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1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的孩子,就是她,名叫曲傻姑!他爹爹当年为了能回归桃花岛门墙,冒险入大内盗取书画投我所好,却死在那钦赐带御器械石彦明手下,这孩子还被吓的痴痴呆呆的!你说我如何不要照顾好她,今天她也刚好十四岁,所以我就带她来襄阳参加『及笄大典』。」

    「不过,小襄儿这么年没见,长的可越来越水灵了,和当年蓉儿你相比一点都不逊色!只是身材好象……看来这次母女双花魁可悬的很!……」黄药师摇了摇头。

    郭襄经不起他这么一激,道:「黄老邪!你敢小瞧我!看我这次一定拿个花魁回来!」

    黄药师一生行事从来不可以常理推断,对于世俗礼教最为痛恨,所以郭襄称呼他为黄老邪虽然无礼的很,可他却是心中大喜:「行!离那『及笄大典』还有三天,看我黄老邪怎么把你调教成新花魁!」

    「女容考较的是少女的容颜、气质,襄儿你是我黄老邪的种,自然放心的很,可是还有部分是身材,你从小就调皮捣蛋,不肯随你爹爹用心学习,那胸脯还那么小,大宋以丰乳为美,你这样可要失去不少分!参加女容时候少女必须要穿着盛装,在大众面前完成祈福的献演,盛装必须勾起男人的欲望,又不能暴露要害的部位;祈福的表演必须凸显出各自的气度。」

    「女行是考较少女的马步,这女子所练马步和男子是不同的,要诀是两膝并在一处,两腿成x型,任男子如何发力攻击,都固若磐石,无法插入。因此考较那天,每个少女双腿根部之间夹一薄纸比试,看谁先掉下来,就算谁输。」

    「女功考较的是少女侍奉男人的技巧。」

    「女德则是检验少女是否有保持童贞的品德,只有这样的少女才能顺利『及笄』,也只有还是童贞的少女才有男子追求!来,且看我黄老邪的手段!」

    三日后,却是那『及笄大典』开始。

    所有的女子在大清早便到汉江里沐浴,她们一边互相仔细清洗身体各部份,心里却互相比较各自的乳峰形状、耻毛稀密、花唇娇滑。

    然后无论母亲、少女都穿着最盛重的服装到圣殿参加这样的典礼。能来襄阳参加这样的大典,这些女人无一不是百里挑一,容貌俊美。一个个更是打扮得艳光四射,以期待能得到刚刚参加完『成人大典』的进士们的青睐。

    成为壮元的我自然受到那些莺莺燕燕的注视,不时被发现我的少女娇滴滴地抛个媚眼儿,更有不少大胆的凑上前来亲亲热热地挽住我的胳膊套着近乎。

    典礼开始进行了,所有人的视线都凝聚在圣殿上观看『女容』的考较。

    首先上场的是陆无双,这几天,母亲早把郭襄可能遇到对手的实力都摸了个清楚,这陆家庄为嘉兴一方富豪,但是陆无双自幼顽皮,小时候从树上摔下跛了左足,因此虽然长相颇为俏丽,却不是郭襄的敌手!

    台下也不少看众打听了这些八卦底细,在大伙窃窃细语中,台上冉冉出现出一朵白色的巨莲来,一瓣瓣轻纱织成的莲花瓣盛放,仿佛真的莲花。更有阵阵异香自花蕊中传出来,

    「叮!」,一声罄响,莲花瓣瓣开放,异香飘满圣殿时,一个折腰叠股藏于其间的陆无双便从莲花蕊中嫂嫂婷婷地站了起来。

    那陆无双上身仅着穿一件绕颈绑带的肚兜,沉甸甸的爆乳仿佛呼之欲出。接近西瓜的尺寸、水嫩嫩晃动的模样,让所有的男人心神不禁被中央深邃的谷间摄去。下身是一件嫩绿衩裙,姣好曼妙的身段毕露无疑。

    她在那莲花瓣上翩翩起舞起腰,稍顷又轻盈地折腰翻身跳下地来,我这才注意到,她的一双纤足确实有点高低不平,但在舞裙翩跹飞舞中,那双美足便在大殿上攸进攸退,香肩始终是平的。双足翻飞,恰巧掩饰了她的缺陷。

    她把没有受伤的右足紧紧绷起如新月,起舞旋转时一直用这只脚尖立在地上,支撑起整个身子的重量。看起来,另外一只因为跛残而较短的左足因为各种动作蜷曲翻滚中而显的不那么刺眼!在光线下,晶莹剔透的美足肌肤反而生起凌波微步的感觉,将女人之美、灵秀之气,表现得淋漓尽致。

    看着陆无双动作间不经意裸露出的水嫩嫩而紧致的大腿散发牛乳色的光泽,并且单凭单腿支撑就可在地上轻松地起伏飞舞,可想而知她双腿的力量和那双腿间的力量!那种力量所产生的弹性将会散发出何等的年轻活力与诱人风情!

