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8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至于你,其实你本身潜在的内心就是很淫荡的,我只不过挑逗了你一下,就浪成这样!那么再让你儿子满足下你的欲求,你也可以好好享受,不用再装什么高尚尊贵的公主、王妃了……”

    “对啊!这小子想必就是段正淳那狗贼的独子段誉,那段正明没有孩子,兄弟二人就这一个独苗!老四,把老大的〈阴阳和合散〉让他们母子服下,然后叫上大理所有的豪侠名门看看他们这一脉母子通奸的嘴脸,看那段氏兄弟还有什么面孔篡据王位!”叶二娘叫了起来:“只要他们母子通奸被公诸于众,段正明、段正淳这两个逆贼终身蒙羞,没面目见人,他们这一脉就不能在大理呆下去,只有到大宋才可以苟存,到时候老大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回朝继位!”

    “不!你们怎么能这样?”母亲刀白凤哀叫了起来:“你们休想得惩,到得最后关头,我自会咬舌自尽,我大理段氏,宁死不辱……”

    云中鹤道:“你死也好,活也好,我才不理呢。你们倘若自寻死路,我将你们二人的尸体剥得赤条条地,身上一丝不挂,写明是大理段正明的弟媳侄儿,段正淳的老婆儿子,私下奸通,被人撞见,以致羞愤自杀。我将你二人的尸身用盐淹了,先在大理市上悬挂三日,然后再到汴梁、洛阳、临安、广州去示众。”

    刀白凤怒极,大声叫道:“段家世代待悉云氏不薄,你为何要如此恶毒报复?”

    “你们做下的丑事,难道你们还不明白么?”云中鹤说了这两句话,立即和叶二娘捏着我们二人的嘴,喂下了颗药丸:“〈阴阳和合散〉这服食之后,若不是阴阳调和,男女成为夫妻,那便肌肤寸裂、七孔流血而死。这和合散的药性,一天厉害过一天,到得第八天上,凭你是大罗金仙,也难抵挡。”

    说着便把一只点燃了的红烛来递在我和母亲刀白凤之间,笑道:“今天就是你们母子的洞房春宵,怎可没有花烛?哈哈哈!你们母子好好的快活,待七日后我们带人来欣赏!”说完便和叶二娘退了出去,却是商量邀请大理所有的豪侠名门的名单……

    ……

    烛光照耀之下,母亲刀白凤的脸庞媚眼流波,娇美不可名状。

    我顿觉丹田中一股热气急速上升,霎时间血脉贲张,情欲如潮,不可遏止,母亲刀白凤身上的异味传到我鼻里,却是那么诱人……

    “不要!不要看,誉儿,转过头去!”母亲刀白凤哀求道。

    可我却双眼发直,火热的视线上下巡视根本离不开。

    母亲刀白凤看着我双目如血,放出异光,脸上肌肉扭动,鼻孔不住一张一缩,而她也开始除了那下体山芋带来的瘙痒更加强烈外,全身也开始发烫,犹如在蒸笼中被人蒸焙相似。

    再我的注视下,母亲刀白凤闭上了眼睛,可那种被亲子视奸而令人无法忍受的羞耻却丝毫没有被隔绝,白晰的脸孔逐渐火红,渐渐蔓延到了胸口了。

    看着眼前赤裸的雪白女体,慢慢的全身浮起片片潮红,扭捏的媚态让我无法忍耐了,我只感觉唇边微微的发咸,眼帘微微下垂,却是一片腥红,鼻血不争气的冒了出来!我不由‘啊’的叫了一声……

    被亲子的哀嚎惊开眼的母亲刀白凤也叫了起来:“誉儿!誉儿!你怎么?来人啊!快来人……快救他!”

    “嘿嘿!这〈阴阳和合散〉无药可解,只有交媾可以解除!”外面传来云中鹤阴深深的声音:“你要不肯救他,就看着他肌肤寸裂、七孔流血而死!”

    “不!……”母亲刀白凤缀泣了起来,她也开始不耐的摇动起来,山芋头的毒效一直使她的大腿不停的在高潮中痉挛,现在开始低声呻吟。而她的目光也从我的脸上转移到了我的下面。将裤子高高撑起的它已经完全雄起,脱出的上半截仿佛红宝石一样散发出红色的光芒。

    雪白的身躯随着腰部的摆动移动到我身边,她用银压厮咬开我的裤子,快爆发的〖红霞仙杵〗一下子就露出来。

    沉浸在极端麻痒中的母亲刀白凤闭上双眼一口含住……

    在山芋头和〈阴阳和合散〉双重刺激下的母亲含吮着亲子的阳物,这种景色真是凄烈又绝对的美丽。

    母亲刀白凤妖冶的微笑着,将肉茎一口含到底,樱嘴里因塞进我的肉茎而鼓鼓的,她的头一前一后的摆动。这样熟练的口技让我的理性彻底瓦解,我沉溺在腰间的愉悦中。

    一瞬间头晕似的快感袭来,麻痺之感从肉茎窜驰而上,母亲刀白凤‘嗯……嗯’地由喉咙底端呜咽着,樱唇不断上下移动。

    从上往下看去,母亲刀白凤那充满贵妇气质的瓜子脸,因含着亲子的男根而有些歪斜,甚至可以感受到每次深深插进喉咙的底部的凄美感!

