,可以直接参加后面的考试;同样你在『童子试』上大显身手,名动天下,所以也可以以『名士』的身份直接参加后面的考试。」

    「这些是名门的特权,象平民寒族也有各种方式,比如『举孝廉』,儿子让母亲满足称为『孝』,因此只要乡邻认为这个儿子本事大,晚上经常听到那母亲兴奋的呻吟,就可以向府县推举为『孝奁』,象当初你大哥破虏那样一夜十一次,就可以『举孝廉』!」

    「通过了『取解试』后,全大宋的母子汇集襄阳参加第二场比试,主要是考校母子之间的调情,因为是以污秽的圣水为考试目的,所以称为『秽试』;这场考试儿子必须通过各种方式技巧,让母亲高潮迭起,以技巧的样性、母亲潮吹次数和份量为标准评出名次,因为比试时候叫春不断,又称春试或春闱。能让考场地上一丈方圆『尽湿』的母子才算通过会试,并称为『进士』,第一名的称为『会元』。」

    「因为『会试』中母亲的体质最为关键,有些母亲的体质只要轻轻一碰就高潮迭起,这样对其他的母子就不公平了,因此再选择优秀者进行第三场『殿试』。」

    「其中一甲取三名,赐『尽湿及地』。第一名称『壮元(状元)』,以强壮为第一的缘故;第二名『傍鸳(榜眼)』,以能伴母如鸳鸯般快意的缘故;第三名『探花』,以能探的母亲花心大动的缘故。」

    「二甲因为也能让母亲高潮出水射自己一身,因此赐『尽湿触身(进士出身)』;三甲因为能让母亲下体全湿,所以赐『同尽湿出身(同进士出身)』。」

    「最后是举办『琼淋宴(琼林宴)』。由壮元母子站在琼池中,其余三百进士的母亲朝池中喷乳供他们沐浴,而其他进士只能享受到琼池中的乳汁一杯。因此二、三甲第一名因为负责分配乳汁都称『传乳(胪)』。」

    次日一早,我和母亲黄蓉来到了『取解试』的试场,此时场上已经来了不少形形色色的母子,因为不准备参加,所以我和母亲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首先开始的是人母们的检阅。

    「这是韩无垢女侠,当年你妹子百日时候她就去参加过」母亲黄蓉指着开始上场的一位人母介绍道。

    那韩无垢皮肤白净,一身白衣站在场中着实风采绰人,她行了个万福,就开始解开上衣的襟扣,有漂亮刺绣的纯白肚兜开始露了出来。

    周围的观看的男子目光望向她的胸前,开始纷纷低声评论她乳房的形状及大小,不能忍耐的一些家伙,悄悄在角落开始自己解决的也有。

    看到这样的情形,我暗暗庆幸母亲黄蓉不用参加这样的『取解试』!

    韩无垢的脸已经血红,她闭起眼睛,将那条白裙拉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