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原厥

轮回乐园 作者:那一只蚊子

      城墙上的城卫军们,都略微扬起下巴,他们早就听过狼骑兵军团的名号,今日交手后,他们没感觉到太大压力,传言不可尽信。
    威坐在城墙上的大王子,眼中有些失望,他等待一个对手太久,可此时的战斗,已让他提不起太大兴趣。
    就在城卫军部队准备投掷第二轮战矛时,一道巨大的黑影,从上空直直的俯冲而下。
    这道黑影先是冲破云层,然后凭借挥动双翼的力量,外加自身的体重,直奔正面的城墙坠下。
    见到这种情况,城墙上的一名士兵长单臂抬起,做了个既简洁又有力的手势。
    这士兵长的手令刚下达,瞰台上的棋手们侧挥指挥棋,整齐的铠甲碰撞声出现,一名名城卫军抬高战矛,准备将高空的黑影射下来。
    咚的一声,一股风压扩散,竖直俯冲而下的巴巴托斯,突然展开双翼,因它的下坠势头太强,它双翼内的骨骼都发出咔咔响声。
    巴巴托斯急停在城墙上方百米处,它早已积蓄好龙焰,呼的一声,龙焰向城墙上喷吐而来。
    一连串的噼啪脆响声扩散,龙焰内的城卫军们哀嚎着,身上的铠甲熔化,身体快速化为灰烬,巴巴托斯只擅长喷吐龙焰,看似能力单一,但越是单一的能力,就越是强大。
    “急掷!”
    一声声大喊,在城墙上传开,城卫军们放弃蓄力,所有战矛都向巴巴托斯投掷而来。
    噗嗤、噗嗤……
    龙血四溅,此时巴巴托斯只能自己硬抗,它下腹钉上了几百根战矛,龙翼被射穿很多破洞,生命值陡然滑落至6.23%,巴巴托斯险些被一轮秒杀掉。
    巴巴托斯已完成它应该做的事,它的双翼一展,重新飞高,大片龙血在半空中洒落。
    趁巴巴托斯吸引城墙上的城卫军,狼骑兵大军已冲到城墙附近,其中一名狼骑兵催动座狼跃起,意图攀爬城墙。
    一声闷响后,狼背上的灰兽人与他身下的座狼,都全身飙血的倒飞出去,这是‘正义公爵’术式,一旦这术式激活,除铠甲上有对应术式的城卫军之外,任何人触碰城墙,都会被冲击力刺穿。
    连城墙都不能碰,这种攻坚战,让身经百战的沃波尔与尤亚都有片刻的茫然,但两人很快就想到办法,就算将手中的武器投出去,也不能就这么等死,至于撤退,没有命令,不能撤。
    巴巴托斯的哀鸣声在半空中传来,打了这么多场战役,它体内的生命石已耗尽,伤势恢复速度较慢,但它能撑到现在,已经足够了。
    苏晓站在龙背上,此时一根根黑色锁链,从他身后的空气中蔓延而出,缠在他的左臂上,就在十几秒前,他激活了【战争领主】称号的终极能力,远古战兽。
    【提示:猎杀者已激活远古战兽能力。】
    【检核本世界最强梯队大型生物中……】
    【已成功选定战兽,古老巨猿·原厥(此为本世界远古时代巨型生物,已死亡4759年,原栖息地·东泽,曾导致‘拜阳王朝’毁灭)。】
    【战灵复苏中……】
    【肉体构成中……】
    【古老巨猿·原厥将存在30秒,此期间将协助猎杀者战斗。】
    【己方士气为峰值(100点)。】
    【猎杀者现指挥士兵类单位,498560名(已超出40万)。】
    【古老巨猿·原厥的真实力量与真实体力属性已达到本世界极值。】
    ……
    战争领主的远古战兽能力,并非是召唤来特定的远古战兽,在不同的世界,会召唤出不同的战兽,虽只能存在30秒,但这能力也极为强大。
    如果只能召唤同一种战兽,那么随着苏晓的实力提升,这能力会逐渐疲软,最终变得鸡肋。
    但眼下的召唤方式,是根据所在世界的不同,战兽的强度也不同,虽前置要求高,持续时间短,可这种无需付出资源的成长性,是很宝贵的一点。
