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2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的美乳硕大到几乎无法紧握,艳丽的形状与质感极为完美,洋溢着难以形容的淫猥感!

    「阳!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么?就在那湖畔的那山茶下!你说我这里,雪白中两点淡淡的嫣红,就如同那山茶中白瓣而洒红斑的,唤作〈红妆素裹〉的山茶名种一样。」王夫人斜睨着丹凤眼,轻扶着胸口那已经微微发紫的乳尖:「这些年,每次沐浴的时候,我就想起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为了能让它永远的象〈红妆素裹〉,我早早的就给嫣儿断了奶!可是岁月永远是我们女人的仇敌,它现在也变了,变的和你说的〈眼儿媚〉一般!可这〈眼儿媚〉是白瓣上有两个橄榄核儿黑斑的,我这也不黑,你再帮我想下是什么名种!」

    「再帮我想想嘛!」醺醉的王夫人斜倚在桌子上推攮着我,动作中,解开前襟的丝衣沿着轻滑的肌肤向下滑去:「阳,你怎么不说话?」

    我低头含住颤抖的乳头,香甜柔润在口中扩散,滋味完全无法想象,我模糊不清地赞叹:「这比任何名品的山茶花都要美丽,比宴席上的任何一道菜还要好吃。」

    「那想不想看我的〈倚栏娇〉?」酣醉的王夫人娇俏的脸庞如同涂满胭脂的靠了过来,粉臂绕上我的脖子,鼻间发出了丝丝迷人的声音,两只钟乳随着身子在我的身子上下迷人的摇晃。同时把漫着酒味的舌头直接深入我的口腔翻腾搅拌,还牵引着我的舌头,试图抓捕至她的嘴里。

    王夫人一边和我热吻着,一边用她那凤眼妩媚地看着我……

    「呆子!死相!」王夫人唾了我一口,身子向后倾去,粘湿湿的唾液在两人之间拉出一条亮晶晶的银丝,她缓缓地扭动着柔若无骨的身躯,双手揉搓着乳房做出一副欲火炙热媚态无限的表情,

    口里发着极尽煽情的诱人声音,她分出一只手,把裙子往上翻到腰部,一条超薄白色亵裤紧紧包裹住她下体,正中间那一块水色的湿痕,是那么的显眼。

    纤长的手指放到了湿痕的中间,试探着、触摸着。

    「啊……好舒服……」王夫人的头向后靠在椅背上,一头修长的黑发如风中的柳枝轻轻摆动着;半裸的娇躯,随着双手的爱抚而轻轻地扭动。

    水痕渐渐的扩大,耻丘的上方些许的黑块慢慢的显现出来,既不是常见的三角形,也不是长条形,而是在透明湿布下隐约呈现的一个绝美图案。

    湿濡的亵裤已经撕裂下摆挂在腰间上,王夫人倚躺在椅背上,一只雪白修长的大腿劈挂在椅子扶手上,一只大腿则慵懒地伸在地上,将她下体的私处大大方方亮给我看……

    眼前所看到的是红粉色的艳丽秘处,居然还是个蝴蝶屄的名品!王夫人的大花唇鼓涨饱满,颜色红润,这种形状的大花唇经爱抚已然充血,这样在承受男子冲刺时候可以起到缓冲的作用,而更绝妙的是中间那如花瓣般的丰腴红唇,两片小花唇层层嫩肉密密重叠,粉红的绎丽褶皱已经逐渐张开,如同肥美的花瓣呈现优美的条条红丝……而正中,微白的肉芽交织成一处蜜洞,吞吐着粉红色绮丽的膣肉,宛如缤纷的山茶!

    「你说过,我这里外红内白,如同倚栏娇女,面如敷粉,唇若涂珠,便似那名种〈倚栏娇〉!你还说,如果这里面再带有一抹绿晕,就如同美人自当娴静温雅,脸上偶尔抓破一条血丝,总不会自己梳装时粗鲁弄损,也不会给人抓破,只有调弄鹦鹉之时,给鸟儿抓破一条血丝,却也是情理之常。因此密处这抹绿晕,是非有不可的,那就是绿毛鹦哥。你看!象不象〈抓破美人脸〉」王夫人把绕在腰间的残破亵裤一提,那隐约中的耻毛居然被修剪成一只绿毛鹦鹉的形状,从充血涨大的肉芽正上端生起,向上蔓延,又被染成鸟羽细绒的精致模样,而那鲜嫩肉芽宛如活物般自行蠕动,俨然是鹦哥的巧嘴!和下面淫糜的粉红色山茶组成了一幅极为妖魅的画面!

    「不象!」我摇了摇头,瞥了瞥王夫人惊愕的粉脸,不待她发嗔,一把扑了上去:「得我这条『鹦哥』探进你的『山茶』才象!」

    「啵嗵!」酣醉的两人纠缠着从椅子上滚落!

