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8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过来,要把那样巨大的异物放进嘴里对无论哪个母亲来说都是很费力的工作。

    隔着黑布,可以听到那位人母很舒服地深深叹一口气,接着就是『啾啾』作响的吮吸声和从鼻子里发出『嗯嗯』的哼声……

    良久才到了小武的位置,他出现得意的笑容,肚子也跟著起伏。我带著一些恨意看著小武的那种样子,无论从什么角度比较,他娘的武三娘都不能和我母亲黄蓉、穆念慈相比,因此能得到梦中女神的侍奉,对他来说,是杀进一甲的最得意收获!

    可这位人母只微微触碰了下小武,就结束了试探,看着小武失落的表情,我暗暗开心!

    望着自己胯下的肉茎穿过黑布,到达充满神秘感的另外一端,未知属主的舌头从龟头下向上舔,然后包住肉茎的圆端开始画圆圈,同时舌头也开始转向龟头的突边。

    丰满的嘴唇轻轻夹住龟头,发出啾啾的声音吸吮了一会,然后吐出龟头,向下弯用舌头舔那吊在肉茎下疲软的春袋。

    接着继续把肉茎整根含入,先上下活动几下,然后趁势让肉茎进入喉咙的深处,当我的尖端碰到喉咙的粘膜,她用力的吮吸,咽喉的肌肉深深夹住,感受到因深喉而呼吸困难到极点,而转变的性感刺激,我也随着节奏开始挺腰。

    坚持了一会,无法忍受我巨大肉茎阻塞喉咙的痛苦。她吐出了一半,却用门牙轻轻磨擦肉茎,同时也用舌头大停地舔吻,偶尔仅把尖端含在嘴里,像含糖球似地旋转舌头。

    当主考官宋哲宗太皇太后不得不宣布时间快到的最后那瞬间,她居然一边恋恋不舍的含着我的龟头,同时还用手指刺激我的会阴到肛门之间……

    这会是谁呢?是贪婪成性的武三娘?还是表面矜持的穆念慈?或者是认出亲子的母亲黄蓉?

    从前一个的人母温柔的嘴里脱离出来,被清晨的冷空气一刺激而微微疲软的肉茎被第二个人母吞入,她只是用用舌腹贴著茎身进行爱抚……

    我按捺不住,往前深深一捅,她的喉咙立即就好像要被翻出来一样,发出『啊……啊……』的急促叫声,她挣扎着两只手隔着黑布在我腿上乱拍,用力的吐出我的肉茎,我立刻判断出这是穆念慈,一甲三名的人母只有她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第三位人母终于到了我面前,我隐约听到两声铃声!是母亲!只有她身上还悬挂着那『伤心欲绝铃』!

    茎身光滑,且没有雄性恼人的恶臭的肉茎和前面两根完全不同,母亲黄蓉仅仅根据气味就辨认出我来!

    粗长的肉茎不住脉动的指着母亲,她那无形的温暖吹息宛如实物般的在我龟头上流淌,刚刚经过两位人母的洗礼而潮湿的龟头受到内息流走而产生的蒸发,敏感的龟头感到阵阵清凉……

    亲子与生母的肉体仅仅隔着一指的间隙,通过内息的流动,心有灵犀的把彼此的意蕴都心领神会。

    从母亲鼻子吹出的一股内息如同温柔的手指开始颤抖起我的龟头,另外一股如同灵活邪恶的蛇头立即钻动入我马眼的尿道里,如同狡猾的毒蛇在潮湿沼泽里滑动,悄然无息,如果是实物进入尿道,那所带来的毫无疑问是剧疼,可是是这样的无形的内息,我只感受到一股麻痒般的快感从肉茎深处蔓延开来,那种快感是从未有过的甘美经验!

    在尿道里逐渐深入的内息带来完全异样的滋味,尿道膜壁努力抗拒着内息的侵犯,收缩与深探的两股力互相交错产生的反噬却像是在自我蹂躏一般刺痛,无奈我只好放松不受控制的肉茎,近乎错乱的感官刺激开始爆发出奇妙的甘美,我已经分不清楚这是母亲对我进行痴狂的淫刑,还是母子终极意义的侍奉……

    自从修炼《九阴真经》后,第一次把《打狗棒法》中的『天下无狗』修炼到以虚入幻,还幻为气的境界!报着戏谑的心思第一次用在儿子的身上,可没想到我居然能坚持这么久……

    母亲的内息继续在我肉茎上肆虐着,雁颈、茎根、春袋一一不放过,在持续不断的刺激下,我感受到我的肉茎变的比火焰还要灼热……

    终于我整个身子绷紧,翻成了弓形,如同那那不存在的扳住弓弦的手指般的意志一松!

    浓稠滚烫的白色液体从我的体内深处,击碎母亲的内息,沿着它侵袭进来的路径,迸发了出去……最后射击命中在母亲的脸上,溅出一条透明猥亵的银蚕。

    母亲以不接触茎身找到亲子肉茎并使之射精的完美表现毫无疑问的成为『騃母痴儿』的第一!

