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3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住恶心的胸口,把衣襟拉了起来:「哥,脚还很疼,送我回去吧!」。

    「就这、这样啊!……这样就好了么?」我大吃一惊!

    郭襄脸上浮现疑惑的神情:「呃?娘不是说过?不能让男人把那白浆射到身体里面的!要射到里面就通过不了『女德』的!」

    「娘……娘就这么的教你的?你再想想,她还说过其他什么没?你是不是漏了什么?」我诱发着……

    「啊!」郭襄豁然大悟:「娘说过,男人进去身体后,我会流血的,还会很疼的!我刚才没有流过血!哥!你那滑滑的、圆圆的!怎么可能让我流血?是不是……是不是你忘了什么?」

    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我不能再打退堂鼓:「咳……襄儿,这样不会通过不了『女德』的!娘说的不是上面这张嘴,是下面那张嘴,只有哥射在下面那张嘴里面,才会……」

    「真的么?那要怎么做才可以?」

    我站起身,轻轻抱着她往花床上放去。郭襄带着茫然的眼神,乖乖顺从着我。

    「哥!你确定这样我就通过不了『女德』么?」郭襄像小孩子一样注视着我,那样的姿态着实惹人怜惜。

    我什么也没说,静静将裤子褪下,滑嫩嫩的稚嫩三角地带毫无保留地坦露出来。

    「哎呀,你在做什么……!你确定是这张嘴么?哥……」郭襄叫着意味不明的话语。

    「嗯!」我紧紧抱住她的大腿,把脸挨进她的私密地带。虽然几乎没有长毛,不过能够很快得知秘裂深处已湿濡不堪。

    我用指头掰开那娇嫩轻薄的蜜缝,以舌尖舔舐艳丽而潮湿的肉瓣,温热的体液流出,滑落在我舌上。

    「哈啊啊啊……好痒啊!」

    郭襄的身体泛起巨大的颤浪。我一边轻柔地抚摸她受刺激而发僵的大腿,一边细腻地舔舐着肉瓣。

    少女的爱液粘粘的,一点点份量就感觉很酸很甜,使我脑海里回忆起在真实的世界里,那张含韵嘟着嘴娇喊『酸酸甜甜就是我』的镜头!愈往深处舔它就分泌愈,敏感度十分良好。

    「啊啊……噫呀,那是嘘嘘的地方啊!很脏的呀……哥……好痒啊!嗯哈啊啊!啊啊!」郭襄一边娇啼,一边任凭我随意逗弄。

    无瑕嫩滑的少女肌肤很快就泛起桃红,散发出热气来。我双手细细品味她纤腰至臀部的柔美曲线,舌尖则更朝肉穴内部深探。

    舌尖,细心地在蜜壶入口周边来回舔舐。周遭的肉辫宛如呼吸似的蠕动,并夹紧我的舌头。

    「不行,好痒……啊啊,嘘嘘那里变得好奇怪哦……哥!不要……快停下……」

    我没有遵照她的要求,却用舌面粗糙的部份往肉瓣舔去。碰到鼻尖的小肉蒂充血膨胀,开始痉挛起来。

    肉瓣痉挛的程度愈演愈烈,这表示快要到在高潮了吗?

    我的舌头抵住肉蒂,像吃糖球似的随意挑弄起来,小肉蒂前端猛地翘起,我同时噘着嘴唇啜吸。

    「噫呀嗯!那……那里不行,啊啊!好像有什么要来了,……啊啊!……」

    我轻咬逃避舌尖挑逗的肉蒂不放,郭襄的腰身便微微提起。就在此时,膣穴深处喷出类似水的东西,像水库溃堤一泄千里。

    「啊啊,出来了……哥……快躲开……啊啊……啊啊,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量温和的蜜液洒在我脸上……整个阴部发起颠来,郭襄持续发出悲呜似的叫声。

    「啊啊啊……啊……唔嗯!」

    我拭去脸上的水珠,不愧和我一样是『名门荫生』……一如既往的继承了母亲血脉里的潮吹!

    郭襄调整呼吸的同时抬起下半身,羞涩地凝视着我:「好棒,啊啊,那里……叭啾叭啾地就出来了……啊!哥,这样可以了么?我好累啊!我们回去休息吧!」

    「是你射了我,又不是我射你!这不过是……你很有快感的证明!」我怎肯罢休!

