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0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生的不是一加一加一等于三的快感,而是以等比级数倍增的剧烈刺激!

    母亲修长的玉腿已经无法夹着我那不停摆动的雄腰,漂浮在空中绷直了脚掌而微微抽搐!只能下意识的随着我激烈的抽插舞动着浑圆的美臀,嘴角流泄出唾液,高雅完美的脸孔变的恍惚,痉挛的女体发出淫乱的呻吟……

    体内异物尖锐的棱角刮弄着母亲的痒处,让她陷入痴狂的轮回地狱中,从未体会过的超强刺激,造成了无法理解的快慰。刺激、痛苦、快感彷佛同时放入搅拌机里,狠很打成一团,然后再分位三股不同味道的力量在自己的下体激烈的搅动,几乎融化的感官让母亲达到官能的高潮……

    「啊!阳……儿……娘……要泻了!快!快把娘的铃铛取了,这时取了就马上愈合不会留下伤痕!」

    我连忙依言抓住母亲的『伤心欲绝铃』用力一拉,心脏跳得快要爆炸,火热的血液直涌去乳尖,红白相间的血乳喷射了出来,分裂两片的鸡头肉嘶嘶的蠕动,以极快的速度开始愈合!

    看着那蠕动中的血色鸡头肉,我好奇的伸出两根食指,『唆』的一下,那两处鲜红的裂口把我的食指吮吸住!

    叮!系统提示:《九阴真精·壹·蓉之博》激活!

    哺育过四个子女的母亲黄蓉的乳头原本就比常人巨大,又经过这段时间的『伤心欲绝铃』的刺激,再加上刚才的拉裂,整体形体已经完全可以把我食指第一关节裹住。

    食指陷入充满弹性的乳头内,刺激着作为一个母亲的最敏感的所在,以乳头为圆心泛起一圈又一圈震撼心房的涟漪,雪白的乳房上开始浮出青色的筋络……

    初始的痛苦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官能快感。如浪潮而来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母亲彷佛身心都在瞬间被冲碎了,融化一般的快感如梦幻一般,以乳头为中心的黑洞把似乎把我的手指都要吞蚀了。

    全身五处和我结合一起的母亲,美丽的乳房不停晃动,摆动激烈的纤腰好像要折断一般。在极度哀羞折磨与官能的下,浆状的阴精、圣水、肛油几乎是用『狗血喷头』的方式从体内出来,空气中弥漫着异味,母亲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一切记忆瞬间变的混沌不清……

    「阳……儿……娘……娘……不行了!放过……娘吧!让娘……休息一下!」母亲失神般不断喃喃自语似的哀求着。

    我体内流动的恶魔体液彷佛永远不会静止一般,继续在母亲身体内抽动:「娘!你舒服了,我可怎么办,这里可还三根不肯饶我呢!」

    「啊!还三……三根!娘真的不行了!再……这样折腾娘!娘真的要死了!」母亲像是念着咒语的巫女:「那……那边不是还有你穆伯母么……」

    我把视线转向一旁等待接受处罚的穆念慈!

    清秀雅致,美丽轻灵,娇羞柔嫩,亭亭玉立的身姿与秀美可人的容颜让人心动不已,比之母亲黄蓉的光彩照人,念慈了一份秀雅的腼腆之美。此时全身赤裸的她已经不着一丝,乌黑蓬松长发被她用根红绸束住,一手拉住长发根稍横挡住胸前,一手斜掩住下体,再发丝的若隐若现中,根本掩饰不住那丰满的乳峰,反而更增添几分妩媚!

    看着赤裸的我走向她,穆念慈不敢直视我那三根恐怖的刑具,眼神中不禁流露出恐惧,但无意识之中,美丽的赤裸身躯却魅惑般缓缓扭动着。

    慢慢逼近的那两根处于下面的粗壮肉茎还不是极端的恐怖,可是最上面的那根嘶嘶吐着舌尖的三角形蛇头却是那么的扭曲狰狞。

    惊恐之下穆念慈也顾不上系统的惩罚,左足一点,身子似箭离弦,倏地向后跃出,这一下变招救急,身手敏捷,我连忙扑了上去,却那里能够的着,眼见穆念慈雪白的肉体化作一朵白云向殿外飞去,『咚』的一声闷响,她却如同撞上了一层玻璃被空气反弹回来!

    嘿嘿!系统的判定岂是那么好躲的!

    我上前一把反抓住穆念慈的双手,双手被反抓的她失去平衡向前仆倒。因为双手失去自由,身体便伏在地上,只靠头、乳房和膝盖支撑着,微微带有骨感的屁股自然高高挺起。

    穆念慈全身开始痉挛,从背后接受除了儿子、丈夫外的陌生少年的奸淫,除了极度的耻辱之外,更难以承受的是这个少年那邪恶的三根异物!

