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1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来,仙子何必拒人千里之外呢,因此斗胆要依照旧约,请带我前去慕容老先生坟前祭拜一番,然后到尊府《还施水阁》去观看佛经。」说完一闪身拦在阿碧面前。

    阿碧皱眉道:「我家老爷遗言说道:如果有谁要来祭坟扫墓,一慨挡驾。他还道:「这些贼秃啊,半没安着好心,定是想掘我的坟墓。』啊哟,大师父,你可别心,我家老爷骂的贼秃,半并不是说你。」

    鸠摩智见阿碧不但难与哄骗,还指着和尚骂贼秃!既然她刚才说慕容家只留下她一个丫头,说不得要动些手段让这丫头说出《还施水阁》所在,顺便还能讨好下这风流的段誉,也许还能骗得段氏绝学!

    一思忖,鸠摩智眼中精光大盛,恶狠狠的盯住阿碧,但片刻之间,脸色便转慈和,缓缓的道:「出家人不打妄语,慕容氏又岂能言而无信!既然答应老衲,如今慕容老先生一过世便反悔,这不成了不孝不信之徒!罪过,罪过。老衲迫不得已,只好稍加逼迫了。这也是为了维护慕容氏清誉,尚请勿怪。」说着伸出左手一闪,阿碧便不得动弹,他继续说道:「小娘子如果想通了,愿意带老衲前去祭拜,只须点一点头,老衲便即放手。」

    鸠摩智一凝真气,双掌搓板了几搓,向外挥出,阿碧的胸襟立即分为两片,轻纱笼罩下的胸脯立即露了出来!

    我也惊呼了一声,这左侧不远就是行道,这鸠摩智居然敢光天化日之下……

    又见那阿碧明艳的脸上顿时凄楚,左右各一滴泪水便滴落下来,我惊愕之下:「大师,你……你这不妥吧!」

    鸠摩智却一笑:「小娘子,你这又何必呢?书是老爷的,贞操是自己的!你可要想清楚了!」见阿碧撅着嘴流着泪却不作任何表示,他脸上去弥发着慈和微笑,轻柔无比的伸出手指,捏住阿碧胸脯轻纱下若隐若现的蓓蕾。

    只见他右手拇指和食指轻轻搭住,似是拈住了一朵鲜花一般,脸露微笑,左手五指向右轻弹,说道:「这位小友,这一路指法便是〈拈花指〉。当初释迦牟尼在灵山会上说法,手拈金色婆罗花遍示诸众,众人默然不语,只迦叶尊者破颜微笑。释迦牟尼知迦叶已领悟心法,便道:「吾有无上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小友可知什么是『无上法门』?」

    我但见他出指,左手每一次弹出,都像是要弹去右手鲜花上的露面珠,却又生怕震落了花瓣,脸上则始终慈和微笑,显得深有会心。可什么是『无上法门』?

    见我不解,鸠摩智微微一笑,但见他弹指之间却不见得具何神通,他连弹数十下后,张口向前一吹,霎时间阿碧胸脯轻纱化作一片片棋子大的圆布飘散。原来他这数十下〈拈花指〉,都凌空点在轻纱之上,柔力损衣,却未伤那阿碧胸脯分毫,一经风吹,这精美绝伦的少女上身酥胸就暴露无遗,暴露出轻纱下的肚兜来!原来是让女子上衣皆无的『无上法门』。

    只是这『无上法门』还不如直接剥了快!我心里念头一转,鸠摩智便叹了口气,说道:「我佛慈悲!故传此法门,若逢那女子在大众之前,我运此〈拈花指〉朝她上衣纽扣处一弹,自然『无上』,这女子羞愧难当,我等在示以机缘,半归依我佛,善哉!善哉!」

    阿碧浑圆的蜜桃已然微熟,隔着肚兜,那柔软的乳房大胆地将它高高挺起。

    鸠摩智呲嘴一笑:「小友,老衲让你再见识一下〈罗叶指〉!」只见他隔空出指,那尖挺的乳蒂便似乎隔着最后一层布料被轻柔地按揉,尖头翘了起来!

    被点了哑穴的阿碧受到这般的过度刺激,只能发出如婴儿般的沉哼。

    在沉哼声中,肚兜下娇嫩的樱桃开始夸张地延伸,如同奇妙的指力拉扯着。残忍的玩弄让敏感少女不能忍耐,高高挺起的美乳在薄布下左右不停晃动,似乎在闪躲着虚无的猥亵。

    少女的乳峰柔软异常,却更挺拔有弹性,在指力下不停挤压变形,乳头连同外面的薄布交织一起,拧成了麻花形,艳丽又妖媚。

    「〈拈花指〉以柔克刚,〈罗叶指〉以刚驭柔,小友是否还想看看其他的法门?」鸠摩智笑问于我!

    阿碧大惊失色!这贼秃居然……也罢……,她咬了咬牙,连忙点了点头!