    剧烈的舞姿中,那绕颈式肚兜里的乳房就仿佛呼之欲出。说得更贴切一点,就是几乎要弹落出来。惹人怜爱的乳头若隐若现,让所有的男人的第二分身都在裤裆里发狂似的泛起淫浪。

    而行云流水般的舞步中偶尔的一两下高踢,眼尖的观众发现,高开衩的绿裙内那下半身的亵裤只有前面有一块到三角形的黑绸勉强遮住私处,后面根本只有一条带子,圆巧的臀瓣整个露在外面。穿这种亵裤是为了作高难度的抬腿动作时,不会撕裂亵裤并勒伤下体而专门设计的,但是当这种动作把腿踢到头部的时候,这件裤子的作用几乎等于零,眼尖的人都可以看到那神秘的花园。

    旖旎香艳的新闻开始在台下慢慢散播着,所有的男子都瞪大眼睛、伸长脖子注意着那不经意间出现的惊艳……

    为了弥补自己的缺陷,陆无双设计了这样的舞步;虽然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可是没有得到肯定前是不能终止下来!

    由於长时间的舞动,敏感的花唇不断地被渐渐收缩的亵裤的下摆部分收缩磨擦。尤其是高抬腿作得越是成功时,腰股间的肌肉收缩,那带子就扯得最紧,这时候都会有一股电流通过她的下腹,向全身扩散出去!

    强烈的刺激使得陆无双那羞涩的神情一目了然,脸颊逐渐的绯红了起来,不停张翕的小巧的鼻子下,一排雪白的贝齿轻咬着殷红嘴唇。

    时间在飞逝,地下也开始出现若干浊色小圆点,那是从哪里滴下来的东西?而如果仔细看的话,那大腿内侧还似乎流着黏黏、透明的液体……

    白色的躯体,已经不是轻动的舞姿了,而是随着淫荡的规律扭动,全身也早已因为持续的快感而布满了汗水。

    面孔痛苦的抽搐着,牙齿紧紧的咬着双唇,显现出死命的压抑着声音的情景,终于在即将到来的崩溃前,观众作出乐肯定的掌声!

    接下来的几个平庸的女子后就是郭襄的另外个敌手完颜萍,以包惜弱精巧的女红、大金朝的国力做后盾的她充分利用了皇族的身份,全身黄金制成的铠甲之上布满了镂空花纹,使得它地华丽已经到达了一种极制!即使是细微到接缝的地方,也掺入了一些纯金的丝线搭配。

    那镂空裁剪得恰到好处的华丽胸甲却只是若隐若现地遮住乳头,而下身甲裤窄小得像条西方的贞操带,从后面看上去,只能从雪白的臀瓣中看到一条细线,给人一种随时会断掉的感觉。

    而直至此时,看过她身子的我才端详到她的真面目,无论从脸型还是眉宇,都和龙儿相似的很,秋波流转,神色楚楚,令人不由得心生怜惜!

    虽然身着的是象征阳刚的铠甲,可是完颜萍行走时扭动的腰肢,却给人一种缠绵床褥的联想。她『唆』的一声拨出柳叶刀挥舞了起来!

    一俯身,那对娇嫩丰盈的肉团便似要裂甲而出似的,沉甸甸极具肉感的在金属镂空中凸现出来,粉莹莹、颤巍巍羊脂玉球一般,旖旎香艳,勾走了周围所有男人的魂魄……

    一起立,胸前一对玉瓜又是一阵荡漾,柔软的乳房像波浪似的起伏着……

    一扬臂,伸直了背脊而高抬的腋下,隐约可见的白皙香乳,顿时一阵波涛汹涌;那玉乳仿佛刚摘的白桃般水嫩汁,在那顶端,还有更为殷红熟透的禁忌果实……。

    一阵激烈的刀舞后,细小的汗珠湿润地佈满了整个白晢的身躯,深邃的眼睛里有着闪亮的光泽,慢慢的化成清亮的小溪,沿着微红的身体曲线滑落。

    精彩绝伦的表演、杨康的人际关系使她获得震撼全场的掌声!

    可郭襄的出场颠覆了在场所有人的猜测。没有丝毫的豪华装饰,当她伴着空灵欢快的歌声,以天真无邪的神情蹦蹦跳跳地走出来时,穿一袭轻纱织成的白裳,稚颜一派天真,完全不见大家熟悉了的调皮捣蛋的模样。戴着尖尖、毛茸茸的耳朵,裙后更是露出一只毛茸茸的大尾巴……

    郭襄走了出来,袖管裤腿儿却只到那关节出,露出白藕般的嫩生生胳膊,赤着白生生的秀气脚丫,却用那娇嫩的小手托起圆润小巧的下巴,就像凝视那天空的圆叶一般,形容天真,憨态可拘,取出了一支碧玉箫……

    洞箫的声音,带着磁性,把空灵的感觉整个儿弥漫开来,仿佛少女近似呻吟的腔调,不时高音发出一声如娇媚短促的呼喊,这碧玉箫配合上黄药师的绝学《碧海潮生曲》,一下就把那种难言的媚惑传到每个人心里……

