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6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以为这剑湖深底断无人迹,所以花了偌大的心力,镶了这水晶将外面的水光引了进来,偶尔一次在这水晶面前交媾,双眼曾帖着水晶向外瞧去,只见碧绿水流不住幌动,鱼虾水族来回游动,极目所至,同时下身还有那追逐性爱的老乌龟,也算是别有情趣。

    可如今,水晶外忽然出现的是一个陌生的男子!他……他居然死盯着自己的赤身裸体不放!

    当自己淫浪的模样完全被披露在一个陌生男子的面前,压抑在脑中的羞耻凝聚在一瞬间般爆发,有如火花般灿烂!

    ……

    这……是真的么?是我脑海中的妄想么?

    似乎水晶里那少女无论怎么叫喊!下体的湿润粉红肉芽还在演出狂乱的肉舞蹈,背后的男人还伸出枯瘦的手指用力拔下一根蜷曲的杂草,刺痛让肉芽的蠕动更加淫糜。

    ……

    太……羞人了!自己下身的蜜肉完全被分开,展示似地露出粉红色的蜜肉,而那水晶外陌生男子的视线彷佛钻进自己的膣道里,连膣肉都被看的一清二楚……

    ……

    捧着丰腴的屁股与可以一手掌握的细腰,水晶壁内男子的肚子撞击着苗条的纤躯,终于在一次贯穿蕊心的重击下,拔出一根丑陋的肉棒。

    腥臭的浓浆灌入那少女的嘴里,她被强迫咽下欲望的残渣,发泄后的污秽肉棒不肯放过她,沾满黏白的棒身还在粉嫩的玉颊、鼻梁间摩蹭,混合着淫蜜、残精尽情玷污那原本无瑕的美人。

    而同时,高空坠下的冲击力造成的内腑伤一下爆发出来!我一口鲜血喷在水中,昏迷了过去……

    驭奴无双第三卷授权专用分割线

    不知昏迷了久,醒来,发现原本以为是脑海中的妄想中的少女已然穿上一身宫装,神情淡湛的看着我,眼光中的神色更是难以捉摸,似喜似爱,似是情意深挚,又似黯然神伤。

    「沧海,他醒了么?」一个苍老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我转头看去,却是一个男子坐在一旁,只见他长须三尺,没一根斑白,脸如冠玉,更无半丝皱纹,年纪显然已经不小,却仍神采飞扬,风度闲雅。

    那老人看我瞧向他,却道:「五十年了!有五十年没见到外人了!小伙子,你如何来此剑湖之底?」

    我支吾了一下,却只道:「在下是失足掉落的!不知前辈是?」

    那老人见我问他,捋着长须说道:「老夫李逍遥,江湖人称无崖子,乃逍遥派的掌门,我们门中师兄妹三人,大师姐为巫行云,我排行第二,还有个小师妹叫李秋水。我和秋水都是西夏皇室后裔,巫行云师姐则是西夏大祭祀的后裔!」

    【注:《天龙》原著中第二回提到的名字为逍遥子与秋水妹,第三十五回又称他为无崖子,第三十七回李秋水又自述在无量山底是她和无崖子;因此认为是金老笔误;我这里把他设定为名字是逍遥,号无涯子。同样李秋水妹妹原著没提到名字,有人以她姐姐为李秋水,便替她取名为李秋月,黄日华版电视《天龙》中称呼为齐御风,我采用的是徐克电影《天龙》中称呼为李沧海,天山童姥称呼为巫行云。】

    「我们从小在天山之颠和师傅学艺,三人青梅竹马,但我和大师姐巫行云关系更为要好。那一年,行云师姐十岁,可她已经长的清新脱俗!年纪尚小的我们三人经常一起在天池中嬉水,我坐在两女之中,却注意到她和秋水的不同!」

    「每当行云师姐微笑时候她脸颊左右总是泛起两圈对称的浅窝,而秋水却是嘴角微微上翘!而现在行云师姐的胸前开始出现美丽的弧线,而秋水则没有一丝赘肉,乳尖底下的肋骨清晰可见。尤其是行云师姐尖端两粒粉色的嫩首,开始微微的鼓起,虽然乳晕表面没有皱折,但和秋水那色泽淡皙,几乎难以分辨的乳晕相比,玫瑰色的色泽显的更加妩媚诱人。」

    「透过清晰的池水,我发现行云师姐居然还偷偷穿了件黑色的毛织小亵裤!哼!当时的我可生气了!明明一直都是大家都脱光光的!我偷偷的伸手去把它给扯了下来!」无崖子沉醉在童年回忆里,开始在那自言自语:「行云师姐惊叫了起来!原来是她那里不是什么毛织小亵裤,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长出了浓密的黑毛。近距离观看的话,可以看见那构筑成倒三角形的每一根秘毛,都有些儿卷曲的横躺在那肉馒头上。」

