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5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黯然垂泪:「你……你到底是段誉还是王阳?我娘亲为什么要说你是我的弟弟!」

    我连忙解释一番,却说我是那段誉,是那王夫人和我投契,故收我为义子,并以王阳相称!

    王语嫣眼圈粉红的看着我:「这么说,你是和我母亲有那母子关系的男人了?」

    我陡然明白,原来这是再游戏的新世界里,在这个世界的设定里,大宋的母子关系是合法的,姐弟却是违背伦常的,所以当初王夫人说我是她的义子,就是想和我建立大宋的母子关系,这样一来,王语嫣就不能名正言顺的接受我……

    两人就这样默默的对视着……

    驭奴无双第三卷授权专用分割线

    待得雨停,确是公治乾和包不同寻了过来,那王语嫣已经知道我是系统认定的她母亲的男人,便神情落索的答应了两人一起回姑苏……

    失落之下,我漫无目的地游荡,希望能遇到什么新的野怪、oss……

    这几日,江湖上纷纷传言那契丹狗贼乔峰,先杀养父母乔三槐夫妇,然后弑师少林玄苦大师,接下来又灭了单家满门,谭公谭婆赵钱孙;还有那智光大师,武林中已经引为公敌。我却心知这些都是那马夫人康敏的挑拨陷害,这下只有去那马家才能找到他……

    ……

    我一路打听,终于找到马家门外,只见一条小河绕着三间小小瓦屋,屋旁两株垂杨,门前一块平地,正要上前打门,突然间的一声,板门开了。

    远远望去,却是那马夫人随在丐帮执法长老白世镜的身后送将出门,那马夫人道:「查明凶手真相一事,那便拜托白长老了;小女子孀居,夜晚不便远送,白长老恕罪则个。」那白世镜道:「好说,好说,弟妹不必客气。」便和一名弟子一言不发的而去,那马夫人望着白世镜离去的身影惆怅若失了好久,方才返屋。我这才追了上去,可是就这么一耽误,却不见那白世镜的踪影。

    我重新潜到马家,房内隐约传出厮混交缠的声音。

    女子的淫叫声越来越高……

    「敏敏,好几天没在一起了,特别想我吧?喔喔,还是这么紧啊?小洞洞舒服吗?」我大吃一惊,没想到这种无赖痞子的口吻居然出自那刚刚离去的脸如寒霜,不怒自威,令丐帮南北数万弟子既敬且畏的执法长老白世镜之口!

    「嘿,到底谁的舒服啊?我的肉棒,还是小白的?快给我回答啊!!」伏在马夫人背后居然还有一名男子,他也一面追问,一面往马夫人的白臀上赏巴掌:「来!谢谢大爷我的打赏!」

    马夫人发出奴隶般的快乐呜咽:「啊哼,当然是你的比较舒服!又粗又壮!啊啊啊,奴家谢大爷打赏我的『月亮』!!,好棒!好棒。唔……不要!世镜!不要捏奴家那里!你用力插这里,就这里!就这里!啊啊嗯……」

    从我的角度看进去,马夫人侧身躺在床上,咿咿的泣叫着摇晃的屁股不住上挺,毫不掩饰的迎接背后那男子的努力突刺。长发散乱脸上,从发隙间看到的表情,淫猥中带著欢乐!

    背后的男子只能看见马夫人大腿间的那黑色的巨长肉棒,随著活塞运动,出来时带著黏呼呼的肛油,接著又『唰!唰』的打进女体里去。有时又巧妙的回转活动,在那无孔不入的刺激著媚肉。

    「哼!你这个小淫妇!看我怎么炮制你!嘿嘿,这么快就湿答答的啊!都已经粘成一团啊!让我来尝尝你这『月饼是甜的还是咸的』!」白世镜发出野兽般的喘声,抱着马夫人的纤腰,把头埋在那秘处,肮脏的牙齿毫不怜惜地在上面厮咬着。

    「啪!」背后的男人恨恨的在马夫人的臀上又赏了一记巴掌:「我也看看你这『象这天上的月亮这样圆』的屁股到底是『这样白』,还是这样红!」

    「徐师叔!」白世镜把头抬了起来:「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背后的男子也把上身探了起来!居然是那徐长老徐冲霄!他恨恨的说到:「世镜,要不是你说的『象这天上的月亮这样圆,这样白』露出的破绽!那乔峰还会跑的了么?」

    「好了!好了!啊嗯!你们不要吵了!」沉浸在愉悦里的马夫人感受到下体的快活根源停止的抽动!发着『啊啊嗯』的鼻哼声,难耐的蠕动着肉感的身躯打着圆场:「都怪我!我那天说着说着就想起和你们的恩爱,原以为说点这些不要脸的话语,能让那些人更同情我,谁知道被那少年的给揭破!好了,你们就不要吵了!冲霄,你要觉得是我这『月亮』坏了事,那你晚上就好好的罚它!世镜,你要觉得是『月饼』坏了事,你晚上就好好的吃了它,看它是甜的还是咸的!来嘛……一起来嘛……」

