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6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身子,把架在腰间的双脚架了起来,扳转着那雪白的身子继续埋身狠干!

    「啊……啊啊……嗯……」葛光佩的呻唤似乎越来越不安,她抓弄着干光豪背部的两手抓捏的越来越紧。

    「快了……快了……我也快了!」干光豪也叫了起来……

    随着一声沉哼,草丛慢慢停止乐摇曳……

    「干师兄!不要弄了!好痒啊……还没吃饱啊!」

    只听干光豪笑道:「新婚夫妻,怎吃得饱?」

    那葛光佩啐了一口,低声笑道:「胡说八道!要是老夫老妻,那就饱了?」语音中满含荡意。

    「干光豪这家伙倒是艳福不浅,把葛光佩这白白嫩嫩的小麻皮搂在怀里,这么剥得她白羊儿似的,啧啧啧……还真没完没了!」却是南海鳄神按捺不住扑了过去。

    待我走了过去,被点了软穴的干葛两人纠缠在一起!那干光豪光着身子侧压在那葛光佩一张鹅蛋脸,左颊上有几粒白麻子,倒也颇有几分姿色。只见她满脸差愕之色,瞪视着我们,而那干光豪抓着两只高翘的碗状乳房,保持着紧紧吸吮的姿势,却是他俩所说的吃不饱!

    「两位……大侠!」原以为被师门中人发现,却见是那两个陌生人,心神稍定的干光豪问道:「不知有何得罪之处?」

    「说!那无量玉壁有何奥秘?」南海鳄神狰狞的问道!

    干光豪微微变色:「大侠,什么是无量玉壁,我们……我们不知道啊!」

    「看来你们是不到黄河不落泪了!乖徒儿,我们两人就以这两个互相较量,都只许弄后面,等你支撑不住就要拜我为师哦!」不待我答应,南海鳄神就过去提起两人的大腿,干光豪亢奋之余的肉棒还停留在那膣道里,残余的血丝和精液被挤压的满溢了出来:「看岳爷爷直捣黄龙府!」

    南海鳄神径直将干光豪的左腿抬高,自己则在那菊花左右放上手指,一耸腰,随着一声惨叫!他的凶器全根没入……

    在自己的女人面前,莫名其妙的就被人暴菊,莫大的耻辱和剧疼使得干光豪的脸立即涨的血红!

    而随着骤然被暴菊,干光豪的摄护腺受到刺激,疲软的肉棒一下就在葛光佩膣道的挤压下重新兴奋了起来!被贯穿的媚肉中间开始不断有蜜液溢出。

    南海鳄神的肉棒已经完全掼入了干光豪的肛门内,他低声叫着,显然很是兴奋。我看到他的粗壮的腰肢不断的摆动,混浊的呼吸声和喘息声夹杂着野兽般的叫喊,在猛烈的动作下,干葛二人似乎都受到他猛烈的攻击,三人开始陷入狂欢之中。

    「啊……不要啊!快点抽出去……」

    这时我也抓住自己那勃起的肉茎,对准葛光佩那被淫水大量润湿的菊门,轻轻地在菊蕾上撞了二、三下,但是由于前面已经被占领,因此很难穿入菊门中;而瘫软中的葛光佩也用尽最后的力气使自己不停地往上挪动,希望躲避我将肉茎刺入。

    我抱紧葛光佩的腰肢,对准菊蕾缓缓的插入。身下的葛光佩徒劳的扭动着屁股,发出痛苦的悲鸣,但这悲鸣更刺激我的神经,菊花蕾无力的收缩,我的肉棒更是怒张!伴随着她的「啊啊……」的惨叫,我的肉茎冲破阻隔进入!

    初贯入的肉茎在柔软而紧密的肛门括约肌里摩擦时所产生的快感使我更加兴奋,不一会,我就觉得葛光佩的后庭现在变得润滑了,也更舒服了。低头一看,原来她的肛门被撕裂了,鲜血流了出来,裂开的地方流出来的血,已经将我的阴茎染红了,却和淫液混合成最佳的润滑剂!

    一下一下短促的抽送,菊花蕾又开始收缩,紧紧的箍在肉茎的根处,龟头使劲前探。

    「啊!」葛光佩这次的叫声没有了痛楚,的是一种淫荡了。

    我开始缓慢的抽送,细细品味这种抽插间的乐趣……

    「饶了我吧,我受不了了……」嘴上这么说着,可身子却不胜娇羞的迎合着我抽插的节奏。

    葛光佩只感觉被一根超级大棍贯入体内,不停的在她后面那从未被开发过的窄小菊道内来回磨擦,菊道壁因为一阵强烈的快感而窜上一阵痉挛,从而导致仅有一片肉膜相隔的膣道里不停的泄出蜜液来,火热的激流冲刷着干光豪的尖端,让他忍不住的收缩自己的菊道来。

