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7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穆伯母自然有资格进『天字第二号』,可是那杨过这些年在外面,营养不是很好,所以成绩不是很好,把她给拖到后面的房间了!」母亲黄蓉解释道:「来!阳儿,让娘看看你〈兰花拂穴手〉的功夫落下了么?」

    我看着那一丈方圆大小的考室:「娘,要想把这么大的地都淋湿,那得伤你身子啊!你……你当初的伤还没好么?」

    「你放心,娘自有分寸!」母亲黄蓉嗔了我一眼:「别担心,当年洪七公在姜庙镇传你爹爹《降龙十八掌》的时候,也传了我不少功夫,恰巧遇到欧阳克炫耀他叔叔的蛇阵,因此传了我一门〈满天花雨掷金针〉的功夫!」

    「而后来,你爹爹和七公又被欧阳锋困在帆顶,他们无意中喝风撒尿发泄怒火,结果发现欧阳锋的蝮蛇害怕人兽粪尿。就这样后来我和你爹爹推陈出新,创了门〈满天花雨泄金汁〉的功夫,专门对付欧阳锋的蛇阵,却没想到今日派上了用场!娘这次保你得个『会元』!」

    听到母亲黄蓉的保证,我立即以向母亲的胯下叩拜的姿势匍匐了上去。

    母亲黄蓉的衣服下摆已经提到腰上,经过尿检的下体已经不设任何防备,细长的粉色肉裂因为分开超过九十度的双腿,终于在我面前揭开其神秘的全貌,肥美的花瓣呈现优美的形状,樱色的粘膜上闪烁着粘稠的光泽。

    母亲黄蓉看我痴迷的神态,微微一笑:「阳儿,明天就是成人礼了,娘就要把这为你封印了十四年的地方完全交给你了!这两年来,难为你一直只能用那后面,今天娘就把这前面的妙处和你讲解一番!」

    「《素女妙论》中把这里分为八处,又名『八谷』。前面这两片蜜唇被称为『琴弦』,这『琴弦』须浅拔游走方有快感;两片蜜唇间的那膣洞口被称为『菱齿』,当女子还是处子时候它是一片月牙孔的薄膜,一旦被男子击破就会变成这般菱齿交错的形状,将来你娶了妻子,一定要好好检阅这里。可不能被人骗了!」

    「往内一段是光滑的膣壁,因此叫作『妥谿』,平稳的沟谷的意思;再往内,这里就是『玄珠』!」母亲黄蓉握着我的手指朝里面探去,我朝她所说的地方一摸,只觉膣壁开始由光滑变为环箍肉环,而且顶端是无数淫邪的突起!在我轻轻的触碰下,开始一阵熟悉的颤抖……

    紧握着我的手腕定了定神,恢复了些许理智母亲继续解说,只是原本充满知性的声音开始变的柔媚而性感:「『玄珠』是女子最为敏感的地方,但是因为处在上方,所以书中说要『叩其玄珠』,指的是手指弯曲如叩门状才可以触摸的到,一旦触摸到就会『女阴翕张』!」

    「再往内,就是『谷实』,这里是女阴最狭窄的地段,一进去就是『愈阙』,这里是个空洞的穹洞,专门储存男子喷射的阳精,这样即使次交媾,女子也应付自如!」

    「嗯……哼……」母亲黄蓉低哼了几声:「你现在触摸的地方是『昆户』,昆是子孙的意思,这里就是你出生的门户!」

    我摸着里面那光滑弧圆的花心,挑弄了中央那细小的圆孔:「这么小啊!我真的是这里出来的么?」

    「那当然了,女子这地方甚是神秘,大如婴儿也能出入,小如指尖也能夹紧!」看这我眼中开始闪烁的淫邪光芒,母亲黄蓉连忙抓紧我的手:「阳儿,你可不许乱来!一旦进入太大的物件,那可是很伤元气的!娘不许你胡来!」

    「顺着那圆孔再进去就是最后的一处『北极』了,北,败北的意思,意思指一旦你攻入女子的这里,那么就没有一个女子不会败北的!现在你用〈兰花拂穴手〉来让娘领教下!」

    母亲黄蓉说完平躺了下去,双腿大方地张开,毫不难为情地摆出淫荡的姿势等待我的爱抚。

    我依言开始轻轻提抽,一根小指微微翘出,倒似女子闺中刺绣时的兰花手一般。

    随着我的动作,母亲黄蓉无力地躺在地上,丰满的乳房高耸起来,几乎快要撑破上衣的性感扑跃出来,

    柔和的手指夹着肉唇来回磨蹭着,剧烈的快感几乎令她瘫倒,融化般的快感由花心升起……

    按捺不住的母亲开始伸手插入衣襟用力握住两团丰满的乳球,紧紧的扶住不停晃动的硕乳,原本特别窄小的前襟因为插入双手而勾勒出淫猥的形状,可以看见母亲的食指与拇指箝住上衣下明显的突起,使尽全力地压捏着。

