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1

驭奴无双(更新至80) 作者:吴双

      你们三人已经上了老娘的床了,难道想反悔么!」

    全冠清大惊失色,全然没注意到原本不会武功的康敏怎么会一下就闪到他身边,而心里却不止怎么的自然而然的对康敏生出敬畏之心,他支支吾吾的说:「康长老,你不会武功,要当帮主只怕很难众啊!再说支持你的只有我和白、徐长老三人!现在就要当帮主只怕有点困难!」

    「武功!支持!臣服!」

    康敏眼里的绿光大炽:「聚贤庄,带我去!我会成为丐帮帮主的!」

    聚贤庄客房。

    房内已经充满了汗味和杏花味,那老大单伯山跪坐在马夫人康敏的腰间,那粗鲁地大砍大伐的动作,使得康敏发出声声醉人的浪啼。而老二单仲山则从身后双手抱住康敏的小蛮腰,从后面毫不客气地贯入。两根肉具默契地冲击着那早已糜红的下体,康敏只是欢快地随着肉具的节奏摆动着。

    老三单叔山、老四单季山以跪姿一左一右伏在两边,康敏的双手娴熟的各握住一只肉具撸动着,而两人也各抓起一只脚,把如冰豆般的脚趾含在口中吮吸着,这样同时可以使康敏两腿叉开,更容易的接受下身两条阳具的冲击。

    而老五单小山则站在康敏的头上,把她的嘴唇按向自己的下体,鼻子里还发出满意的哼哼声:「老大,真她娘的太舒服了,康帮主的舌头就跟活的一样了,一会卷着,一会吮着!哦……她还用舌尖插我前面那个小眼……哦!」

    「靠!小山,你那舒服个毛!要说舒服,还是这个肉屄最舒服,她里面两侧好象长满了肉芽,每次进出都擞刮着老子的头头,娘的!里面好象还有张牙口咬老子呢!」

    单伯山回应道。

    「哼!」

    老二单仲山呻吟了声:「我说还是这屁眼舒服,除了老大你说的肉芽,里面还回肠十八弯的!就跟……就跟老家泰山十八盘一样,每次要想插的深一点,就要用上十二分的力气才可以!就跟小时候爹爹逼我们挑水上山练功一样……」

    「我说你们三个,就那点花招就把你们弄成这样,就你们那三地方,弄来弄起不也就一个花样,那象康帮主的拳脚功夫,这才了得!你看她一开始用的是丐帮陈长老的绝学〈湖北阮家八十一路三节棍〉,那一掌五指分握我这话儿,把它分为三节的撸动,那滋味真是爽!然后用的是执法长老白世镜的〈缠丝擒拿手〉,这只白嫩嫩的小手就跟没有骨头一样,在我肉棍上绕啊绕,还不是的捏两下我那些要命的地方……」

    老三单叔山话音刚落,老四单季山就接口道:「三哥,除了你说的那些,她还能把手掌蜷成布袋状,用掌心压着我的龟头,然后在那套动,康帮主,听说你们丐帮是用布袋来区别职位,不知道你是几袋的功夫?」……

    兄弟五人不住的交换着淫秽的性得,在屋内上演着〈五子登科〉的好戏,沉寂在快感中的康敏一头乌云般的秀发蓬松凌乱,显出十分慵懒动人的姿态,一双凤目半开半闭眯成一线扫过窗户,她发现那纸糊的窗户上早已是褴缕百洞,一只只乌黑的眼睛在观察着屋内每一个动作,门外阵阵野兽般的喘息声传来,外面的窥视者们流口水的景象浮现在她脑海之中……

    「自从和全冠清三人来到聚贤庄,之后的一幕幕的事情回映在脑海里,先是举行了帮众大会,勉勉强强让其他长老通过了自己的长老的地位,这些叫花子们就无论不肯同意自己当那帮主!之后只能较技一番来决定帮主的归属了!」

    「这几个叫花子还恬不要脸故作大方的让我来选择方式,他们还以为我是原来那娇滴滴的什么武功都不会的小寡妇呢!哼!这几天我早发现我的身体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只要和我交媾过的男人,无不绝对服从我的命令,而且我轻而易举的就学会他们的武功!」

    「当我同意较技决定胜负的时候,那宋奚陈吴四大长老脸上露出的好色和惊讶交织的表情着实让我好笑,他们居然以为我这小寡妇只有那本事么?我不过是想吸收了他们的武功而已!」

    「先是那奚长老,这老家伙!哎!我才贴了上去,用胸脯隔着衣裳磨蹭了他几下,他就满脸通红的直喘粗气,我接着把小手一插进他的裤子里,里面就已经粘乎乎的,摸了半天就摸到一条软软的鼻滴虫!真是个扫兴的老家伙,我都已经开始动情了,无奈之下,只好夺过他那鹅蛋粗细的〈钢杖〉先自我慰籍了一番……」