    两人在地上翻滚了几圈,终于停在了槛角,王夫人撅起浑圆的臀部压在我的脸上,扭着腰左右摇晃着……

    「啊!」伸手握住我仙杵的王夫人惊叫了起来:「通体雪艳,微痕半暇;瘦不露骨,丰不垂腴;棱张如伞,色若芙蓉!你……你怎么也有这〈红霞仙杵〉?呜……呜……王郎……真的是你么?真的是你回来了么?」

    『她也知道〈红霞仙杵〉?这难道不是三十年前的时空么?』我心里吃惊,嘴上却问:「什么是〈红霞仙杵〉?」

    「〈红霞仙杵〉乃男子的神器也,我这《红霞楼》便是为纪念此物而设!没想到!二十年了,我居然重睹此物!」王夫人呢喃着,却一口气含了进去……顿时,那份快感刺激的我连脑髓都麻痹了。

    而我灵活的舌头也已经钻入她的体内,厚实的大嘴含住饱满的花唇,尽情亲吻吸吮。

    仿佛被某种动力驱使似的,王夫人伏在我身上,腰身微微提起,然后落下。而我震颤着腰,自然地将阴茎送往王夫人的喉头深处。

    同时伸出手抓住她的两个乳房,娇乳随着手掌的曲线紧贴,如同绵花糖般柔软,我用指腹掐捏柔媚的顶峰,从下方搓揉上去。

    王夫人的口腔粘膜裹满整根肉茎,脸颊像似吃棒冰的隆起,我很快就感受到极限迫在眉睫……

    连忙稍加股力把她压倒在地板上,摆出男上女下姿势。

    王夫人无力的任随我摆弄,眼眸里藏着淫秽的光芒,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那副眼神、那种娇喘、那种神情,没错,都和当初和李沧海、神仙姊姊、画中人被玩弄时的感觉很像。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脉相承?

    百晓生知识讲座

    〈六脉神剑〉:出自《天龙》,大理段氏的绝学。

    〈法鼓妙音〉:出自《天龙》第十一回,鸠摩智以声音慑人心魄,让阿朱、阿碧划船回去,却为段誉所破。

    〈无相劫指〉〈拈花指〉〈罗叶指〉:出自《天龙》第十回,少林寺绝学,请比对原著注解。

    〈红妆素裹〉〈眼儿媚〉〈倚栏娇〉〈抓破美人脸〉:出自《天龙》第十二回,段誉所解释的茶花名种。

    《红霞楼》:出自《天龙》第十二回,曼陀山庄地名!嘿嘿,想到了〈红霞仙杵〉了么?

    百晓生知识讲座

    第74章:嫣然

    「阿碧,你怎么来了?表哥呢?」楼下一个声音轻轻问道。

    霎时之间,王夫人不由得全身一震,低声唤道:「快,快起来!快把衣服着上!」

    我全身热血如沸,却如被泼了盆冷水!就这么结束了?

    只听阿碧道:「回姑娘,公子这次出远门,是因为丐帮污蔑他害了他们的叫花头子马大元,所以和邓大哥等到洛阳去会会丐帮中的好手。姑娘放心好啦。」

    那女子悠悠的道:「丐帮〈打狗棒法〉与〈降龙十八掌〉,是丐帮的不传之秘。表哥所学的是残缺不全的〈獒口夺杖〉〈棒打狗头〉几招,如何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不行,阿碧,你带我去……」

    「带你去那!」却是穿好衣饰的王夫人走了下去,脸上神色严峻,说道:「我说过,不许你和慕容家再往来!」

    我隔着间隙向下看去,只见一个身穿藕色纱衫的女郎,脸朝着王夫人,身形苗条,长发披向背心,用一根银色丝带轻轻挽住。我望着她的背影,只觉这女郎身旁似有烟霞轻笼,当真非尘世中人,想是那真正的『神仙姊姊』王语嫣!

    王语嫣甚为焦急:「娘,我就让阿碧带我去提醒表哥万不可用〈打狗棒法〉和人动手,再说,表哥刚走,我就追上去提醒他一下,不会去太远的!」

    王夫人眼光如冷电,在她脸上扫了几下,王语嫣顿时大气也不敢透一口,半晌才低声说道:「娘,从小到大,我就没离过这岛,你从来不许我出去,也不许外人进来,我……我真想去那湖边走走……」

    王夫人轻轻叹了口气,一直绷紧着的脸登时松了,语气也和缓了些,说道:「嫣儿,娘是为你好。世界上坏人太,杀不胜杀,你年纪轻轻,一个女孩儿家,还是别见坏人的好。尤其慕容家四下结怨,仇敌总,你若和慕容复那小子交往,只会惹祸上身,娘这是为你好!」

