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4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底是什么居心!」

    徐长老一把拦在马夫人身前:「乔峰,那〈擒龙功〉或许不是你一人独会,可是这两招《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却是你独门之秘,还有谁会使得出来!你为了掩盖你是契丹狗种之事,杀害了马副帮主!如今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可说!」

    众人慢慢开始朝乔峰围了上去……

    我在角落却见那乔峰脸上一阵肌肉跳动,心头顿时五味杂陈,想起了当初我被母亲黄蓉冤屈而被迫离开襄阳时候的心情,正如和此时的乔峰一模一样!!!我大喝一声:「乔峰看招!」猛的跳到他身边,双指朝他眼睛插去!乔峰心中本来百感交集,纵然他一生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此时也禁不住手足无措,又被我这一偷袭,一失神,手中的打狗棒就被我夺了过去!

    「〈獒口夺杖〉!」所有的丐帮中人都惊呼一声!

    乔峰大吃一惊,顿时一招〈飞龙在天〉朝我扑了过来,我身子一侧,〈棒挑癞犬〉朝他挑去……

    「〈飞龙在天〉!〈棒挑癞犬〉!〈见龙在田〉!……」在丐帮众人和王语嫣的一声声惊呼声中,乔峰一招《降龙十八掌》,我一招《打狗棒法》,两人如同同门之间过招,啪啪啪,默契的斗了起来!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怎么忽然跳出个少年,还能和乔峰斗的平分秋色,而在战局中的我却深知乔峰每每手下留情,想必他从《打狗棒法》看出我是深得其中精传,定和丐帮脱离不了干系,因此不过是试探我到底会少!

    仅一会,我苦苦积累的近二十年北冥真气就消耗殆尽,而乔峰却丝毫不见疲惫,我连忙喊了声『停』跳出了战局喘了起来!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北乔峰,南慕容!果然名不虚传!」那徐长老向我微微作了一揖,却示意众弟子讲我远远围住。

    我连忙还了一礼:「诸位误会了,在下王阳,和慕容公子没有丝毫瓜葛!」

    徐长老点了点头:「看你也不过十余岁,确实不像慕容公子,但不知本帮的不传之秘《打狗棒法》阁下从何处偷学的!」

    看着徐长老咄咄逼人的神色,我却想起了三十年后的母亲黄蓉,黯然神伤的说:「在下先人和丐帮颇有渊源,在下也算的上半个丐帮弟子!」

    那一直默不做声的传功长老吕章说道:「这少年的《打狗棒法》已得心法精传,自不是偷学的,当是先辈亲传,只是这位公子来此,不知有何指教!」

    【注:二版里传功长老只知姓项。新修版里金老修改名字为吕章。徐长老名字为徐冲霄。】

    我恭敬的把抢来的打狗棒双手递还乔峰:「请恕在下冒昧,在下刚才和乔帮主比试一番,不过是想证明《打狗棒法》并不是仅他一人所会。这样仅靠几招口述的《降龙十八掌》如何能认定是乔帮主所为?要知道刚马夫人一描述,大家可都认出这就是《降龙十八掌》,那么说会认识的就不在少数,而只要会认识不也都能描述的出,对么?」

    「对啊!这少年说的有理!」支持乔峰的弟子和长老纷纷议论着!

    「而且乔帮主历来豪迈不羁,大家都是男人,见过乔帮主胸口纹有狼头的人也不会是少数吧!仅靠这样的描述就认定乔帮主是贼人,未免……」

    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响了起来:「这位王公子的意思难道是奴家不要脸的污蔑么?」

    我缓缓转头,瞧着这个全身缟素,娇怯怯、俏生生、小巧玲珑的女子,说道:「不敢,以口述的招式来断定,这也未免太武断了!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下马夫人,请问马夫人,你既然在院子里,如果会中了迷香,要知道那迷香需在屋内施放,并且紧闭房屋才能有效,院子中轻风一吹,还有什么效果!」

    「我只是猜测他用的是迷香,也许他是在我的饮食中下了蒙汗药,我一个弱女子,大门不出,着实无法分辨这些江湖上的伎俩!」马夫人淡淡的解释。

    众人听了,均觉此言甚是有理。

    「那么请问哪天晚上是什么时候呢!夫人为何会在院中夜饮呢?」我继续盘问。

    「那天我和丫鬟在院子中过中秋……」马夫人刚一回答。我转身问乔峰:「乔帮主,中秋之夜你在那?」

    那长老吴长风抢着说道:「八月十五,那时帮主确实在洛阳,但是我们杀了几头恶霸老财的黄狗,大家吃香肉,喝美酒,足足喝了好几日,大家都可以证明帮主和我们在一起,你们说是不是!」当下好几人点头称是。

    马夫人微微一笑:「各位有所不知,原来八月十五才是中秋,只是那时大元刚刚过世,我一个未亡之人那有什么心情过节,一直到了大概九月初,白长老来祭拜大元,带了几个月饼前来,我才借酒浇愁,同时补过下中秋,所以那天是九月初一!」

    众人看向白世镜,他点了点头:「那天我确实去祭拜大元,是九月初一没错!」

    我继续问道:「那么既然是九月初一,又有月饼,那贼人乘性说:「这味道比这月饼还甜啊!』这句却也没错!却如何会说:「真漂亮,就象这天上的月亮这样圆,又这样白』,九月初一!还有月亮么?