    「快感?嗯!感觉确实是好舒服哦!哥!那快点,我脚好疼啊!都怪你!」郭襄闭上眼睛躺着,刚刚拉起的衣襟在剧烈扭动中又散了开;从我的角度看上去,少女的胸部即使横躺形状依然坚挺而不松垮,让人不禁心生赞叹。

    伸出手抓住两堆椒起的玉乳,椒乳随着手掌的曲线紧贴,如同棉花糖般柔软。小巧的乳头开始膨胀,渲染着红梅的色彩,我用指头逗弄前瑞的乳尖。

    我像揉面似地揉起乳房,有时用力紧捏,有时温柔抚触。那种能够自由自在改变外形的触感,实在是棒透了。

    「哥!我下面又开始痒了!」郭襄低语看着我,并且害羞地扭起腰身。

    我取出取出挺硬到不行的肉茎,抱着她的大腿,将前端抵住膣口。在彼此四眼相对的情形下,一口气挺腰入膣。

    「……唔啊……啊啊,进来了……」

    郭襄紧咬着嘴唇,看着两人结合的部位。传说中的〖红霞仙杵〗就这样一点一点陆续塞进她的体内。

    「好……好痛……嗯……!」

    「痛吗?还撑得住吗?」

    虽然此时只能说这句话实在很没用,但我也找不到其它话讲。只好祈祷粗大的〖红霞仙杵〗不至于伤害她。

    「放心……我郭襄可不是那么孬包,所以即使痛也不要紧……啊啊……」

    虽然里面已经充分湿润,但依然插得不是很顺畅,那就长痛不如短痛,于是我猛力向前顶腰。

    「啊……!进……进来了……!啊啊……啊!」郭襄的眼眶噙着泪水,丧失处女的瞬间,在她的内心烙下难以忍受的疼痛与爱的印记。

    过没久,龟头就抵达膣穴最深处。往结合部位一瞧,些许血渍附着在我的肉茎上。

    「啊……这么大根!好像都能整根都进去了……太好了,原来只要想做,我郭襄就没什么办不得到的嘛!」感触良深的说完,郭襄轻笑了一下。那样的表情惹人怜爱,我自然而然的吻了上去!

    郭襄温柔地来者不拒。舌与舌交缠,啾叭啾叭地将唾液交混在一起。

    我们反覆亲吻,缓缓扭动腰身。和母亲黄蓉比起来,郭襄的体内非常紧,如果不使点劲是无法做抽送运动的。

    「啊啊……哎呀……哥!你的那个……在抽动……啊啊……」

    「舒服么?我再动一点可以不?那会更舒服!」

    「嗯,好吧。已陉没有像刚刚那么痛了……」

    郭襄在我脸颊上吻了一下,我的头发因汗水湿透,〖红霞仙杵〗也火力全开。

    我起身持续抽送肉棒;刚开始缓缓的,接着渐渐加快速度,拚命搅弄那蜜处。

    「呀!啊啊!哥,你那的形状,可以清楚感觉得到呢……好粗好大、又硬梆梆的……好滚烫哦……」

    「嗯!襄儿体内也是湿湿黏黏的感觉好舒服哦……」

    「那和娘的比,谁更舒服!不许骗我哦!」郭襄抛出了每个女人都会问的两难定义!

    「自然是襄儿你的!又紧!又柔!」我会回答的那么脑残么?

    「真的么!」

    从我这里等到了一定确定以及肯定的回答后,我又继续开始戳插,夹杂泡沫的爱液就流到花床。门户大张的下体在蠕动中粘满了粉色的桃花瓣,好像洒满花瓣再加上大量果冻的甜点般美味可口,它闪着光辉,将我的男性象征咬得紧紧的。

    「啊,顶到最深处了……肚肚变得好温热……好像不是自己的身体,这……」

    我高托起郭襄的腰身,并狠狠朝那里撞击。狭窄的膣穴深处,感觉到龟头的侵入。

    郭襄大力吸气的瞬间,整个膣穴猛力榨挤阴茎。

    我浑然忘我,没命的挺腰往蜜器冲刺。温热的粘膜吸住阴茎,蠕动的样子好像在引诱它捣向更深的境地。

    郭襄的全身开始紧绷,双腿缠在我背上,配合着我的节奏以相同规律地附动着。带着萝莉塔专属开心的神情,而蜜穴更加紧缩了。我想那是一定是她专属的绝美天赋。

    身体开始好像浮在空中……我咬紧牙关,胡乱扭动腰部。从额头流下的汗水,啪哒啪哒地滴落在郭襄白皙的乳房上。

    春袋开始火热,肉茎却在肆虐……股间以外的部位己渐渐失去了感觉。

    才刚刚射完两次精,万万没想到又感受到下半身开始积储精液……

    「啊啊嗯……啊啊,那里好滚烫!里面……好像又有东西要出来了……」

    郭襄楼着我的脖子,双手在我的背后疯狂的挠动,同时全身发出抖颤。难不成……那是高潮的前兆?