    鸠摩智大喜,伸手解开她的穴道合什叹到:「小娘子终于大彻大悟,如此方不妨老衲的一番苦心,如此快带我前去《还施水阁》!」

    得到自由的阿碧连忙抱胸,将肚兜覆盖下的玉乳收进衣襟下,默默的踏上小舟,行动中却示发泄怒火般的用力踏踢着,上得舟后却喊到:「大和尚,介船小的很,只能搭一个,是你先去还是这个公子先去!」

    我大喜,终于可以摆脱鸠摩智了:「大师先去,在下在此恭候!」

    鸠摩智如何能放我独行:「不妨事,这舟我看三人也可坐得!」强行拉着我跳上小舟,这鸠摩智人高马大,加上我顿时小舟便一头翘了起来,阿碧叫道:「大和尚!这如何使得!」

    鸠摩智将我一推:「小友,你却和这小娘子坐那头,这样就稳了!」

    我借力朝阿碧旁边坐了下去,却见那鸠摩智脚下出现了一个圆孔,我当即斜眼瞧阿碧时,见她唇角边露出一丝狡狯的微笑,见发现,乌黑的眼珠骨溜溜的一转,立即垂下眼皮,撅着嘴默不做声的摇了起来……

    小舟『欸乃欸乃』的朝湖中划去……

    才离岸十余丈,那阿碧就大叫大跳了起来:「大和尚,我说介船勿坐得三个,你偏要坐上来!介下可糟了!你看水都进来了!」

    三人一看,果然船仓底板那个圆孔中湖水湍急的涌入,再加上阿碧惊恐的大叫大跳,小舟一下就失去平衡翻了过去!

    甫一落水,我立即就明白来,如果是载乘过人,自是从两舷涌入水,如何会是船仓底板,再说也不会是那么整齐的圆孔,阿碧身为水乡女子也断不会如此惊慌,分明是刚才上舟时做的手脚。而我在桃花岛年,简单的泅水还是会的,当下踢了几下,浮出水面,抱住那翻浮的小舟,却见阿碧也抱着另外一侧凫在水面,见我会水,当即大吃一惊!

    我连忙叫到:「阿碧姑娘,莫误会,我也是被这贼秃掳来的……」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休过来,要不就跟这贼秃一样淹没!只可惜便宜了湖里的忘八,若让我找到他的尸身,我就……就剁碎了再扔湖里喂忘八!」这阿碧恨恨的咬着牙!我四下张望,却没见鸠摩智的身影!

    「来,公子,我们把船翻过来!」阿碧正待使劲,忽见湖边泛起水花,一个葫芦慢慢冒了出来,却是那鸠摩智从湖底慢慢站了起来!原来这鸠摩智自由生于高原,自然不会水性,刚一落水时候还有几分惊慌,可他是狡智之人,一会就镇静了下来,当下运息闭气,力凝脚底沉到湖底,辩明方向,自湖底由低向高踏上岸去!

    这一上岸,我们三人都大吃一惊,我和阿碧吃惊的是这也淹不死他;鸠摩智吃惊的是偷鸡不成蚀,连忙对我喊道:「小友,你莫惊,速速游过来,莫中了那小娘子的毒手!」

    「哈哈!鸠摩智,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骗我们段家的〈六脉神剑〉么?想要就游过来!」我朝他做了个鬼脸!

    鸠摩智眼内精芒一闪,就近擒起一块卵石朝我们击来,可是是十余丈远,虽然他劲力奇大,可是那么长的速度足够我一闪,卵石『唆』的飞来,却从我和阿碧之间穿过,把反覆的船底击了个大洞,溅起的木花弹再我们二人的脸上还是生疼的,这要是被击中,定要筋断骨折。我和阿碧大惊失色,当即朝湖心游去,背后水花四溅,却是那鸠摩智不断以石击来!

    和阿碧游了好远,才渐渐没了那鸠摩智的身影。那阿碧这才凫着水对我说:「公子原来你真的也是被那贼秃掳来的啊!只是这里离我的《琴韵小筑》尚远,我们又失了船!恩!我带你先去舅夫人那借条船,然后送你回城,你且随我来,只是我那舅夫人脾气古怪,你到了那千万听我吩咐,惹了祸我也救不得你!」

    游了一会,远远看见湖中小岛一丛花树映水而红,灿若云霞,却是云南的山茶。

    阿碧带我跃上岸去,当即尖叫了一声!

    原来那绿纱衣在浸了水后,便紧粘在身上,颜色甚至近乎透明。这使得她在突然之间,好像变成了全裸一样。方才鸠摩智凌辱下都没暴露的躯体完全的展露了出来,胸前两粒饱满的雪球尖端上,各突出一点圆圈。尤其底下的耻毛还一条条清晰可见,耻骨突出来的部份底下,一道肉缝裸露出来。

    「啊……不要看!快转过头去!」阿碧慌了手脚,连忙双手掩住!

