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3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发青,在刹那发生了痉挛,而那像白桃一样的屁股,也似乎被冲击的分成两半似的。那样巨大和异形的大马屌入侵,这种时候,不管是钟万仇如何地慎重,不管是钟夫人如何的亢奋和配合,他所带来的冲击都使钟夫人好像要窒息一般。

    不过很快,毕竟是有生育过孩子的经验,钟夫人身体也开始配合着钟万仇那大马屌而徐徐地蠕动着,那小巧的鼻子中开始发出快活的轻轻喘息,身子逐渐地展开去迎接那大马屌规律性进出运动……

    随着那小幅度的运动,那大马屌又更为深入体内,而钟夫人的叫声也愈来愈大。当钟万仇一口气刺穿的时候,钟夫人的身子,快乐地好像要飞起来……

    钟夫人心里暗暗想到,在自己经历过的男人之中,这个钟万仇虽然使相貌丑陋,可是他那独特的触感和持久的耐力实在让人忘怀!如果闭上眼睛,和他一起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咬紧牙关的将腿大大张开。钟夫人把视线往下看,完全进入自己身体的大马屌,顶端的那个凸出物正自己小腹内做着冲刺的动作。

    快感已经由身体内的那最深处一点,扩散到全身,下端的被完全洞穿的肉,已经被弄得湿答答的……

    「可憋死我岳老二了!」一个男子闯了进来!

    「啊!」钟夫人尖叫了一声!下意识的一只手掩住奶子,而那完全赤裸的下身,却再也遮掩不住!

    钟万仇霎时间满脸通红,全身发抖,叫道:「狗入的岳老三!你他娘的不长眼睛!」

    那闯进来的岳老三但见他中等身材,上身粗壮,下肢瘦削,颏下一丛钢刷般的胡子,根根似戟,却瞧不出他年纪大。他挠了挠头:「老钟,我那知道你在这里做这勾搭!不行!不行了!我先去解决下!」

    钟万仇无奈的摇了摇中指,夫妻两人急忙悉悉索索地穿起了衣服,岳老三捂着肚子朝木板后跑来:「嫂子!你别生气,我岳老二对女人又没兴趣,刚才我可什么都没看见!老钟在外面可经常说:「举头三尺有老婆』!他可也什么都没做……」

    我见岳老三朝木板跑来,此时已经来不及提起裤子了,连忙硬着头皮转身对着马桶装做嘘嘘状……

    岳老三闯了进来后,却也没理会我,径直在我一旁的马桶坐下,放了几个响屁才注意到我!只见他一个脑袋大得异乎寻常,一张阔嘴中露出白森森的利齿,一对眼睛却是又圆又小,便如两颗豆子,然而小眼中光芒四射,他向我的下体上骨碌碌的一转,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只给他瞧得心中发毛,背上发冷!

    只见这岳老三盯着我的〖红霞仙杵〗「啧啧啧」了数声,脸现喜色,说道:「妙极!妙极!」

    我大惊!想起钟万仇所说:「他对女人又没兴趣」!难道……

    岳老三又道:「妙极,妙极!你很像我!你真像我!真的像我!」紧接着便拉住了我手臂,道:「快!快点跪下!」

    我不着半点头脑,问道:「跪下?」

    「对!快点跪下!快快叩头!求我收你为弟子。你一求,我立即答允。」岳老三坐在马桶上手舞足蹈,似乎拾到了天下最珍贵的宝贝一般,说道:「你的大肉棒通体顺滑,毫无筋络,前红后白,又是男人,真是淫学奇材。你瞧,我这大肉棒,不是跟你一般么?」

    说完,他站了起来,掏出肉棒朝我舞了舞,果然和我很接近,只是要小上一号。岳老三笑吟吟的对我说道:「记住了,你师傅就是南海鳄神岳老二!咱们南海一派,向来有个规矩,每一代都是单传,只能收一个徒儿。我那徒儿『小煞神』孙三霸,大肉棒远没你生得好,他学不到我一成本事。所以你先不要拜师,等我亲手杀了他,你再行这拜师之礼!」

    我不禁打了个寒噤,心想这……这……

    木板外的两人已经穿好衣物,那钟万仇叫道:「岳老二,你和谁说话呢!」

    南海鳄神连忙叫到:「老钟,快来,快来看!我终于找到最适合传我衣钵的徒儿了!你快来看象不象我!」

    钟夫人大惊,来不及阻拦,钟万仇已经踢开木板,跳了进来。

    我只觉后领一紧,已被人抓将出去,重重摔在外面,只摔得我眼前发黑,似乎全身骨骼都断裂了。

    钟万仇随即左手抓住我后领,提将起来,喝道:「你是谁?躲在我这里干什么?」又看见我的容貌,登时大惊失色起,打量了我一下,从我腰间抓起那白玉观音的玉佩:「白衣观音!你!你是……」

    他转头问向钟夫人,道:「宝宝,你……你……又……又……」

    钟夫人从他手里扯过白玉观音的玉佩嗔道:「什么又不又的?又什么了?快放下他,他是来给咱们报讯的。」

    钟万仇道:「报什么讯?」仍是提得我双脚离地,喝道:「臭小子,我瞧你这张脸,就决不是好东西,你是谁?快说,快说!只要有半句虚言,我打得你脑袋瓜子稀巴烂。」说着提起右掌作势击来!