    「紧接的进来的是提着〈倒齿铁锏〉的宋长老,他一进来就大吃一惊,奚长老的拿手兵器〈钢杖〉居然被我缴了械!而我则满脸绯红,双手紧握着插入下体的〈钢杖〉在床上厮滚挣扎着,嘴里只剩下轻微的呻吟,看来着实伤的不轻!他心里暗骂:「这奚老头也太没轻重了,说什么马夫人也是大元的未亡人,虽然妄想当那帮主,可略施惩戒一番就罢了,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他连忙过来把我扶住:「弟妹,让我看看你伤在那里了?』这一掀起我的白麻裙,便看见我下面居然什么也没穿着。而且还夹着那〈钢杖〉,花唇一张一合的蠕动吮吸着!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看着他注视下面的眼神,轻轻的把衣襟一分,娇喘的呻吟道:「宋长老,我……我胸口好闷哦!』宋长老立即露出那惊讶的僵硬与兴奋的难以置信,谨慎地伸出手托住我侧身下垂的酥胸,他轻轻托起我细滑的左乳,好像称重量似的掂了掂!」

    「被他这么的一摸,我的身体立即泛起一阵波澜,这是我身体的新变化,以前在这种老色鬼挑衅的时候,我半故作娇羞,这样能让他们陷的更深!可是现在,我的身躯已经完全受不了任何的催化,一旦动情,便做起母狗般发情的动作,那个臭屁股就上下不停的摆动……」

    「贴在宋长老身边的我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呻吟的如同婴儿泣哭声。被鹅蛋粗细的〈钢杖〉抽搐的部位经过神经传来的却是一阵阵难以抑制的搔痒,以前只需要两根手指就能获得满足的身体居然在这样粗的〈钢杖〉刺激下也无法获得快感,只感觉全身象是无数看不见的蚂蚁一样乱钻的一般刺激著大脑,折磨着神经。全身上下奇痒无比,却无法挠痒,唯一能作到的就是把两只脚相互摩擦,可是越是这样,就越是觉得痒。不!不行了!这〈钢杖〉根本不能满足自己!」

    「这时我看见那宋长老放在一旁的〈倒齿铁锏〉,锏上生满倒齿,乃是一件锁拿敌人的外门兵刃。看着那凌闪着寒光的倒齿,我脑海里不由的冒出个念头,这才是我需要的称手兵器!顾不上那么了,我在宋长老惊愕的眼神中抢过那〈倒齿铁锏〉取代了〈钢杖〉的位置!」

    「『哦!』我快活的高叫了一声!太舒服了!原来我那蜜洞里不知怎么的生出数十对肉芽,即使是再粗大的〈钢杖〉进去,也只能和肉芽的顶端接触,这样接触的部分少了,带来的快感也大大减少,而这〈倒齿铁锏〉和肉芽一个向内弯曲,一个向外弯曲,两者如同齿轮般的契合,全范围的吻合,加上一进一出的带动,简直是天生为我打造的武器!」

    「这宋长老白须白发,年事已高,只能看着我用他那得意兵器〈倒齿铁锏〉在我身上肆虐,我把他那兴奋至极却仍然是半软半硬的小老弟含入嘴中,不停地舔舐著,试图让他焕发起青春!叫花子那恼人的恶臭依旧,我却连眉头都没皱一皱的含着宋长老的阴茎,我小嘴侍奉着他那老肉棒的同时,他兴奋地搓揉着我那滚烫的美乳,粗鲁地蹂躏着不停变形的肉球,尽情在我身体上发泄。」

    「屋外传来男人粗重的呼吸声,声音渐行渐近,『真他娘的是骚货!』一脚踢在我的屁股上。我回头一看,是和乔峰最为要好的吴长风吴长老!」

    「『啪!』枯瘦的吴长风毫不留情地在翘起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就你这样也想当帮主,那今后丐帮不成了妓帮!』」「『老吴,不要乱来!』看着我那白皙的丰臀浮起一个红色的五指印,已经被我征服的宋长老不悦的说:「既然刚才说了较技定胜负,你就用床上功夫说话,何必这样的意气用事呢!』」「没想到刚才还统一战线一致抗拒康敏当帮主的宋长老现在居然也为她说话,吴长风的脸色一下就铁青了!他看着我那光滑的粉背直到如蜜桃般的屁股,形成优美的曲线,向他方向延伸的是跪在地上的一对美腿,向宋长老则是悬挂着成熟翘起的乳房,狠狠的吞了口水:「让你尝尝我的〈奇门三才刀〉!』」「话音一落,他硕大的龟头顶在菊穴口,那奇妙的高热是我现在的身体最需要的感觉,那是我那晚上见过最硬最大的肉具了,宋奚两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粗暴的棍头一下就前进到我肛肠的深处,破体带来的邪恶欢愉与被无征兆被暴菊的痛苦成正比。」

    「『你这只四处求操的下贱母狗,老子们是丐饭满足上面这张嘴,你是丐操满足下面这张嘴!乔帮主是高高在上的帮主,你是承欢屌下的贱货!老子非操残了你!』吴长风跨下的巨棍以更加凶猛地进出我的菊蕾,肉棒捣着糜烂酥化的后庭,如果够长,他一定会贯穿我的肚子从嘴里捅出!」