    马夫人和白世镜的脸一下就唰的雪白!

    乔峰眼光从马夫人看到白世镜,看到徐长老,看到传功长老,一个个望将过去。众人均默然无语。

    等了一会,见无人作声,乔峰说道:「乔某身世来历,惭愧得紧,我自己未能确知。但既有这许前辈指证,乔某须当尽力查明真相。再加上马副帮主之死,一时难于分辨!这丐帮帮主的职份,自当退位让贤。徐长老、传功、执法两位长老,本帮镇帮之宝的打狗棒,请你三位连同保管。日后定了帮主,由你三位一同转授不迟。」

    乔峰抱拳向众人团团行了一礼,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众位好兄弟,咱们再见了。」又向我微微一揖:「这位兄弟,谢仗义直言!乔某感激不尽,但此时心潮似水,容后再谢!」

    说完,他反手将打狗棒飞掷在地,飞身而去……

    乔峰这一离去,只见一缕缕阳光从杏子树枝叶间透进来,照着『打狗棒』,发出碧油的光泽。

    那徐长老转身盯着我:「请问这位公子先人是谁,如何会本帮的不传之秘《打狗棒法》!」

    ……

    百晓生知识讲座

    〈擒龙功〉:出自《天龙》第十四回,乔峰的绝学。

    〈龙战于野〉:《降龙十八掌》第三式。

    〈抵羊触藩〉:《降龙十八掌》第十八式。

    真漂亮,就象这天上的月亮这样圆,又这样白:哈哈,有木有人知道这句是谁的台词?

    百晓生知识讲座

    第75章:珠峰之巅

    「我……我是……」我支支吾吾着,心里却在盘算怎么编圆《打狗棒法》的事……

    那白世镜的脸一板,叫到:「先把这小子拿下再盘问就是!」话音刚起,便朝我扑了过来,谁知跃在半空,便已手足酸麻,重重摔将下来。

    但听得「咕咚」、「啊哟」之声不绝,群丐纷纷倒地,周围一阵马蹄骤响,却见一群秃瓢结辫的人冲了过来!

    「是西夏狗贼!」「是〈悲酥清风〉!」众丐当中几个叫了起来!

    我既服食过〈莽牯朱蛤〉,这〈悲酥清风〉便对我失去效力,但我见群丐、王语嫣神情狼狈的瘫倒在地,大惊之下,我抱起王语嫣,抢得一匹马径朝林外逃去,见我们二人不是丐帮打扮,那西夏人也不在意,我们二人一马就这么脱身而出……

    并骑在马上,我看着因为〈悲酥清风〉而瘫软在怀里的王语嫣,那高高撑起藕色纱衫下绷紧绸衣的双丘……隔着单薄的布料微微衬托出半球的形状,这种致命的吸引力让我兴奋的脸颊开始发烫……少女的甘香体味直扑我的鼻穹。

    哒!哒!天上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雨越下越大,我脱下外袍,罩在王语嫣身上,但也只好得片刻,过不时,两人身上里里外外的都湿透了。

    我不时的低头细瞥怀里那浸在透明纱衣中体态优美的娇躯,这种隐隐约约的朦胧美,更加叫人想入非非!

    而瘫软在我怀里的王语嫣也偷偷的窥视着我的脸庞,经过刚才一番和乔峰《打狗棒法》的较量,没有任何内功心得的她暗以为我是可以有和『北乔峰』一比的身手,这是在她心目中即使表哥慕容复也无法达到的境界!而她自己看了那么久〈琅嬛福地〉里的《打狗棒法》,也不过是知道这些招式,而这个刚见面一天的『弟弟』,仅仅通过自己的描述,居然掌握了这样的能力!天真的少女之心不住的翻腾着,开始对我拥有那近乎崇拜的向往!

    虽然在大宋,姐弟是不能互相结合的,但基于少女那丰富的情愫,王语嫣开始把我取代她表哥慕容复而开始当成暗恋的对象!