    刀白凤扭动着身躯立了起来,双腿向外拉开,下面的私处立即暴露在我的眼前。潮湿的耻毛左右分开紧紧贴住,肉缝部份因为山芋的瘙痒显的赤红肿胀,看来样一定相当痛苦,血红的黏膜反映着水光,渗出的蜜液已经向下流至大腿。

    不仅肉穴湿濡到那种程度。她柔软的肉壁也一阵一阵地抽搐着,彷彿在说‘誉儿,来,用力一点’一样。

    “啊啊……啊啊啊……誉儿……”已经被〈阴阳和合散〉完全迷失理智的母亲刀白凤眼底涌出大颗的泪珠,望着我,充满魅惑地说道:“来吧……誉儿……请插进来……请把粗大的肉茎,插进来……啊……”

    出猥亵言语的同时,肉穴内又噗哧不断地涌出蜜汁。

    敷着新鲜滴落再龟头上的蜜汁,母亲刀白凤缓缓坐下,暖和而柔嫩的肉壁,慢慢地迎入我的前端。弹力绵密的肉壁包起我的男根向内挤送,湿润蜿蜒的肉径往龟头上缠绕。我忍受不住,不禁使用了腰力。随即传来一阵肉壁层叠叠的微妙感觉,刺激着我敏感的部位。

    “啊……就是那里……誉儿!……就是那里!”母亲刀白凤激烈的摇动下半身,愉悦的浪语仿佛哭泣般的声音。

    “就是那里……啊……好舒服……好……”由内而外瘙痒被解除的快感袭击,使她如同哭泣般的叫着,一面扭动起自己被缚的身躯。

    她双腿夹着我的腰间,扭动着娇躯,希望能带给她和我更大的快感,我注视着她疯狂扭动的娇躯,像要吸奶的小孩一样盯着那桃红色的尖端直瞧。

    “誉儿!好年没吸娘的奶了吧!想吸的话……就吸吧……啊!”母亲刀白凤话还没说完,我已经探出脖子一口将她的乳尖送入口中,贪婪地吸吮着因为年禁欲而消失的乳汁。对于一个母亲而言,女人的乳房就是母爱的象征,亲子狂乱的吸吮只令她淫叫连连,早已消失的乳水和淫水源源不绝地冒出来!

    母亲刀白凤已无暇顾虑形象以及是否有其他人在窥视,放声淫叫着……

    从下往上看去,没想在母亲刀白凤温柔婉约的王妃形象背后竟隐藏这让人意想不到浪荡,完全放开身心的样子是一付要将和父亲段正淳年分居后的欲求不满一次补回来。看着她娇艳的春光,眼前的泪珠越来越。

    “嗯……要去了……我快要去了……啊……”母亲刀白凤用淫荡的音调放声叫,我也有用力挺动腰肢往深处挺去,滋……滋的声音在密室里回荡着。

    仿佛有一股自己将到达顶端的预感,母亲刀白凤向后弓起了身子,朝天方向挺立的乳房随着腰部的晃动而上下抖动。她的密处开始起了一阵一阵断断续续的痉挛,我的〖红霞仙杵〗感受到她体内的收缩。她的蜜液突然间全部放射出来。

    我的脸上、身上沾满着她温热的体液。

    而母亲刀白凤的眉间涌出久违的一股愉悦神情。

    而我的〖红霞仙杵〗仍被深深埋没在紧致的包围中,感受着她高潮后内部微妙的蠕动。我感觉到我们母子两人是从未体验郭的紧密交合,她的内部仿佛不愿与我的老二分离般的纠缠着。

    被紧紧包围的感觉让我的腰部沉溺在官能的欲海中。几近颤栗的愉悦在我脑中燃烧。

    “誉儿,插……插娘……快插娘……”微微缓过神的母亲刀白凤弯曲着下半身,分开双腿采取勾魂的大胆姿势。

    这是个迎接亲子进入、传授性爱技巧、传输快乐泉源的母体。

    她的摇摆动作和销魂的叫床声就可以看出她是已经完全放开羞耻,投入性与爱成熟的人母。

    母亲刀白凤的腰部也开始摆动。

    “嗯……誉儿,舒服么?娘是……〈摆夷〉女子!摆夷族!从小……就是训练女子……用腰肢的摇摆取悦……男人的……技巧!娘以后……也帮你找几个摆夷女子……当妃子!”母亲刀白凤有节奏的喘着,她的下体经验丰富的抓着我的肉茎。男下女上的骑乘姿势、熟练又从容的技巧中,我更看到她的性感旖旎。