    她见王语嫣低头不语:「怎么?似你这等面慈心软,一入江湖,只怕会……;就拿这次慕容复那小子结仇的丐帮来说,你若落入他们手里,可知道他们会有什么手段摆弄你么?那些叫花子浪迹江湖,什么下流的手段都有!被逼良为娼还算好了,象那种『采生折割』,被他们将少女掳去,先用药烂其皮,使其皮尽脱,然后用狗毛烧灰和药服之,有用他们的密药,使创口平复,这女子便体生犬毛,成为一头『美女犬』;然后让那『美女犬』当街与那活公狗交媾,娱乐于人,只求几枚铜钱!」

    「啊!」王语嫣顿时眼中泪水滚动,心中便怦怦乱跳:「娘!这……」

    王夫人见王语嫣色变:「还有那『放白鸽』,他们先给你服下独门密药,需定时服解药,否则便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然后将你卖给他人为奴为妾,拼着让冤主受用几日,你为了解药又必须瞅准机会溜回他们那。如同识路的鸽子,放出去了还会回来的。」

    见王语嫣脸色惨然,王夫人哼了一声:「还有把女子打折手脚,倒卧在一辆小木车上,然后推车让她一路哀号,乞路人可怜扔钱到小车里的『解粮草』;这些不过是八门内『丐门』的伎俩,还有那些巾、皮、李、瓜、风、除、妖门等等!令人防不胜防!」

    「娘,那表哥岂不是很危险?表哥是你的亲外甥,你……你快点带人去救他!」

    「哼!他们慕容家的本事大着呢,何必要我出手搭救!嫣儿,娘是不放心你出门,你要觉得闷,这样吧,阳儿,你下来!」

    我依言理了理衣裳,走了下去!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还是不由的浑身一震,眼前这王语嫣的相貌,一样和李沧海全然的一般无异。但是李沧海冶艳灵动,颇有勾魂摄魄之态;王夫人英气飒爽,雍容华贵;眼前王语嫣却端庄中带有稚气,但是这种稚气却更烘托出她那宛若仙子般的脱尘出俗!

    而眼前的王语嫣带着一副惊讶的神情看着我,「这是你的堂弟,王……阳,这次来曼陀山庄,你这当姐姐的要好好照顾他!」王夫人很明显把我抛出来给王语嫣当玩具的意图!

    「弟弟!」王语嫣眼尾微微扬起的艳丽眼眸定定打量着我,明明比我还要低上半个头,却伸出白皙的美丽玉手,在我的头顶摸了摸:「娘,我怎么从来没听到你说过!」

    「嗯,是这样的,你堂弟一直跟你叔叔住在襄阳,所以很少往来,这次来我们曼陀山庄住几天,娘还有事问你弟弟,你先去看书吧!」王夫人立即为我编了套身世。

    「娘你晚上再问吧,我先带弟弟熟悉下曼陀山庄!」王语嫣拉着我就走……

    「阳儿,你姐姐虽然年长几岁,可她也少不更事!你这个做弟弟的可不能『欺负』她哦!」背后传来王夫人焦虑的声音,尤其是那『欺负』两字的时候她重重的咬了下读音!

    一路上,王语嫣不住的盘问我襄阳的景物、风俗,待我向她描绘了桃花岛的落英、蒙北的大漠、云南的绝崖;她的眼力闪烁了起来:「阳弟,原来你去过这么的地方啊!对了!今天是初一,幽草说苏州城里有庙会呢,你陪姐姐去逛下!!我从小到大都呆在这个岛上,连苏州都没去过呢!你就陪姐姐去下,快去快会,娘是不会知道的!好嘛!!!」

    看着王语嫣说的时候仿佛快要掉下眼泪,我的全身好象有电流触击。

    太美了!系统怎么能造出这样美的女子,虽然已经拥有过相貌一样却风情各异的李沧海、王夫人四女。可是这种美是不可以复制的,如同一见钟情的宿命!我已经完全为她着迷了!

    想像下,在原著里,像王语嫣这样的美女,将会被段誉或慕容复那样的男人将她能变成王夫人那样妖饶的花朵,虽然可以更增加艳丽的风姿。可是现在的这种难得的清纯美,将永远的消失。

    所以,我的内心也产生了决不愿意把这样的美女交给别人的欲望,将由我自己亲自享受,最后也必须绽放在我的手里。

    驭奴无双第三卷授权专用分割线

    于是在王语嫣的带领下,两人盗了厨房严妈妈买菜用的小船,径向苏州城划去,正赶上了每月一次的庙会。

    王语嫣第一次离岛,第一次见到这么人,第一次见到这许许以前只在书中看见的事物,她一下就兴奋起来,眼里充满了欣喜和好奇的神情,一切都好象让她痴痴地看入了迷……

    只见前面却是一伙卖艺人在杂耍,当下已经被围的水泄不同,眼光所瞥,三个贼眉鼠目的混混朝一个少女慢慢靠去,领头的家伙从头到尾都假装的若无其事的样子,用左手将她的臀肉很有韵律的握在掌心搓揉着,另两个的右手更是大胆的潜进了裙子的里面,可以看出刚好是在少女耻骨的附近抚摸着。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少女那带有桃花纹的粉色小亵裤都可以一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