    靡靡的箫音、天真的稚颜、灵异的打扮,将从爱欲到空灵的强烈反差,震慑全场。

    黄药师轻捋长须,看着自己亲自为郭襄量身打造的表演,不但掩饰了她那还没发育完好的稚嫩身躯,更将她清雅出尘、翩然行云的气质展露无遗……

    最后出场的就是曲傻姑,她借助黄药师的名门特权才可以直接参加这样后面的大典。只见她拍手嘻笑,高唱儿歌的走了出来,甚么『人在人上,肉在肉中,上下齐动,其乐无穷!』,甚么『床前明月光,床上脱光光;举头望明月,低头鞋一双。』,一首首的唱了出来,有时歌词记错了,便东拉西扯的混在一起。

    一到场中,她居然开始解起衣裳,引起周围嘘声一遍,可她却也毫不在意,还好像怕大家看不清楚一样,连最后一件短衫都脱掉甩在地上。全身赤裸的她,就这样茫然地站在台上看着大家,不时歪嘴露出恶心的微笑……

    在台下众人的屏住了呼吸,杨过、欧阳克、西华子几人更是瞪大了双眼,看着这……

    接下来就是少女们『女行』的考试,众女皆被封去手臂的穴道,只能靠双脚互相攻击,还不能让夹在双脚根处的薄纸飘出,

    那完颜萍年纪甚轻,她师从铁掌帮,这铁掌帮主裘千仞号称『铁掌水上飘』,轻功自是了得。完颜萍自然脚法狠辣,仅着贞操带式甲裤的下体没有任何缚碍,更是迅捷异常,连踢数脚都是其他少女的下体要害,一会已将几个少女踢出局。

    而陆无双的身手更是敏捷,她右脚一探,从一名少女肩头绕了过去,『啪』的一下,把她踢了出去!

    被抱着看恶作剧般的念头通过『女容』的曲傻姑在第一时间就把薄纸脱落在地,以一招『懒驴打滚』抱头在地下狂滚,却也撞倒不少少女,憨态更引得大家开怀一笑……

    而郭襄则使出桃花岛绝学《旋风扫叶腿》,一足支地,一足连环横踢……

    不一会,场上就剩下了完颜萍、陆无双、郭襄三人,三人鼎足分立调理了下气息,谁也不愿意先发起进攻!

    完颜萍静待了一会,便朝郭襄冲了过去,如果说武功渊源,自然郭襄的家学最强,可她从没刻苦学习,反而要落在为复国而勤练的完颜萍下风!至于陆无双,没有什么家学又是富家小姐的身份,武功应该更在两人之下,因此完颜萍直奔郭襄而去……

    完颜萍奔到半路,一招〈云横秦岭〉飞脚当胸横踢了起来,却是踢向那陆无双……

    在完颜萍蓦然转身的刹那间,那脚正中了陆无双前胸的乳房,这是一对么丰满、柔嫩晕红的肌肉啊!

    陆无双见那脚飞来,原本想要快速腾身避开,但是在瞬间,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她被迫完全放开四肢,灵魂与肉体都已飞至场外。

    迅速的结束了可能出现变数的陆无双,完颜萍露出几颗白得发亮的牙齿,咬住上唇开始向郭襄发动攻击。

    又是〈云横秦岭〉飞脚当胸横踢了过去,那郭襄斗地矮身,雪白的玉腿从她头顶掠过,相差仍然只有寸许……

    两人已踢打闪劈,拆解了七八招。

    郭襄开始注意到自己的呼吸已乱了,她一向喜欢的是打闹而不是打架,因此根本不擅长这样的武技比拼!坚持到现在她已经觉的十分疲累。最坏的事情终于实现了,她的双脚被完颜萍的一招〈枯藤缠树〉夹住,一紧一放,便被绊倒在地,四周响起大家遗憾的嘘声。

    完颜萍见自己击倒郭襄,惊喜的跳了起来!

    主裁官宋哲宗太皇太后站起宣布:「本场『女行』胜者为郭襄!」

    「啊!」全场都诧异的叫了起来,在议论纷纷中大家都看着主裁官。

    宋哲宗太皇太后不慌不忙的说道:「『女行』主要考较的是女子守护自己忠贞的能力,而不是武功心计,所以才会要求以薄纸不掉落为目的。郭二小姐虽然被击倒了,可她仍然紧紧夹住那薄纸,相较之下,完颜姑娘却得意忘形……」

    大家这时才注意到,那完颜萍刚惊喜一跳,那薄纸已然滑落在地……

    回到家中,却发现奶奶李萍、父亲郭靖、包惜弱、杨康、穆念慈、杨过在等待时,见我们回来便纷向郭襄今日之胜贺喜,那『女容』三人不分胜负,今天郭襄最弱的『女行』又取胜,明天却是她最擅长的『女功』,因此这次郭襄夺的花魁已经不是问题。

    酒过三巡,郭靖站起来向母亲黄蓉道:「蓉儿,当年,爹爹和杨伯父有约,生了男女,结为亲家;可我和杨康兄弟却都为男子,只有结为八拜之交。杨郭两家累世交好,如今我有襄儿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