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2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吸吮起肉茎来。

    一行〈北冥神功·叁·羊角抟扶摇〉又闪了闪!

    在画中人的嫩舌对我展开连续而不间断的攻势下。我使劲力气颤动腰身,发出悲鸣似的呻吟,开始在她的口中喷射。

    我在温热的唾液之中发射大量精液,龟头甚至还探进喉头深处。

    「咕噜……咕噜……」画中人在含住整根肉棒的情况下,细心将我的阳精悉数咽入口中,满溢的浓汁从嘴角滴落在乳房上,并使肉茎继续在唇间啾啾地滑进滑出。

    〈北冥神功·肆·偃鼠饮〉……

    画中人的手继续紧握整支肉茎,虽然我已经全身没了力气。她的手似乎对我的敏感地带了若指掌似的游走。白皙的美丽玉手,在我下体反覆抚摸,那既轻柔又纤细的动作,不一会又让我下半身酥麻了起来。

    高潮后!敏感的龟头重新受到刺激,触电般的快感从尾闾掠过,腰和腿开始完全失去力量……

    〈北冥神功·伍·不龟手〉……

    一待我坐下,画中人便居高临下的贴了过来,舌见伸出在嘴唇上缓缓绕了一圈,把那樱色的嘴唇都舔得亮晶晶的,然后唇对唇地压了下来,一下子追逐交缠住我的舌头……

    源源不绝的唾液互相交换着,充满了两人的口腔,不断溢出的唾液,再也分不清究竟是谁流出来的了……

    又一行金字〈北冥神功·陆·相呴以湿〉闪现……

    叮!系统提示:〈北冥神功〉第一重修炼完成……

    又是一道白光闪起……

    叮!系统提示:〖八部天龙·乾达婆·画中人〗被激活,游戏时间逆溯三十年……

    我又回倒那剑湖边,还是全身一丝不挂!手上是激活第三颗〈鸡冠红翡〉的〈宝光七虹剑〉和〈北冥神功〉卷帛,卷帛内裸女也不是原本妩媚的神情,而是满足的慵懒!李沧海、人偶、李逍遥的坟冢都消失了,大石一侧那一人高的怒放山茶也变的只有及胸高……

    我缓缓打量着四周!『啊!』脚下忽然绊到了什么!低头一看,是一个青衣少年尸身躺在那!

    我连忙翻过那少年的尸身!啊!居然是『郭破虏』!

    百晓生知识讲座

    〈逍遥神仙环〉:出自《天龙》第三十二回,无崖子称为〈宝石指环〉,康广陵称为〈逍遥神仙环〉,天山童姥称为〈七宝指环〉。

    〈宝光七虹剑〉:出自《天龙》第二回。无量玉璧洞口中所挂宝剑。

    〈蝶探花〉:男子以舌自女子足尖舔吻至会阴,如蜂蝶之探花。

    〈蝇袭膻〉:男子舔吻至女子菊蕾,如青蝇之袭膻。

    〈龟腾〉:引自《素女经·九式》。

    〈鸟探幽〉:引自《洞玄子·三十六式》。

    〈驴尥蹶〉:女子背向并单脚后踢至男子脸颊,男子拳握之,如黔驴之尥蹶。

    〈北冥神功·壹·鲲吸〉:女子为男子口交。引自《庄子·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鲸鱼)……

    〈北冥神功·贰·鹏怒〉:男子勃起。引自《庄子·逍遥游》:化而为鸟,其名为鹏……怒而飞……

    〈北冥神功·叁·羊角抟扶摇〉:女子口含男子玉茎旋转扶摇。引自《庄子·逍遥游》:抟扶摇、羊角而上……

    〈北冥神功·肆·偃鼠饮〉:女子将男子阳精吞下。引自《庄子·逍遥游》:偃鼠饮河,不过满腹……

    〈北冥神功·伍·不龟手〉:女子用手刺激龟头将男子不能雄起的玉茎重拯雄风。引自《庄子·逍遥游》:有善为不龟手……

    〈北冥神功·陆·相呴以湿〉:男女接吻。引自《庄子·大宗师》: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

    百晓生知识讲座

    第68章:南海鳄神

    ***********************************

    不!不对!这少年只是和相貌和郭破虏一般无二,可是眉宇间流露出的却是文质彬彬的气质,而郭破虏却是忠厚老实!

    怎么会忽然出现一个这样的少年呢?难道是母亲黄蓉的又一孩子?……不!我猛然间似乎抓住了什么!

    我拉着那尸身到剑湖水边,对照着湖水里倒影的我的脸庞!这少年果然和我是完全一样!

    本来作为孪生子的我和郭破虏的面貌就没什么差别,初见我们的人很难分辨的出,但是稍微相处久了,就会发现因为我从小缺乏母乳喂养,因此看上去稍显瘦弱,而且流露的是更接近于母亲黄蓉的温文而雅般的气质;而郭破虏则是更接近父亲郭靖的憨厚老实。

    而这个少年的文质彬彬和我的温文而雅一比较,就显的更和我完全一样!