    「你娘的!钟万仇!老子好不容易找个这么象我的徒儿,你居然要把他脑袋瓜子打个稀巴烂!」南海鳄神跳了起来,一张脸皮突转焦黄,神情狰狞可怖:「敢揍我徒儿就是揍我岳老二!」

    说着便架住钟万仇,两人乒乒乓乓地斗了起来!

    钟夫人把白玉观音的玉佩朝我手里一塞,便伸手穿到我腋下,喝道:「快走!」提起他身子,疾串向前。

    我双足离地,在钟夫人富有弹力的奶子和丰满的手臂提掖之下,已然身不由主,顷刻间奔了出去……

    「耽误了这么时辰,我带你去借匹马!」钟夫人挟着我穿过大松林后,折而向北,走上另一条小路,行了六七里,来到一所大屋之前。

    远远望去,却只见大屋四周站着七八人,手中兵刃上寒光在黑夜中一闪一闪。钟夫人大吃一惊,连忙带着我悄悄掩到一侧窗口,隐约可见厅上或坐或站,共有十七八人。中间椅上坐着个黑衣女子,背心朝外,瞧不见面貌,背影苗条,一丛乌油油的黑发作闺女装束。东边站着两个老妪,空着双手,其余十余名男女都手执兵刃。

    站在上首那老妪满头白发,身子矮小,她对着那黑衣女子喝到:「小贱人,这次看你那里跑!乖乖的和我回姑苏去见夫人当花奴!否则……」

    钟夫人跳了进去,一剑朝那老妪刺去,一边大声道:「婉清,你带段公子骑着黑玫瑰去救灵儿,这里交给我!」

    背后忽然一剑刺来,厅内众人都是大出意料之外,群相惊愕之际,木婉清中左手连扬。我耳中只听得咕咚、砰嘭之声连响,四处都有人摔倒,眼前刀剑光芒飞舞闪烁,蓦地里大厅里烛光齐熄,眼前斗黑,自己如同腾云驾雾一般已被提在空中。

    这几下变化实在来得太快,我霎时间不知身在何处,但听得那老妪吆喝纷作:「莫让小贱人逃了!留神她毒箭!放飞刀!放飞刀!」

    我被那木婉清拉了朝外奔去,外围的七八人已然擎着火把围了上来,背后的两个老妪也追了上来,其中一位从腰间拔出一柄短刀正待朝我掷来,另外一位老妪一双眯成一条细缝的小眼中射出精光朝我打量了下,却拦下那正待射向我的短刀:「平婆婆,且慢,你看那少年……」那平婆婆眼一瞪:「啊!快,快拦下那少年,一定要抓活的,万不可伤了他!」……

    这一迟疑间,那木婉清已经提我上了一匹黑马,马蹄声响,两人已经奔得好远……

    我全身靠在那木婉清身上,鼻中闻到阵阵幽香,兰非兰,似麝非麝,气息虽不甚浓,但幽幽沉沉,矩矩腻腻,闻着不由得心中一荡。

    奔驰的黑玫瑰颠沛起伏,使我的下半身与她的臀部紧贴!这么美妙的触感,再加上那股芬馥之气缭绕鼻际。真令人受不了啦!

    黑玫瑰跳过一条横沟!啊!什么东西刚好夹住我半勃起的阴茎……,座下黑玫瑰全身黑毛,那女郎全身黑衣,黑夜中一团漆黑,睁眼什么都瞧不见,惟有感觉那是两团沉甸甸的温热肉团。

    忽听得西北角上有人低声呼啸,跟着东北角上有人拍拍拍拍连续击了四下手掌。几条人影迎面奔来,那木婉清低喝了一声:「抱紧了!」我连忙依言双手往前一抱!!!

    我只觉的那木婉清的身子一颤,那对沉甸甸的乳房己被我掌心所支配。『噌』她在马上一手拔出长剑!

