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7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夷的眼神中,我咬着牙继续抽搐了起来,下腹部不停撞在师姐身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渐渐的,下面疼痛感消失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从下面传来!似乎……似乎很舒服!难怪师傅常教导我们:「助人为快乐之本!』一点都没错!我帮助了师姐,所以我很快乐!」

    「而师姐则咬紧牙根,皱起眉毛,停止了呐喊,原本紧闭的双眼睁开直视天花板,和一开始疯狂的状态相比,病情得到了大大的缓解!」

    「师姐她怎么不象师娘一样喊:「舒服!爽!』呢?难道是中毒太深了?焦急的我更加卖力的抽搐了起来!麻痹般的电流扩散到全身,师姐的脸颊也慢慢的绯红了起来!我可以感受到她的心跳也越来越快!终于……她也开始发出快活的哼声……」

    「在我的尾巴产生一种猛力扩张的快感的时候,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体内爆炸。是感染了那怪病的征兆么?」

    「不过,现在不是犹豫畏惧的时候!因为在同时,师姐也全身颤抖,喷射出大量白浊的药水!」

    「我立即迫不及待的拔出沾满白乎乎药水的尾巴,送到师姐的嘴边,行云师姐恐惧之情溢于言表!太胆小了,我吃药时候虽然大喊大叫,可也没怕成这样!我学师娘一样,用力抓住她的下巴一捏,然后把药送了进去!」

    「为了让师姐把药吃干净,我把尾巴放在她嘴里用力的搅了搅,行云师姐认命似的吞了下去,但我看到她眼里有泪珠在打转。真是个胆小鬼,我吃药就没哭过!」

    「我把毛巾给取了下来。当行云师姐的肉馒头重见光明时,那里像刚出锅的馒头直冒著白袅袅的热气。灯光下,那肉馒头呈现美丽的粉红媚色。和秋水的一样娇嫩,所有的一切都能完全看得清楚。」

    「太好了!我和秋水欢呼了起来,终于救治好行云师姐了,我们解开她束缚,期待的望着她……」

    「『啪!啪!』我挨了两记狠狠的耳光,行云师姐掩着脸跑了出去!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回来后我又被师傅狠狠的揍了一顿,从那以后,就没见行云师姐了,听师傅说,她去了飘渺峰上修炼了!我很想她!」

    「行云师姐走了后一年,我的病也开始发作了,我尾巴旁边也长出了许黑毛!」

    「这一年,师傅、师娘同时死于仇家之手。这时,行云师姐也回来了,料理了师傅、师娘后事后,开始由她带领我和秋水练功,我们矢志为师傅报仇!」

    「这次回来,她还带回了一个小师侄苏星河!这是我这辈子除了师傅、师娘、师姐、秋水所见的第五个人!小师侄还不会说话,我可喜欢他了,可行云师姐不但不怎么和我说话,还不让我逗小师侄玩,我一靠近小师侄,她就点了我的穴!」

    「我只能每天晚上通过那小孔看一看她们,我发现她居然抱着小师侄,然后用她『周荣穴』处的患处喂药给小师侄,一年不见,她那里的浮肿越来越大!顶端都开始发黑变大,也能往外冒药水!」

    「难道去年我没治好她么?师姐是为了这个生气么?我的步骤没有错啊!啊!我明白了,师傅救师娘时候,第三步取药没有流血,而我取时候流血了,事后我检查了我尾巴上没有伤口,那一定是师姐流的血!难怪她哭了!一定是我功力不到家,救治的时候伤了师姐!我……我错了!」

    「又过了几年,我和秋水越长越高,而且一次我路过秋水的房门,发现她的胸口也肿了起来,下面也长满了黑毛,一定也是那次传染上这怪病的!可是师姐她还是那十岁的模样,一点都没有变。」

    「秋水的病似乎越来越严重了,每个月月圆时的那几天都看上去就很不舒服。每当月圆的时分!,行云师姐就把她叫到密室里为她治病!终于有一次,我忍不住趴在门口偷看!」

    「密室里,秋水被行云师姐绑在了床头,她的身材非常纤细,但不知怎么的,她胸前的隆起为什么看上去是那么迷人。而师姐盘膝坐在她旁边,右手食指指天,左手食指指地,口中嘿的一声,鼻孔中喷出了两条淡淡白气。鼻中吐出来的白气缠住她脑袋周围,缭绕不散,渐渐愈来愈浓,成为一团白雾,将她面目都遮没了,跟着只听得她全身骨节格格作响,犹如爆豆。」