    接下来则是『闻香知母』,我本待第一个上前找出母亲直接ko掉小武和杨过,免得他们占了我娘的便宜!可是主考官宋哲宗太皇太后却坚持按规则以会试的成绩弱者先行,这样我就排在最后!而成绩一直偏低的杨过排在了第一。

    隔着黑布三个母亲翻身趴在地上,六瓣雪白的臀瓣扭动着!

    第一个的人母处,杨过只是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就离开了!

    戴上面罩的杨过以叩拜的姿势匍匐到第二个母亲饱满的肉丘后,以他鼻孔呼出的热气接触的异样感环绕在下体处,黑幕后人母不安的扭动了起来。

    杨过湿软的舌头贴了上去,开始它的进攻……

    厚实的舌头轻轻的从肛门向下直至蜜处的舔吻了一趟,唾液从嘴与肉之间牵出一道银丝,成熟的美臀之间的肛门蜜洞开始像是生物一般蠕动。

    敏感的菊蕾和蜜肉与粗糙的舌蕾摩擦的奇妙感觉,却因为考试规则不能发出任何声音,那么是低低的呻吟都是不允许的!

    但是!强烈的刺激造成牵动身体自然反应的动作确是制止不了,只见那人母的蜜穴开始淫乱的抖动,应该是在做和自己亲子事先默契好的动作吧!

    当他向第三个人母爬去的时候,第二位人母好色的蜜穴依旧激烈地蠕动,彷佛还不餍足似的……

    到了最后的位置,杨过拗执地舔吻着那下体,蜜穴间白浊的污垢迅速消失在他的唇内,沾满透明唾液的下体开始闪闪发光。

    可是杨过却现出了一脸的震撼!似乎……似乎发现了什么绝不可能的事情!

    他犹豫不决的在三个母亲的雪白的臀丘间爬来爬去……

    看着他犹豫不决的样子,我故意低声向一边的小武说:「小武,你知道么?我姥爷也带了他弟子来襄阳参加今年的『及笄大典』」。

    『是么?』小武回答道!

    可是杨过却下定决心的朝第三个母亲爬去!

    当黑布拉起的时候!所有的人才发现杨过居然跪伏我母亲黄蓉的身后!

    被意外击溃的穆念慈掩脸痛哭!即为杨过的失手悲哀,又为她今晚成人礼上的命运痛苦!

    三个母亲清洗完下体后,第二个上场的是小武,他平平稳稳地找到自己的母亲武三娘。

    轮到我了,我戴上了眼罩。当失去视觉的时候,人的味觉和触觉就会更加的敏锐!

    我在杨过怨毒的眼神中朝三位人母爬去,决定剧情的一刻在这瞬间诞生了!

    如果我辨认的是穆念慈,那么我和杨过都互相认错母亲,所受的处罚是成人礼上互相换母进行仪式,这应该是杨过目前最期待的结果!

    如果我辨认的是武三娘,那么我和杨过都认错母亲,所受的处罚是成人礼上小武拥有三人的母亲,而我和杨过独自思过!

    只有我辨认出自己的母亲黄蓉,那么成人礼上我可以坐拥穆念慈和母亲,尽享双飞的乐趣!

    我爬到第一位人母的下体处!一股熟悉的母亲性欲的气息弥漫过来。当我的舌头在她流淌着蜜汁的肉唇那微微一触,她小腹剧烈收缩,同时左侧阴唇微微的跳动三下!

    是和母亲约定一样的舞弊!

    我继续把舌尖朝她菊蕾舔去!效果很快就产生了,她的两片臀瓣立即收紧,腿开始蹬踢了起来!!

    继续朝第二位母亲爬去,一股淡淡的宛如菊花的气息扑鼻而来,啊!也是一样的左侧阴唇跳动三下的约定,我沿着蜜肉和菊蕾之间的肉膜舔吻了过去,当舌间轻轻的舔吻到那向心舒展的小皱褶的时候,那后庭仿佛活物般的把我的舌尖吮吸了进去!温暖紧闭的菊穴一下包裹住我的舌尖,和意料中的作呕般的污秽感完全不同,传馈来的是股淡淡的薄荷清香!

    带有薄荷香的肛门壁收缩与粗糙的舌蕾摩擦的奇妙感觉,造成强烈的刺激,敏感的舌蕾表面开始泛起无数微小而淫邪的突起,淫乱的极品菊穴也开始纠缠着我的舌头。

    随着时间的流逝,快感堆积到要爆炸的程度,一直张开探出舌头的喉咙也干渴了。而我面前的人母也扭动起身体,借着身体的挪动,让转动的舌头更加满足下体那不停膨胀的淫欲。

    舌头的迷你的尺寸和肉茎比较起来非但无法浇熄菊蕾内熊熊燃烧火焰,奇妙的麻痒但不能搔弄的痛苦却不断增加,但是量变始终会发展为质变,快感积累到一定的程度!陶醉在快感电流中的人母的大脑已经完全停止思考,强猛而单纯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袭击着她,瘫软在地上的臀部继续在痉挛里不停追求着最剧烈的快感……

    脱离了痉挛中的菊蕾后我又在第三位人母上故技重施……当舔吻到菊蕾的时候,淫糜的菊蕾就像是自行闭合一般,几乎夹断我的舌头!

