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5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现在剩余在体内的都是比较小的几颗,所以随着敏感的菊蕾在短时间几下连续收缩,整根〈鳄尾鞭〉被拔了出来!糊状的褐色排泄物从美丽无暇的身体中喷射而出……同时各种排泄物混合淫精的异味开始在空气中弥漫开……

    看着木婉清手里的〈鳄尾鞭〉,一股未知的恐惧从我心中生起!她……她不会象刚才一样来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吧!

    「乖徒儿……你上那了?」远处隐约传来南海鳄神的叫唤……

    木婉清更是一惊,她一扬手,三枚短箭射入我的体内后上马疾奔!我只觉四肢百骸立即开始僵硬,知道剧毒已延及全身……

    ……

    草丛中筱筱声响,排泄物混合淫精的异味引出了一条红黑斑斓的大蜈蚣来,足有七八寸长。

    乍一见这么大的毒虫,木婉清猛的跳了起来!那大蜈蚣朝刚才沾满淫精的某个地方爬了过去……

    我所有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彷佛抹上一层亮油而闪闪发光的〖红霞仙杵〗!弥散着荷尔蒙却招来了这样毒物!邪恶狰狞的毒虫爬上最致命的地方!这种奇妙的搔痒感足以让任何男人疯狂!!!

    箭毒发作而全身麻痹的我像是被蜈蚣盯住的猎物,整个人动弹不得,只能看着它在我的〖红霞仙杵〗上盘旋!

    猛听得『江昂、江昂』三声大吼,跟着『卟、卟、卟』声响,草丛中跃出来一只小小蛤蟆,长不逾两寸,全身殷红胜血,眼睛却闪闪发出金光。它嘴一张,颈下薄皮震动,便是江昂一声牛鸣般的吼叫,如此小小身子,竟能发出偌大鸣叫,若非亲见,说什么也不能相信,我心想:「这名字取得倒好,声若牯牛,全身朱红,果然是传说中的万毒之王〈莽牯朱蛤〉。」

    大蜈蚣见到〈莽牯朱蛤〉,似乎颇有畏缩之意,迅速逃命。朱蛤接连追扑几下,竟没扑中,它江昂一声叫,正要喷射毒雾,那蜈蚣忽地笔直对准了我的嘴巴游来。

    我大惊,苦于半点动弹不得,连合拢嘴巴也是不能,心中只叫:「喂,这是我嘴巴,可莫把这当作是蜈蚣洞……」筱筱细响,那蜈蚣竟然老实不客气的爬上他舌头。我吓得几欲晕去,但觉咽喉、食道自上向下的麻痒落去,蜈蚣已钻入了他肚中。

    岂知祸不单行,〈莽牯朱蛤〉纵身一跳,便也上了我舌头,但觉喉头一阵冰凉,〈莽牯朱蛤〉竟也钻入我肚中追逐蜈蚣去了,它的皮肤极滑,下去得更快。我听得自己肚中隐隐发出江昂、江昂的叫声,但声音沉闷,只觉天下悲惨之事,无过于此,而滑稽之事,亦无过于此,只想放声大哭,又想纵声大笑,但肌肉僵硬,又怎发得出半点声音?眼泪却滚滚而下,落在土上。

    体内开始像有无数蚂蚁在爬动,强烈的毒性发作如同快感释放,催化着一切感官神经,生理上感受到极度难受,脑中像是要融化了一般……

    ……

    叮!系统提示:玩家段誉(郭阳·吴双)服用〈莽牯朱蛤〉,负效毒抗永久增加三成!

    驭奴无双第三卷授权专用分割线

    再次醒来,眼前是南海鳄神那一个秃秃的大脑袋:「乖徒儿!哈哈!你醒了!我岳老二刚杀了前一个徒儿孙三霸就来收你入门!谁料到你被那女娃伤成这样,我还以为这下可亏本了,十余年传功督导的心血化为乌有,幸亏老天保佑!你居然没死!」「来来来!我们现在就来拜师!」南海鳄神端坐了起来,递给我一本《南海门规》:「你照着上面的念,然后磕一百个头,再苦苦哀求我一天,师傅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你为徒,将来你收弟子也须如此!」

    我接过打开一看,上面写着:「第一条入门宣誓:(本人名字)志愿加入南海派(师傅名讳)门下,拥护南海门规,遵守师傅教诲,履行徒弟义务,执行师傅决定,严守师门纪律,保守师傅秘密,对师傅忠诚,永不近女(男,和本人性别相反)色,为断袖分桃龙阳拂枕(蕾丝百合磨镜菜户)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师傅奉献后庭花,永不叛师!」