    ……

    我静静的思量了一下,也没想出所以然,而这少年虽然衣着为单色青衫,虽然已经凌破不堪,却也织纹精细,当是富贵人家才可用的起;腰间悬有一块白玉观音的玉佩,手上紧握着一只绣着几朵小小黄花的葱绿色女子绣鞋儿,除此便全无它物!

    不用系统提示,我也知道应该换上『我』的全套装备,然后我安葬好了『我』,便寻得出路而去……

    走出石洞,已是到了澜沧江畔。

    行不了时,便只见迎面黑压压的一座大森林,左首一排九株大松树参天并列,正中一株大松上削下了丈许长、尺许宽的一片,漆上白漆,写着九个大字:「姓段者入此谷杀无赦」。

    我站了树前愣了愣,似乎这是……

    树后传来一个少女「咦」的一声,似乎颇感惊讶,接着一个约莫十六七岁年纪,作丫鬟打扮的少女走了出来道:「你……你是什么人?怎么会有我家小姐的花鞋呢?」

    我看了看我手上还握着的那绣鞋儿,正想怎么回答,那少女便叫起来:「夫人!夫人!外面有人拿着小姐的花鞋!」紧接着一个身穿淡绿绸衫,约莫三十六七岁左右年纪,容色清秀的妇人走了出来。

    我见那夫人初一见我便是一楞,随即眼瞅着那只绣鞋儿,我心知这正是《天龙》开篇剧情,这女子绣鞋儿是她最隐秘的私物之一,如果我要不能交待清楚绣鞋儿的来历,只怕我立即要交待在这里了!连忙接口对上暗号:「钟姑娘吩咐晚生以此为信物,前来拜见夫人。」钟夫人接过花鞋,道:「谢公子,不知小女遇上了什么事?」我便将《天龙》开篇剧情一一说了……

    钟夫人一边把我迎进客厅,一边默不作声的听着,脸上忧色越来越浓,正待我说完,悠悠叹了口气,道:「这女孩子一出去就闯祸……」

    便在此时,忽听得门外一个男子粗声粗气的说道:「宝宝,俺回来了?」

    钟夫人吃了一惊,低声道:「外子来了,他……他最是疑,你快躲一躲。」便左手伸出,立时按住了我的嘴,右手拉着我手臂,将我拖入一旁圊厕内,低声道:「委屈下公子!你躲在这里,千万不可出半点声音。外子性如烈火,稍有疏虞,如果让他看见你,你定然性命难保,我也救你不得。」

    我一打量,这圊厕被几块木板分为两边,前边是漱手处,后边却是那溲溺之处。透过木板的间隙,圊厕的所有都可以收入眼中。

    这时,一个身形极高极瘦的男子冲了进来,只见他好长一张马脸,眼睛生得甚高,一个圆圆的大鼻子却和嘴巴挤在一块,以致眼睛与鼻子之间,留下了一大块一无所有的空白。他一把抱住那钟夫人压在了漱手的长桌上:「宝宝!怎么呆这里!可想死俺了!

    钟夫人皱眉道:「哼!钟万仇,你不是和你那堆狐朋狗友出去鬼混了么?还懂的回来?」说着想把那钟万仇从身子上推攮开。

    钟万仇却伸出小扇子般的大手一把拉起钟夫人的裙子下摆:「宝宝,你可冤枉俺了!岳老三他们风流快活,俺可牢记你定的规矩,要不!你来检查检查俺!」

    在钟万仇高瘦个子的冲击下,被压在桌子侧的钟夫人只能踮着穿有白色袜子的足尖着地。敞开裙子的下摆,露出了那双线条均匀的脚。虽然膝盖以下是还是那么的修长,但膝盖以上的大腿,却拥有已婚育妇女般的丰盈;而在那两只大腿之间,则有白色亵裤包裹着,那隆起的又带有诱惑性的部位。

    钟夫人满脸不愉之色的拉起裙子,试图掩饰暴露出的大腿:「别!别胡来!光天化日的!有……有……」她的嘴却被钟万仇的嘴堵得死死的……

    「有……有……人……」钟夫人躲闪着,一面将狼狈的眼光瞥向木板……

    「有什么人啊!宝宝!来!你检查检查俺是不是有做对不起你的事!」钟万仇一手抓住钟夫人的小手,让它伸向自己那已经涨得鼓鼓的下体!同时另外一手插进钟夫人的衣襟里,毫无忌惮地摸了起来。