    一闻到那淫靡的气息我连忙退了出来!爬行到第二位母亲处选择了她!

    揭开眼罩,看着黑幕拉起后那欣慰的缀泣的母亲黄蓉,我们母子相拥一起!

    叮!久违的系统提示音响起:玩家郭阳(吴双)成为大宋国第一位连中三元的壮元,系统奖励:元阳完全复活!

    哈哈!元阳完全复活!真是热炕遇到枕头,我终于能在成人礼上和母亲黄蓉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了!

    回到家里,大家立即盘问我今天『殿试』的奇闻!

    原来自从慈济天下会的那天晚上杨康把包惜弱推向了赵王府高手五人组后,失去了儿子的关爱与男人无尽的奸淫之后,像是在汪洋中飘来一根浮木,在包惜弱的心中,她紧紧的抓住了我,那个即使在高潮后也懂得慰籍她的少年。

    在一次蹂躏后。杨康父子和欧阳叔侄以为她丧失了知觉,可是陶醉在官能被破败与崩坏的快感中的包惜弱,却完完全全的得知他们利用成人大典使我失去母亲的阴谋!

    首先是欧阳锋利用上次从襄阳别院得到的母亲黄蓉的阴精,制成秘药涂抹在穆念慈的秘处,然后利用穆念慈阴精制成秘药藏在杨过口中。

    而宋哲宗太皇太后主考的这些年的成人大典,她都是同情弱者让成绩偏弱的先考,因此从『取解试』开始,杨过就压抑自己的成绩,即使『会试』上的爆发也只能让他以第三或者第二的成绩参加『殿试』,这样他就能在我之前使穆念慈和我母亲黄蓉互相交换体味混淆我的嗅觉。

    然后让郭破虏装作忏悔的样子回到家里,窃听到母亲和我约定的舞弊方式是左侧阴唇跳动三下,这样他也和穆念慈约定用一样的方式,使我以为遇上了巧合,只能用体味来辨别!

    而『殿试』的第一天晚上,从包惜弱口里得知了这个阴谋后,我连夜找到最可能进『殿试』的另外一人:武三娘,通过和她建立系统认证的『情人』关系,让她把和小武的舞弊也修改为左侧阴唇跳动三下!

    最后在杨过『闻香知母』时候遇到的全是三个左侧阴唇跳动三下的人母,当遇到这个情况时候,他就明白阴谋已经被我识破!而只有第一个恰巧是他的母亲穆念慈,后两位却因为他口腔使用了秘液而无法识别!犹豫不决的他又被我故意透露的『姥爷黄药师』的消息击跨,要知道黄药师在春药学上的声望是远高于欧阳锋的!

    心乱如麻的杨过在疑惑中放弃了生母穆念慈,选择了另外一人,却是恰恰中了我的攻心术!

    最后在参加『殿试』前我悄悄的商量吩咐母亲黄蓉,在肛门内涂抹上薄荷,当被舔吻下体时候保持左阴唇三下的舞弊,可当舔吻到菊蕾的时候,则让我舌尖进入以薄荷的味道来辨别!

    「哥!这小杨杨也太坏了吧!居然这样设计陷害你!」郭襄性格磊落,虽然调皮捣蛋,却最恨这般阴谋小人,自然气愤不平:「看我怎么收拾他!」

    「算了,他也受到不能和自己母亲一起成人的惩罚了!」母亲出来打着圆场:「阳儿,我们还是一起准备下晚上的成人礼!」

    当夜,我领头和三百进士来到太和殿后的天坛,在三百进士齐声朗诵的:「呦呦鹿鸣,食母之阴。我有嘉儿,鼓瑟吹箫……』声中,三百位母亲穿着今年的礼服出现了!

    三百个形色各异、婀娜姿的母亲穿着今年的礼服,扭动臀部,踏着急促的碎步,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今年的礼服所喷发的性感魅力令人难以抗拒。典雅的中国锦缎织成的衣料、裸露的要害部位把淫与美完全的融合一起。

    合身的束腰将每个母亲的玲珑曲线浮凸出来,在审美上绝对拥有一流的视觉感受,位于腰臀的交界点下摆把每个生育过子女的人母丰臀烘托的更加饱满,而内敛的收腰却恰到好处的掩饰了一些人母的浮肿,将臀部与大腿之间的诱人曲线表露无疑!

    两侧宽敞的长袖施缘以绣、缂、刻、兢各种技法织成的联珠、团窠、散花、锁子、万字流水等各种花纹,借助繁复的花纹与人体简约的曲线的对比,将贵族化的狂热、感性的女性魅力糅合在一起。突出象征母亲的乳房的性感,让每个母亲的胸前那美丽曲线更直接地展露出性感。

    除去了束腰、长袖外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