    『永不近女色!为断袖分桃龙阳拂枕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师傅奉献后庭花!』

    百晓生知识讲座

    〈鳄嘴剪〉:出自《天龙》第十二回,南海鳄神武器。

    〈鳄尾鞭〉:出自《天龙》第十二回,南海鳄神武器。

    〈燕飞〉:古代刑罚,既文革时候的喷气式、坐土飞机。

    〈莽牯朱蛤〉:出自《天龙》第五回,万毒之王。传说中的瘟神爷坐骑,见者化为一滩脓水,吞者百毒不侵。

    负效毒抗:对主角产生负面效果的毒抗;春药、伟哥类不属于此类,嘿嘿,谁让这是h文。

    百晓生知识讲座

    第70章:気

    ***********************************

    『永不近女色!为断袖分桃龙阳拂枕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师傅奉献后庭花!』太纠结了!这要一拜入,还被系统一认定!我还怎么玩这个h-game?

    我脑子一僵,继续向下看去:「第二条言出必践,违者乃乌龟儿子王八蛋!第三条同派不得相残!」

    南海鳄神督促道:「乖徒儿,快点磕头,你从我这接了《南海门规》,就是我们南海派的人了!快点拜了,师傅好传授你

    我道:「这南海派的规矩能不能改?」

    南海鳄神怒道:「南海派的规矩定了下来,自然不能改。」

    我不死心地道:「一个字都不能改?」

    南海鳄神道:「半个字也不能改。」

    我道:「倘若改了,那是什么?」

    南海鳄神怒道:「那自然是乌龟儿子王八蛋!」

    我又继续拖延着:「那这第三条同派不得相残!我还不明白,既然是同派,那你刚才怎么能杀了孙三霸呢?」

    「同派指的是师兄弟之间!我和三霸那是师要徒死,徒不得不死,所以不在那第三条内!」南海鳄神脸色开始变黄:「你到底拜不拜!」

    我嘻嘻的看着南海鳄神:「我要不拜师呢?」

    「那老子就『喀嚓』的一下扭断你的肉棒!」南海鳄神狰狞的站了起来!

    「这可不对啊!我从你手里接过《南海门规》,我就和你是同派中人!而我不拜你为师傅,所以你不能伤我!你要伤了我,你就是乌龟儿子王八蛋!」

    南海鳄神狂吼一声,抓住了我双臂,喝道:「你胆敢骂我是乌龟儿子王八蛋!」叉开五指,便要伸向我下身。

    我连忙道:「你如伤了我,便是乌龟儿子王八蛋。倘若不伤我,便不是乌龟儿子王八蛋。你爱不爱做乌龟儿子王八蛋,全瞧你伤不伤我。」

    南海鳄神给我这几句话僵住了,心想我如伤了他,岂非成了乌龟儿子王八蛋?一对小眼瞪视着我,左手渐渐使劲。我的臂骨格格作响,几欲断折,痛得几欲晕去,大声道:「再捏!再捏就伤了我胳臂了!」

    南海鳄神道:「我才不上你的当呢,你想叫我做乌龟儿子王八蛋,是不是?」说着提起我的身子,重重往地下摔落。我只跌得眼前一片昏黑,似乎五脏六腑都碎裂了。

    昏昏沉沉了半晌,我才清醒过来,那南海鳄神的小眼紧紧的瞪着我:「你很像我,是块极难得的性学材料,只须跟我学得十年,包你成为武林中一个了不起的淫魔!」

    我连忙说道:「岳老三,你武功很高,可要比性学不行,不配做我师父,你回南海去再练二十年,再来跟人谈论性学。」

    南海鳄神哇哇大叫,喝道:「凭你这小子,也配说我性学不行?你我比试一场,要是我赢不了你!我拜你为师!」

    我眼光一亮,说道:「你这话是真是假?男子汉大丈夫,说过的话倘若不作数,便是乌龟儿子王八蛋。」

    南海鳄神叫道:「来,来,来!我带你去找两人,好试试我的真功夫!」他一把抓起我疾奔了出去!

    不一会就奔到一条小溪边,他竖了竖小耳朵:「那边有对狗男女在做好事,我们过去!」

    我顺着南海鳄神所指,只听见溪边草从里悉率有声,想是二人在那。

    只听一位女子低声道:「干师兄,你真的喜欢我么?」

    「那自然,葛师妹,我们东宗每隔五天,师傅便带众弟子来钻研『无量玉壁』上的秘奥,这么年下来,大伙儿尽是呆呆瞪着这块大石头,什么也瞧不出来。师父老是说什么『成大功者,须得有恒心毅力』,又说什么『有志者事竟成』。」那干师兄回答道。

    「原来是无量剑宗的干光豪、葛光佩这两厮!」南海鳄神低声道:「且听他们说那玉壁之秘!」。

    「五年前剑湖宫比剑,第一场比试后是我和你留下下来收拾的,当你弯下腰去拣剑的时候,我就从你的领口向里面望去,呵呵!你那白花花的奶子,都让我偷看到了。当你拣剑的时候,奶子就跟着动作一挺一挺地,我看得都快呆了,要不……要不是师傅们在外面!我真想伸手去摸。」

    「呸!不要脸!」葛光佩低啐了一下!