    「啊啊,我也……差不要……」

    我挤出最后一丝力量来贯穿阴部。一股激烈的快感从龟头顶端直蹿至脑海。

    郭襄也反弓着身躯,整个腔穴滋滋作响。在此同时,达到最深处的龟头发射出大量精液。肉棒一阵一阵地抖动,射精呈现一发不可收拾的状态。愉悦的快感与疲累在体内缓缓扩散开来。

    两人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也或许是真的虚脱,大家一脸满足地闭上双眼,就这样一动也不动……

    叮!!!系统提示!!玩家郭阳(吴双)激活《九阳神功·陆·襄阳之博》叮!!!系统提示!!玩家郭阳(吴双)激活神技『马の壮』、激活《九阳神功·陆·襄阳之博》。『系统』判定生成第四阳『壮马』……

    「啪!啪!」

    「快起来了!太阳都晒到屁股了!」我被郭襄拍醒,两人居然相拥在墙脚的桃树下昏昏了睡了一晚。

    我站了起来,疯狂了一夜,腰间着实酸疼,背后还被疯狂丫头郭襄高潮时候的兴奋挠的都是伤痕!

    看着我红丝丝的后背,郭襄得意兮兮的帮我拍打着身上的花瓣、沙土……

    收拾好衣裳,刚走到后院偏门

    「二小姐!二少爷!」小棒头呼唤我们:「二小姐!二少爷!老爷正到处找你们呢?他让你们快点到大厅去!」

    郭襄得意洋洋的拉着忐忑不安的我朝大厅走去,一边安慰我:「哥,爹肯定以为我跑了才着急呢!别担心了,等『女德』查出来,我一口咬定是爹爹做的!不会出卖你的!我要是出卖你我就是小狗!」

    一踏进大厅,母亲黄蓉便迎了上来:「阳儿,昨天一整晚你去那了?」问的不是郭襄,却是我!

    我脸色一下变的雪白:「我……我昨天晚上……昨天晚上不是去了韩师祖那了么?」

    母亲黄蓉的脸色一下变的更加惨白!

    第63章:屈子离骚

    我这才有遐余打量了大厅,郭、杨两家人都在,师祖韩小莹也赫然在里面。

    「你韩师祖说,昨天晚上等了你一晚上都没去她那!阳儿,你到底去那了!」母亲黄蓉焦急的顿起脚来!

    「娘,到底怎么回事?我……我昨天……」谎言被当场揭破,我支吾了起来。

    杨康站了出来:「郭夫人,这事已经再明白不过了,想必是阳儿一时糊涂……」

    「我糊涂什么了!」我朝杨康怒目喝道。可随着众人两边分开,露出地上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女尸,我惊呆了!

    我慢慢的靠上前去,正是那曲傻姑!

    对于她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及笄大典』上那恶心的痴笑,而此时,姥爷黄药师握着她那手腕,顺着手腕看去,她的那双乳房很大,现在看上去就像两块又圆又厚的烧饼摊在胸前,乳晕呈黑褐色,沾满年未曾清洗的污垢,两颗大乳头像两粒竖着的小姆指,看上去还是弹性十足。

    地上的尸身猛的一阵乱抖,乌黑的淫户里,一股带着血丝的白乎乎的粘液从里面冒出来,沿着阴户的四周流淌下来……我象兔子般的向后蹦去:「她……她……」

    伏在一边的黄药师站了起来:「还好!没什么性命大碍,只是伤的不轻!」

    「爹!傻姑到底怎么了?」母亲上前关心的问到!

    「被人折磨的!你看她淫户上原本茂盛的黑色阴毛被人拔的没有几根!」

    「为什么要拔这里的毛?」郭破虏好奇的问出我也想问的问题。

    「你看她的肉唇,都已经充血,还带有这么的血丝,这是被人用粗糙的东西,我估计是麻绳厮磨过!」见我们满脸疑惑,黄药师继续道:「这耻毛处於下体和身躯连接的部位,其作用就是减低表皮的磨擦,因此拔去耻毛能更好的刺激淫虐女子!我琢磨傻姑是被人施了『拉大绳』,就是将拧成股的麻绳夹在傻姑的两腿之间,然后前后拉动造成刺激!」

    「还有那被洞开抽搐了一晚的阴户已经都闭合不上了!我刚探了探,能轻松插入四指,说明最少是被手腕粗的凶器给整弄了一晚!」黄药师继续解说了起来!

    「然后我继续探进去,发现那『昆户』的小孔都被洞开成三指大小,说明下手的人那凶器不仅粗,而且长!才能深入『昆户』!同时那膣道内壁有处直线刮伤的伤痕,从这点上就不大象那男人的肉棒!应该是带有锐角的异物!」

    说到这里,母亲黄蓉、穆念慈偷偷的瞥了我一眼!

    黄药师蹲下身从曲傻姑的下体沾了点白粘液放在鼻下嗅了嗅:「奇怪,这又分明是男子那阳精的味道!难道……那凶器是……」

    他继续蹲下,托起曲傻姑的乳房抖了抖,然后仔细的端详了起来,发出了一声哀叹!众人微微前倾,只见那肥大的乳房异常的软绵绵,惟有充血的乳头还硬绑绑的挺着!

    「你们看!这乳头上面是黑的,根蒂却是血红的,这是被人用丝线一类绑起来后的样子!而乳肉已经完全绵软,这是被人用那丝线扎住乳头吊起的『葡萄上架』!这种刑罚是用丝线扎住女子的乳头吊起,这样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