    「而我也用下流的蜜穴紧紧吸住〈倒齿铁锏〉,菊内的直肠不停缠绕索取着吴长风那官能刺激。」

    「宋长老的肉棒再度凑向我的小嘴,她主动吞下这个老要饭的肉棒,开始前承受男人前后夹击。在吴长风蓄意地挺动之下,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摆动,把宋长老衰老的阴茎吞的更深,顶着咽喉的最深处。」

    「两个男人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我改造后的成熟女体深处的肉欲被彻底挖掘出来了。被宋长老扭捏的翘起乳头、随着摆动而布满汗水的身躯、被〈倒齿铁锏〉刺激的充血肿胀的牝穴潺潺流着淫蜜、吴长风专攻奇门的〈奇门三才刀〉,由官能主宰的身体每一处都清晰地表达着一种讯息……」

    「『射进来吧!』在快感中的我感到吴长风的下半身开始一阵熟悉的颤抖,毕竟是老头,再怎么强悍,也无法支撑的很久!吴长风发出最后的哀嚎,最后发出一声喘息……浓白的黏液从糜烂的菊蕾接合处溢了出来!」

    「我在滚烫的浇灌下,用丰满的屁股推挤着吴长风的下半身,让你骂我!老娘要吸干你的子孙!吴长风的眼睛都瞪突出来,脑子里已经完全没有理智,只剩下了那如登仙境的快感!」

    「屋内,无尽的沉默之中,宋长老眼睁睁看着吴长风不住抽搐,原本枯瘦的身子最后……最后变的枯巴巴一样倒地……」

    「『老吴!你……你怎么了!』从外面跳近来的陈孤雁陈长老惊愕的叫了起来!宋长老颤抖的右手扶了把额头的汗水:「老吴!老吴他好象是马上风了!』」「『放屁!』陈孤雁冷哼了声:「比武较技,难免有所损伤,可是同为一帮中人,康长老你下手也未免太狠了吧!老宋,你先出去,让我领教下康长老的功夫!』原本这陈孤雁和乔峰最不合群,应该是我最容易说服的一个,这下,只怕是我最难收服的一个了!」

    「乳白色精液粘在我脸部和下腹部,我呼吸急喘的呻吟着,身体也完全沉溺在快感的余韵中颤抖着,连续应付三人的疲惫加上高潮使得我无力作出任何的挣扎。『哼!要不是我想把吴长风收为己用,我一下就吸干了他!』我想了下,如果能休憩以下恢复点体力就好:「陈长老,我就一个小女子!你们可不能这样的车轮战!』」「『哼!』陈孤雁冷哼了声:「我们这不是车轮战,我们这叫轮奸!』他上前一下就拔出那〈倒齿铁锏〉,锏上的倒齿迅速的离开我的媚肉,像被锯开似的快感吸啜着我,带给我前所未有过的快感。我的花心喷泄出热热的阴精,一阵失神抽搐,瘫倒在一浪浪的疯狂的高潮中……」

    「陈孤雁一下就扑到我身上,我心知不妙,试图用从白世镜那学来的〈缠丝擒拿手〉擒住他,可是,我一点力气都聚不起来!自从我能通过交媾后从那些男人肉棍上学得这些绝学后,每次我一达到高潮,便似乎那些敏感的蜜肉在持续不断的痉挛消耗了我所有的气力,要过上一段这种全身乏力的时间,才能恢复!难道这时我的弱点所在!看来,在将来,自己必须要控制交媾的对象数目和次数,必须在自己高潮迭起之前,使用各种绝招抽干那些男人,才可保证自己的安全!」

    「『这可是大宋少有的身为人妻且都没有生过小孩的女子,居然还保有这么美丽又丰满的乳房,像碗一样坚挺的乳房上却生长有二个成熟且略带淡色的乳头。太完美了!』陈孤雁注视着我那美丽的乳房。」

    「而这时我只觉眼前一黑,被一个麻布袋套住了脑袋,陈孤雁将我的手腕押到背后捆在一起,手腕处的绳子往上拉套在脖子上,稍微挣扎一下就会把自己弄的喘不过气来!幸亏我被马大元的〈锁喉擒拿手〉折磨了二十年,这种的缚喉还是能忍受的,换作其他的女子,早已昏迷了过去,于是全身乏力的我也装作昏迷状软软的偏着头!」

    「陈孤雁的双臂象一条灵蛇一样瞬间便缠住了我的全身,将我的双手绑成背手拜观音的姿势,穿绳扣,系绳结,收绳索,绳子飞快地运做着,几道绳子在我的双峰跟部转了几圈收紧,虽然我看不见,我也想象的出我那一对乳房被勒成了两个圆球的形状!」

    「陈孤雁骑在我仰躺的胸上,臀部紧压在我那富有弹性的乳峰上,看着我那三十岁的成熟肉体,他呸的一声吐了一口唾液。火热的唾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