    「呜……呜……真的……有人……」钟夫人发出呻吟,死命的拍打着钟万仇,可钟万仇并不理会她的反应,仍然将手伸进那娇嫩而坚挺的胸部去揉弄。

    由于被陌生人视奸而产生的不愉快,钟夫人全身觉得战慄,丝毫没有那种夫妻小别胜新婚的甘美感觉。有的只是羞耻和嫌恶。

    钟万仇的手移离了胸部。可是却抓住上衣的下摆,往上掀起。

    「不!」钟夫人尖叫了一声,拼命将手抓住下摆想要防止,本来她的身手就不如钟万仇,更何况她被压的仅靠足尖点地,武学中所谓『力由地起』,仅这点就足以剥夺她所有的抵抗能力。

    当上衣被卷到颈部时,粉红色绣有鸳鸯的肚兜露了出来!钟万仇顺势一拉!钟夫人连忙背过脸去,想要逃避我那贪婪的视线。

    上绿下红的衣裳间,雪白丰满的两个半球被挤压的如两个挂钟似地,和木瓜一样地呈现完美无缺的钟形,而那中心淡淡的粉红色乳头,则好像是被用线吊起来似地微微上扬。

    钟万仇用他那五只手指头,由上往下抓起那两个肉球尽情地揉弄着。

    钟夫人全身直打哆嗦。在陌生的男人的面前暴露肌肤,甚至被揉弄胸部,这是从未曾有的事了。更何况那陌生的男子很可能是自己女儿心仪的男子,这……这让自己今后怎么相处!可……可现在这种局面又不能说破!以自己丈夫妒的性格,再见到那少年的模样!这种局面是如何也说不清楚了!

    纷乱的心理如乱麻般纠结!使得自己原本很喜欢的这种揉弄方式,变的并非是一种爱抚,而是一种折磨!

    木板里的我看的更是热血直盈大脑!眼睛盯在钟夫人那雪白的身子,疯狂般的套弄自己的阳具,不由的发出几下粗喘声……

    「什么声音!」钟万仇警觉的朝木板望来!

    钟夫人一楞,连忙抱住钟万仇:「是只老鼠!万仇,这次你出去又找岳老三、云老四他们作什么?」

    被钟夫人成功岔开思路的钟万仇一边将粗大的手指滑向下腹,隔着白色亵裤抚弄着顶部,一边说道:「没什么!宝宝,这次段老大有事要办,上午约好俺们见面,可俺们等到下午也没看见他,想必段老大临时有事。因此岳老三他们想借俺们这疙瘩住几天!」

    钟夫人拼命地蜷起自己的大腿想抵抗住手指的侵袭:「不……不要!快住手!……你还把那伙狐朋狗友带回来!延……段老大他去那了?他可是一向守信的!」

    「没事,段老大的身手你还不放心?这次就岳老三在俺们这住几天,他对女人又没兴趣!」钟万仇边解释道,边拉开亵裤的下摆,将那粗大的指头直深入那妩媚的花唇深处,将它翻开并继续深入更深的地方,粘粘的液体立即溢满手指。

    钟夫人闭起了眼睛,但仍深锁眉头,她已觉悟到自己的身体,将会被禁欲数日的钟万仇打开并在别人的视奸下贯穿,这羞耻的局面已经无法逃避了……

    钟万仇将自己内裤褪下。顿时一根巨大阳具暴露出来。那褐色的并且朝天竖起的肉棒是那么的熟悉,而且那前端是那么地熟悉。龟头生的甚大,一个圆圆的馍型中间却挤了下去,还长又黑、青、红班驳的纹理!就如同……如同当初那汗血马的一般,只是要小上一号!

    在那一瞬间我被这跳出来的东西深深吓了一跳,不由的又发出一声惊呼,我连忙捂住嘴!

    「宝宝!又什么声音?不象老鼠啊!」钟万仇提起裤子,便待朝木板内侧走来!

    钟夫人垂头不语,泪珠儿扑簌簌的掉在雪白的胸口上:「你还说你没在外面拈花惹草!奴家不想要的时候,你偏强行弄奴家,还要奴家检查!现在把奴家勾起火来,却又先说什么段老大,又说什么老鼠的茬开话题!是不是你已经再外面弄不中用了?才跑回来消遣奴家!」她一边娇嗔着,一边躺在长桌上用脚紧紧勾住钟万仇腰间,不让他作出任何举动!

    钟万仇忙道:「对不住,宝宝,好宝宝,你别生气,我不该对着你还这样三心二意的。」钟夫人不语,泪水掉得了。钟万仇扒头搔耳,十分着急,提起手掌,在自己脸上拍拍两掌,说道:「我该死,我该死!」

    钟夫人见成功引回了钟万仇的注意力,而经过刚才的一番挑逗,性感觉已经被点燃了起来,身体已经开始昂奋的轻飘飘了。下体两侧的花唇开始振动,中心的入口处,好像在索取食物一样的一开一合……

    见钟夫人脸上一阵晕红,钟万仇嘻嘻一笑:「宝宝!那俺就让你好好检查检查!江湖人称我钟万仇为『马王鞭钟万抽』,这可不是瞎吹的!」说着腰间一挺……

    钟夫人的脸瞬间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