    破空声从上空传来,一股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压迫感,在上空出现,仿佛一切都回归到荒蛮时代,那是巨兽们的时代,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其中的佼佼者,在此刻降临了。
    城墙上的所有城卫军,以及刚停下冲锋的狼骑兵们,几乎都仰头看向高空,原本惨烈的攻坚战,在这一刻停止。
    轰隆一声,一个庞然大物从上空砸落,是远古战兽·原厥,它全身黑色硬毛,粗壮的大臂上,有一根几米长的尖牙刺入其中,这是远古战兽·原厥的荣誉,是几千年前,它死敌的獠牙。
    远古战兽·原厥从砸落的巨坑内起身,它整体看上去是一只巨猿,双臂与双手上生长着甲质层,肩膀上有一根根向后弯曲的刺骨,胸膛遍布伤痕。
    远古战兽·原厥站起身后,它居然比王都的城墙还高出了一些,在城内都可以看到它头部与肩膀。
    城墙上,正威座的大王子,看着前方几十米外的远古战兽·原厥,他眼中有些不敢置信,显然,在他的认知中,大陆上是没有这种巨兽的。
    城墙上安静了,一名城卫军看了眼手中的战矛,又看向远古战兽·原厥,他感觉自己手中的武器,给这巨兽当牙签用都短。
    远古战兽·原厥活动脖颈,巨大的手掌抬起,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在它看到龙背上的苏晓后,略微低下头颅,但对于召唤者的尊敬也仅限于此了。
    远古战兽·原厥移动身形,面朝城墙,就在此时,一根战矛袭来。
    噗~
    战矛钉在远古战兽·原厥的眼下,它眼中有点茫然,无法理解为何那么弱的小东西,居然敢攻击它,世界好像变了。
    远古战兽·原厥抬起手,粗壮的拇指压上食指,对着眼下的战矛一弹,一声脆响后,加持着术式的战矛爆成金属粉末。
    那名城卫军的攻击很有效,他成功的激怒了远古战兽·原厥。
    远古战兽·原厥挺起上身,开始吸气,随着他吸气,周边的空气以漩涡状向它口中汇集。
    在它前方的城墙上,守卫军们全部身体后仰,手中的战矛钉在地上,如果不这样做,他们会被吸力扯到飞起来,这种情况下,他们除了抵御这股吸力外,什么都做不了。
    远古战兽·原厥的腹部隆起一些,它略微仰起头,周边的吸力陡然终止。
    “难不成……”
    大王子头甲下的脸一阵抽动,他向后扑的同时,扯下金属头盔,并用双手握住耳朵。
    “吼!!!”
    远古战兽·原厥对前方的城墙上发出一声怒吼,轰隆一声!城墙外部的石层被震裂。
    城墙上的城卫军们东倒西歪,他们身上的铠甲宛如软了般,表面因强音波的震动,荡起层层纹路,转而就彻底崩裂,上面的术式显得格外无力。
    随着层层声浪扩散,城墙上的几万名城卫军,全部爆成大片血雾,位于城墙正面的‘正义公爵’术式崩碎,化为大片光粒消散。
    “咳、咳~”
    大片血雾中,全身铠甲已残破的大王子,颤抖着站起,鲜血顺着他全身各处流出,很快就侵染他脚下的地面。
    一声猿吼后,王都正面城墙上的城卫军,全灭。
    十几公里外,一处断崖上,戴着礼帽的灰绅士收起手中的单筒望远镜,他沉默着向后方的森林内走去。
    “灰绅士,我们不找机会夺虚空之树果实了?”
    一名长发御姐开口,她是灰绅士雇来的增援,刚抵达这个世界不久,就算在违规者内,她也是臭名昭著。
    “夺虚空之树果实?不了,我还不想死。”
    留下这句话,灰绅士消失在密林内。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