    “嗯……”我答应着,却将腰部更用力的一上一下挺抽。〖红霞仙杵〗在她那个像奶油般的淫洞中进进出出。这样母子交尾、紧密结合的春光,真是无以言喻的光景。

    再度达到最高境界的身体又开始燃烧。快乐的感觉加倍,母亲刀白凤要求着更深更深的结合,她的膝环绕着我的腰部。展露出陶醉至极的表情,同时腰肢开始做着大幅度的转圈……

    随着纤细腰肢摆动下,丰美的臀部也上下跳动着,圆硕坚挺的两只乳房以胸口为交点在空气里划出一道道美妙的圆弧……

    耻毛的摩擦加上耻骨结合的撞击,长发杂乱的随之摆动,前后摇晃而起波动的乳房,我开始感到臀部的震撼,这是射精的预兆……

    在我也感觉到她内部复杂的蠕动时,我的精液就射出去了。这真是令人目眩的快感!腰部一阵一阵的痉挛。我仍然将我的〖红霞仙杵〗放在她体内的最深处……

    直到感觉释放的差不,我的〖红霞仙杵〗开始萎缩下来的时候,慢慢滑出她的体外。

    母亲刀白凤就维持着刚刚交合结束的姿势,感觉到她的身体还余韵犹存的震动,她已经是失神的状态,白色浓稠的液体从她的洞口不断的流出。

    ……

    “娘!你舒服了么?”我轻声问道。

    “不要问这种话……”母亲刀白凤的眼角渗出泪水,她摇摇头,似乎要否定自己是荡妇的想法:“嗯,刚被那淫贼侮辱的时候,娘就好像是〈磨姆纳火〉的祭品,悲哀、耻辱和恐惧感使得身心受到强烈的刺激;但是为了……为了解毒和誉儿你在一起!那……那种心情也可以说是如同为佛殉身的心情吧……可一旦你进入娘的身体!娘就好像就要被佛祖召去西方的极乐世界,是一种期盼,就像是希望获得最大的快乐的……极乐!!!”母亲刀白凤呢喃了起来:“誉儿!来!和娘继续一起修行,一起往生极乐……”

    ……

    “老四,老三的老二可老大咯!刚你说岳老三比‘耍棍’居然败在这小崽子的手上,我还不信,现在我可信了!”屋外传来叶二娘和云中鹤的絮语……

    百晓生知识讲座

    〈拂尘〉:出自《天龙》第六回,刀白凤的武器。〈钢抓〉:出自《天龙》第五回,云中鹤的武器。〈鹤蛇八打〉:出自《天龙》第十六回,云中鹤的武功。〈天泉穴〉:出自《天龙》第七回,云中鹤的罩门。〈阴阳和合散〉:出自《天龙》第七回,段延庆的独门春药。〈摆夷〉:出自《天龙》第七回,傣族的别称。刀白凤既是摆夷族。〈悉云氏〉:代北少数民族姓氏,后改为云姓。大理段氏自称祖先为北凉武宣王段业。〈磨姆纳火〉:傣族宗教信仰里的地狱。

    第72章:换巢鸾凤

    手臂粗长的红烛已经完全燃尽,完全的黑暗中。

    温柔甜美的音调发出融化般的呻吟,昏暗中不知岁月地无休止的交媾,敏感的母体在儿子的阳具下连续泄身,石室散发出近乎妖魅的气氛……

    每次的泄身都可以让母亲刀白凤和我体内〈阴阳和合散〉的药性得到缓解,可是不时便继续发作,我们又不得不投入新的一轮交媾中……

    「誉儿!用力强奸娘吧!把那里插坏都没有关系!」

    只要稍微的恢复点体力,那雪白高耸的屁股跨坐在儿子身上,身为摆夷女子自幼所受的训练不曾在风流的丈夫身上使用过,却跨乘在儿子的阳具上淫荡的挺动腰部,蜜肉与粗大的肉茎接合,肉体碰撞的声音在昏暗中显得更为响亮。

    事实上,如果这时重新点起蜡烛,任何人都可以清楚看出来,躺在地上的我那高举的肉茎丝毫没有蠢动,完全由女方来主动,而母亲刀白凤扭动纤腰的媚态没有半分不情愿,眼底洋溢着不该属于母亲的欲情。

    「啊!娘……娘又丢了!」母亲刀白凤发出一声哀嚎,身子在喷泻中又一次的痉挛了起来,虽然失控的身体仍然在无意识之中,美丽的纤腰依然缓缓摆动着……

    母子两人喘着粗气相拥一起……沉寂下来的石室里只有两人的心跳……

    ……

    远处隐约传来沙沙的脚步声,似乎是不少人朝这里行来……

    黑暗中母亲刀白凤的脸上浮现极为复杂的表情,她更紧的搂住我:「誉儿,不要怕!有娘呢!娘和你一起去大宋,在那里,我们母子就可以天天这样快活的在一起,没有人会指责我们的,最……最我们以后永远不回大理!」

    屋外人声渐行渐进,我心想,却不能让这伙人窥看母亲刀白凤的裸身,连忙翻了个身子将她压在身下,母亲刀白凤心领我的情谊,遐想到即将到来的羞辱,却把粉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