    「我被她狠狠的揍了一顿!从那以后她就不愿意和我一起洗澡了!她越是避开我,我就越好奇!我偷偷的在我和她的房间之间打了一个孔!」

    「那一夜,她在自己房间里洗完澡,我就发现她屁股变的非常翘挺,当她起来去拿毛巾的时候,圆润的屁股还前后同时上、下摇晃。而那雪白的股沟间,朝下的肥厚脂肉开始变成肉夹馍的形状(肉夹馍是我这里的小吃,我不知道会有少人知道,但是如果我形容的是汉堡包,嘿嘿!上下两片面包,中间夹着菜叶,够形象了吧!)。而那两片肉瓣上面,亦受到上次那黑毛的衍生,短毛满布。我就想,是不是行云师姐得了什么怪病!怎么那里长起了胡子!我一定要帮助她!」

    「我悄悄和秋水说了我的想法,秋水眼珠一转,就说师娘下面原来也是有毛的,可是最近好象被师傅治好了!我将信将疑的和她一起跑去偷看师傅给师娘治病!」

    「那天晚上我和秋水一起趴在师傅的窗台下,只见师傅已经开始给师娘治病,窗隙里看去,师娘被师傅用红腰带把双手吊在头部之上,然后师傅趴在师娘的身子下,果然师娘那里又长出了短短的胡渣,仔细看上去,师娘的双脚呈大字形开展,两片跟菜叶一样的肉片已经张开,中间是一个黑忽忽的洞口,旁边也有不少针一样的黑毛!师傅先是认真的舔起那两片肉片!」

    「师娘的唇间开始发出可怜悲鸣,这更加坚定了我要救治好行云师姐的决心!」

    「一股股白稠稠的药水从师娘下面流出来,师傅用舌头仔细的把药水涂在师娘的那短短的胡渣上,然后取出一把水晶匕首,匕首面在师娘的肉馒头上每动一下,那里的肉就会跟著蠕动起来,我感受到病魔在师傅的匕首下那恐惧的灵魂!」

    「师傅把所有的黑毛都剃光后,在师娘那里盖上了一条温热的湿毛巾。然后拔出自己的那条黑尾巴!从窗户的角度只能看见师傅的背后,但也能看见那尾巴真的好大好大!师傅把尾巴放进师娘下面的洞里摇啊摇,药水又开始流出来了!」

    「师娘不住的喊:「舒服!爽!』看来这药真的很有效!」

    「最后师娘在流出大量的药水后,那双雪白如白瓷般的大腿软绵绵地摊开在那里。而师傅也拔出沾满药水的大尾巴,放到师娘的嘴里!这时我才发现,师傅的尾巴边怎么也有那么黑毛?难道……我太感动了!一定是师傅帮师娘治病时候也传染上了这怪病!」

    「不过,这更坚定了我要帮行云师姐的决心!师姐一直对我那么好,现在是我舍身取义报答她的时候了!」

    「我和秋水总结了以下三个要点。一、先把师姐绑起来。上次小马驹生病了,师傅也是把它的四脚绑起来治好它;」

    「二、先从师姐下面取点药,然后涂在那患处;接着用师傅那把匕首刮去黑毛,再敷上热毛巾护住伤口。就跟去年师傅和人比试挨了毒镖后回来,师娘救他的步骤一样:取药、消毒、刮伤、包绷带!」

    「三、再用尾巴从师姐下面取很很的药,喂师姐吃下去!我前年得了感冒,师娘也硬喂了我好药水,只是当时不知道那药水原来是从她下面那挤出来的!」

    「这天,师傅、师娘都下山去了。我和秋水做好了一切准备,待师姐不注意的时候点了她的『昏睡穴』;然后也象师娘一样把她双手绑再床头,这时师姐已经醒了过来,她惊叫了起来!」

    「秋水一下就点了她的哑穴,这也好,上次救小马驹时候它叫的就很烦人,师娘喂我药时候我也好象……不说我的糗事了!」

    「可是行云师姐还是很不合作的踢打着双腿,无奈之下我只有和秋水把它绑在两边的床沿。」

    「这下糟糕的是,行云师姐的亵裤脱不下来了!不过这难不了我!我伸出手拉住师姐亵裤的两端,然后用力一撕,脆弱的布料立刻褪离了身体。」

    「灯光下,行云师姐下面布满了细细软软的黑毛,犹如针一般的细。师傅说过,治病救人讲究的是『望、闻、问、切』;『望』指的就是要观看气色。」

    「于是我让秋水也脱下裤子趴在行云师姐的身上,仔细比较两人的身体,行云师姐那也已经红通通的,跟我发烧时候的脸一样!拔开那黑毛,中间还有黄豆大的粉红色的肉芽,而秋水的才绿豆大,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我轻轻的碰了碰,行云师姐立即疼的全身都抖了起来!」