    忽听得花林中脚步细碎,走出一个青衣小环来。

    那小环手中拿着一束花草,望见了阿碧和我,快步奔近,脸上满是欢喜之色,说道:「阿碧,你好大胆子,又偷到这儿来啦。夫人说:「你这小丫头若敢再来,还带了陌生男人上曼陀山庄来,把她送到花房当花娘。』啊!你怎么这样!」

    阿碧拍拍心口,说道:「幽草阿姊,我们不小心沉了船!你勿要吓人咯?」走到幽草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幽草嗤的一笑,对我说到:「你在次等候,休得乱走动!」便带着阿碧走入了花林。

    是时天朗气清,惠风和畅,身上的衣物一下就干了,我便四下走动,忽见两船先后靠岸。

    只听得环佩叮咚,快船中一对对的走出许青衣女子,一齐站定后,船中走出一个女子。

    我一见那女子的形貌,忍不住「啊」的一声惊噫,原来这女子身穿鹅黄绸衫,衣服装饰,竟似极了那李沧海。不过这女子是个中年美妇,三十岁不到年纪,李沧海却是个二十余岁的少妇模样。我一惊之下,再看那美妇的相貌时,见她比之李沧海,柳眉微扬,稍许带有几分英气。在美妇身后,诚惶诚恐跟随着两个老妪,却是当初在木婉清处所见的平婆婆、瑞婆婆,这二人脸如死灰,呆若木鸡,不住絮语解释。

    几人渐行渐近,那美妇说道:「……你们两个奴才,分明是办事不力,居然敢撒出这等谎言!天下那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就算长相一般无二,又怎么能和王郎相比?看在你们跟随我年的份上!去花房自己卸了一只胳膊做花肥!否则……」她却看到了躲在路侧的我!

    我只见她一双凤眼死死盯住在我脸上,暗叫不妙,这想必就是王语嫣的母亲王夫人了,待会可千万莫说自己姓段,否则只要是被斩了双足,挖了眼睛,割了舌头去做花肥!

    那平婆婆轻唤了一声:「夫人,就……就是他!」王夫人胸口一酸,眼泪夺眶而出,抢上前来,叫道:「王……王……你……!!!」

    她猛的醒悟,这么年了,她口中的王郎如何还会是眼前这约十余岁少年的模样!自己这些年来苦苦压抑的万缕柔情,无论如何不能在下人面前流露,当下冷哼一声,说道:「你是什么人,居然擅闯曼陀山庄!」

    「在下襄阳人氏,姓郭名阳!因……」我见幽草带这阿碧从那院角跑了过来,见我和王夫人一起,二人脸如死灰向我连打手势:「因见此处山茶灿烂,故情不自禁的上岛一览!」

    王夫人极爱茶花,见我考奖,脸上当即现处几分喜色:「本庄名叫曼陀山庄,却因我性喜茶花!难得公子也是同好中人,来人!《红霞楼》备宴,公子来此,曼陀山庄蓬荜生辉。」于是二人客客气气的向前走去。

    王夫人陪着我穿过花林,过石桥,穿小径,来到一座小楼之前。段誉见小楼檐下一块匾额,写着《红霞楼》三个墨绿篆字,楼下前后左右种的都是茶花。

    引着我上楼来,楼上陈设富丽,一幅中堂绘的是孔雀开屏,两旁一副木联,写的是:「漆叶云差密,茶花雪妒妍」。不久开上了酒筵,王夫人请我上座,自己坐在下首相陪。

    此时细看,这王夫人不仅无懈可击的美貌,而且兼有一股理性、知性兼备的高雅气质,同时还有种骨子里散发的媚态,奇妙的对比令人疯狂。

    而王夫人也不住打量着我,这少年果然是和那负心郎一模一样,谈吐温雅,一举一动,无不契同!心头模糊的絮影再度清晰了起来……

    精美的佳肴一道接着一道端了上来,豪华的食材配合完美的烹饪手艺,什么熊掌、鱼翅,无一不是名贵之极。

    酒过三巡,王夫人纤手抚脸:「房间里很热呢!这酒不知郭公子可满意?」

    我点头称赞,那王夫人去起身脱去了外衫,那一身美好曲线都充分展现了出来。饱满的乳房自然地隆起,半露的藕臂则是纤细修长,雪白无暇。和那李沧海相比,稍微丰腴了一点,但也更添了少许人母的成熟的风韵。

    「失礼了!」王夫人重新坐下,却对我火热的眼神没有丝毫的不自在!两人互相的脉脉地对视着……

    悄悄的,王夫人的纤纤玉手轻搭上我的手背,我翻了过来反握住,同时屈起尾指在她掌心轻挠了两下!

    王夫人一口饮干杯中的酒,悠闲的动作看上去,气质是那样的典雅脱俗,举止是那样温柔婉约,可她却对着我露出温柔的微笑:「郭阳,坐过来点,坐奴家的身边!」

    我坐了过去,近身一看,雍贵的王夫人精心保养的容貌青春焕发,肌肤的弹性与光泽完全不输给少女,她……她居然以无比优雅的动作松开前襟,圆润的白桃一下子彻底暴露出来,无瑕的白腻当中,是两朵紫红色的蓓蕾,充满人母魅力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