    「不……呜呜……郭阳,求求你……千万不要啊!」

    穆念慈哭得梨花带雨的,苦守十四年才等到成人礼,却不是被亲生儿子的阳具插入自己的阴道,这耻辱中的耻辱,她绝对不能接受,自然奋力挣扎,不想让我顺利的进入。

    丰满的胸脯,再观看了刚才我和母亲黄蓉的肉戏后已经非常坚挺,加上拼命的疯狂挣扎,更是上下抖动,雪白的胸脯好像拥有自己的生命似的,像因为被缚着而想挣脱的小白兔,努力跳动。

    虽然双腿被我的身子横梗着不能合拢,但略带骨感的臀部仍然奋力左闪右避,不让我得逞。在一片乳波臀浪之下,这性感至极的景色令我看得更是血脉贲张。

    四处躲闪的臀部的位置捉摸不定,而我又反抓着穆念慈的双手空不出来,看着再舞动的秀发,我一把抓住,用根稍的红绸几下缠绕,把手腕和头发绑到了一起。

    这样一来,令穆念慈从俯伏在地上变成上身挺起,只用膝盖和被插着的下身支撑的姿势,乳房更是突出。而这个有点似跪坐的姿势,亦令我的阳具更好的深入。

    因为跪姿而不能动弹的脚趾只能用力的向脚底弯曲,连关节也显得发白,紧张的神经已经完全的绷直!

    由于被缚着的关系,所以即使穆念慈尽力回过头来,也不可以完全看清楚身后的情况。她只感到,身后的我用力的分开她那蜜桃似的臀部,两片臀肉被人用手分开,那羞耻的菊蕾和蜜道便彻底的曝露在我的视线下。

    挥舞中的〖蛇吻〗迫不及待的朝蜜洞扑了过去,穆念慈拚命的摇着头,几缕脱离束缚的头发在空中飞舞!大殿的出路已经被系统封闭,唯一能解救她的只有一旁还沉醉在高潮余欲中的母亲……

    绷紧成弓形脊背的穆念慈膝行的朝母亲扭动过去,我的〖蛇吻〗刚刚探入一个尖头,在她的诱惑下,我半蹲扎着马步在后追击着……

    随着穆念慈的身体,好像脱水的活鱼一样在地上向母亲方向跳动去……

    「姐姐!黄姐姐!你让阳儿放过我吧!」

    可是母亲却闭着眼陶醉在高潮中,束手无策的那种感觉使穆念慈体内的血液慢慢沸腾,口中开始发出轻微的呻吟,脸上已没有日常的文静端庄,只有既像痛苦,更像快乐地沉溺于淫虐的神情。

    近距离嗅着穆念慈身上传来的幽香,我从背后伸出双手慢慢揉着她那清瘦的身躯上那难以掌握的丰乳,奇妙的弹性与柔软度从手掌心爆开,但比起手上的舒适感,人母哀羞的耻态更让我血脉喷张。

    雪白的蛇茎再下面娇艳的红唇中吐纳着。〖蛇吻〗如同它的真身一般,化成敏捷而狡猾的毒蛇缠住猎物,贪婪地榨取每一分美味的蜜液。如同水草般散布的稀疏耻毛下,那鲜红色的蜜肉彷佛被栖息沼泽中的毒蛇爬过一般,布满潮湿粘稠的液迹。

    我继续用力分开明确肉沟区分的二个肉丘,在女性的悲鸣声中,美丽的菊穴无私地绽放,粉色的皱褶点缀着几根黑色的杂草,菊内的嫩肉也开始像是生物一般巧妙地蠕动。

    在我的拉扯下,菊穴完全被洞开,隐藏在菊瓣中的淫肉纷纷探出头来,血红直肠内湿润的肉芽在空气中弥漫着淫邪的气味。

    当交换位置移动到上端的〖坚猿〗慢慢插入穆念慈肛门的时候,从直肠开始产生一阵麻痹,穆念慈的俏脸开始扭曲变形,翻起白眼,跪在地上大声哭喊道:「姐姐!黄姐姐!快醒醒……啊!我快不行了!!啊!!好爽……!!救命啊!已经不能再忍了,啊啊啊……」

    就算是坚硬无比的胡桃,只要敲碎了硬壳,去了掩盖在外的表皮,就可以尽情品尝那芳香的果核。

    而此时,被我完全击溃的穆念慈已经完全被剥除了那层耻辱的表皮,持续扭曲抽搐的身躯不再是抗拒的扭动,而是迎合着我的节奏的契合节拍……

    ……

    朦胧中,母亲失神散涣的目光,慢慢的又重新集中了焦点,感到脸上不住的有水滴下,下雨了?

    当睁开眼睛!儿子那相当有份量的两条异物,以夸张的仰角耸立在自己面前。怒张的异物在两条v字型修长的腿之间长满黑色草丛的的肉丘之下,正拨开珍珠色肥厚的蚌肉,玩弄着隐藏在蚌肉深处的肉珍珠,花蜜彷佛喷泉一般,滴落下,点点滴滴的划过脸颊。〈狗血喷头〉!

    「不!这是我的!是我的儿子!」母亲黄蓉完全遗忘了刚才是她企求我转移了目标的哀祈!