    徐长老把手从背后穿过腋下揉捏着马夫人的巨乳,用五只手指享受那吸附在掌心中的肉丘的那的重量感:「小康,我怎么舍得罚你呢?疼你都来不及!」

    白世镜也一下就跳到床上,把头埋在那魅惑的乳房里,把嘴巴张的大大的,沉醉在丰盈欲融的感触里……接著慢慢把乳肉吐出来,用舌头在乳尖上打转儿。

    马夫人撅着丰厚的双唇,露出朦胧的眼神,蓬乱的黑发之间泛红的眼眶说不出的诱人:「啊……啊啊……讨厌……讨厌……」

    敏感至极的胸乳被两人一起吸吮著、揉搓著,马夫人的背舒服的弓起来。

    狭小的马家卧房的一侧供奉的就是马大元的灵位,在刚刚逝世的丈夫灵位前面和他的好友、师叔交媾,这种背德的快感开始像微弱的电流在身体里流窜。马夫人的膣肉和肛肉不由自主的紧紧收缩,爱液、肛油如江河决堤,让床单湿了一大片……

    「谁!」徐长老猛的吼了一声!

    「我,冠清。」门吱呀的一声,正是那全冠清推门进来,他的眼睛一亮,见徐冲霄、白世镜、马夫人三人一点回避的意思都没有,他吞了吞口水:「两位长老,我亲眼看着乔峰朝小镜湖方竹林去了!」说完恋恋不舍的转身正待离去……

    「全舵主,你既然来了,就别急着那么快就走嘛!」马夫人以充满磁性的声音的唤了一声,徐、白两人顿时沉哼了一声,马夫人却不理会他们的怨怼:「上次我说的那事你办的怎么样了!」

    「在下是这样想的,现在本帮群龙无首,马夫人你如果愿意出来统率大家剿灭乔峰这狗贼,那是最好不过了,只是如果……如果贸然就登上帮主的位置,只怕其他几位长老……」全冠清挑眉瞥了眼马夫人不豫的脸色,连忙说道:「可如果夫人你先当上长老的职位,将来以长老的位置再更进一步,就没人说闲话了,而且现在夫人你直接补上马副帮主那空缺出的长老位置,正是时机。而且根据帮规,只要有三个长老推举就可以了!

    马夫人沉吟了一下,用力的收缩起小腹,下体那肉壁和直肠立即一下一下的卷动起来,那强烈的蠕动顿时让两条被包围的海绵体承受着隔着一条肉膜互相摩擦的极致快感:「你们两个说怎么样?」。

    徐、白两人嘴里喷出快乐的喘息:「我们自然没问题,可是还有一个呢!」

    「冠清他不就是么?」马夫人朝一旁观看的全冠清抛了个媚眼:「我今天晚上就要当上丐帮长老,你们可不能赖帐!当长老要什么仪式?你们可不能欺负我是妇道人家,马马虎虎应付下哦!」

    徐长老嘻嘻的笑了起来:「我们丐帮的仪式和别的门派大不相同,当上帮主和长老的必须接受帮众的〈唾礼〉,敏敏,我们先来!」他把马夫人的俏脸弯向背后,嘴一下就贴到她的嘴巴上,两条舌头拌在一起……

    白世镜也不甘示弱的唾了口唾沫在马夫人的乳尖上,他注视着那白花花的吐沫沿着曲线缓缓向下流淌:「敏敏,你若当上帮主,可是要当众接受数万弟子的这般行礼哦!」说完舔舐着那光滑的乳峰,仅一会,那黏稠的口水几乎浸濡了马夫人上半身,像是唾液淋浴一般!

    和白世镜也行完〈唾礼〉,马夫人意犹未足的添了添血红的樱唇:「冠清,到你了,要三个长老推举才可以哦!难道……难道你不愿意我当长老么?」

    「我愿意!」全冠清的脸顿时也胀红了,他眼睛发亮,凝视着床上两男一女污秽的模样,已经兴奋的无以复加,他一只手搓动著底下的勃起,一只手迅速的褪光身上的衣服……

    全冠清跳到枕边,用白皙的阴茎对着马夫人的嘴里戳去,马夫人带点喜悦把红如火照的嘴凑了上去……

    随着第三个男人加入战局,马夫人的淫秽快感立刻加速,三洞齐鸣的快感引发的疯狂哭声从嘴里慢慢出来了。

    徐冲霄从身后抱起马夫人的一只大腿,让大腿与她的身子平行,然后使尽全身力气往前攻击,进去又弹回来,进去又弹回来……肉棒的前端刺进了女体的深部:「厉害不!我今天可是戳到最深的里面了,很爽吧?」

    「啊啊嗯……太爽了!喔!我要疯了……」熟透的肉体在三人的攻击下哗哗的甩动,混合了背德的羞耻与极致的快感,马夫人喊出了绝顶的娇声。

    「哦!不要!不要这样的缩!我快被榨出来了!」徐长老的身体开始痉挛,身体弓成反虾形开始喷射,把紧贴在怀里马夫人的肉感裸身压挤的弯曲的不能再弯曲,同时把精液万马奔腾的打进去……