    「我明白了,行云师姐修炼的是逍遥派的最高绝学:〈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传说中这门武功如果学成了,能拥有穿越时空的力量!」

    我听到『穿越时空』四字,心头一动,却继续听那无崖子继续自言自语。

    「这〈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从古至今都罕有人练成,听说每次练功都要〈姹女之血〉做药引,如果得不到,就会走火入魔!」

    「到了子夜时分,爆豆声渐轻渐稀,跟着那团白雾也渐渐淡了,只见行云师姐鼻孔中不断吸入白雾,待得白雾吸尽,行云师姐睁开双眼,扑到了秋水的黑毛那,看来她是准备帮助秋水治病了!」

    「秋水咬着下唇,露出白皙的玉齿,默默地承受着,恼人的表情与姿势,加上身体自然的扭动,露在我的眼里却是充满煽情的意味。」

    「在秋水喘息声中,她雪白的大腿被分开,近乎透明的白皙玉肤底下,青色的静脉清晰可见。秋水的黑毛并不浓密,只有顶端长着一小撮。」

    「行云师姐的眼神闪耀着喜悦,慢慢贴上秋水的下身,一口含住那如花瓣般的秘肉,舌头灵活地翻滚,仔细地吸吮着。」

    「秋水立刻羞红了脸,急促的鼻音表现出性感。」

    「行云师姐拨开紧闭的花瓣,那鲜嫩的肉芽簇拥着耀眼的珍珠,舌尖轻轻一顶,就涌出鲜红的血液。想必这就是书中记载的〈姹女之血〉!」

    「秋水柔媚的呼喊转变成娇弱的啜泣:「不要!师姐!不要!……嗯……很舒服……好像要融化一样。』她疯狂地扭动着身躯,大方地分开双腿,由完全张开的洞穴深处,鲜红的血液涌口处隐约可以发现一层雪白的薄膜……」

    「『不要?是你!是你和李逍遥害的我这样的,是你们害我被〈神之力量〉束缚,永远的保持这十岁的模样!秋水,你可是越长越美丽了,可是我呢?』行云师姐嘴旁都是血液,张口狞笑说话时样子真是太可怕了!」

    「『不过幸好,本门的〈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能破解这个〈神之力量〉,下个月,我就神功大成,到时候!我就能继续长大!……』行云师姐继续盘膝而坐,又练起那〈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来。」

    「我的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果然是我的错!是我害了师姐!」

    「第二天,我就找到秋水,秋水一开始还是什么都不肯说。当我说我什么都看见的时候,她脸一下就『噌』的变成血红,眼里还露出可怕的、怨毒的眼神!」

    「她抱着我哭了起来:「师兄!我……我好怕!师姐不会放过我们的!』」

    「『不!秋水!是我们做错了!做错了事,我们就要勇敢的面对!』我扶起秋水认真的对她说:「秋水!告诉我,有什么我能做的么?告诉我,我真的很想帮师姐!』」

    「秋水愣愣的看这我,那一刻,她一定很感动,她对我说:「有!师兄,我们正愁不知道怎么和你开口呢!下个月,月圆的晚上,你来找我,千万不能让师姐知道!』」

    「『为什么不能让师姐知道?』我惊讶的问。」

    「『因为……因为师姐不让我告诉你,她担心你受到伤害!所以你一定要记住!』」

    「我认真的答应了她。时间很快就到了那日子,秋水悄悄的带我到了最偏僻的柴房。」

    「一进去,地上已经铺好了一张白布。秋水从背后一把把我抱住:「师兄,今天晚上我就把我给你!』」

    「『把你给我?把你什么给我?』我呆呆的回答。话还没说完,我就被她推到在地!」

    「等我回过神来,她已经赤身裸体的骑在我身上!我的尾巴威武的翘了起来,贴著她那生长着淡淡黑毛的下腹。」

    「『秋水,你也要我帮你治病么?我怕……我怕我治的不好!会象治师姐一样出了错……』我还没说完,秋水就压了上来:「我就是要你帮我治病!治心病!师兄,我好……好喜欢你!』」

    「她用手指按住我那火热的尾巴,沿著弓般的曲线慢慢的揉动。然后把嘴唇覆在我的嘴唇上,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诱惑的舔着我。她眼角上挑,双瞳洋溢着一种说不出的风情。」

    「她胸口那已经非常丰满的患处和我胸口互相挤压摩擦。肌肤与肌肤之间滑腻腻的爱抚,这感觉让我的心忽然卟嗵卟嗵的跳的厉害!」

    「我试图翻身坐起,秋水执固的摇了摇头,她开始跪坐在我的尾巴上,滑若丝缎的秀发摇动着,浑圆纤丽的香肩不住扭动,纤腰也不停左右摆动!她将黑毛下的黑洞对准我的尾巴……」