    而受到最后的冲击的南海鳄神则非常快速的抽动着自己的肉棍,而干光豪则随着他的动作将自己因为刺激而肿胀的肉棍旋转厮摩地顶进葛光佩层层蜜肉里,受到挤压而一张一合的膣道口吞吐着透明的蜜液,那蜜液顺着股腹潺潺的流到菊瓣边,又被我重新带会她的体内,而在前后两根肉具的灌塞下,她的腹腔都微微鼓了起来……

    这样,我们四人就形成了一个非常奇怪的体位。内圈是干、葛两人张开大腿仰躺在草从中上交媾,外圈是我和南海鳄神两位殿后将军,我们就像个连环套,一环扣一环,一动皆动。

    附首看去,葛光佩那一双妩媚的凤目里满是欢喜和娇羞,鼻翼翕张,脸上的几颗麻子也开始涨的通红,唇间发出的话音不成声调,吱吱唔唔的只是回首痴痴的看着我。同时她腰肢用力,将丰臀往上颠动,迎凑着我的节奏……

    一顿的狠干猛弄……那葛光佩猛的抖颤了一下,便有一团热水从前端冲刺了出去!

    而我也只觉得她的直肠一动一动的,仿佛一道涓涓细流冲进我的丹田……这种感觉隐隐地觉得和以往收服女奴后获得元阴的有所不同,却又说不出缘故……

    叮!系统提示:〈北冥神功·柒·百川灌海〉激活。

    原来之前的收服女奴基本是一对一的交媾,获得元阴属于阴阳双修,主要是固本培元,因此是我获得体质方面的阳具增长。而这〈北冥神功〉却是逍遥派的绝学,必须通过群体交媾把对手的内力化为己用,也幸亏我的第一个对手是葛光佩这样的小角色,她的功力微薄,所以才不会一下就涨破我的丹田,我只觉得那一股的内力在我下阴中不住盘旋抖动,我登觉下体胀痛,试存想〈北冥神功〉中所记的任、督、冲三路奇脉,只觉有一股淡淡的暖气在三脉交汇处的会阴穴巡行一周,又再回入会阴穴,胀痛之感便消。

    而随着葛光佩阴精从前端喷出,灌浇在干光豪的龟头上,那干光豪只觉得葛光佩的膣壁如同水蛭一般的一吮一吮地,腰间一麻,好似没了力气,阳精立即喷涌而出,他抽搐了几下,便觉得不对,仿佛阳精是永不止歇的朝外涌出!

    干光豪心里一惊,难道这……这就是容师叔所说上次那个谁嫖妓时候中的〈马上风〉!他连忙用劲向外拔去,可越用力,那阳精喷出的越快……到后来更如江河决堤,一泻如注,再也不可收拾起……

    不过是片刻的工夫,那干光豪便觉的葛光佩的膣道内仿佛有双无形的手拽着他的肉棍朝内拉去,下面的两颗睾囊也觉得越来越软,可后庭却越来越紧……

    「哇!龟儿子的!好紧啊!夹的你岳爷爷好舒服!」南海鳄神却亢奋的大叫了起来!他更用力挺着雄纠纠的阳具继续挥师前进。他越插越猛,却只觉得内力自丹田急泻而出,全身便似脱力一般,同时一大股浓稠黏热的精液喷射出来。

    『糟糕!我居然先射了!』南海鳄神心里想的居然是他输了这场打赌!

    而我只觉一股大力急速涌入。南海鳄神内力之强,与无量剑干、葛两人自是不可相提并论。

    南海鳄神初时只记得打赌,过了片刻,也发觉内力和阳精是源源不断的朝外涌去,见识广的他立即吓得魂飞魄散,拚命摆腰,想摆脱干光豪后庭的掌握,可那后庭花进去的时候难,出来的时候更是不易,尤其是干光豪前面被吸,更是紧缩后庭,南海鳄神说什么也摔不脱,越是用劲使力,内力越是飞快的散失。

    南海鳄神的内力泻向干光豪,跟着内力传递,干光豪又传给葛光佩,葛光佩最后奔泻到我身上……

    他只意识到是干光豪的后庭说不出的古怪,当下一凝神,用尽全身的力气朝干光豪后心击去!那干光豪一口黑血喷了出去!全身便不再动弹,同时因为死亡,肌肉一松,肛门处的括约肌立即失去弹性,南海鳄神乘机就地一滚,把肉棍拔了出去!