    「阳弟,你……你也都湿了!」看着我那解开外袍袒露出的健硕的胸膛,王语嫣绯红着脸低语:「我们去那么的碾坊避下雨吧!」

    我二人一奔进碾坊便问道:「这儿有人么?」

    忽听得屋角稻草堆中两人齐叫:「啊哟!」站起两个人来,一男一女,都是十八、九岁的农家青年。两人衣衫不整,那农女衣裳不整,头发上沾满了稻草,隐约可见那一团软绵膨硕的嫩肉,脸上红红的,神色十分尴尬忸怩。原来两人是一对爱侣,那农女在此照料碾米,那小伙子便来跟她亲热,大雨中料得无人到来,当真是肆无忌惮,谁料却被我们两人闯了进来。

    那农女娇羞之下却得知我们不过是避雨,当下扶着王语嫣上阁楼换衣,我狭促朝那少年挤了挤眼,却听见大门『咚』的一声被一个西夏武士踢了开,那少年正待上前发问,却被那武士单刀一挥,已将脑袋劈成了两半。那农女听到动静,探头一看,这一吓之下,从木梯上骨碌碌的滚了下来,那西夏武士顺手又是一刀,便径直朝我走来……

    「咚!」楼上一声轻响,却是那中了〈悲酥清风〉的王语嫣摔倒在地,她挣扎着朝那缝隙看去,见那西夏武士面无表情的朝我挥刀过去:「少林寺的〈降魔刀法〉,阳弟,〈拨狗朝天〉!」她的话音未落,我就顺手抽起一根棍子向下架开那一刀,正是《打狗棒法》的〈拨狗朝天〉。

    那西夏武士冷哼了一声:「奸夫淫妇!」立即回转一刀向我削来……「江南史家的〈回风拂柳刀〉!用〈按狗低头〉」随着她的话音,我仿佛未卜先知般棍子一竖,那回削的一刀正好砍在棍子上!

    我心里暗暗吃惊,当初在苏州城对付那五个混混的时候,用《打狗棒法》这么精妙的武学自然轻车熟路;和乔峰的一番对战,二人使的都是丐帮绝学,当初以郭阳的身份在郭家见父母示范过次,自然也得心应手;而跟这西夏武士对手,他使的武功都是我所未知的,每次他提手将出招时候我都一片茫然,可是王语嫣的话音刚起,我就似乎心有成竹般的抢在她说出前使出完全默契的一招,难道我和她……

    叮!系统提示:〈领域博大精深〉激活……

    〈领域博大精深〉:【武】女神领域之一,可预知对手所出招数。当前是〈领悟〉级。有效距离:女神视距内;需女神提示后方可预知;

    【性】(未激活)……

    哦耶!居然是女神级技能!这样一来我不是立于不败之地了么!

    就这样,在王语嫣的领域下,我连挡了十七招,那西夏武士也着实厉害,十七招居然全是不同门派的招数,这时,我和乔峰拼斗后剩下的仅有一些【気】已经消耗殆尽了!「啪」的一声,即使那《打狗棒法》再精妙,可是没有任何【気】的情况下,也被西夏武士一下把棍子挑飞,那西夏武士向前一步,冷冷的提刀指着我:「哼!你们这对奸夫淫妇狗男女配合的真不错啊!」

    王语嫣焦急的喊:「喂,你休要杀我弟弟,要不我叫我表哥来给他报仇,定要搅得你西夏国天翻地覆,鸡犬不安。」那人道:「你表哥是谁?」

    王语嫣道:「我表哥是中原武林中大名鼎鼎的慕容公子,姑苏慕容的名头,想来你也听到过。〈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对我不客气,他会加十倍的对你不客气。」

    那人冷笑道:「慕容公子倘若见到你跟这小白脸如此亲热,怎么还肯为你报仇?」

    王语嫣满脸通红,说道:「你别瞎说,他是我弟弟。喂,军爷,你尊姓大名啊?敢不敢说与我知晓。」

    那西夏武士道:「有甚么不敢?本官行不改姓,坐不改名,西夏李延宗便是。」

    『李延宗!』我脑海里一跳:「原来是慕容复啊!难怪口口声声的说我们是奸夫淫妇狗男女,原来是吃醋了!糟糕极了!这可怎么办?对了!这慕容复权欲熏心,只求复国!我只须……』

    我连忙叫到:「李将军,你休得无理,我是大理王储镇南王世子段誉,我大理和西夏世代交好,你若伤了我,我大理一国定然不能和你罢休!你若放过我,我可以封你为万户侯,赏黄金万两,再……再让你当大将军掌我大理兵权!」

    那李延宗开始听我所言,仍然面不表情,待听到我所说『掌我大理兵权』几字时,握刀的手却不住颤了颤:「你……你真的愿意为了这个女子做出这些……」见我毅然的神色,他冷哼一声,便飞声而去……

    我连滚带爬的跑上阁楼,只见那王语嫣坐那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