    「嘻嘻!所以第二场你和我比剑时候,我脑子里就光想着你那白白的奶子!你使那招〈万卉争艳〉的时候,我那招〈顺水推舟〉就是朝你奶子推去的!我当时就想,拼着被师傅责罚一顿,我也要摸一下!谁知道你太狠了,一招〈跌扑步〉反伤了我!我当时那懊悔啊!不是懊悔我输给你!而是懊悔我没摸到!」

    「干师兄,当时你故意让我,别人虽然瞧不出来,难道我自己也不知道?」葛光佩轻声的说。

    只听干光豪道:「从那以后,我心里就发下了重誓,说什么也要跟你终身厮守。你瞧,现在我们不是『有志者事竟成』吗?」

    那葛光佩轻轻一笑,柔声道:「我也是有志者事竟成。」

    干光豪道:「葛师妹,那你好好让我摸一摸!好让我得偿夙愿!」从语音中显得喜不自胜。

    「不要!不要啦!」

    隔着草丛的间隙看去,四支手纠缠着,但此时干光豪很明显技高一筹!一两下就把葛光佩的衣扣全解了,当衣角翻开时,她那雪白的乳尖就完全展现了出来,粉红的乳蒂很精巧,而且是挺立的。

    干光豪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两个他垂涎已久的乳房!葛光佩立即羞涩地用两手捂住。干光豪把手放到她的手上。就这样,手下小手,小手下是尖乳,干光豪握着小手在她的乳房上划圈……

    葛光佩低哼了起来,干光豪见机拉开她的小手,把自己的双手贴到了她的乳房上,轻轻的捻动起乳珠……

    葛光佩的小手立即也握了上去,这次却变了。葛光佩的小手下是干光豪的大手,大手下是柔软迷人的乳峰。干光豪轻轻摁、捻着乳珠,我看见葛光佩闭上了眼睛,想必她一定是在仔细品味这种美妙的感觉。

    葛光佩的身字好像软了一样的无力靠了下去,可她的气息却越来越急促,干光豪也压了上去!

    干光豪道:「自今而后,咱二人再也不分什么东宗西宗啦。我俩东宗西宗联姻,现在就合为一体……」只听那葛光佩鼻中唔唔几声,低声道:「别……别这样。」显是干光豪又有甚更进一步的亲热举动,而那葛光佩却在推拒。

    干光豪道:「你依了我,若是我日后负心,就掉在这水里,变个大忘八。」

    那葛光佩格格娇笑,腻声道:「你『忘八头』都露出来了,还需要变么?」

    「那……那就……就让我变个大『忘八蛋』!」

    「你就会骗我!这下面都两颗『忘八蛋』了,还变啊!」葛光佩啐了一口,低声笑道:「干师兄,看你真是个呆子像,看女人看得眼睛都直了,我这下面真的就那么好看么?」

    「唔!」干光豪支吾了一声,草丛中继续传出悉率的声音……

    「干……师兄!」葛光佩嘴里喃喃的低声叫着,她忽然撑起上身來,昏暗中,我仿佛也瞧见了她晕红的脸。

    「要死啊!干师兄!」葛光佩夹紧了干光豪的手:「这里!这里不要!太痒了!」

    干光豪的手被葛光佩的两腿紧紧夹着。

    「干师兄,别弄了,我受不了了。」葛光佩的声音软软的。

    干光豪默不作声,继续的匍匐在草从中!

    「啊!」葛光佩猛的一声惊呼,野草不住的摇曳着……「呜……不要……不要……好痛啊!」葛光佩因为过份剧痛而哭泣着,身体想逃离般,不停地扭动着,野草更大幅度的摇曳着……

    「再一下就好了,佩师妹,我已经进入一大半了,只要再稍微忍耐一下即可。」干光豪安慰道。

    葛光佩的声音竟然越来越大起来,如果说刚开始葛光佩的呻吟还带着强自抑制,那她现在则完全地放开了一切。

    「嗯……啊啊……嗯……啊……」她的两条浑圆的大腿竖出了草丛,在上面交错着分开,死死夹着干光豪的腰,却只让干光豪更加兴奋干得更猛、插得更深!

    「啊啊啊……嗯……啊呀……」到了后来葛光佩的呻吟响成一片,她的头也在草丛中不自觉似的左右扭动不停。

    随着「要死了……啊……」的哀叫,两条腿开始变的那样的僵直!

    「干师兄干师妹干的要死了……」葛光佩扭动着头只是不停的叫……

    「啊……啊快……再插进去点……再进去……」葛光佩用短促的气息向干光豪哀求……

    干光豪竖起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