    南海鳄神也真了得,一离开干光豪的尸身,他略一运气,便即跃起身来,眯着一对豆眼凝视我,脸上神情古怪之极,又是诧异,又是伤心,又是愤怒。

    我看着他那狰狞的面孔,惟恐他恼羞成怒,连忙道:「岳前辈,这拜师我看就免了吧……」

    南海鳄神怒道:「我偏偏叫你料想不到,拜师便拜师,这乌龟儿子王八蛋,岳老二是决计不做的。」说着突然跪倒在地,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向我连磕了八个响头,大声叫道:「师父,弟子岳老二给你磕头。」

    我一呆,尚未回答,「啊」的一声惨呼,我身前的葛光佩的右奶鲜血淋漓,却是心脏已被南海鳄神伸指挖去,而那雪白的身躯仍然手足乱动,未即便死,神情极是可怖。

    南海鳄神灭了葛光佩的口,却飞身奔了出去……

    ……

    叮!系统提示:〈北冥神功〉修炼至第二重。

    我这时才发现我的属性栏里出现了一些变化,原来的那一横生命条下了两行,分别是:

    【命】4/4;

    【精】2/2;

    【気】7/9。

    我仔细的看了看说明,才明白原来那【命】就是生命,一旦受伤则要吸食女子的乳汁或阴精才可以恢复,便是所谓的采阴补阳;

    【精】便是阳精,关系到我的性战能力,由于我是以受伤后的身体进入这个世界,所以一开始是,从进入新世界开始,我一共获得了黄蓉、冯蘅、孙不二、林朝英、小龙女、程瑶迦、李萍、武三娘、包惜弱、韩姬、阿朱、建宁、郭襄、李沧海、神仙姊姊、画中人、木婉清、葛光佩十八个女子的乳汁、元阴;还获得〈九花玉露丸〉,所以现在是2。

    而【気】便是真气,之前我虽然学得各种绝学,可是由于我是十二岁才进入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任何根基,而在全真教和古墓的一年,又整天沉迷于小龙女的美色中,因此根本没有任何武学上的进展,武学内功的基础完全是零。但这次任务一下就得到了李逍遥的九十年真气,原本的零上限的真气栏一下被激活,变成了九十的上限,但是因为选择修炼的是〈北冥真气〉,因此它不是象其他人一般靠炼气得到提升,而是靠群交中连贯吸收对象的真气,并转为己用,而我现在的第二重〈北冥神功〉的属性是:可吸收六十年上限的真气,并把其中二成转为己用,

    而刚才连环交媾的时候,干、葛两人分别是十年修为,南海鳄神是五十年修为,我当时是一重,转化了一成,所以现在是【気】7/9。

    百晓生知识讲座

    〈万卉争艳〉〈顺水推舟〉〈跌扑步〉:出自《天龙》第一、五回,无量剑派招数。

    〈北冥神功·柒·百川灌海〉:通过群交吸取真气。引自《庄子·秋水》:百川灌河;泾流之大……

    〈马上风〉:是指由于性行为引起的意外突然死亡,又叫〈房事猝死〉,中医称为〈脱症〉、〈大泄身〉。

    百晓生知识讲座

    第71章:跨凤乘龙

    我蒙蒙憧憧的起身离开了干、葛二人的尸身沿小溪走去,却一直觉得背后似乎有什么在注视着我……

    我猛的一转身,身后却什么也无!我断喝讹了一声:“谁!我看到你了!”却仍然没有丝毫动静!

    我四下转了圈打量了下,继续向前走,却慢慢的偏向小溪!

    借着月光映射,我微微侧脸朝溪中看去,却见溪中的倒影里,我的头顶果然悬浮了一个黑影,我东他东,我西他西……难怪我无论如何转身,也始终看不到他。

    我立即往下一躺,仰面向上,头顶的黑影猝不及防闪开,只见是个身材极高,却又极瘦,便似是根竹杆,一张脸也是长得猥亵吓人的男子!

    耳中同时听到一阵桀桀笑声,这笑声虽说是笑,其中却无半分笑意,声音忽尔尖,忽尔粗,难听已极,笑声过后:“岳老三,你这师傅武功不行,脑瓜子还真不错,除了段老大外,这可是第二个窥破我云老四〈如影附髓〉的人!”

    我大惊,连忙使尽全身力气朝他击去,可仅有九年修为的功力焉能击到云中鹤,只见那云中鹤脸色一变,微微一闪,却伸手朝我抓了过来,抓的却是我腰间那玉佩:“小子,你这〈白衣观音〉是……是从那里来的?”

    “白玉观音?”我微微一楞,之前那钟万仇抓住我的时候也好象是……

    “不是白玉观音,是〈白衣观音〉!”云中鹤见我惊愕的神色也不似作伪,却把那玉配往怀里一塞:“随我回去见老大……”伸指在我腰间和肋下连点两指。我只感头脑一阵昏眩,登时不省人事。

    驭奴无双第三卷授权专用分割线

    我被云中鹤扛在背上,只感四肢麻木,不得动弹,这云中鹤的轻功固然迅速无比,便如一阵风般倏然而过,一眨眼已飘在数丈之外……

    “兀那汉子,站住?”一声娇喝。

    云中鹤一眼瞥了过去,却是一个白衣道姑,那晨初曦阳斜照在她面颊之上,晶莹华彩,虽已中年,芳姿不减,云中鹤叫道:“美得很!美得很!今日运道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