    「接下来是『闻』,就是闻患处的气味。秋水的那里是淡淡的和梅花一样的味道,而行云师姐是好象杏仁一般说不出的怪味。古代的名医为了治病能亲尝病人的粪便,何况是我的好师姐!想到这里,我伸出舌尖舔了舔,嗯!不是意料中那么难吃,只是有点酸中带甜!」

    「我刚一解开师姐的哑穴准备『问』。师姐却似发疯般的骂我:「李逍遥!你做什么,快放开我!你这个小混蛋!……』我连忙又点上哑穴!看来师姐病的真的不轻,从小到大她都没这么的骂过我!我红着眼眶,师姐!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切』指的是摸脉!我就先从足太阴脾经这条经脉开始检查,这足太阴脾经起点是胸口的『周荣穴』,这『周荣穴』在第二肋间隙,果然行云师姐这里出了问题,那穴位所在已经肿起了一个大包!好大好大啊!摸了上去,还软软的,难道里面都水肿了么?」

    「这肿处从『周荣穴』一直肿到『天溪穴』,在『乳中穴』处最为高起,我小心翼翼的抚捏着,感受着里面的大小!师姐的眉头蹇曲了起来,露出哀痛的表情!」

    「我继续向下检查,手指轻轻划过那『腹哀穴』、『大横穴』,平坦的小腹上微微泛起了鸡皮疙瘩,难道是我的内力又加强了?」

    「到达了『冲门穴』,这里就是黑毛的边缘了!浓密的黑毛在这里构筑成一个倒三角形!似乎黑毛中间的那颗肉芽比刚才更大了,上面还沾满了水珠,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我轻轻的触碰了下,师姐的下身立即剧烈的抖了起来,雪白的足尖一下就绷的直直的,却连一丝血色没有!足尖就是足太阴脾经的终点『隐白穴』所在!这下好了!我可以确定是师姐的足太阴脾经受伤导致了这怪病!」

    「现在可以开始取药了,我伸出舌尖。贴在师姐的肉膜上,模仿师傅的动作开始翻滚摩擦。师姐的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

    「很快,我的嘴唇四周沾满唾液和药水的混合物,我仔细的把它们刮下,然后涂在师姐的黑毛上,不一会,黑毛上就全附满了白色的泡沫。」

    「我从秋水手里接过师傅的匕首,光滑的匕首面上映照着我和秋水那紧张的小脸!」

    「当在行云师姐那不停起伏着的下腹部上滑过第一下的时候,锋利冰冷的锋刃和敏感的肌肤摩搽不断产生的可怕的刮毛感,那股冲击通过匕首传到我手臂,并扩散到全身后,化成绝妙的刺激,我觉得自己全身酥麻,而师姐的皮肤上则不断冒出鸡皮疙瘩。」

    「接下来的几下,我很快的就把顶端的黑毛剃得光溜溜的。不过,为了把病根都除干净,我依旧不停的让锋刃在师姐的肉馒头上面刮动游移。」

    「当冰冷且锋利的锋刃碰到嫩肉周围黑毛时,师姐的那里开始剧烈抽搐,居然又挤压出不少药水来。我的匕首每动一下,那里的肉就会跟著蠕动起来。最后师姐的全身猛烈颤抖,同时从那洞里喷出大量的药水。」

    「完全没有准备的我和秋水被她喷了一身,好浪费啊!」

    「在伤口上面盖上一条温热的湿毛巾,师姐只能吐出低沉的哼声。可以进行第三步了!这时我才发现一个重要的问题!我的尾巴又小又软,小尾巴来回戳刺着师姐下面的软肉,可是无论怎么样也进不去那洞口!我还以为我的尾巴这么小,应该比师傅的大尾巴更容易进去取药呢!」

    「『秋水,怎么办!师傅他什么时候回来,看来只有请师傅帮忙了!』我问秋水。」

    「秋水想了想:「还要半个月才回来呢!啊!有了,我想起来,去年,师傅受伤后尾巴也硬不起来,师娘给他服了颗〈九转熊蛇丸〉就可以了,我去找颗给你!』」

    「接过秋水找来的药丸,我服下后,小尾巴立即产生了反应,似乎一股热气在身体里急欲冲出,一下就变的和师傅一样大!」

    「我将变大后硬梆梆的尾巴对正师姐的黑洞口,用力一插。」

    「『好紧啊!师姐,你不要咬我!我是来救你的!』我吃疼叫了起来!师姐全身颤抖,两眼翻白,似乎用尽全身的力量用下面那张嘴巴咬住我,我连忙向外拔了出半截带着哭腔叫了起来:「出血了,秋水!我被师姐咬出血了!』」

    「师姐如大祭祀施咒般的疯狂的摇头,不断的发出哼声,我感到恐惧,只怕再弄下去我会死掉。」

    「我狠狠的打了自己一记耳光,在这要紧的关头,我居然因为流了一点血就害怕,居然不顾一直那么疼我的行云师姐的安危!而可耻的畏惧退缩了!」

    「在秋水鄙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