    「呜……」「嗯……」「哼……」

    轻纱围住的考室毫无隔音效果可言,周围母子的各种快感哼声开始此起彼伏……

    而母亲黄蓉之前只是沾着圣水的蜜洞周围,已经溢出了粘稠的透明汁液。再经过我手指用力抽插后,粘液开始发泡变白。

    每一下的抽搐,我的指尖都经过『菱齿』的摩挲,滑过『妥谿』,然后在『玄珠』处微微上弯挑逗了几下,再挤出『谷实』到达宽阔的『愈阙』,把手指第一关节在『愈阙』里微微的旋转,勾勒出『昆户』的弧线外型,然后顶在中心的『北极』入口挠上几下!

    母亲黄蓉下体大量的蜜汁不断地分泌出来,纤细的指尖不断地突击子宫,令她感觉像反复被点麻穴似的。

    但是我似乎已经能掌握母亲黄蓉的身体的状态,每一下总是恰到好处地攻击得母亲魂飞欲醉,在她即将崩溃的那一瞬间又向外抽去……

    激烈又温柔的拨弄使母亲美妙的哼声中持续不断,双乳在她的手下变换着淫糜形状,两边的乳蒂则挺硬膨胀起来了,上端的两颗铃铛也嗡嗡作响,充分显示出母亲女体现在敏锐的感度。

    我把攻势集中在完全催淫后的『昆户』中央,晶莹的淫水不断流出,随着我的动作又变成白色的泡沫,蜷曲的黑色耻毛上沾满这些雪花,一直泛滥到大腿内侧,地上已经积了一小滩水渍。

    手指周围神秘的嫩肉充血肿胀到令人生怜的程度,彷佛轻轻碰触就会出血一样,玫瑰花瓣般鲜红的色泽形状美丽的不可思议。

    「啊!……我……我要泄了!」

    母亲黄蓉扭动纤细的腰肢,用手扶在背后将臀部高高挺立,我最后一下的用力直捅,然后快速抽出……

    随着我手指的抽出,透明的阴精如同喷泉一般四溅,初始,如玉盘落珠,四溅而去,随着母亲『菱齿』的蠕动,便如同一簇簇烟花般的绚丽而开,最后,变为丝丝细雨……

    半边的考室一下被母亲黄蓉的〈满天花雨泄金汁〉淋湿!混合汗水与甘甜体味的蜜香一下传便了整个考场。

    「……还有另外一边,阳儿……我们……继续……」母亲黄蓉颤抖的右手理了理因汗水滑落前额的头发,翻身以犬奸的姿势把臀部朝向另外一边。

    乌黑如绸子般的头发摇摆下,隐约闪现的耳垂到后颈依然是白腻如象牙般的色泽,再往下的清瘦锁骨间已经开始泛起桃色的绯红,那对在摇摆不定的美乳开始往下滴洒着那将专属于我的乳汁,纤细的腰肢款款摆动着,带动丰满的臀部,一条完美的曲线从顶端向下结束再那呈w状翘起的白晢圆润的小腿顶端。

    我一面用手指把母亲沾在额头上的头发温柔的拉上去,看着她沉迷陶醉在快乐中的表情,另外一只手伸向她的蜜处,刚才流出的蜜汁还有些许挂在耻毛上,使耻毛微微向下弯曲。

    在香气的诱惑下,我扑向母亲黄蓉的股间,嘴,彻底的封住她下面在一张一缩的小嘴。

    我伸出鲜红的舌头,缓缓把蜜肉周围舔了一遍,把那些洒落的花蜜也一滴不漏地扫了回去。

    母亲的呼吸开始如同走火入魔般的凌乱,低垂的胸部高低起伏摇晃着,任由下体快感的内息在身体里面不断地荡漾着。

    匍匐在母亲胯间的我,左右手同时握住母亲w状高的玉足,手指在那柔美饱满的脚掌心轻轻的挠了一下。

    小小的花招,让高潮之后的肌肤更是敏感异常的母亲,被我这么一挠,只觉得一股无可言喻的酥痒感从脚掌升起,像推骨牌似的,迅速窜遍全身,整个人在一阵急促的抽搐抖动后,又一股洪流狂喷而出。

    「啊……啊……好舒服……嗯……啊……小鬼,从那学的这样的花招!……别吞啊……要泻在地上才可以……」母亲含含糊糊地说着:「你要实在……忍不住……就再玩一次……娘的后面……明天……娘就要换前面来侍奉你!」

    「啊!」母亲黄蓉轻轻叫一声,同时蹇起眉头,脚尖也高跷起,在我的掌握中微微颤抖。

    没想到一直直来直往的我今天居然将插入在菊瓣里的肉茎像搅拌棒一样地旋转。在我胯下中开放的菊瓣,不由得夹紧无理的捣乱者,才能保持身体的平衡。

    同时我将整个手掌从两肋包围住母亲黄蓉晃动的乳房,像是水袋般的柔软肌肤下的脂肪在我手心微微的波动,我顽皮的把玩着;