    漫长的射精结束了,徐长老满足的呼了口气,把肉棒拔了出来,乌黑粗长的肉柱上糊状的粘液还恶心的粘在上面:「小全,到你了。」和全冠清交换了下位置,徐长老跪在了马夫人的前面。

    马夫人有气无力的把头发挽起,把脸靠到徐冲霄的股间去,接着把发出丐帮那独有刺鼻异臭和自己肛肠油香的肉棒全部含到嘴里去,仔细的清理。

    「啊嗯……太爽了!干完以后,一定还是得要这样用嘴巴清理才最爽!」徐长老邪笑着,半充血的肉棒上,俏脸含着分身同时唾液滋滋的感觉让他心情飞到天上。

    「嗯!好好吃喔,冲霄你的鸡鸡真好吃喔!」马夫人绕著龟头舔,用舌腹贴著茎身爱抚,然后温柔的舔舐整条肉茎。

    站到她身后的全冠清盯著那下半身:「哇,全是徐长老的精呢!啊啊,徐长老你真猛!」

    看着前面那左右绽放的花瓣,受到白世镜拼命的冲击而充血,已经艳红到一碰就像是要溅血的状态。而后面早已大开的肛穴,可以看到徐长老那白浊浓稠的精液在依附肛肉上流动。

    「啊!冠清,不要看啦,奴家要……」已经习惯于人群奸的这种变态的玩法,即使是片刻没有得到前后的夹击,马夫人还是会觉得不舒服。

    「来,换个姿势!」白世镜抱着她翻了个身子,让她骑在自己的身上,然后用脱滑出的膨胀肉棍前端探索著淫秽的裂缝,接著一口气使出腰力打进去,直接穿进肉膜里去。

    全冠清轻轻拍打马夫人的屁股,让她在白世镜身上趴好,然后握住自己的肉棍在粉红色肛肠内溢出来的精液上擦了擦,借着精液的润滑,一下插入还一吮一吸的小洞里,完全没如还残有淫臭的肠肉里,吧叽吧叽的来回抽插。

    涨的异常饱满的龟头在直肠的深处强力冲刺,重新尝着熟悉的肉棒滋味,马夫人的裸身反弓起来,洁白的颈子扯的直直的,继续替徐长老清理兼爱抚,场面慢慢进入新的战斗阶段。

    三个男人们交换了淫靡的笑容。观赏这具三十岁裸体的新姿势。腰部的曲线收的恰到好出,双臀的丰满度也值的称赞,全身洋溢着奢华的曲线美。

    「嘿!这姿势真象母狗的样子!我等身为丐帮弟子,最擅长的就是打狗吃香肉!」全冠清已经欲望高涨,从后面抱著马夫人摇动的腰肢,进行极大幅度的抽送。温暖而又柔软的肛肉包覆感,正是后庭花那独有的快美。

    那白世镜则抬头仰视那两根肉棒带动下的圆润的肉球在沙沙的甩动:「这辈子老夫这才真的『执乳必圆,猥乳必揪』!」说着捏着那乳尖恶狠狠的揪了一下,雪白的乳球顿时被揪搐得颤动不已。

    而马夫人的眼前,徐长老的大肉棒狠狠挺立著:「好好尝尝我的『打母狗棒』!」马夫人鼻子可怜的哼了一声,又开始摇著头吸棒。

    「呜……呜……咕咕……」重新兴奋起来的徐长老抽送已经直到喉咙,马夫人漂亮的眉毛皱了起来,开始享受被虐的快感。但是她也没有忘记那似乎与生俱来的技巧,肉感的身躯配合底下的两条活塞的运动,三处腔膜一阵阵收紧密的卷动。

    『休噗!休噗』的声响荒淫大作。随著前、后、上三人每次的抽插,黑发如海潮般打在白皙的背上,隐含一股官能的气氛。

    白世镜用手紧抓丰满的酥胸,下面膣壁对他来说是个快感的肉筒,上面的肉团是他视奸的源泉!

    马夫人的喊声在背德的肉体大战中渐渐升高了!臀丘猥亵的摇动、扭动,让深入的龟头可以攻击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三个男人腰部的振动也明显加快……

    「啊!好爽啊!我要不行了!我要当长老了!我要当帮主!!!我要让全帮都对我施〈唾礼〉!!!乔峰!!段正淳!我让你们瞧不起我!我让你们抛弃我!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在哀嚎中达到高潮的马夫人,母狗一样趴着的身体开始痉挛,看起来高潮十分强烈,同时把三个男人也拖进官能的深渊。

    看到了马夫人达到顶峰,白世镜把炙热的白浊吐进子宫口,徐长老仅慢了一会也在喉咙深处射精,而全冠清则最后喷射!三处粘膜受到粘腻的烧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