    我低头一看,颓然倒在地上的母亲,粘稠的淫液从她脸颊上慢慢流下来,比起精心梳妆更加淫魅凄美,她伸出舌头勉强地舔着鼻尖的残汁,然后猛的张嘴一口吞住我的春袋!

    在母亲的口舌与穆念慈肉壶的双重服务之下,快感堆积到要爆炸的程度,蹂躏着蜜穴的酸麻一直朝全身延伸,我的腰慢慢的软了。

    这时,欲求不满的母亲还把手伸到上方,抓住我的元阳!我控制着元阳的根部从小腹绕到春袋下,看到熟悉的肉茎,陶醉在快感中的母亲大脑已经完全停止思考,丝毫不考虑我的〖红霞仙杵〗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位置,

    黑皱的肉袋中忽然出现一根赤红的肉茎,顶端怒张的东西距离母亲黄蓉白到透明脸颊不到一公分。沾满穆念慈强烈的体味渗进味蕾中,原本令她作恶的情敌的体味此时像是美味一般的诱惑着她。

    杂乱的黑色耻毛紧贴着鼻梁,一左一右的肉袋拍打高雅的脸庞,血红的肉茎已经吞入口中,在喉咙深处乱窜,母亲黄蓉几乎要窒息……

    迷失的意志并没有影响她的身手,她一招〈黑狗打滚〉,在穆念慈身下灵巧的翻了个滚,把丰臀塞到了她胯下!

    两对丰美的臀不在我胯下摇曳着,光滑美丽的粉臀无论形状,还是质感,都相当完美,下面的一个呈现的是成熟丰腴带点妖艳的肉感,上面一个骨感青涩的蜜桃看起来也十分可口。

    「阳儿,别的娘不管!你那根〖红霞仙杵〗要射在娘里面!要不娘可不饶你!」母亲哀求着!

    因为极度的刺激!穆念慈的双脚张开的不是很大,看着元阳仅能没入半根!我一手抄去穆念慈的一根大腿,让她摆出单膝着地的〈母狗撒尿〉姿势!母亲乖巧的把臀部向后移了移,怒张的元阳全根没入……

    大殿中的曾经是情敌的美人姊妹花在年轻时候为了我的父亲争斗不休,而现在成为人母后,却又为了她们争斗目标的儿子沦落为屈身献媚的淫女。

    不光如此,在生理状态之外,对精神方面的影响同样严重,连续不停的高潮像是过度呼吸一样,穆念慈就这样彻底精神崩溃也不足为奇。

    真正说来,穆念慈的个性比较好强,上手的时候还挣扎了一翻,可是,一旦被征服,潜在的被虐性一旦失去抑制爆发了出来后,便纵情而固执地发泄着她的欲火!

    连续被两人夹击着,三根凶器攻击着她们的同时,我也受到双倍的快感!

    终于!大量的精液喷泉般喷射进我出生的地方,三人的身体不断地抽搐,浓稠而火热的岩浆向母亲子宫内狂奔,数不尽污秽的种子彷佛在要在她的体内烙印。

    叮!系统提示:玩家郭阳(吴双)获得念慈元阴叮!系统提示:玩家郭阳(吴双)成为第一个把童子精溯游回亲母子宫的男子,获得和其母黄蓉的灵魂锁定……

    百晓生知识讲座

    《打狗棒法》〈狗尾续貂〉〈拨狗朝天〉〈狗血喷头〉〈黑狗打滚〉〈母狗撒尿〉:招式虚构。

    百晓生知识讲座

    第61章:及笄

    次日起来,已经回到了家里,我洗漱后来到大厅,却见爹娘依然忙碌着。原来再过三日就是今年十四岁的少女的『及笄大典』,这是每个女子最重要的时候,爹娘自然为今年十四的郭襄开始准备了起来!

    郭襄却嘟着嘴在爹娘的命令下象个木偶被提线般的应付着!

    在母亲黄蓉不厌其烦的嘱咐中,我也明白了『及笄大典』的流程,『及笄大典』考校的是少女侍奉男人的技巧,参加的少女必须在父亲的陪同下完成『女容、女行、女功、女德』四部分的考较。

    「襄儿,今年虽然没有什么出色的女子和你抢夺这『花魁』,可你也不能大意!娘帮你打听了,你的主要对手是嘉兴陆家庄的大小姐陆无双、大金皇族完颜萍。一家是名门,一家是皇族,所以你千万不能大意!」母亲仍然耐心的解说着。

    「我黄老邪的女儿是花魁,那我的外孙女也得是花魁!」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爹爹!」「外公!」

    从门外进来的正是姥爷黄药师、姥姥冯蘅,旁边还跟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蓬头乱服,发上插着一枝荆钗,只是睁着一对大眼呆望众人。

    「爹爹!你怎么来了?这位是?」自从一年前离开桃花岛,我就和姥爷、姥姥没有相见,此次相见自然格外欣喜。

    「哎!」姥爷黄药师叹了口气:「当年我一时冲动,把你几位师兄尽数逐出师门,心下却是懊悔的很!去年在嘉兴遇到你曲三师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