    慢慢的,考室内母亲特有的清新荷尔蒙中开始夹杂着淡淡的乳香……

    而趴在地下的母亲,觉得今天这样的姿势我的肉茎会浸入的更深,而且在这样的小小差异下,在直肠深处搅拌的龟头竟然能引起身体深处的骚养感。一旦产生这样的感觉,随著一次转动就更是增加,快感一波波的冲击着她的脑海。

    母亲黄蓉双手无意识地在地上抓挠着,口中忘情地娇呼着,尽情地沉浸在一波又一波的冲击中。

    「啊……我要泻了……娘又……要泻了……」

    随著母亲黄蓉的叫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和我肉茎仅一层薄皮之隔的膣道里爆炸。每一次爆炸都带来膣道的间歇性地膨胀,每一次膨胀都使我感受到强烈挤压的快感。

    从我春袋下的淫糜的部位溢出第二波阴精,溅洒在四处……

    而此时,周围考室的母子才开始他们的第一次潮喷。

    ……

    回到家里,全家都为我这次会试也取得第一感到开心,母亲黄蓉更是说:「阳儿,如果明天『殿试』你再取得第一,那就是传说中的『三元及第』,这可是千百年来都没有人取得的荣耀。男人最起码需要成为『举人』才不会让人耻笑,在大宋才会有女子肯嫁给他!成为『进士』才有三妻四妾的权利!进入一甲更是能让其他女子趋之若骛!所以阳儿你一定要努力!成为『壮元』,得到最好的女子成为你的妻子,把你爹爹和娘的血脉传承下去!」

    「『殿试』主要考『騃母痴儿』、『闻香知母』等。这『騃母痴儿』是让一、二、三甲的进士赤裸,然后母亲蒙上双眼靠嗅觉和味觉找出自己的儿子!」见我蹇着眉头,母亲黄蓉微微一笑:「别担心,娘有办法不碰其他人就认出你!倒是娘担心你的『闻香知母』。」

    「『闻香知母』则是相反过来,儿子蒙上眼睛,靠嗅觉和味觉找出自己的母亲!不过这千百年来,前人早已想出各种办法,比如娘在每个进士舔到的时候,用内劲挑动左侧阴唇三下,这可不是其他女子能随便模仿的出的动作,这样就不会以为失手而出现意外了!」

    「如果出现意外呢?」我好奇的问。

    「……这……」母亲低头不语。

    待众人离去后。

    母亲才对我说:「如果明天的『闻香知母』上儿子认错母亲,那说明他对母亲的『孝』是虚伪的。不仅不能通过成人礼,成为世人耻笑的对象。而且……而且哪天晚上,作为处罚,在进行成人礼的时候,他独自一人思过,而他的母亲将归他认错的一方的母子享用……」

    「更重要的是,阳儿!你作为双生子,如果你不能通过成人礼,你的孪生兄弟就可以参加明年的成人礼补考一次……」

    我暗安心惊,难道……

    这时郭襄的贴身丫头小棒头敲门近来说道:「二少爷,包二奶奶有急事找你!她在后门等你呢!」

    「现在?我明天要参加成人礼,和她说我睡了!」

    「阳儿,就去一下吧,包二奶奶也许真有急事!」母亲推攮了我一下。

    百晓生知识讲座

    〈八卦游身刀法〉:出自《雪山》。商家堡武学。

    〈满天花雨掷金针〉:出自《射雕》。丐帮武学。

    百晓生知识讲座

    第59章:成人

    这一夜母亲黄蓉彻夜未眠,直至快到天亮时候我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

    在母亲嗔怒的眼神中我们草草休憩了一下就去参加第三场『殿试』。

    在考场的最外面就是今年的三甲一百七十七人,然后入内的是二甲一百二十人,最里面的太和殿才是一甲的三人,我和母亲一进入,发现全是熟人,一甲第二的是小武,而一甲第三的居然是成绩一直平庸的杨过。一直隐忍实力的他终于在最后时刻爆发了出来!

    随着主考官宋哲宗太皇太后的一声令下,我们三人褪光衣服后互相打量了一下!看到杨过的那话儿,不由的嘘唏了口冷气!

    这段时间以来,为了能让我的元阳顺利射精,我把所获得的加成全都加在元阳上,已经达到了一尺一寸的长度,但是在其他形状上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而从前段时间慈济晚会后看过杨过的『神雕』后,他的那阳茎居然又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除了顶端的雕嘴更加弯曲,在上端的龟头和雁颈的沟峦处,隐然有两个尖锥的肉角崛起,从外型上可以想象的出在抽出时候能造成什么样的创伤!

    站在黑幕后,我们三人挺腰向前供三位母亲识别,第一个母亲从杨过处舔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