    却是向左侧的老者撩去!老者挥根格去,擦的一声,根头已被木婉清的剑锋削断,白刃如霜,直劈了下来。平婆婆急挥短刀向她扫去。木婉清不及剑伤老者,长剑平拍,剑刃在平婆婆短刀头一架,黑玫瑰已轻飘飘的窜了出去。

    这几下变招当真是兔起鹘落,迅捷无比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此的惊险!我也没有松开手,木婉清的胸部还真是份量十足啊。虽然不是非常大,但已经一手无法掌握了。根据我的经验而言,巨乳都会偏重,但是隔着衣料还可以感觉到木婉清的乳头还向上挺翘着,而且乳房还相当柔软。

    黑玫瑰被她狠驾了一脚,更快的向前奔了起来!我连忙攫住摇晃晃的乳房,避免掉下马去。

    只听见那木婉清的牙梆咬的咯咯作响,双手却紧擎马僵,而只是紧紧地把我的手臂夹在腋下,尽量的不让我手掌继续四处放肆行动……

    随着她的双臂的发力!好……好象,乳头也勃起了。宛如小樱桃的乳头,在我的掌心中慢慢的鼓了起来!

    仿佛要我忽略它的存在,木婉清狠狠的吸了几口气!大概她也没有这种被胸袭的经验吧,吸气反而使的她的胸脯更加鼓胀了起来……

    黑玫瑰渐行渐远,已经把追兵甩开……

    马停了下来,木婉清带着我跳下马来!突然间『啪』的一声,我脸上热辣辣的已吃了一记耳光。我怒道:「做什么?」拍拍两下,又接连吃了两记耳光。这两下更加沉重,只打得我两耳嗡嗡作响。

    『噌!』她又拔出剑!这时我首次和木婉清正面朝相,见她脸上蒙了一张黑布面幕,只露出两个眼孔,一双眼亮如点漆,向我射来。

    「淫贼!」这木婉清剑尖朝我下体刺来!

    『噌!』却是南海鳄神及时出现,他一双圆眼一沉,一伸手,手上的兵器将木婉清架得噔噔噔接连退出几步!

    只见南海鳄神圆睁一双小眼,不住向木婉清打量,笑道:「哈哈!不愧是我『四大淫魔』岳老二的徒儿,好眼光!这身材够火暴!只是不知道相貌如何。让老子看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

    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她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不许别人见她容貌,倘若有人见到了,她如不杀他,便得嫁了他!而现在这南海鳄神伸手来强揭面幕,自己自然无法杀他,难道能嫁给此人?忙道:「你是武林中的成名高人,岂能作这等淫贱下流之事?」

    南海鳄神冷笑道:「我是淫得不能再淫的大淫魔,作事越淫越好。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乃是不近女色。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脱光衣服。老子把你当见面礼送给我这新徒儿来,不必麻烦老子动手。」

    木婉清颤声道:「你……?」

    南海鳄神怒道:「你再罗里罗嗦,不把全身衣衫剥个清光。等下老子连你的后面一块干,反正女人的后面和男人的后面没什么两样?」

    百晓生知识讲座

    〈黑玫瑰〉:出自《天龙》第三回,木婉清坐骑。

    百晓生知识讲座

    第69章:惋惜清扬

    ***********************************

    「卟卟卟!」木婉清脸色一变,一掀袖中机括,三枝短箭如闪电般激射而出,一齐射中南海鳄神小腹。那知跟着『啪啪啪』三声响,三枝箭都落在地下,似乎他衣内穿着什么护身皮甲。

    木婉清身子一颤,又是三枝毒箭射出,两枝奔向他胸膛,第三枝直射面门。射向他胸膛的两枝毒箭仍是如中硬革,落在地下。第三枝箭将到面门,南海鳄神伸出中指,轻轻在箭杆上一弹,那箭登时飞得无影无踪。

    一见如此,木婉清倒转长剑,便往自己颈中抹去,只是南海鳄神一把抢过,嘿嘿两声冷笑:「看来你是要老子亲自动手了!」

    眼见百计无施,木婉清心下一阵难过,眼泪夺眶而出……

    南海鳄神伸手一探!木婉清身上所着的黑衣,『嘶』的一声,被削成两半,乘风飘起,宛似一张极大的荷叶,飘了出去,可木婉清那雪白的身子却没留下任何伤痕。

    木婉清惊呼一声,缩身向后跃去。长期被黑衣覆盖,而没有任何阳光灼痕的身子在月光下是那样的雪白!宛然白血病人一般的耀眼,在跳动中,白嫩的乳波晃动,有如细致的奶酪,在胸前形成诱人的深沟,簇紧眉头的木婉清紧抱胸口,贴身的纯黑肚兜,耀眼雪白的肩背,神秘迷幻的白色与引人犯罪的黑色成为强烈的对比,显得格外刺激。

    南海鳄神蒜头般的塌鼻子显的更加发亮,虽然他不好女色!可是眼前的一切却仍使他的眼光不肯休息地从丰满的胸部开始,慢慢向下,贪婪地盯着黑色色的长裙,好像要设法看透裙底风光,淫秽的眼神上下不停巡视着木婉清的身体。

    他随手一抖,腰带又被削断,黑裙立即顺着光滑的大腿滑落,只着小衣的木婉清连忙分出一手掩住下身,却发现原本两手都掩盖不住的丰胸更是耸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