    「我躺在下面,看着尾巴一节节突破封阻,秋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情的星眸涌出大颗大颗的泪水,她全身冒出冷汗,努力绷紧身子。」

    「我看到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在伤口里徐徐前进的肉柱所带来的强烈感受,即快活,又不安!」

    「秋水哀叹了一下,上身在我身体之上成伏地挺身姿势,摇晃着她的腰部,我的尾巴开始在湿润的伤口间取药,秋水的口中传来香艳的呜咽声。」

    「真是太销魂的感觉了!那种快美着实难以言喻……使我又想起了哪个给行云师姐治病的晚上……」

    「『师姐!师姐!不……不要咬我!』我呢喃了起来!接着我就昏了过去……」

    「等我醒来,已经是将近子夜,秋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

    「『不!』一声凄厉的声音在子夜的空气中激荡!是行云师姐的声音!我连忙朝密室奔去,一闯了进去,只见行云师姐指着秋水被绑的下体,惊愕的说不声来!」

    「『师姐!怎么了?』我惊诧的问,行云师姐这才回过神来:「她!她!秋水的姹女没了!怎么会没的!』」

    「她疯狂的抓住秋水的肩膀晃动着逼问:「秋水!秋水!姹女呢?怎么没了……!』秋水默不作声!雪白的脸色此时十分的平静,但她的嘴角微微上翘,看上去说不出的诡异!」

    「『秋水!什么是姹女?到底被谁抢走了!朝那跑的!告诉我,我去抢回来!』我焦急的上前逼问到!」

    「秋水凝视着我,菱角分明的嘴角更加弯曲:「是谁?是你啊!刚才我们在柴房,是你说要象当初帮师姐一样帮我治病的!对不?』」

    「『对啊!』我回答到!」

    「『李逍遥!』行云师姐凄怆的看着我,一掌击到了我面前,却生生收住:「当初是你们把我害的这般。这些年来,我苦苦修炼,好不容易挨到现在,我只需要再吸食一次〈姹女之血〉便能练成〈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就可以发身长大,与常人无异,但你还是加以陷害,使我走火入魔。为什么!我巫行云到底那里对不起你!你要如此待我!』」

    「『师姐!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怎么害了你?秋水!你到底做了什么?』我恐惧万分!我怎么又害了我最敬爱的师姐,我那怕粉身碎骨,我也不愿意让她受到一丝伤害!」

    「『哈哈哈!』秋水疯狂的笑了起来:「巫行云!〈姹女之血〉是每个女子最宝贵的隐秘,可你却为了练功却这般羞辱我!我就算给逍遥师兄,也不会给你的!』」

    「师姐看着我坦荡的眼神,也许是我的诚意打动了她,也许她最爱的人是我,也许秋水的话让她明白了什么……她抛下我又一次的掩面而去!」

    「师姐又一次这样不明不白的绝裾而去,我伤心欲绝,和秋水踏遍天山也未能找到她的踪影!」

    百晓生知识讲座

    〈剑湖底水晶镜〉:出自《天龙》第二回。剑湖底水晶窗,铜盆大小。

    〈水晶匕首〉:出自《天龙》第三十七回。李秋水的武器。

    〈九转熊蛇丸〉:出自《天龙》第三十五回。逍遥派疗伤秘药,天山童姥所有。

    〈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出自《天龙》第三十五回。天山童姥的绝学,旧版名字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新版为〈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本书采用的是世纪新修版〈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行功时候需吸血。

    〈姹女之血〉:引用道教外丹的术语,处女的月经血。

    〈神之力量〉:出自本书第二卷。为新世界的规则:每个女子在第一次生育后将受到神的庇佑,永葆生育时的容貌。在哺乳后将永葆哺乳后的身材。

    百晓生知识讲座

    第65章:天山童姥

    ***********************************

    「一年后,偶然救下了一个风雪迷途的侠客,从他口里得知当年害我师傅、师娘的仇家这一年内纷纷被人杀死,有的死于一个十来岁的女童之手;有的死于一个二十岁的窈窕少女之手,也有的死于六十岁的老妇之手!江湖中更是流传出了一个『天山童姥』的名号!」

    「我心知,那十来岁的女童就是师姐巫行云,至于那少女和老妇应该是师门前辈!我告别了秋水,决定下山寻找师姐。」

    「在山下游历了几年,『天山童姥』这伙人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